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成替身O后我强行加戏 》蒙脸英俊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这个连泪痣都透着斯文败类气息的男人名叫图南。

别看他长得人模狗样的,实际上俊美的皮囊之下藏着一个反社会的阴暗灵魂,每次出场都踩着反派专属的BGM。

图南和陈迢之间的感情线尤为曲折,简单来讲,他原本想把陈迢拐回去当小白鼠,没想到研究着研究着,竟对小白鼠有了恻隐之心,甚至故意放走了他。

小白鼠陈迢可不是好惹的,和图南虚以委蛇了整整半年,逃出去后,立刻联合其他的所有股票,把图南送进空间裂缝里。

书里是这么描述的:

【空间裂缝关闭的前一秒,图南转过头,冲着陈迢微微一笑,那是怎样的眼神啊,这个恶魔仿佛在说,等我,我会回来的。】

有人说过,不怕疯批,就怕有权有势还疯批。

图南正是疯批中的疯批,他和皇族有些血缘关系,严格来讲,陈冉冉要喊他一声表叔。

皇帝陈坦可能也想着不能把这厮放出去祸害人,等图南一成年,就把他丢进了军方研究所,任他自由发挥。

图南生性残忍,天赋出众,在研究所后混得如鱼得水,不到十年,竟坐到了副所长的位置,他沉迷于基因研究,个人专属实验室堪比人间炼狱。

此刻,陈冉冉咬着牙齿:不是说这人一头扎在研究所里,很久才出来一次吗!为什么他这么快就碰上了!

他强装镇定地走进来,语气不怎么好地问:“你来干什么?”

……还十分无耻地坐着他的沙发,喝着他的茶,吃着他的小甜心。

图南抬起眼睫,一双眼睛绿幽幽的:“怎么,不欢迎我来吗?”

陈冉冉端起人设,不耐烦地道:“有事说事,我还要复习功课,你也知道,帝国军校很难考的。”

图南笑了笑,突然从身后抽出来一份白纸,掂了掂:“看起来,冉冉不想要这份检测报告了。”

……检测报告?

陈冉冉想起来了,生日宴上医疗官曾经抽了他一管血,并且叮嘱他,等报告出来了会过来找他。

不过怎么会是这个疯子过来?医疗官呢,不会被他杀了吧……

图南似乎看出来了他心里在想什么,笑得前仰后合:“冉冉最近性子开朗了不少,我很喜欢。”

陈冉冉听到他这话,脊背发凉:“谁要你喜欢啊!”

图南收敛笑意,正经地说:“不逗你了,因为我想冉冉了,便拦下了这个活。”

陈冉冉:“……”

你还是继续逗我吧。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陈冉冉很担心一觉醒来身处图南的专属实验室,身边摆着一架子泡了福尔马林的器官。

图南抿了口茶,眼镜蒙上了一层氤氲的雾气,瞳孔颜色因为兴奋而变深了些,浑身血液急速涌动。

果然和他想象中一样有意思,简直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分化会带给人这么大的改变吗?

不见得,真想带回去好好研究一下。

陈冉冉伸手去拿检测报告时,不小心碰到了图南的手指,冷冰冰,滑溜溜,就像摸到一条冰冷的蛇。

他抖了抖,飞快地缩回了手。

检测报告是薄薄的两张纸,陈冉冉一眼就看到了关键信息,慢慢念出声:“诱导型信息素……”

这是什么意思,很特殊吗,为什么上面用红笔画了两个圈。

图南手指轻点着眼角的泪痣,漫不经心地说:“我看到时也很惊讶呢,冉冉竟然是极为罕见的诱导型,这意味着你如果现在发情,整座学校的Alpha都会赶过来撕碎你。”

他的语气幽幽的,不怀好意。

陈冉冉下意识捂紧脖子后面的腺体,警惕地说:“不可能,我每天都贴了阻隔贴,洗澡时都没有取下来。”

图南看他一眼:“普通的阻隔贴对诱导型信息素根本没有用,抑制剂也一样,这段时间你应该感觉出来了。”

陈冉冉愣了数秒,他想起薛恩的事,这么说的话就解释得通了。

图南仿佛欣赏够了他一惊一乍的样子,笑眯眯地安抚道:“冉冉不用紧张,分化期和发情期中间一般都刻着一段时间。”

看到陈冉冉松了一口气,他不紧不慢地补上一句,“不过也差不了多久,你要做好准备。”

陈冉冉:“……”

陈冉冉决定了,在发情期到来之前,他要挖一个地下室,整体由特殊金属铸造,大门尤其要坚固,配上二十把锁,除了他以外别人休想进来。

图南道:“你和迢迢的信息素都很有趣,一个是诱导型,一个是安抚型,明明是兄弟俩,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区别呢?”

