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我和我的怨种合租人们 》嫁给我吧枕头君

“画漫画?”

飞鸟疑惑地重复。

“没错。”

齐木国春推着眼镜一脸高深莫测:“画漫画!”

“但我对画漫画一窍不通也能画漫画吗?”

飞鸟似懂非懂,他实在有些想不明白齐木先生的提议,他看上去像是有画漫画天赋的‘人’吗?飞鸟不禁看了一眼自己小短手,心生悲伤。

“画漫画这种事,不是多看几本漫画就会了吗?”

作为一个漫画编辑,齐木国春发表了相当糟糕的发言:“你可是灵能力者啊!”

……您到底对灵能力者有着怎么样的误解啊?

“对自己的出道作品有什么想法吗?既然是灵能力者,那肯定是走灵异路线吧?再加入一点恋爱元素怎么样,男主和女一号女二号女三号情感修罗场,你追我躲,重重误解下最后艰难be!”

说起自己擅长的领域,齐木国春如神附体,镜片闪烁着发刀人的寒光:“怎么样飞鸟酱,来做史上最年轻的天才漫画家吧!有这个噱头在你一定会红!连带着我也能够升职加薪,轮到别人来舔我的皮鞋!”

原来是自己的私心吗!!

[你已经完全变成吐槽役了。]齐木楠雄淡定发来吐槽,飞鸟才惊觉不对,沉重扶额:完全没注意到……齐木先生好可怕,吐槽役制造机!

亲国春满眼期待还在等飞鸟的回答,飞鸟叹了口气:“我会好好考虑的,齐木先生。”

“拜托了飞鸟酱,我的升职加薪就全靠你了!”

齐木国春热切拉起飞鸟的双手,热泪盈眶:“对了,真的不能给我看一下手相吗?”

“齐木先生,我并不擅长占卜。”

飞鸟简直是哭笑不得:“我想我现在需要去书店填充一下自己,能告诉我哪里有书店吗?我需要看看现如今漫画都有什么样的类型,说来有些不好意思,我还没看过漫画呢,只在某人的梦中看过几眼火影的内容。”

“火影?这是什么漫画,没听说过。”

着重点莫名在后者,齐木国春开始在自己记忆里搜索如今市面上是否有叫做火影的大卖漫画:“不管了,大概是什么冷门的三流漫画吧。”

【噗哈!】

祂顿时在飞鸟脑海里笑喷。

三流漫画,哈哈,三流,祂笑的前俯后仰,断断续续——飞鸟自己也很想笑,火影是三流冷门漫画,这大概是他听过最优美的霓虹话。

“书店离这里有点儿远呢,楠雄,你带着飞鸟酱去书店吧!”

齐木久留美积极撺掇自己的儿子出门社交,楠雄本来不想出门,但他看到了垃圾桶里的咖啡果冻空盒。为了自己以后还有超美味咖啡果冻,他果断同意了。

朋友,嗯,会创造出超美味咖啡果冻的好朋友。

[走吧。]

他向门口走去。

看着楠雄的背影,飞鸟眨眨眼:“楠雄跟我一起去?”

要被迫听到很多人心声吧,辛苦你了楠雄。

齐木楠雄面无表情:[既然知道我很辛苦,那就给我更多咖啡果冻做补偿。]

“……但,已经给了一大盒不是吗?”飞鸟跟着楠雄在玄关处穿好鞋子,心中想:小心牙齿呀,楠雄。

[我有控制好每天的咖啡果冻摄入量,也有好好刷牙。]

“是吗?”

飞鸟歪头笑了一下:“那就留到下次吧。”

[……]

楠雄没有说话,但肉眼可见的全身飘起开心的小花花。

楠雄是真的很爱吃咖啡果冻啊,飞鸟忍不住感慨,与楠雄一起出门,

“出来了出来了!”

乔瑟夫贴在玻璃上大喊,拳头用力捶了一下窗台:“不愧是荒木庄的新人,竟然这么快就获得了普通人的信任吗!都已经把邻居家的小孩子骗到手了……难道说,他是针对小孩子的连环儿童**犯?”

“……你居然在这里一直看着吗?”

乔纳森对自己孙子的耐心感到震惊与无奈,乔瑟夫嘿嘿一笑,就开始骚扰自己孙子出门去跟踪。承太郎端着一杯咖啡正在桌边看书,淡定翻一页权当自己听不到老头子的呼声。乔瑟夫又开始骚扰自己儿子,仗助假装淡定的扭头:“花京院先生,我的游戏卡关了,能帮帮我吗?”

乔瑟夫:“qaq,徐伦……”

徐伦:“不去。”

“看来我只能亲自下场了。”

乔瑟夫挽袖子,便要出门跟踪两个小孩儿,美名其曰保护普通人的生命——但谁都知道他只是想凑热闹:这年轻的老头子就没有一天能闲下来。

西撒**了乔瑟夫。

就在乔瑟夫闹腾着‘西——撒’大叫时,两个小孩儿走在路上正在讨论爱好。

[你难道就没有什么偏好的东西吗?]

楠雄感到匪夷所思,怎么会有人连自己喜欢吃什么都不知道?

