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嚣张 》巫哲

第23章第 23 章

23

林无隅在丁霁忍无可忍准备起身指着他开骂的时候,终于笑够停了下来。

还抹了抹眼睛。

眼泪都笑出来了……

屋里因为之前丁霁的慷慨陈词而变得尤其安静, 客厅里也没有了动静, 不知道一会儿出去的时候会不会还有什么状况。

丁霁坐在床边愣了一会儿, 回想起刚才自己的台词,他突然感觉有些尴尬。

林无隅开始继续给无人机装箱之后,他又愣了一会儿才站了起来, 打开衣柜, 把里面那些皮衣拿了出来。

“谢谢啊。”林无隅说。

“谢屁。”丁霁说。

这些话,林无隅并不是不敢说, 是已经懒得再说。

再早几年,他说过不少, 每次冲突后的不欢而散以及一如既往,让他已经很疲惫,他只希望跟父母相互沉默, 谁也不要说话,谁也不要看到谁。

但丁霁今天很冲, 像根儿窜天猴。

那些他早就不想也觉得没有必要说甚至觉得说出来都会有些无力可笑的话从丁霁嘴里一气呵成说出来的时候, 他突然感觉很爽。

爽快。

疲惫之后那种全身松弛再也不想动的爽快。

他谢丁霁, 并不是完全是谢丁霁仗义执言, 更多的是感谢他带给自己的这种嫩芽顶开泥土时的欢畅。

林无隅想拿的东西很多, 如果老爸老妈不在家,他还想把他最喜欢的那几个手办带上, 再把他以前到处去旅游时收集的新奇小玩意儿也拿上。

但是今天这个场面实在有些出人意料, 他只能先把最宝贝的无人机拿了, 毕竟别的都是花钱,这个能赚钱。

丁霁的父母虽然失责,但看得出爷爷奶奶对他非常宠爱,就几件衣服塞进行李箱都折腾不明白,衣服不是一个卷儿就是一团。

“你住哪儿啊?”丁霁一边把皮衣残忍地往箱子角落里挤压一边问,“学校宿舍不能住了吧?”

“能,”林无隅说,“我们班主任帮我跟学校申请了,如果到时有什么情况,也可以住他家。”

“能住校就算了,住你班主任家多难受啊,不如住我奶奶家,”丁霁说,“还空一间房呢,我小姑以前住的,她结婚以后就一直空着。”

“那到时要是学校不能住了我就找你。”林无隅也没跟丁霁客气,这人刚还浑身尴尬,才缓过来点儿,要是他拒绝了,估计还得继续尴尬。

他俩拖着三个箱子走出房间的时候,丁霁迅速往客厅里扫了一眼,发现林无隅的爸爸妈妈都坐在沙发上。

看到他们出来,都没说话,林无隅的妈妈还把脸转开了。

但是丁霁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她眼眶发红。

……这让他顿时就有些过意不去了。

刚才的话是不是说得太过头了?就算不过头,大概也不是他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小孩儿该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