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明偏爱于你 》木甜

90、90

陈亚亚番外(5)

细细回忆起来,秦声卿性格里异于常人之处、早在这时已初现端倪。

只可惜,陈亚亚还沉浸在歉疚之中。

一厢情愿地以为、男孩只是因为脚伤才变得敏感,需要人哄着,并没有把这种反常当作一回事?。

况且,进入高中,新学校、新生活,难免将注意力牵扯。

陈亚亚虽然出自农村,但为人低调、性格脾气也软绵绵的,愿意听人说话、为人处世?都显得十分真诚。

进入新班级之后,并没有受到什么排挤。

宿舍几个女生也喜欢同她一起行动。

小姑娘们渐渐熟悉起来。

自然,在学习之余,难免也互相问些私事?。

高中生嘛。

好友之间时界限感不如成人那么强。

“亚亚,报道那天,送你来的那个叔叔和那个小男生是谁啊?看着都好有钱哦。”

陈亚亚微微一愣,讪笑道:“……是老家的一个弟弟。”

室友有点惊讶,“老家?意思就是一个村的吗?”

“嗯,对。”

“那怎么是他们送你来的呀?”

陈亚亚想了想,说:“顺路。我爸妈要下?地,没时间过来送我。他们要去市里,就正好把我带过来。”

“哦哦,这样。”

室友也没什么坏心思,随口挑个话题,压根不打算追根求源。

听陈亚亚这么说,便笑着调侃道:“那你可得和人家保持好关系啊。以我多?年追星眼光来看,这个小弟弟以后大有可为。”

“……啊?”

室友报了一串男明星名字,摆摆手,说:“现在已经是男色可以当饭吃的年代了,这个小弟弟长得这么漂亮,只要以后不长歪,出道肯定能迷倒一大片追星女孩的啦。”

陈亚亚瞪大了眼睛,有些反应不过来。

那些明星名字,于她而言,几乎是完全陌生领域。

早些年,村里条件有限,几乎全村所有孩子都会跑去村口那家杂货店,挤在一起看电视。

但是频道少,除了新闻、就只有那几部家喻户晓的电视剧而已。

等到这几年,家里买了电视,拉了有线,她又忙于考学,更加没时间看电视了。

偶尔,才有时间跟着爸妈瞄一眼。

什么当红明星、热播剧之类,都没有抗战片来得吸引她爸妈。

所以,陈亚亚对此必然也是一无所知。

室友见她愣神,笑了一下?,“怎么这幅表情啦?现在选秀节目那么多?,什么快乐男声之类的,一切皆有可能嘛!反正和这个小帅哥弟弟搞好关系,没错的!苟富贵,勿相忘!”

“……”

倏忽间,陈亚亚对秦声卿这个“麻烦弟弟”好像又有了新认知。

她无法对室友说出,本该有希望成为大明星的弟弟,因为她、已经身陷缺陷之中。

或许,确实是她毁了秦声卿一辈子。

都怪她。

-

按照惯例,一中每周六只上上午半天课,

县里学生大多周末都会回家,但如果住得再?远一些,就会留在学校。

自习室、图书馆、食堂,周末都不会关闭。

陈亚亚家离得远,没心思、也没很多?车费,能支撑来回奔波。

开学至今,她基本每周都留在学校写作业。

只等国庆放长假再?回去。

再?加上、一中教学进度快,她从村子里考上来,和这些县里的学生学习习惯、强度都不在一个水平线上,又有英语这个老大难拖后腿。

想要跟上他们,只得付出更多努力。

如果到高三再?追,就迟了。

抱着强大信念,陈亚亚从没觉得难熬痛苦过,满心满意、每天都是蓬勃干劲。

……

时值九月末。

国庆前?最后一个周六。

室外,烈日炎炎。

“叮铃铃——”

下?课铃响。

陈亚亚与室友作别,收拾好书包,独自一人往学校食堂方向走去。

行至半路。

她倏地停下?脚步。

先是愣了愣。

继而,轻轻蹙起眉头,诧异开口道:“……秦声卿?你怎么在这里啊?”

从教学楼走到食堂,要经过大操场。

不远处,秦声卿正靠在操场边的树干上,视线幽幽地落到篮球场上,安安静静看着几个男生打球。

这般看去,少年不过十二三岁。

气质已然有种、超出年龄的忧郁与薄凉。

听到陈亚亚声音,秦声卿当即扭过头来,眼神瞬间变得柔软。

“姐姐!”