“没吃过呢。”

飞鸟慢吞吞给出理由:“以前身体很差,吃什么东西都会过敏不耐受,所以能吃的食物十分受限……不过我知道我不喜欢吃什么东西。”

[什么?]

“鱼。”

飞鸟说得十分明确:“最讨厌吃鱼。”

[……鱼在霓虹可以算得上主食。]

“是吗?”

飞鸟还是笑眯眯的样子:“那可有些难办了,还好我不需要进食。”

那你刚刚还吃妈妈做的小饼干?

楠雄忍不住在心底吐槽,并说出自己的心底话:[不吃食物,人生的乐趣会减少一半。]

就像他无法想象自己人生没有咖啡果冻的景象。

这么严重的么?飞鸟想了一下:“你吃过牛油蛋糕吗?”

[?]

“一种当地最高级的甜点。”

如果说自己印象最深刻的食物,那一定就是这了。

“很好吃哦。”

飞鸟眼中漾起笑意:“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蛋糕——虽然也只吃过这样一种蛋糕,但。”

[这不是也有喜欢吃的东西么。]

“有时候决定食物美味的不是食物本身的味道哦,楠雄。”

似乎想到了什么,飞鸟笑的温柔,眉眼弯弯,耳朵上的眼球耳饰转来转去,不断打量四周。这时,有放假出门玩的小朋友手拉手从他们面前欢快跑过,楠雄微微皱眉,大约是孩子的心声吵到了他。

飞鸟看着孩子们手拉手的手。

飞鸟看着楠雄。

楠雄:[休想。]

“但是你看他们,都手牵手。”

[不要。]

“为什么?”

[太黏腻了。]

“那我拉着你。”

飞鸟伸手拉住了楠雄,楠雄一脸不情不愿,大大的皱眉,又突然大大的瞪大眼睛。

“听不到了。”

生疏的开口说话,此时齐木楠雄的表情是齐木一家人也从来没见过的崩裂:“超能力消失了?”

他新奇的挣脱手,嘈杂的世界回来了,他握住手,世界安静了。

齐木楠雄沉默了一秒,心安理得抓住了荒木飞鸟的手不放开:“要过马路了。”

飞鸟与楠雄手拉手过马路,过往的路人仿佛对飞鸟破格的装扮视而不见而纷纷露出姨母笑,心情也因为小朋友的友谊魔法变和熙起来。

“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主动进攻的类型。”

楠雄明显不太习惯用声带说话:“我以为你不喜欢社交。”

毕竟看花和看人的眼神完全不一样。

“……实话说,从你与我说话的那一刻开始,我的心脏就咚咚跳快要**了。”

在丢脸与形象之间犹豫了一下,飞鸟最终还是说了实话:“比起与人社交,我果然还是更喜欢一个人静静呆着沉浸自然。”

齐木楠雄示意飞鸟去看他们相识不到几小时就牵在一起的双手,满脸写着【你管这叫做不愿社交】的疑惑。

“因为【不可以因为害怕就停下脚步】。”

被这样疑惑地眼神看着,飞鸟羞涩笑了笑:“有人这样告诉我的。”

但他的本意绝不是让你成社交恐·怖·分·子!

“我应该做的还不错吧?”

“非常不(zao)错(gao)。”

违心这样回答,看到书店就在不远处的楠雄握紧相牵的双手,以极其严肃的态度告诉飞鸟:“接下来一定要抓紧我的手,不要松开。”

绝对,绝对!不要放我去剧透地狱。

对握手游戏还未失去兴趣,飞鸟好脾气的点点头:“好啊。”

走进书店,飞鸟率先被琳琅满目的书架吓了个正着。

好多的书!

有漫画区,小说区,有纪实文学区,有儿童读物区,飞鸟左看看右看看,四只眼睛闪烁着新奇的光芒:“这里好多书啊,楠雄。”

他:“这里我想看什么书都会有吗?”

“那你得去图书馆,小朋友,我这里只是一个小小的书店。”书店老板笑眯眯:“图书馆的书更多。”

“图书馆?图书馆更大吗?有多大?”

“比十个这里还要大。”

飞鸟的眼睛瞪大了。

他想,只是一间小小的书店便这样令他惊叹了,更大的图书馆又该是多么壮观啊!

楠雄拉着飞鸟走到了小说区。

等等?看着楠雄,飞鸟呆呆指向了隔壁漫画区:我们不是来看漫画的吗?

“先让我看看小说。”

第一次不用怕剧透慢慢逛书店,齐木楠雄决定要好好把握住这次机会。看着推理小说区比其他地方明显要多几倍的人数,飞鸟也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学着楠雄用空着的一只手抽出书放在架子上,然后再一页一页翻书,看着暴风雪突临,有着错综复杂过往的社会成功人士们被困别墅,一声惨叫,殷红的地毯拉开了血色的帷幕——

割喉而死……么。

飞鸟咽了口唾液,着急的想要翻下一页——

祂突然冒头:【凶手是医生,凶器就是他的手,他用指甲划开了受害人的喉管。】

……

…………

啊!!!!!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