《 我靠武力秀翻娱乐圈[穿书] 》荒川黛

第53章 青鸟传音(二更)

“我看了。”

他不仅看了, 还看到了很多真情cp的狂欢,看到了自己“鸠占鹊巢”的无耻行径,更加无法面对陆羡青了。

沈长风觉得他情绪不太对, “你怎么好像不高兴?觉得他越俎代庖了?不过四哥护你比你自己说要好很多, 这件事本身就跟你没什么关系, 不解释一身腥,出来说了此地无银三百两,他这么一发就堵了黑粉的嘴。”

秦思筝问他:“长风,这个戏一开始是不是选的蒋臻?后来被我抢了?”

沈长风说:“没有抢这一说,周长江选谁,这个角色就是谁的, 他对你满意, 你就是初敬。”

秦思筝摇了摇头,事情不是这样的。

沈长风总觉得跟他鸡同鸭讲,直接把手机拿出来扔到他面前, “你看看,不仅周长江, 连四哥也很认同你。”

秦思筝低头看到微博上的:“我的,小阿敬。”

配图是他蹲在墙上与陆羡青遥遥相望, 镜头拍的很好看,配上那句话莫名让他想起了刚刚拍完的那场戏,他才咬着自己的耳朵诱哄他做了许多坏事, 期间一直用声音蛊惑。

他说的就是“我的阿敬”。

沈长风:“这个圈子里这种事太常见了, 没有谁抢谁的一说, 落在你身上的,就是你的,你唯一要做的就是抓住它。”

秦思筝摸不清他上一条在劝蒋臻看医生, 下一条护自己到底是什么意思,于是点进了微博评论区。

【哈哈哈哈哈笑死,真的别炒了,登月碰瓷也没这么碰法,前有我劝你善良,后有我劝你看病,四哥真有你的。】

【这算是护妻吗?四哥好a啊,这男人我爱了,青山有思yyds!!!我嗑爆!】

【一波碰瓷,换了一个心理医生的联系方式,一盆脏水,换来高岭之花影帝的亲口肯定,那么问题来了,谁亏了谁赚了?】

【秦思筝真的惨,一路被黑到现在都进组拍戏了还不消停,蒋臻这个瓷碰的太烂了,你但凡换个人呢,别看他黑粉多就冲啊,欺负人?】

秦思筝往下拉了很久,除了零星几个黑粉之外,大部分都是在心疼他的而嫌弃蒋臻的,画风和他想象中完全不同。

“长风,你觉得四哥喜欢蒋臻吗?”

沈长风像是听见了什么笑话,一下笑了,“你傻了?”

秦思筝:“你说啊。”

“怎么说呢,先不管四哥是直的弯的,就算他喜欢男人,他应该也不喜欢蒋臻,哪有喜欢一个人在微博上那么怼他的,你说他喜欢你我倒是信几分。”

秦思筝一呆,随即轻斥他:“你别开玩笑啊,我是认真的,你觉得四哥会喜欢他么?”

沈长风也认真考虑了一会,说:“你这段时间跟四哥的相处,你觉得他要是喜欢一个人应该是什么样的?”

秦思筝侧头,看到被导演绊住的陆羡青,还没来得及去卸妆换戏服,刚才戏中脱掉的白衬衫重新穿在身上,皱巴巴的却仍旧难掩清隽。

他平时都那么温柔,如果喜欢一个人的话,应该会极尽宠爱吧,像小说里写的那样把所有温暖都给他一个人,绝对不会让他受一点委屈的。

等一等?

他要是喜欢一个人,觉得对方病了肯定会带他去看医生,而不是在微博上推荐心理医生,在公众平台上嘲讽有病去治。

所以说,他有可能不喜欢蒋臻吗?

明斐娱乐的官方微博也发了一条澄清,用词比陆羡青严谨,虽然看上去礼貌很多但字里行间更凌厉几分。

明斐娱乐:陆羡青先生入圈以来洁身自好、恪守职责,对待每一份工作都无比敬业,对于某些不实传言陆羡青先生将保留追究权利!对此……

这个声明发的尤其硬气,却又让人挑不出毛病,仿佛只是澄清了一下陆羡青那句“有病就治”不够斯文,但其实明眼人都知道在谴责蒋臻的碰瓷行为。

中午还活蹦乱跳的真情cp一看到这个声明纷纷委屈哭起来,反被路人嘲讽:人又没指名道姓说你们,自我**什么呢?

