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女配拿了男主剧本[穿书] 》别寒

第一百零九章(买)

棠梨看着宁棣将楚北辰拽进巷子里面去了后也没什么反应, 毕竟他把人给伤成这样,被揍一顿也是理所当然的。

更何况男人还算给他面子,没当着这么多人动手。

想到这里她只烦躁地“啧”了一声, 便弯腰抱着齐烨就往对面马路那边的诊所过去。

这不是她第一次抱齐烨了, 每一次抱起来的时候还是会被他这点重量给惊到。

一个一米八几的男孩子怎么可以这么瘦, 这么轻?

好像随便来阵风就能给吹老远似的。

棠梨微皱着眉, 小心避开了他的伤口, 把他径直往对面跑去。

齐烨眼眸闪了闪, 他抬眸看向对方。明明这么疼,可在瞥见棠梨焦急的神情时候突然觉得也没那么难受了。

“抱歉,让你担心了。”

他指尖微动, 声音放轻了些攥着棠梨的衣袖。

“他好像是因为喜欢你, 所以误会了我和你的关系, 这才冲动动了手……”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起这个棠梨就莫名头大。

不仅是因为今天这么一出,还因为过几天就要到南城一中和南城体校打友谊赛的日子了。

到时候又要碰上楚北辰, 依照他那个性子怎么给他解释也没用,估计又要被他给缠着不让走。

“喜欢个屁,他喜欢关老子什么事。妈的烦死了,一天到晚都不让人安生!”

“你不喜欢他?”

“艹, 我干什么要喜欢一个揍了我一年的人?老子又不是什么抖m受虐狂!”

说实话,棠梨一开始时候就只是那楚北辰当对家。

他们两个从第一次见面就扭打起来了, 之后更是不对付。

她是不知道楚北辰为什么知道自己是个女的后就立刻态度三百六十度转变,竟然还说什么喜欢她。

难不成这他妈打着打着还打出感情了不成?

就他妈离谱。

齐烨眼眸闪了闪,他仔细看了下棠梨的神情, 见她好像真的对楚北辰没那种心思后。

也不知怎么的,心下骤然松了口气。

齐烨没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什么不对。他只是因为他认可了棠梨, 把她当成了朋友。

更何况棠梨这段时间帮助了自己很多,她是个心思单纯的人,他不希望她被别人带坏。

那个楚北辰一看就是个刺儿头,言行粗鲁不说,还对棠梨动手动脚不怀好意。

要是之后棠梨被他花言巧语给骗了,肯定得吃亏。

齐烨这么默默想着,而后将自己心里异样的情绪压了下去。

他薄唇微抿,余光一直留意着棠梨,见她面上没什么不耐情绪后这才沉声继续说道。

“今天的事情其实我也有错,是我言语挑衅他在先。”

“……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行了行了,这一路上我都还没到诊所呢你就道歉不下两次了。多大点儿事,至于吗?再说了楚北辰之所以动手说到底还是因为我,你算是受害者,怎么还轮到你给我道歉了?”

棠梨看着他眉眼恹恹,脸色苍白的样子,叹了口气轻声安抚了几句。

见他还有力气说话,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后这才松了口气。

“不过你平时不是挺沉得住气吗?今天楚北辰才说了几句你怎么就怼上去了?我记得他也没说什么过分的话啊。”

“……说了。”

齐烨神情沉了几分,敛了眉眼将眸子里的情绪遮掩了大半。

周围路上来来往往的人,环境很是嘈杂,他没什么力气,说话的时候声音也轻。

棠梨见他薄唇微启,只细碎听到了几个字。

“你说什么?”

她停下脚步,低头凑近附耳过去。

少年的气息清浅,带着湿热轻轻扫在了棠梨的耳畔。

棠梨觉得有些痒,下意识想把头离远了些。然而齐烨先一步伸出手臂勾住了她的脖子。

他力气不大,只是棠梨顺着他,就这么轻轻一带被他带下去了些。

齐烨可能自己都没觉察到在面对棠梨的时候,不仅是他的神情,就连语气也会不自觉柔和下来。

他抬眸直勾勾看着棠梨,声音很轻。那双墨玉般的眼睛好似有魔力,如漩涡一般将人给吸了进去。

“他不好,别和他走太近好吗?”