陈冉冉叹了口气,安抚型信息素多好,能让狂暴的Alpha们冷静下来,堪比救命良药,反观自己,诱导型?只会让Alpha在他面前彻底失去理智,怎么想怎么吃亏。

他板着脸对图南说:“报告我拿到了,你现在可以走了。”

图南眉毛微挑,细长的眼睛眯成一条缝:“我大老远跑来送报告,冉冉不打算给我一些奖励吗?”

一听这话,陈冉冉瞬间炸毛,毫不留情地怼他:“什么奖励,又不是我让你送的,你不送,自然有其他人给我送,你怎么不问问我想不要要你送?还要我给你奖励,想得美。”

图南从善如流:“那换作我给冉冉补偿好了,今天晚上留下来和你一起睡觉怎么样。”

陈冉冉快疯了,咬牙切齿地问:“……说,你要什么奖励!”

图南的目光在他脖颈处游移:“我想亲自感受一下诱导型信息素的威力,不知道冉冉愿不——”

不等说完,便被陈冉冉打断了:“你做梦!”

真是疯子!

图南神色自若地说:“那还是一起睡觉好了。”

陈冉冉:“……”

他头都大了,碰到这么个神经病,打又打不过,赶又赶不走。

陈冉冉道:“你不是说,我的信息素味道阻隔贴拦不住吗?”

图南无辜地说:“毕竟还是拦了一些的,我想切身实地地感受一番。”

衡量片刻后,陈冉冉没好气地表示:“只能闻一下啊,闻多了要给钱的,亲叔侄,明算账。”

图南的嘴唇被茶水润得鲜红,看起来像是一只刚吃了人的蛇妖,他笑眯眯地保证:“冉冉说了算。”

陈冉冉还是很不放心,扭扭捏捏地垂下脑袋,手摸索着去揭阻隔贴。

没办法,他对图南的人品实在没什么信心。

图南看了一会儿,忽然倾身过来,把陈冉冉半压在沙发上。

陈冉冉虽然很紧张,但并没有像上午那般恐惧,因为他看得出来,图南的眼睛里是清醒的。

他隐约记得,图南身为一个研究狂魔,不仅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

这人好像对自己的腺体动了点手术,让自己能够不受Omega信息素的影响。

陈冉冉现在一心只想打发他走:“你帮我揭开吧,我弄不下来。”

图南垂下眼,瞥着眼前细白的脖颈,他慢慢地把少年浅金色的碎发捋上去。

陈冉冉打了个哆嗦,太凉了,这厮是冷血动物吗。

他仿佛感觉到一股阴冷的视线在腺体位置徘徊,半天没有其他动静,陈冉冉忍不住催促道:“你在干什么?要闻快点闻。”

图南轻笑一声:“真是急,这就满足你。”

陈冉冉眼神混乱,紧紧抿着唇,再也不肯吭声。

阻隔贴被嘶地一声揭下来。

陈冉冉轻轻地吸了一口气,平时戴久了不觉的,揭开后竟然有一种身体舒展开来的感觉。

空气中的牛奶味越来越浓,甜得眩晕。

陈冉冉心里有点虚,不会飘到隔壁寝室去吧?

正胡思乱想着,他忽然感觉到脖颈后面湿漉漉的,像是舌尖在上面缓慢地打着圈。

过了几秒钟陈冉冉才反应过来,图南这个变态竟然舔了他的脖子!

啊啊啊啊啊他舔我!

舔我!!

陈冉冉嗖的一下推开他,捂着脖子,慌乱地往浴室冲去,嘴里翻来倒去地念叨着:我不干净了,我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