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童 》崔罗什

第十二章(捉虫)

贺叔叔回来了,爸爸却没看见。小曲奇还没完全信任这个贺叔叔。

她着急起来,丢下零食,小心和贺一鸣保持几步距离,又问了好几遍:“爸爸在哪?”

贺一鸣只能耐着性子说:“你爸刚才掉水里了,去泡个澡,一会儿就好了。”

小曲奇问:“掉水里?为什么会掉水里?”

她慌慌张张跑去了浴室门口,对着门喊道:“爸爸!”

她第一声苏裴没听到,她又叫了两声:“爸爸!你被水淹到了吗?”

苏裴的声音隔着门闷闷地传了出来:“我没事,你去玩吧。”

小曲奇没有走开,一直在门口和苏裴一问一答。

贺一鸣走过来,想把她提溜走,让苏裴安安静静泡个澡。但是小姑娘不情愿,她像是害怕什么一样。

贺一鸣只能随她去了。

苏裴从浴室出来,小曲奇这才放心了。

他笑着说:“怕什么?爸爸和贺叔叔闹着玩的。”

小曲奇有点生气,爸爸好像在笑她太过大惊小怪一样。她跑开去看电视了。

贺一鸣在厨房里忙好了,他盛了一碗浓浓的热姜茶逼苏裴喝了下去。

到了晚上的时候,苏裴果然又来了精神。

贺一鸣的客人陆续都到了。各行各业的人都有,还有些是贺一鸣公司的人。本来贺一鸣也邀了姚至诚,不过他要在家陪妻子安心养胎,所以没有来。

贺一鸣准备了充足的酒水,美食,还请了一个有名的DJ。他这里还可以放烟火,夜幕降临之后,每过一个小时放一次烟花,大家在窗边可以看到绚烂的光彩。小曲奇和几个本地小孩小孩在花园里疯跑。

苏裴喝了酒,心情又好,和谁都能聊。不过他最高兴的是看到林慕云。

“慕云姐!”他一看到林慕云就给她一个大拥抱。

林慕云也是作家,苏裴和她在同一家出版社出书,刚认识的时候,他带着林慕云和贺一鸣玩过几次,还想撮合他们两个,后来才知道闹了个乌龙——林慕云并不喜欢男人,任凭贺一鸣再帅都不喜欢。不过他们后来都做了朋友。

今天林慕云把女友也带来了。苏裴看到她很高兴,一直和她聊天,聊她的新书。

原来想拍贺一鸣电影的导演,就是林慕云的女友。

她的女友一直想说服贺一鸣同意她取材拍这一部创业电影。

林慕云对苏裴说:“我一点都不看好这个项目。不过她想做只能随她去。估计贺一鸣不会轻易松口。”

苏裴说:“要我劝劝贺一鸣吗?”

林慕云摇头:“不用。你别让贺一鸣太得意了。”

九点多钟的时候,苏裴放下酒杯,去把玩疯了的小曲奇带了回来,把她带去了楼上房间,叫她早些洗澡睡觉。

“我也想跨年。”小曲奇不满。楼下大人还在继续玩。

苏裴不许她熬夜,叫她在房间里看一会儿动画片就睡觉。

小曲奇又有了主意,说:“我想和妈妈视频。”

她自己的手机只能打电话和发信息,所以她很想要智能手机。

苏裴把手机留给了小曲奇,再一次叮嘱女儿:“不许玩太晚!回头我会检查电量。”

苏裴交代完,又下楼去聚会了。

小曲奇拿到手机,趴在床上给她妈妈打了个视频通话过去。

沈岚正在伦敦。

离婚之后,她在父母家住了一段时间,然后去了英国。她一直不乏追求者,来英国之后,很快玩进了几个圈子,现在和一个留学生在一起。

圣诞到新年的假期是沈岚最喜欢的时候,她正在准备着晚上的跨年,小曲奇的视频来了。

沈岚心情不错,一接通视频立刻和小曲奇“亲亲宝贝”“甜心乖乖”一阵亲昵。

“妈妈妈妈,你现在在干什么?”小曲奇平时对苏裴不说,但是她还是会很想妈妈。在她眼中,妈妈开心的时候,是天下最漂亮最好的妈妈。

因为有时差,沈岚那边天还亮着,她把手机转了一圈,说:“妈妈在布置客厅哦,漂不漂亮?晚上会有很多留学生来。”

她又说给小曲奇买了件超级可爱的风衣,已经请熟人带回去了,叫小曲奇收到了穿了拍照给她看。

母女两个聊了会儿礼物啊衣服啊,小曲奇又说:“妈妈,我今天抱了好几只小猫!特别可爱,是三色/猫。爸爸说我明天还可以去骑小马,采草莓!”

沈岚问:“你摸了猫之后有没有洗手?”

小曲奇有点心虚,她不太记得了。

“我洗过了。我已经洗过澡了,”她连忙说:“这里虽然是农村,但是挺干净的!而且房子好大,里面还有很多智能机器人,很好玩的。”

沈岚嗤笑:“你爸爸把你带去什么地方了?农村?你们苏家什么时候有农村的亲戚了?”

小曲奇说:“不是亲戚。是贺叔叔家。”

视频中沈岚的画面顿了一秒,沈岚重复说:“贺叔叔?”

“对啊,贺叔叔。爸爸说贺叔叔是他的好朋友,请我们过来做客的。我们会在这里住三晚。”小曲奇还没察觉有什么问题。

沈岚的笑容已经消失了。

“这个贺叔叔,是不是个子很高?是爸爸的老同学?”