要是换做别人可能早就被这眼神勾的五迷三道,下意识点头答应了。

棠梨只怔然了一瞬,而后皱了皱眉,显然对他这话并不怎么认同。

“齐烨,我知道刚才楚北辰一时冲动对你动了手把你弄伤了。但是我和他认识快两年了,我对他为人什么的还是比较了解的。他这人没什么坏心思。”

“这一次的事情多半也是因为我才把你给误伤了,你别生气,我这周正好和他要打个比赛,到时候我把他拽过来给你当面道歉成不?”

棠梨这人护短,大多时候都对人不对事,只是她如今和齐烨也就算个普通同学加个邻居,没那么深的交情。

楚北辰人是憨了点儿,冲动了点儿,可心不坏。

一开始时候他也只是想着警告吓唬下齐烨而已,并没有真的打算动手。

再后来不小心伤到齐烨了之后也还是第一时间打算带他去治疗,也没推卸什么责任。

齐烨对人的情绪什么都很敏锐,一下子便觉察到了棠梨不大高兴。

他眼眸薄唇微抿,垂眸敛了情绪也没再说什么了。

被棠梨拒绝了齐烨并不觉得失落,更准确来说是懊恼和后悔。

齐烨不是一个管不住自己嘴的人,相反的,他基本上什么事情都憋在心里。

要是今天对象不是棠梨,换做别的人的话。

他心里就算有再多不满也会忍着,绝对不会把自己真实的想法说出来。

可是每一次面对棠梨的时候,他总会忍不住。就像刚才一样,话都不过脑子的,就这么直接脱口而出了。

齐烨觉得自己最近太过得意忘形,得寸进尺了。

因为棠梨从来没有拒绝过自己,他便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棠梨对自己好,帮助自己只是因为她心地善良,或者只是单纯因为同情。

他是不喜欢楚北辰,可是他喜不喜欢又干棠梨什么事?

他算棠梨什么人,同学?邻居?

连个朋友都算不上,凭什么干涉她的人际交往?

意识到自己都干了什么后,齐烨脸色更白了。

他手攥紧了她的衣服,长长的睫毛颤抖得厉害,将他内心慌乱不安的情绪全然暴露出来。

“我,我刚才只是气话,你别放在心上。”

原以为齐烨不说话是生气了,棠梨正思索着该怎么安抚的时候。

不想对方先开口打破了平静。

因为齐烨是这个世界的意识,他要是真的讨厌楚北辰,那楚北辰之后肯定很惨。

见齐烨这么说了后,心下这才松了口气。

“我知道,这事搁谁身上都不好受。你脾气算好的了,要是我被打破了头,我肯定拿着一棍子就砸上去了。”

“不过我哥已经去帮你教训他了,他下手比我还重,也算给你出气了。”

齐烨静静靠在棠梨的身上,也不说话。那双眸子不时有什么晦暗情绪闪烁。

浅淡的茉莉花香在鼻翼之间萦绕,可他心下却还是烦闷不已。

棠梨没留意到对方的神情变化,将他抱到诊所那里处理好了伤口之后,径直带着他回了车上。

这边宁棣早早就完事在校门口那儿等着了。

除了衣服上有些褶皱之外,他浑身上下连头发丝都没乱上分毫。

见棠梨扶着齐烨过来后,他手指一动,顺手将手中的烟给掐灭。

等到两人上了车之后,宁棣这才淡淡往后瞥了一眼。

少年脖子上的血迹是处理干净了,装似衣服上不可避免沾染了些,跟落了几片梅花似的,衬得他肤色更加白皙如雪。

受伤的地方也已经包扎好了,只是他面上没什么血色,瞧着比之前时候更加憔悴了。

“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没伤到什么要害,好好休养几天就好了。就是他好像有点儿贫血,可能头还犯晕,哥,你一会儿开车尽量慢点。”

棠梨一边说着一边将安全带给系上,刚才路上时候她见齐烨嘴唇也干,便顺路买了盒草莓牛奶。

此时少年正乖乖巧巧拿着棠梨递过来的牛奶小口小口喝着,喉结因为他的吞咽动作轻缓地耸动着,跟个小山丘似的。

棠梨是见识过齐烨喝牛奶时候那模样的。

因此竭力忍着移开了视线没往他身上落。

男人也看了她一副克制的样子。

他眯了眯眼睛,想起了刚才在巷子里时候楚北辰慌乱躲避时候说的话。

“那个楚北辰就是你之前给我说经常跟你打架的那个?”

