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我和我的怨种合租人们 》嫁给我吧枕头君

7. 七

仿佛在玩谁先眨眼谁就输的游戏,粉头发的男孩面无表情,窗台上的小孩也面无表情,一动不动。

所以,他为什么看着我?

飞鸟莫名坚持着不要眨眼,心中却在嘀咕,心想该不是他不喜欢他看他们家的玫瑰花吧?

【不,他在想你到底是什么人。】

什么——怎可凭空污人清白?飞鸟忿忿不平瞪大眼睛:我明明不是人!

对面窗口的男孩儿眨了下眼。

好!我赢了!

飞鸟畅快拍窗台,粉发男孩儿露出一种名叫做无语的表情。

[并没有同意和你比赛,好吗?]

一道声音在脑海中响起,飞鸟愣了一愣,惊讶看向男孩:“是你在说话吗?”

[是我。]

粉发男孩子的嘴唇并没有动,但是飞鸟就是清晰听到了他的声音。

【是心灵感应与传心术,】祂突然肃穆了声音:【小心,对方是超能力者。】

超能力者?飞鸟突然想起自己以前也是个灵能力者……原来如此,他欣慰的想:对方原来和我是同类型的人呐!

【……不,灵能力者和超能力者并不能混为一谈,飞鸟。】被自家小蛛猫的稚言稚语逗笑,祂无奈:【虽然只差了一个字。】

飞鸟立马不服气了,哼哼,你也说了只差一个字!我相信,就算是银古在这里也会赞同我没错!

【……银古要是知道自己被你用在这种地方……】

[所以,你不是超能力者?]

超能力者同样也不了解两者之间的区别:[你也有心灵感应,我以为你也是超能力者。]

?不,我没有心灵感应哦。

[可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是祂告诉了我你在想什么。

[祂是谁?]

你可以把祂当作是我的灵能力。

[我明白了,不过,我想知道,你的灵能力能完全受你控制吗?]

当然不了,如果受控制我也不至于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等等,难道你也……!

[……是的。]

语言已经无法形容他们此刻的心情,仿佛沙漠里突然相遇的难兄难弟,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飞鸟最先冷静下来:你喜欢吃什么?接下来我要去你家吃小饼干。

【礼貌,飞鸟,礼貌。】

哦,飞鸟点点头:您喜欢吃什么?接下来我要去您家吃小饼干。

【……】

[咖啡果冻。]

超能力者回答的不假思索,完全不在乎飞鸟强盗一般的发言。

咖啡果冻是吧,飞鸟比出一个ok,一盒包装精美的咖啡果冻礼盒瞬间出现在了窗台上——超能力者立马张大了眼睛。

他想,他大概知道了什么叫做羡慕与嫉妒。如果灵能力者都是这样,其实做个灵能力者也没什么不好的……真的!

尾巴拉下门把手,飞鸟抱着礼品盒刚刚出门,就被刚好复活的吸血鬼顺手捞走了礼物:“这是小面包打算上供给本dio的礼品吧,哼哼,很用心嘛。”

你有病吧,飞鸟瞪着这只吸血鬼只想回他一句自作多情,这哪是给你的?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快点还给我。

“难道是给卡兹那家伙的?”

dio突然就感到了不爽:“到了本dio手里就是我的东西了!让我看看你都准备了什么。”

“……唉,你知道提亚马特吗。”

就当吸血鬼dio兴致高昂准备暴力拆开咖啡果冻包装盒的时候,飞鸟冷不丁叹气,幽幽说起了于现在八杆子打不到边的内容:“渴望回归的母神孕育出十一种魔兽……没办法,这是你逼我的,dio。”

铺天盖地的黑暗从他身后倾泻而出,带着獠牙,带着冰冷的兽瞳,带着不可名状的黑暗——飞鸟抬起眼,金色的兽瞳闪烁着璀璨金辉:“吃了他。”

“呵!”dio不慌不忙的后退:“以为这样就能奈我何了吗!木大木大哒!砸瓦鲁多!”

“没用的。”

被黑暗包裹的【白】只露出一只眼睛,冷冷道:“虫已经吃掉了时间。”

令人牙酸的'咯吱'声很快在走廊里响起,带着细细碎碎的喃呢轻语。飞鸟接住送回手中的礼盒,挨个儿摸了摸亲昵凑上来想要贴贴的黑影。

“谢谢款待,孩子们都说很好吃。”

“……-口-!”

站在楼梯口的迪亚哥清楚看完了全部犯罪经过。

他果断下楼向大家宣布了这个好消息:“不好了!我看到新人吃吸血鬼了!”

“纳尼?!”吉良吉影闻声色变,丢开手模杂志一个箭步冲上楼梯,很快,他的怒吼声响彻云霄:“混蛋,走廊我才刚刚打扫过!你们这些家伙就不能老老实实回房间吃吗!”

“为什么要?”荒木庄唯一吃吸血鬼大户抬头:“你说谁吃了吸血鬼——哦,你说新人啊,那没事了,他很有品味。”

幼崽,非人类,小猫咪,卡兹没有办法不喜欢这个新人。

他甚至想过把猫接到自己房间里养。

看着新人走下楼,卡兹用从未对荒木庄同居者展现过的温柔语气问他:“你去做什么?”