小曲奇点点头。

沈岚其实不用问,围在苏裴身边如此“热情”的贺叔叔还能是谁,只有贺一鸣。贺一鸣那张沉默又阴险的脸一瞬间冒了出来,让她一瞬间血压飙升。

“妈妈?”小曲奇以为妈妈走神了。

沈岚问:“这个贺叔叔和你说什么了?”

小曲奇说:“没说什么。他不怎么和我说话。”

她想了想,把今天下午的事情都告诉了妈妈。

说爸爸散步回来就去泡澡,好像是掉下水塘了,爸爸说是和贺叔叔闹着玩的。

沈岚看着视频,对小曲奇说:“看下你的定位,告诉我地址。”

挂段视频之前,沈岚对小曲奇说:“我们保持联系,这个贺叔叔对你说了什么你都告诉我。不过我们聊了什么不要告诉你爸。好不好?”

小曲奇听话点头,她对沈岚比对苏裴更听话。

沈岚结束了视频,看看手边还没有拆封的新瓷器餐具,都是今年晚上准备用的,但她刚刚的好情绪已经无影无踪了,她拿着剪刀,在包装上胡乱剪了几下,便把剪刀扔到了一边。

她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她大学是艺术学院,离苏裴的大学不远。她那时候对自己的专业马马虎虎,不太刻苦,又因为家境不错,不需要做家教补贴,所以每天有大把时间玩,追她的人很多,但她或嫌穷,或嫌丑,或嫌无聊油腻。

后来有一次她去隔壁学校跳舞的时候,认识了苏裴。从认识苏裴的那一天起,她的人生好像按下了一个疯狂的快进键。他们享受在一起的每分每秒,苏裴满怀热情,为她写了一本又一本小说,她完全沉浸在这陶醉中——在这些小说中,她会永远年轻,永远美貌。

毕业那两年,她似乎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一毕业就和年轻俊美的丈夫结婚,很快有了可爱的孩子,被宠爱,不用工作,她只管买东西和到处旅游。

她的朋友和同学那时候都刚开始工作,有的甚至还没找到稳定工作。她觉得自己比她们幸福多了。

然而时间从没有饶过谁。她在28岁结束,进入29岁的时候,终于恐慌发作了。女儿一天天长大,再不是只要逗着玩玩就好的小宝贝。家里要用钱的地方越来越多,卡债不可能凭空消失,苏裴不得已开始转行做编剧,两个人聚少离多。

她突然发现,丈夫疲于工作,从前的浓情好像一场幻影。如果没有钱,没有无限度的宠爱,她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

她没有工作,没有事业。而她的同学这时候许多都有了起色,不少人开始在更大的舞台上表演。她什么都没有。

最终她和苏裴都崩溃了。他们再也没有办法继续在一起生活了。

十九岁时候,他们在礼堂昏暗灯光中翩翩起舞,那一刻他们以为窥见了爱情的永恒。其实永恒只能留在苏裴的小说中。

这是她和苏裴的故事。圆满也好,破碎也好,这是他们两个人的因缘纠葛。

所以一想到这些年阴魂不散的贺一鸣,沈岚就心头一口恶气。

她和苏裴刚在一起的时候,只以为贺一鸣是一个普通朋友。男生嘛,总会有几个狐朋**。后来她慢慢发觉了,贺一鸣讨厌她,这没关系,因为她也讨厌贺一鸣。

她讨厌贺一鸣总是约苏裴单独出去玩,讨厌贺一鸣抢在她前面看苏裴的小说,讨厌贺一鸣有意无意地否定她对苏裴小说的建议。

这么多年了!她和苏裴都离婚了,那个男人还在苏裴身边打转。

沈岚把那些没整理好的装饰品胡乱堆在一边。她噔噔噔上楼去房间找出护照,打开衣柜,拖出行李箱。

她的男友正在书桌边敲论文,看她这样吓了一跳:“你干什么?”

沈岚干脆说:“我要回去一趟。”

“回哪里?马上我的朋友都要来一起跨年了!”小男友目瞪口呆。

沈岚说:“国内,我前夫那里。”

她的男友再迷恋她的脸,也无法忍受她的随心所欲了。他大叫起来:“沈岚,你敢回去我就和你分手!”

沈岚头也不回:“再见!”

她的男友被她逼疯了,趴在窗口破口大骂:“沈岚!我艹你!艹你全家!”

苏裴不知道伦敦正在酝酿的一场暴/乱。

他安顿好小曲奇,继续聚会。和林慕云,还有林慕云的女友聊得开心。

楼下的聚会一直持续到快一点。跨年聚会结束之后,醉醺醺的客人回城了,有的有司机接送。有的贺一鸣让农场的工作人员做代驾。只有苏裴是留宿的客人。

苏裴喝了不少热红酒,他今天进了冷水,需要多一点热量。

现在客人走光了,家政阿姨简单收拾了垃圾也离开了。客厅中只剩下苏裴和贺一鸣。

苏裴趴在沙发上,他已经喝醉了,正慢慢用勺子挖着热红酒里面的苹果吃。

贺一鸣的目光从他的肩膀迅速扫过臀和腿。他在苏裴斜对面的沙发上躺下。他想说点什么,但是他现在没有力气了。他的力气都在挣扎。

苏裴先开了口,他心情很好。他侧过脸,笑着说:“现在想想,还挺好玩的……”

“什么好玩?”贺一鸣低声问。

苏裴说:“冬泳。下水。”

他挥着手,做了个游泳的动作。

贺一鸣笑了一声。

苏裴说:“这么莽的事……只有你做得出……你真是我见过的,最男人的男人……”

他说着醉话,但是语气却是最真诚的那种,带着梦幻般的崇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