他兴奋地喊了一声,撑着手杖,一步一步向她走来。

直至停到她面前。

“姐姐,你是要去吃饭吗?能不能带我一起?”秦声卿眨了眨眼睛,语气有些可怜巴巴,“我从起床到现在都还没有吃东西呢。”

陈亚亚:“……”

说不出拒绝之词。

只得领着他一同?去食堂。

毕竟是周六,留校学生少,学校食堂比平日要冷清许多。

偌大一个空间里,只坐了寥寥五六桌。

陈亚亚从口袋里摸出饭卡,先细细问清秦声卿口味,再?去窗口买了两份饭菜、端到角落位置。

两人沉默而迅速地开始吃饭。

没过多?久。

秦声卿率先放下筷子。

他年纪虽不大、家教倒是十分良好,不剩饭、也不挑食。更没有小男孩的邋遢,什么用袖子蹭嘴的坏习惯。

只是慢条斯理地拿出纸巾、轻轻擦了擦嘴,再?整齐地叠起来,放到一边。

一举一动,都颇有点小绅士之气。

确实是富贵人家小公子哥儿。

陈亚亚余光见他不再?动作,也将最后一筷子肉塞进嘴里,飞快地咀嚼几下?、咽下去。

又喝了个口水,才抬起头,轻声开口问道:“……怎么突然过来了?”

b

r

秦声卿:“因为姐姐一直没有来找我啊。只能我来找姐姐了。”

“……”

陈亚亚哑然。

开学初,秦声卿塞给她那个手机,她每天都充着电。

主要用来给秦声卿回消息。

偶尔想要放松一下?,也会找点小说看看。

再?无其他用途。

所以,这几周,她和秦声卿算得上保持高度联系,基本两三天就会发短信、说几句话。

哪有什么找不找的事?呢。

见她表情,秦声卿嘟了嘟嘴,低低“哼”了一声,又接着说道:“反正,我不主动找姐姐,姐姐就肯定不会联系我的。我知道,姐姐也看不起小瘸子。就是心里过意不去才会理我,要不然,恨不得离我离得远远的。”

“……”

怎么又来了?

陈亚亚感觉脑袋有点疼,又看小男孩头越来越低、像是要哭了一般,赶紧出声安慰他:“没有啊,怎么会呢。我怎么会看不起你。姐姐很喜欢你的。”

秦声卿“唰”一下?抬起头来,眼神发亮,“真的吗?!”

“真的。”

秦声卿:“那下午,我想请姐姐去我家一起看漫画,姐姐肯定不会拒绝我的吧?”

“……”

就这样简单。

陈亚亚不得不跟着秦声卿、一同?坐上了秦家的车。

许是因为目的达成,秦声卿心情看起来很好。

一路上,缠着陈亚亚问东问西,问些学校里的事?情。

比如“高中科目难不难”、“班上有没有小团体”、“寝室生活是什么样的之类”。

拉拉杂杂。

啰里吧嗦。

居然听得也不嫌烦。

在很多?时候,陈亚亚和秦声卿相处、沟通,都觉得自己只是在哄个任性的小弟弟,自然是没什么戒心。

简单说话功夫。

不知不觉、被他套出了很多?细节小事。

“……”

聊了好半天。

秦声卿若有所思地点头,问道:“姐姐,你说你们初中老师不怎么教英语口语和听力吗?”

陈亚亚没有放在心上。

随口“嗯”了一声。

她小学和初中都是在村小上,穷、师资力量几乎可以说没有。大部分都是本地老教师,普通话都不见得有多?么标准。偶尔会有像果果老师那种支教老师,但也带不了多?久。

英语毕竟是语言,哑巴式应试靠努力还能补救挽回。

但若是要他们开口说,就难了。

和从小培养语感的学生没法比。

她只得拿复读机,对着听力磁带,一句一句模仿。

秦声卿想了想,“那以后姐姐每天给我打电话好不好?”

“啊?为什么?”

“我可以跟姐姐用英语聊天嘛。一个人学多无聊呀。而且,我也想多听姐姐说说话。”

陈亚亚表情有些愕然。

良久,说不出话来。

秦声卿笑了笑,往她那个方向靠了靠,亲昵地把头压在她肩膀上。

声音听起来稚嫩又清澈,“就这样说定?了哦。”

“……”

陈亚亚毫无还手之力。

……

又过了四十来分钟。

汽车驶入秦家。

秦声卿牵着陈亚亚手,将她拉进面前这栋豪华大别墅里头。

“我爸妈都不在,姐姐,你别害怕,随意一点。”

说着。

秦声卿已经开了大门,同?阿姨交代几句、拿些吃喝东西,再?把陈亚亚带到自己房间。

献宝似的、他捧出了一大堆漫画书、游戏机、还有各类dvd碟片。

全数堆到陈亚亚面前。

“姐姐,你喜欢看什么?”

乍然到一个陌生空间,陈亚亚尚有些无措。

听他这么问,顿了顿,低声答道:“没关系,你喜欢什么都可以,我陪你一起玩。”

秦声卿轻轻地“哦”了一声。

他将dvd碟塞进机子里,兴致颇高,说:“那我们一起看《高达》吧!”

