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我和我的怨种合租人们 》嫁给我吧枕头君

8. 八

“来一决胜负吧,荒木飞鸟!”

齐木空助斗志昂扬发出了决斗。

荒木飞鸟:“不。”

拒绝的毫不犹豫。

“呵呵呵呵呵……是怕了吧,是怕我戳破你的身份吧?”

国小五年级天才儿童露出抓住尾巴的得意,楠雄以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一眼自己哥哥,便不感兴趣的扭过头,眯着眼睛吃下一大口咖啡果冻:唔姆,好吃!

“女士,我可以带走一点小饼干吗?”

完全不在乎空助的挑衅,飞鸟在嘴里塞满小饼干,像一只花栗鼠:“它太好吃了,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小饼干。”

“啊呀呀,太夸张啦。”

齐木久留美高兴捧脸,被称赞的心花怒放:“当然可以了,飞鸟酱~”

“不行呢。”

大恶龙齐木空助笑眯眯充当了恶役角色,且乐在其中,声音都情不由己的飞扬起来:“你必须先承认你是骗子才行哦?不然不能带走妈妈的爱心小饼干。”

“……”

飞鸟慢慢放下小饼干:“你刚刚说了什么?”

眼睁睁看着好感度瞬间从零跌至破格的负九百九十九,齐木楠雄不说话,只是默默向空助在心底道了一声走好。

荒木飞鸟:“你说决斗,对吧?好,你想从什么开始比起,我都可以。”

齐木空助:“哦?终于忍不住了吗?谁怕谁,做好被我击溃的准备吧!我可不会因为你哭鼻子就放你一马的哦!”

“好激烈的战况,我仿佛看到了火焰在他们之间熊熊燃烧!”

齐木国春用力握拳,紧张:“究竟是谁会获得最终的胜利呢?”

“人家也开始激动起来了!加油啊,空助,飞鸟酱!”

齐木久留美眼睛亮晶晶的加油助威。

齐木楠雄:你们完全没有制止的想法是吗?

啊……也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吗,爸爸妈妈根本就是一对儿笨蛋夫妻,齐木楠雄只好一脸淡定看着自己新朋友和大哥开始了比赛——

“不出拳就是输,石头剪刀布!”

30:0

“我,输了?”

空助跪倒在地,冷汗顺着脸颊滑落,飞鸟迎刃有余的活动手腕,居高临下俯视败者:“你根本没可能赢得了我与祂的联手,我与祂是所向披靡的!”

早知道会是这样了,楠雄不感兴趣的移开视线。

“欸……真没趣啊,空助。”

就连齐木国春也失望的拖长尾调:“好歹胜一局嘛。”

齐木空助:……爸爸不被尊敬是有原因的。

“呵呵呵……还没有结束,猜拳决定不了什么,只能说明你运气好而已。”仿佛擂台赛伤痕累累也要坚持爬起来的拳击手,齐木空助呵呵呵笑着越挫越勇:“并不能排除有楠雄给你作弊的可能——我们来比赛知识竞赛!你不会在这里再赢过我一次!”

“铛——!!”

齐木空助,惨败。

“怎么可能。”

齐木空助颓然倒地:“居然在我连问题都没说出口的时候就回答出了正确答案!这是楠雄也办不到的事情,因为楠雄还没学到这些知识!难道你真的是灵能力者吗?”

“曾经,是。”

“那现在呢?现在你是什么?”

“……我也很难形容我现在的状态。”

鹦鹉学舌说了一大堆,飞鸟实在没力气再向齐木空助解释了:“要不你还是把我当作灵能力者吧。”

“你看吧,我都说了,超能力者的朋友肯定不可能是普通人。”

齐木国春拍拍好大儿肩膀,语重心长:“接受现实吧,空助,爸爸永远是正确的。”

“哇齐木爸爸好聪明,呀——好帅!”

齐木久留美捂着脸迷妹尖叫,齐木国春摆出装酷的表情,嘴角邪魅一笑:“又一次被我迷住了吗?齐木妈妈。”

“我一直都在齐木爸爸的陷阱之中哦~”

“齐木妈妈……”

“齐木爸爸……”

笨蛋父母含情脉脉手拉手对视,气氛突然像樱花树下爱情剧一般开满腻人的浪漫。

你的爸爸妈妈一直都是这样子吗?

不知为何有些不太饿了,飞鸟在心底问楠雄,得到了肯定的回答:那还真是难得一见的一对甜蜜爱人呢。

[……你不需要说的这么违心。]

不,我在说实话哦,飞鸟移开视线落在齐木空助身上,见他还神神秘秘念叨着什么,自然而然转换了话题:你哥哥没事吗?他维持那个状态已经有段时间了吧。

[大概吧,不用管他。]

“……不是吧,不是的吧。”

齐木空助抱着头仿佛世界观受到了沉重打击:“难道我其实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吗?”

凡人?楠雄,你哥哥似乎打击好大。

[没事。]

“我明白了,再这样松懈下去,我是会一事无成的……”

一事无成……你哥哥他认真的?

[……令我惊讶的是,他认真的。]

“爸爸,妈妈!”

齐木空助站起来,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呐喊:“我不读小学了!”

齐木父母:“欸???”

“我决定跳级去国外读大学!”

“欸?!!!”

