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我和我的怨种合租人们 》嫁给我吧枕头君

突如其来的剧透让飞鸟眼前一黑。

怎会有如此之事!!

畅快的笑声在脑海里绕梁三尺,宛如魔音。飞鸟看着小说,张力十足的冲突描写顿觉索然无味——太坏了,他在心底委屈,兴致缺缺把小说放回了书架。

唉。

叹气引起了楠雄侧目,超能力者第一时间想到了某种可能性,提起警惕:“你看出谁是凶手了?”

飞鸟怏怏不乐盯着书架上的钉子:“被告诉了谁是凶手。”

“……什么?”

“被告诉了凶手是谁。”

飞鸟慢慢扭头,仿佛有人掰着他的头似的,干巴巴又重复了一遍。

此时,飞鸟看着楠雄,楠雄看着飞鸟。

“楠雄。”

“闭嘴。”

“……但是。”

“闭嘴。”

飞鸟是会听话闭嘴的人吗?

不是。

嘿,我都被剧透了,楠雄你怎么可以置身事外呢?

正可谓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你不让我说,我偏就要说——飞鸟露出了嫉恶如仇的笑容:“凶手是医生,他用自己的指甲做凶器划破了被害人的喉管。”

“……”

楠雄面无表情合上了小说,好几个人都一脸无语合上了小说:“接下来你被禁止接近推理小说。”

“那我看什么?”

笑容一收,飞鸟大惊失色:“太过分了楠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谁叫你剧透。”

“可我也是受害者啊!”

受害者?楠雄在心底冷笑一声:真是个笨——蛋。

飞鸟垂头丧气。

被禁止接近推理小说,推理小说旁边就是轻小说区。飞鸟顺手又拿起了一本,《转生异界的我被女神大人一见钟情了但我已经心有所属怎么办》一行跃动的大字映入眼帘。

……嘶。

飞鸟战术性后仰,好长的名字。

【俗,太俗。】

祂在飞鸟的脑海中啧啧点评:【看名字就知道受众,不,飞鸟,我决不允许你看这种东西!丢掉,快点丢掉!】

但飞鸟的好奇心不允许他这么做。

他翻开书,只见随手一页的描写就令他如惊弓之鸟般合上了书,心有余悸塞回了原处。这种叙述手法是怎么回事?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席卷全身,飞鸟搓着胳膊,鸡皮疙瘩起满了手臂。

我不该不听祂劝,一秒的时间足以用一天去弥补。

“你明白了吗?”

耷拉着脑袋被楠雄拉着去结账,听到这样没头没脑一句问话,飞鸟疑惑地扭头:“……什么?”

“这个世界以侦探为主。”

楠雄轻描淡写说出这个世界的真相。

“这是一个以侦探为主的世界么?”飞鸟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为什么推理小说最受热捧:“所以,楠雄的意思是,让我画推理漫画。”

楠雄:……

你被我爸爸拐进坑里还没爬出来是吗?

“不,我是让你转目标到推理小说,是你说想找一个来钱快的职业,画漫画肯定来不及。”

飞鸟一愣,低头沉吟。楠雄说的对,画漫画或许是个一劳永逸的好办法,但对下个月就要交房租的自己而言,属实远水救不了近火。

但你为什么会觉得我就可以写的了推理小说呢?灵能力者不是这个用途啊!

发觉这对父子都对灵能力者有着严重的误解滤镜,飞鸟扶额:“所以才带我来看推理小说啊。”

“不,只是因为我想看。”

飞鸟:……

“把我的感动还来。”

从始至终,老板都很淡定,是正常人听到小学生要画漫画写小说绝对不可有的淡定。

成年人听到小学生高谈阔论画漫画写小说真的能如此淡定吗?楠雄看了一眼老板,好怪的慈爱笑容,再看一眼,坚信飞鸟一定做了什么。

飞鸟摸摸鼻子:“只是一点从网骗那里学来的小把戏啦,能模糊人类的认知。”

纳尼?!斯巴拉西!!(颤音)

楠雄瞳孔巨震:“你是神派来的哆啦□梦吗?”

“诶?”

话虽这样讲,楠雄却一点也没有羡慕的意思——正因为他是超能力者,所以他是最能对飞鸟感同身受的一类人:生而不同,这不是幸运。

这是最大的不幸。

“哆啦□梦是什么?”

飞鸟好奇的问。

童年没有哆啦□梦的童年不是真正的童年,楠雄同情的看他一眼:“我家有哆啦□梦的漫画。”

“楠雄好耶。”

“回去吧。”

“你给我等等。”

你不是来陪我看漫画的吗?楠雄?飞鸟满头问号试图用眼神说话,楠雄淡定与他对视:我想快点回家看小说不可以吗?

可我的目的还没达到啊!

飞鸟与楠雄眉来眼去,巧的是,楠雄偏还就能接上他的电波:

你不是决定改写小说了吗?

——都说了是考虑!我在考虑——况且我自己也想看漫画啊!

漫画不是已经答应给你了吗?

楠雄露出理所当然的眼神,飞鸟震惊,飞鸟思索,飞鸟露出人类真是狡猾的表情:“我果然还是无法平等去爱人类。”

“无所谓。”

对某非人类**发言一脸无谓的楠雄点点头,很酷的转身:“回去了,我的那份儿饼干归你。”

“一言为定。”

两个小孩手拉手回家。

齐木久留美怎么也没想到,一会儿不见的功夫自己小儿子竟然都和飞鸟酱牵起了小手!这是多么历史性的一幕啊,她顿时捂住嘴热泪盈眶,一边抹眼泪一边往纸袋里装饼干:“飞鸟酱,一定要多来找楠雄玩啊!”