“我去邻居家吃小饼干。”

飞鸟说的:我去吃小饼干。

卡兹听到的:我去吃人。

他心情复杂,不知道该不该提醒新人来了荒木庄后就无法再对普通人出手了,或许让他亲自体验一次才会有更加深刻的印象吧?他想,就像他以前教导瓦姆乌那样。

于是卡兹放下了心:“去吧,早去早回。”

“……嗯,”飞鸟眨了下眼,总觉得这段对话有些许奇怪:“我知道了——”他叫什么来着?

【卡兹。】

“我知道了,卡兹。”

门闭上后,卡兹坐在沙发上皱眉,摸下巴:……我有和他说过我的名字吗?

乔家大院里,无所事事的乔瑟夫坐在窗户边上发呆,jojo,他们的新jojo呢?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这里没有新jojo……咦?

“荒木庄的小新人出门了!”

乔瑟夫‘嚯’的站起来,趴在玻璃上新奇大喊:“有dio在的荒木庄他居然毫发无伤出门了!”

“什么什么?”

“哪儿呢哪儿呢?”

无聊的jojo们兴致勃勃群聚而来,看着那个目标明确直往邻居家走去的小孩,接二连三发出了奇怪的感慨声:

“他真的好小……”

“他有我的膝盖高吗?”

“到底什么样的jojo宿敌会是一个小鬼?”

“他在做什么?”

“好像是去邻居家拜访?”

“天呐荒木庄原来还有正常人在吗?”

感受到背后热切的目光,飞鸟面无表情伸长尾巴按下了门铃——'尾巴'真是个好东西,然后站在齐木宅门口等开门。

“来了来了,是谁呢?”

齐木久留美笑眯眯来开门,门外站着的并不是保险推销员:“啊呀,好可爱的小孩子,难道是我家孩子的朋友吗?”

“夫人您好,我是隔壁新搬来的邻居,来吃您家的小饼干。”

飞鸟抬起自己手中的咖啡果冻,面无表情:“作为交换我给——”

[齐木楠雄。]

“作为交换我给楠雄带来了咖啡果冻。”

“呀!是楠雄的朋友吗?”

齐木久留美惊喜的双手合十,她家孩子因为某些原因一直是独来独往,作为妈妈她真的真的很担忧,至于前面那句充满真实私心的大实话,楠雄的朋友又有什么错呢?他只是太诚实了:“快进来吧,楠雄——你朋友来找你玩了哦!快点下楼~”

[知道了。]

齐木楠雄面无表情快速下楼,一同下楼的还有某闻声而来的金毛,齐木楠雄的哥哥,齐木空助——他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品种的猴子胆敢自称楠雄的朋友。

听到祂复述原句的飞鸟:……

“楠雄,你哥哥为什么说我是猴子?”

齐木空助:“……”

齐木空助的笑容僵住了。

齐木妈妈睁开了眼睛,生气叉腰:“真是的,空助!妈妈不记得有把你教成这个样子呀!”

“妈妈,我……”

“齐木妈妈,等一下!空助他刚刚并没有开口说话!”

节假日在家的齐木爸爸推了推眼镜为自己儿子正名,眼镜闪过一道白光。然而齐木空助并不对自己爸爸的辩言心怀希望,因为他知道——

齐木国春:“我知道了,你也是超能力者对不对!你也有心灵感应!就该是这样嘛!超能力者的朋友当然也是超能力者了!”

——因为他知道,自己爸爸是个笨蛋。

“我是荒木飞鸟,齐木先生,齐木夫人可以叫我飞鸟。”飞鸟端坐在垫子上,一本正经的开始自我介绍:“我是新搬来的邻居,未来请多多指教。”

最好每天都多给我一点小饼干。

祂:【……】

祂:【我不记得我有把你教成这样子,飞鸟,是我的教育哪里出了问题吗?】

“邻居家啊……”

端上小饼干后齐木妈妈又端上来一杯冰镇的果汁,拿着托盘回忆:“邻居家吗?好像没见过里面出来过人呢,已经搬走了吗?”

“没有,夫人,我是新搬来的合租人,他们可能只是不喜欢外出社交吧。”

“也是呢,现在好像很多人都在说那什么社交恐惧症。”

齐木妈妈轻易就相信了飞鸟,托着脸有些开心心,她家楠雄第一次交到朋友,妈妈真的好开心!

齐木楠雄已经拆开了包装,一边吃果冻一边露出了幸福的表情:太好吃了,他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咖啡果冻!如果交朋友就能得到这么好吃的咖啡果冻,那么这个朋友他交定了。

齐木空助:“你真的也是超能力者?”

小屁孩面露质疑:“该不是楠雄偷偷用传心术告诉的你,我在想什么吧?”

“楠雄没有告诉我。”

飞鸟说:“是祂告诉我的。”

“祂又是谁??”

齐木空助不依不饶的追问。

“我的灵能力。”

飞鸟有问必答,且句句属实:“我是一名灵能力者,曾经。”

“好厉害,灵能力者就是电视里经常会有的大师吧!”

为什么要说曾经这个词语——齐木空助正准备继续追问,就被自己妈妈打断了。齐木爸爸凑过来,神神秘秘伸出右手:“大师,拜托了,帮我看看今年我会不会升职吧。”

哼,哗众取宠,齐木空助冷哼一声:“灵能力者不都是骗人的吗?我才不信,超能力者就只有楠雄!”

能赢过我的也只有楠雄!

“我一定会戳破你的谎言,来一决胜负吧!荒木飞鸟!”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