耳朵直面了两波声波袭击,荒木飞鸟懵懵眨眼,慌张看向了楠雄:……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楠雄?

[你没有做错,不要在意。]

齐木楠雄一脸淡定:[吃饼干。]

哦。

楠雄说没事,那大概就是真的没事吧!飞鸟安心的低头,小口小口吃小饼干,一盘饼干近乎一半进了他的小肚皮。

齐木空助铁了心要在今年跳级读大学,齐木父母惊讶过后居然也没有阻止,双手拉在一起又开始了情景恋爱剧:“齐木妈妈,空助长大了呢。”

“是啊,齐木爸爸。”

“齐木妈妈……”

“齐木爸爸……”

有这样的爸爸妈妈真幸福啊,楠雄。

[……你认真的?]

我哪里说错了吗?

[不,没。]

楠雄移开视线,看向自己的笨蛋父母:[你说得对。]

齐木空助定下宏伟蓝图后,露出了宛若无事发生的笑容:“飞鸟弟弟,你在读几年级呀?和我们是读同一所学校吗。”

“几年级?”飞鸟:“我根本没上学。”

“纳尼?!”

齐木空助如遭雷劈,齐木久留美也惊讶:“飞鸟酱还没上学?”

“嗯。”

“为什么,你爸爸妈妈难道有其他的安排吗?”

“我没有爸爸妈妈。”

飞鸟乖乖捧着果汁补充水分:“他们死了。”

“啊……抱歉……”

没想到会提起伤心事,齐木久留美捂住嘴自责,飞鸟摇摇头:“没事的,我已经不在乎了。既然他们没把我当做他们的孩子,那我也不把他们当做我的爸爸妈妈,这样才算公平。”

听、听上去好严重!齐木久留美豆豆眼:“他们除了不让你上学,难道还做了其他过分的事情吗?”

其他过分的事情?

喝饮料的动作一顿,飞鸟下意识抚摸上自己的脖颈。赤红色刺青处最是敏感不过,轻触下全身一阵细微的战栗,激起一层鸡皮疙瘩:“这是可以说的吗?”

似乎误解了什么,齐木久留美表情严肃起来:“飞鸟酱,遇到被强迫做不愿意做的事情,是可以拒绝的!”

“是的?”

“然后就找警察!”

“好的,女士。”

“可怜的飞鸟酱,一定吃了很多苦吧。”

不知道联想到了什么内容,齐木久留美眼泪汪汪拭泪:“飞鸟酱现在是一个人生活吗?太可怜了,呜呜呜,齐木爸爸我们干脆收养飞鸟酱吧!”

齐木空助:……不愧是妈妈呢。

齐木楠雄:……

先不管两个儿子此时一致的面瘫行为,齐木国春从来都拒绝不了齐木久留美的请求。就在他沉迷眼泪攻击脑袋空白准备点头时,飞鸟连忙摆着手拒绝:“不,不必了,女士,我的情况有些复杂,名义上还有着监护人存在,并不符合收养的标准,十分感谢您的好意!”

“诶……我还以为能给楠雄添个弟弟呢。”

齐木久留美带着期待看向自己小儿子,小儿子一如既往的没有表情,让她失望。

“其实我这次来,还有想向齐木先生请教的问题。”

“什么?”

齐木国春瞬间支棱起来了:“哼哼哼,终于到我出场的时间了么!来吧,有什么要向我这个家庭顶梁柱请教的问题,尽管提!我一定知无不答!”

齐木楠雄:……

齐木空助:……

简直没脸看。

镜片闪着白光,齐木国春嘚瑟的样子只有齐木久留美十分捧场的欢呼鼓掌,两个儿子皆不忍直视别过了头:一人端起咖啡果冻准备放冰箱冷藏起来明天继续吃,一人回到房间拿笔在全新笔记本上写下《荒木飞鸟观察日志》,翻开了第一页。

“您也知道,我现在一个人生活,没有资金收入来源是我目前面对的最大难题。”

飞鸟皱起眉面露难色:“我还有每月的房租必须要偿还,齐木先生有什么来钱快的好建议吗?”

“这还不简单,”齐木国春镜片一亮,高兴的大喊:“那当然是抢银——”

“齐木爸爸,你打算向飞鸟酱说些什么呢?”

齐木久留美笑眯眯的竖起拳头。

“呃、不,没什么齐木妈妈,我就是看气氛太沉闷,想开个玩笑活跃活跃气氛,并没有认真的意思……”

“呀,齐木爸爸真是的,”齐木久留美娇嗔的打一巴掌:“真是幽默~~”

“哈哈,是啊,幽默……”

齐木国春抹汗:“那什么,飞鸟酱,你这个吧,这个吧……哈哈,让我想想看,嗯,有些难办呢。”

顶梁柱虚汗直淌,汗如雨下。

楠雄,快救命啊!!

[你年龄太小了。]

回来的齐木楠雄淡淡接受了求救,替自己爸爸开口解围:[没有地方会冒着被警察抓走的风险去雇用小孩子的。]

“那该怎么办呢?”

飞鸟叹气:“难道这个社会都不给小孩子留下一丝活路么!”

“嗯……有了!哼哼哼,果然事情的最后还是得靠我啊。”

齐木国春得意的哼笑,镜片闪烁着白光:“没错,就是你们都没想到的——”

“画漫画!”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