等到片头曲响起。

秦声卿撑着拐杖,坐到了双人沙发上,和陈亚亚紧紧挨在一起。

像是一对亲密无间的真姐弟。

“姐姐,你太好了。你是第一个陪我看高达的人。我好喜欢你啊姐姐。”

他小声撒娇。

陈亚亚笑了笑,说:“乖。”

……

这一看。

便是整整三年。

-

转眼。

陈亚亚进入高三。

秦声卿离16岁还差那么几个月,也已经成了赌石圈里小有名气的行家。

他完美继承了家族天赋,紫光灯打着看看,再?用手指在灰扑扑的石头上摸几下?,就能将里头芯子摸得清清楚楚。

买无人问津的原石。

再?以小博大。

只要切开表皮,就能赚得盆满钵满。

短短两年,秦声卿被吹捧成了“少年石王”,业内形容他是、天生为玉而生的孩子。

或许、是因为名声想起来。

或许是因为腿疾一天天将人意志消磨。

秦声卿褪去了少年人单纯,气质变得愈发阴沉难懂,叫人时常觉得有些涩然。

他提出要一个人独居。

当即用自己赌石收入买了套新房子。

秦家夫妇已经彻底管不住他,无可奈何,只得随他去。

秦声卿将房子买在县一中旁边。

县一中毕竟是在县里,和市中心完全不是一个概念,房产升值空间也有限。但秦声卿根本不差这点钱,自然完全不在意。

他只有一个要求。

离陈亚亚近一点。

那便够了。

……

周六傍晚。

暮色四合时分。

陈亚亚和室友一同?走出教学楼。

离高考越来越近,为了保证升学率,县一中对学生要求也越来越严苛,将这群少年人压得喘不过气来。

一周上课上下?来,所有高三生都是一脸浑浑噩噩模样。

走路仿佛在打飘。

两人连说话都提不起劲儿来,直愣愣地沉默着。

蓦地。

室友开口说道:“亚亚,你弟弟又来了。”

陈亚亚脚步微微一顿。

视线不自觉往前?面扫去。

果真,不远处,秦声卿正拄着拐杖、漫不经心地立在那里。

整个人精致得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人物。

两年前?,秦声卿进入变声期。

因为嫌弃自己声音不好听,有好长一段时间不肯和陈亚亚说话。

哪怕面对面,非得逼着她用打字的方法、和他交流。

继而,变声期一过,他的个子就开始急速往上窜。

陈亚亚身高将将169,在女生中已经算得上高个子。

本来和她差不多?齐平的秦声卿,一转眼,已经甩开她一个头,往185上头奔去。

两人站在一起时,姐弟感也随之削弱。

这会儿便是。

室友视线在秦声卿身上打量片刻。

侧过头,同?陈亚亚开始咬耳朵,“虽然上周才刚见过,不过我还是要一百零一次重复,你这个弟弟真是越来越帅了,每周都比上周更帅的样子,而且气质也好好啊,很有点病弱富家小公子的味道。”

陈亚亚不知道该答什么。

讪讪笑了笑,“啊,嗯。”

室友不以为意,又说:“不过,要我看,他多?半是喜欢你。”

“……啊?”

“拜托,谁家的老乡弟弟,有事?没事往没血缘关系的姐姐学校跑啊?而且我上次都看到了哦!他伸手搂你肩膀了!亚亚,你不会一点感觉都没有吧?!”

陈亚亚瞪大了眼睛。

说不出话来。

什么……什么喜欢不喜欢的,秦声卿还是个小孩子呢。

她从来没有往那个方向想过。

毕竟,两人之间的关系,不能单单用“老乡”来形容。

完全说得上千丝万缕、纠纠缠缠。

她看着秦声卿长大,从那么个不到她肩膀的小萝卜头,长成这般俊朗少年模样,就压根没生出过什么邪念来。

怎么可能嘛。

好半天。

陈亚亚才开口道:“你别胡说啊。我们真是普通的姐弟。在我们村里,一起长大的孩子都像一家人一样,亲密点很正常的。”

室友“啧啧啧”了好几声。

摇了摇头,叹气,“得了,你就是个书呆子。我不和你争辩,走着瞧。”

“……”

“你弟弟找你呢。去吧去吧,周一再?见啦。”

语毕。

室友挥挥手,潇洒地扭头离开。

将陈亚亚全数丢给秦声卿。

就在她迟疑这会儿。

秦声卿已经慢步靠过来。

走到她旁边。

“姐姐!”

陈亚亚还在想室友那番话,没反应过来,只呆呆地“嗯”了一声。

秦声卿眼睛弯了弯,笑得颇有几分孩子气。

“姐姐在想什么呢?”

他那只没有撑拐杖的手,已经熟稔地揽上了她肩膀。

如同?过去的每一次见面时那样。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榜单没写完,周二周三这两天我会疯狂更新的。

谢谢大家支持。 w ,请牢记:,.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