“好的,齐木女士。”

大包小包又是漫画又是小饼干糖果,飞鸟乖乖应声,乖巧听话的样子十分讨人欢喜,齐木久留美蹲下来揉揉飞鸟的头顶:“真希望飞鸟酱是我家的孩子啊!”

眼睁睁将一切收入眼底的乔瑟夫露出忌惮的眼神:“什么,收买人心的能力也太可怕了吧!已经和邻居家关系这么亲近了吗?”

“你是没事可做了吗jojo!”

“西撒,你倒是来看啊!对面的新人是真的不简单!”

拽着自己好战友来到窗前,乔瑟夫单方面将荒木庄新人拉入了警惕红名单,发誓要向自己爷爷揭露荒木庄的罪恶嘴脸。

与此同时。

“楠雄,你们去书店的路上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送走飞鸟后,空助主动凑过来问,楠雄微妙看他一眼,也不知道他究竟听到了什么让他变化了表情:“嗯,飞鸟能无效我的超能力。”

“什么,居然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瞪大眼睛,齐木空助兴奋的握拳:“不愧是飞鸟!轻而易举做到了我们都做不到的事情!”

……是啊,不愧是你,齐木楠雄瘫着小脸嫌弃往一旁挪了几步:齐木空助,你的脑回路和你一样都是变态。

抱着全套哆啦□梦剧场版漫画书,飞鸟用尾巴敲响了门。

果不其然,还是吉良吉影开门。

“我回来了。”

飞鸟礼貌对吉良吉影道。

看着大包小包的小孩儿,吉良吉影嘴角抽了抽,以荒木庄所有成员人品为证,上班族有充足的理由来怀疑东西来源:“你去邻居家**了吗?”

“真失礼。”

飞鸟不高兴了,冷淡着一张小脸从吉良吉影手臂下穿过,不见在齐木家的笑脸相迎:“我怎么可能去做这种粗鲁的事情?”

吉良吉影:“……换鞋子,喂你听到了吗?混蛋我刚拖过地板!”

“又没有我能换的鞋子,你凭什么说让我换鞋?”

迪亚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吉良吉影积蓄已久的怒火还是爆发了:“你们这些混蛋都给我**,**皇后!!”

身材矫健有力的强壮替身摆着点赞姿态,在他背后腾然出现!

**皇后:咪。

**皇后像一只亲人的猫咪,团起高大的身躯凑到小孩儿身边眯起眼睛蹭蹭蹭。

吉良吉影:……

吉良吉影捂住了脸。

上次这种情况还是在上一次,果然是荒木的子嗣么!

“不,我与房东荒木并没有任何血脉上的联系。”

尾巴卷起纸袋放在桌子上,飞鸟摸着与自己亲昵贴贴的**皇后,一下一下摸着头顶的耳朵,满眼疼爱又是怜惜:“好猫猫,好猫猫,你叫**皇后吗?”

“咪。”

**皇后蹭着手掌心,一脸猫猫很乖的表情。

吉良吉影:……!!!

**皇后!**皇后你在做什么,**皇后你醒醒,你不是真的猫啊!可恶,该死的,他的手法好舒服……

察觉到自己就要陷落蜂蜜陷阱,吉良吉影艰难抵制住诱惑,想要唤**皇后回来却被**皇后留了一个无情的背影——**皇后!!!

“哈哈哈哈咳咳咳!吉良你可真丢脸,不是要杀了我们吗?”

迪亚哥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吉良吉影阴恻恻看他一眼:“你到底哪里来的底气笑话我,迪亚哥,有本事你别把你的尾巴向他面前放啊。”

纳尼?!

迪亚哥大惊失色回头,尾巴,我的尾巴!你在做什么啊尾巴!不要和会吃吸血鬼的猫尾巴缠尾巴啊!

会被吃掉的!

“哈。”低贱的穷鬼们,像我,我就不会对可爱的萝莉生气。

法尼优雅打开装有小饼干的纸盒,捏起一块儿心形小饼干:“唔,牛奶味儿,相当出色的手艺。”

有猫猫可以摸,飞鸟心情大好,眼睛亮晶晶看过来:“是吧!我第一次吃这么好吃的饼干!”

倒也不至于到那种地步,法尼感觉自己似乎发现了什么小秘密,可以肯定的是,小新人的过去并不美满:“要喝咖啡试试吗?”

他面对小萝莉放柔了声音:“我加了牛奶与糖。”

怎么警察还不把你这个变态抓进牢里去?

迪亚哥对着法尼呲开一口獠牙,顿觉那种莫名其妙吸引尾巴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谢谢,我不喜欢喝咖啡。”

飞鸟搂住迪亚哥的恐龙尾巴蹭了蹭,苍白的小脸浮现出一丝血色:“大恐龙。”

上次这种情况还是在上次,果然是房东荒木的子嗣吧!

房东的子嗣=不用交房租=有钱人。

诶呀,不管了!

他幸福的把下巴搭在了小孩儿头顶,大尾巴‘吧嗒吧嗒’像猫一样拍着地板。

吉良吉影:……迪亚哥,你的尊严呢!!!【指】

迪亚哥:可他姓荒木啊!【流泪猫猫头】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