【真是你们家自导自演啊?明斐娱乐又没说追究谁,你们就在这儿哭你们家蒸煮?】

【路人跟四嫂们可能只是看不顺眼他碰瓷蹭热度,你们是想让他死啊。】

【细思极恐,如果明斐娱乐这个声明是真的,那蒋臻以前跟踪过四哥啊?还知道了他的家在哪儿?怪不得他连夜搬家了,估摸着四哥心里觉得真晦气。】

【我靠蒋臻是变态吧?榛果呢?再多自爆点料让我吃吃瓜,我还没吃饱呢,摩多摩多。】

沈长风说:“只是黑粉和蒋臻的粉丝在扣帽子说你截胡,根本没证据,这些传言对你虽然有点伤但问题不大,他却兴师动众的为你平反,说他喜欢蒋臻你不如自恋一点说喜欢你得了。”

秦思筝心里甜滋滋的,抱着手机嘴角翘起一点笑,四哥可能真的更喜欢他诶?

陆羡青喜欢秦思筝,这样的想法在心里悄然发芽,咕嘟咕嘟冒着粉红色的泡泡,他抑制不住嘴角的上扬,我的小阿敬,我的厌厌。

他给自己起昵称呢,秦思筝越想越觉得陆羡青有可能会喜欢他,但又不敢肯定,原著里他明明喜欢的人是蒋臻,还爱的要死要活,还为了他……

为了他怎么样来着?

秦思筝忽然记不起来了,用力摇了摇头却还是觉得一团浆糊似的,恍惚间出现一对模糊影子,一个是陆羡青,另一个看不清。

他怎么突然记不起来了?这段时间总有种记性变差的感觉,原著的剧情越来越模糊,还有时候会记混。

他不敢自己下结论,于是追问旁观者沈长风,“四哥真的会有一点喜欢我吗?确定吗?”

沈长风看他从刚才的怅然若失突然转变成兴奋,忙说:“你等会,我不是那个意思啊,我只是针对你说喜欢这个词,你先别自我感动啊,万一人陆影帝没这个意思,你会错意了可能就跟蒋臻一个下场了。”

“我知道,我心里有数的。”秦思筝其实很清楚,就算有点好感,那离喜欢还是很远的,他不会那么冲动像蒋臻一样去碰瓷。

他想了想,回到了最初的那个问题上,“长风,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问啊。”

“如果我不是我。”秦思筝想了想,换了个措辞重新问他:“如果我抢了别人的东西,或者说我在假装是秦思筝,你会讨厌我吗?”

沈长风茫然的看了他一会,“拍戏还没走出来呢?”

秦思筝抿抿唇,觉得常人可能不能理解自己这个穿书的设定,于是摇了摇头说:“算了,我只是随便问问,你别多想。”

沈长风顿了顿问他:“我认识你的时候,是你么?”

秦思筝迟疑片刻,点头。

他说:“我不知道你是出于什么意思问这句话,也不知道你是不是想试探什么,但我只有一句话,我跟的时候是你,你就是秦思筝,我不会讨厌你。”

秦思筝感动不已,伸手要抱沈长风,结果车门一下子被拉开。

陆羡青勾着嘴角笑,“哟,刚才戏没拍够,来第二场呢?怎么临时换主角了也没告诉我?”

秦思筝一下子缩回手,满脑子都是刚才的戏,情到深处,大汗淋漓,还在两人身上洒了不少水,充当一下汗水。

后来觉得表现力不够,还抹了一点不知道什么的油,秦思筝思绪越飘越远,耳朵也越来越红,直到陆羡青伸手捏了一下他才回神。

沈长风:“四哥这么巧啊,思筝要回酒店了,您一起走吗?”

“方便么?”陆羡青虽然询问沈长风,但眼神却在看秦思筝,完全不掩饰里头的意思:你最好想明白了再回答。

秦思筝往后退了退,“方便的。”

陆羡青上了车,沈长风给两人分别倒了点温水,然后坐在前面目不转睛。

“下午周长江给你讲完戏我过来的时候,见着我就跑,刚刚拍完连效果都不看就跑了,什么意思?”

秦思筝装傻:“没有跑啊,周导让我去提前酝酿,怕我拍不好。”

“啧,会找借口了?”

秦思筝心里还残存着一点陆羡青现在可能并不喜欢蒋臻的窃喜,沈长风说得对,只要落在了他头上的就是他的,剧本是这样,陆羡青应该也是这样……吧?