“可以啊棠梨,和人打架都把人打出感情来了。”

宁棣手搭在方向盘上,神情慵懒,眉眼也似笑非笑。

棠梨听后一顿,大致上也知道刚才楚北辰肯定一股脑把什么都给男人说了。

“啧,你别这么阴阳怪气成不?我行得正坐得端。我可没早恋。”

“我知道,你要是真和他有什么了他今天也不至于见了齐烨就动手。”

棠梨不知道对方究竟要说什么,以为他只是和以往时候一样单纯调侃自己,沉着脸色也不搭话。

一旁的少年听到自己的名字后掀了下眼皮,抬眸往前面看去。

宁棣余光往后视镜那里一瞥,刚好对上齐烨的眉眼。

“不过他有一句话说的挺对,齐烨你以后还是尽量别和棠梨走太近。”

“她拳头是硬,可仇家也多。”

“今天倒没什么,要是哪一天她和我都不在你被她仇家给堵到了怎么办?你说是吧,小梨。”

这话他刚和棠梨说过。

他希望棠梨离楚北辰远一点,而宁棣希望他离棠梨远一点。

唯一的不同是他于棠梨而言只是个无关紧要的人,没有任何立场。

齐烨脸色苍白,眼眸闪了闪。也不说话,只是低头咬着吸管。

棠梨也没想到男人突然来这么一句,可顺着一想觉得这话说的倒没错。

一来她本身就不需要和齐烨走得太近,在她看来齐烨对她有改观,他们能当个普通同学,邻居什么的已经很不错了。

二来棠梨作为恶毒女配,平日里打架斗殴,的确招惹了许多对家。

不仅南城这边,就连淮南那边也得罪了不少人。

她的存在本身就是这两年帮齐烨提高幸福度的,很多事情背后做就成了。

要是他跟自己走太近了,动起手来的确很容易误伤了他。

今天楚北辰还算好的,没打算真的动手,万一之后碰上个用家伙的他哪里受得住。

想到这里棠梨抬起手摸了摸鼻子,斟酌了下语句,缓了一会儿这才开口和齐烨说道。

“那个齐烨,我觉得我哥说的对。”

“你以后除了在大院,在学校还有外面时候你还是尽量少和我走一起,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找陈甜甜或者是张晓虎给我带个话就成……”

棠梨这话刚说了一半,在瞧见齐烨眼角的水泽后一愣。

刚打算凑过去看。

齐烨先一步侧脸避开了,象牙白的脖颈上清晰可见底下青色的血管,脆弱得好像伸手稍微一用力就能拧断一般。

“齐烨?”

棠梨唤了几次,见对方一直别开脸不看过来后心下烦躁。

最后没忍住,直接伸手一把将他身子给掰了过来。

少年眼眶红得厉害,眼角湿润没有落泪,只咬着薄唇不说话。

那隐忍着的模样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他没想到棠梨会突然动手,在对上她愕然的眼神时候,慌忙垂眸避开了她的视线。

棠梨缓了半晌,而后赶紧从一旁抽纸里拿了纸巾。

“你,你好端端的哭什么啊?”

她一边说着一边笨拙的伸手打算给他擦下眼泪,然而棠梨的手还没来得及碰触到少年。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先一步伸了过来。

棠梨一怔,抬眸对上了宁棣骤然沉下来的眉眼。

“哭了?”

他咬肌微动,狞笑着一把从棠梨手中拿了纸过来就往齐烨脸上凑。

“来,哥哥给你擦擦。”

齐烨心下一惊,吓得拿着牛奶的手不自觉一用力,盒子里的浅粉色的草莓牛奶一下子流淌到了他的身上。

夏□□料薄,那液体浸湿了他的衣衫后紧紧贴着他的肌肤。

不仅是身上,连带着少年的手上,还有面颊都或多或少沾染了些许。

“谢谢……”

齐烨轻声说道,而后伸手轻轻从男人手中抽出纸巾默默擦拭了下身上的牛奶。

衣服上的勉强擦拭干净了之后,他低头看向了自己拿着牛奶的手。

牛奶顺着盒子表面缓缓滑落到了手腕处,瞧着它快要隐没在了衣服里面后低头伸出舌尖将它卷入了唇齿。

这是他平日里吃药时候习惯性的一个动作,药液滴下来他都会下意识去接。

然而这时候并不只有他一个人。

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后,齐烨脸“噌”的一下红了个通透,连带着脖子根也泛上了绯色。

在对上宁棣微妙的神情后。

齐烨身子颤了下,强忍着羞耻咬唇闷闷说道。

“……不能浪费。”

“……”x2.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