他忽然想要自私一点,只要陆羡青喜欢上他了,那他是不是就不算抢了原本属于蒋臻的东西?

陆羡青看到一旁的手机,屏幕还留在他微博界面,“在这儿看我微博呢?想知道什么不如直接问我,问你自己还是问蒋臻?”

秦思筝眸中闪过的那丝异样让陆羡青捕捉到有用信息,轻嗤了声:“我说呢。”

还在记恨自己怼了蒋臻的仇。

秦思筝不想让他多看这个人,忽然记起自己口袋里有糖,忙掏出来一颗递给陆羡青,“四哥吃糖吗?”

陆羡青低头看着他的手,没接。

秦思筝抿抿唇,“不吃吗?”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不吃。”

秦思筝飞快扯了个谎,“我是有事求您的,您不吃就是不答应了。”

陆羡青歪头看他,暗自磨牙想:你最好不要是求我饶了蒋臻,不然下次在家见,就得给你下药了。

“说吧,什么事儿。”

秦思筝说:“就是最后几场戏,我想让您提前帮我对一对。”

陆羡青可太愿意了,最后那几场戏除了抱着亲就是抱着睡,再不然就是面对面趴着,怎么腻歪怎么来。

他本来还在想怎么哄自己房间去,结果送上门儿来了,他歪头沉吟片刻,以退为进问他:“一颗糖就想让我帮你对戏,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秦思筝:“那等您杀青了之后,我给您做饭?”

“行。”陆羡青拿走他手里的糖,剥开了送进嘴里。

秦思筝一笑,暗暗在心里想,四哥快点喜欢我,我一定会比蒋臻对你更好,不会让你吃亏。

他说的做饭,其实藏了个小心思,做饭就能去他家,两人就有机会独处,吃惯了他做的菜,说不定就会有点喜欢了。

秦思筝偷偷压下窃喜,面上装得淡然如风。

陆羡青不知他的心思,只想着拍完这个戏找个时机让何幸跟他提一提解约的事,签到了明斐那儿去,多接一点双男主的本子,光明正大的让他跟自己一块儿。

他旁敲侧击问了句:“这个戏拍了有什么感觉么?跟以前的戏比一比。”

秦思筝没有以往的拍戏经验,只能含糊说句:“很好,大家都很认真,周导也很负责,快要杀青了很舍不得他们。”

陆羡青歪头看他:“那我呢?就舍得我?”

秦思筝:“当然也舍不得。”

陆羡青单手靠在颈后垫着,轻笑说:“这个戏成本其实并不高,不是圈内所谓的大制作,到时候铁定是不能在国内上,他们拍这个是为了拿奖赚个好名头。”

秦思筝点点头,陆羡青没往太深了说,转而问他:“徐钊这段时间没来看你?”

“他手上有两个师弟年纪比较小,需要多费心,我在组里没什么大事,再说还有长风。”秦思筝想了想,小心机的补了一句,“还有您照顾我。”

陆羡青被他后面补这一句揉的非常受用,接着刚才的话头重又说了下去:“往后再有这种类型的戏别轻易接,丁沉海是我,对你才有些好处,如果是别人么,以后别接这种戏了,记得我跟你说的,别消费自己的商业价值。”

如果丁沉海是别人,秦思筝想都没想就在脑子里拒绝了,“我不跟别人拍这种戏。”

陆羡青故意曲解他的意思,倾身过来低声说:“怎么?只乐意跟我拍?”

秦思筝看着他的眼神,差点就要点头了。

幸好车及时停了,沈长风说:“四哥,思筝我们到酒店了,你们先上去我去前台取餐。”

陆羡青说:“你取了自己吃吧,思筝直接来我房间,安宁一会儿带了东西上来,对完戏回房间。”

“嗯。”秦思筝答应完转过身跟沈长风说:“你一会买点水果送到四哥房间去,他不吃香蕉跟菠萝。”

陆羡青“噗嗤”一笑,“会办事儿了,知道求人要带东西。”

秦思筝眨眨眼有点不好意思,“陈秋跟我说的,在剧组里送送奶茶和水果之类的比较好,今天中午我给俪姐她们送了一点。”

陆羡青不冷不热的“哦”了一声,不光有个蒋臻,这还有个陈秋,前有狼后有虎,拍个戏他怎么危机重重的?

到底有多少个情敌还藏着?能不能一次性出来让他解决了。.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