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穿之365行 》方寸刻心

制香师31

便宜爹回来了?从没见过面,却无时无刻不显示存在的卜家大爷回来了?那个心思深远,手腕了得的永春卜家领头人回来了?

如意没有曾经设想的慌张,许是这段时日的经历,让她已经顺利融入卜家,融入环境。更也许是她坦然于自己一片真心的付出,不值得慌乱。

听闻此消息,香料室内人人喜上心头,小武打开门,雪香亦是满面喜悦。

“大掌柜还交代了什么?”

小丫头脆生生地回答:“大爷说要大家中午都回卜家大宅。”

“行了,我们都知道了,你回吧!”雪香还不等甫叔说完话,掉头早就走掉了。

如意嬉笑,站在旁边的小武见没人注意,忍不住握住她的手。如意老脸一红,安静下来。

甫叔看破不说破,“你们先各自回吧,反正中午还能见着面。尤其是大小姐和小武,先该到大爷面前过个数。另外把香丸带回去,路上小心。大爷这一回来,永春可不得安静了。”

······

任小林氏如何隐忍,如意还是察觉到她的期待和激动。“小娘,我爹回来了。”小林氏眼眶都有点湿润了。

走进堂屋的那一刻,如意的心控制不住地砰砰直跳,血液直往上涌。她努想控制情绪,却事与愿违。

当那个侧身站在房间中央的男人转头看过来时,如意的眼泪夺眶而出,呜咽的声音细细喊出:“阿爹!”

卜家大爷身姿挺拔,虽不是青葱少年那般俊秀,可经过岁月的男人,犹如老酒,眉眼间都是故事,有经过世事的通达平和,又有一股暗藏的锐劲,回味无穷。

“大爷,你回来了!”小林氏很快调整过来,拉着如意疾步上前,“我们都担心坏了,如意之前还病了一场。”

卜家大爷显然对家中状况都有了解,他轻轻摸着如意的头,“我儿受苦了,替阿爹担了好多担子,做得好!阿爹很欣慰。”

如意本来变小的抽泣声,因为卜大爷的劝慰,反而越来越大,颇有点收不住的架势,就跟小朋友受了委屈,好不容易盼来家长撑腰一般。

卜大爷轻叹又轻笑,无奈摇摇头,把如意搂在怀里安慰,“没事没事,阿爹回来就什么都不用你操心了。你就只管做个开开心心的姑娘,安心等着嫁给小武做新娘好不好?”

“阿爹,哪有你这样的。”如意抽抽搭搭,“一回来就把我往外推,你是不是觉得女儿留在身边是个累赘?”

“哪能呢?”中年男人声音醇厚,说话就像一壶暖酒慢慢浸入心头,“我家如意是金不换,你嫁给小武有没有嫁出去,还不是一辈子呆在阿爹身边?阿爹说了要看顾你一辈子,怎么可能不算数?”

安抚好小姑娘,卜家大爷对小林氏安然一笑,“辛苦你了,跟着操心不少。”

“不辛苦,自家的事情。如意和缘木都懂事,我不累。你回来一切就都好了。”

卜家大爷深深地看着她,“哪有不辛苦的,你的好我有数,有你在我很放心。”

这话一出来,不知哪儿触到小林氏,她也潸然泪下。

卜大爷很无奈,“你看看你们娘儿俩,一个好不容易不哭了,一个又开始了。”

小林氏和如意对视一眼,才收了眼泪开始替卜大爷收拾整理行囊。

“不用太忙,我已经梳洗过,你们先坐坐,我给你们先点个新香,然后有些事情家里关起门来先说说。”卜家大爷走进寝室,拿出好几个锦盒。

“这是给如意的,你的,缘木那小子的。”卜大爷一一递送,“给你们挑的,也不知道喜不喜欢。本来还有些的,海上确实遇到了风暴,损失掉了。”

小林氏眼含担忧和后怕,“哪个指望你带礼,人回来就成。”

“谢谢阿爹。”如意知道卜大爷一番心意,很开心地打开了锦盒——一个有视觉冲击力的花冠头饰。

卜大爷解释,“海外之国的首饰与咱们有所不同,我寻思给你带个新鲜点的。”

如意点头,还别说,卜大爷的选择挺有眼光。

野蔷薇和茉莉枝繁叶茂,花团锦簇,果实丽丽,俨然一顶用鲜花编织的花冠,花叶上还沾满晶莹剔透的钻石露珠。更为锦上添花的是,花枝上似是有小活动装置,会令花朵随着佳人的移动而微颤,仿佛在风中摇曳,平添一份自然风情。

“小娘,快,看看阿爹给你选了啥?”如意很好奇。

“哇,真美!”那是一枚极其华美的胸针。

它整体呈三角型,个头并不小,中间镶嵌着一枚令人惊艳的海蓝宝石。精致的贝壳造型令人联想到大海,与华美的海蓝宝石之名相呼应。奢美的钻石簇拥着硕大的海蓝宝石,吊坠仿佛正在融化的冰柱滴下的水珠一般熠熠生辉,各部分交合处设计巧妙,整体还可以随佩戴者的移动而轻轻摆动。

“小弟的等他自己回来看吧。”如意把卜缘木的收好放在一边。

“此香如何?”卜家大爷熏燃带回来的新香,也不知是问如意,还是再问小林氏。

“如意现在很厉害,连卜庆雪香的香料配方都能倒推个八九不离十。”小林氏很自豪,也很得意她见证了如意的飞速成长。

“真的?”卜大爷虽因和小武未断联系,对如意情况也时有知晓,可并事无巨细,咋一听还是有些小惊讶。

如意很坦然,“香不错啊,馨醇厚重,香韵儒雅。应当是沉香作为君香的。”

卜大爷大笑,“不错不错,确实不错!难怪甫叔来信说你天生合该生在卜家,就该吃这碗饭。”

得到肯定的如意灵光一闪,“阿爹,如果我们把檀香作为君香,则香味清扬飘逸,可以试着出一个新香。”

卜大爷现在心里很是安慰,也就短短二月未见(卜家船队出海一月,随意来此时空一月),女儿当刮目相看。卜家后继有人,他终于也可以松快些了。

伴着新香,卜家大爷缓缓讲述自出海以来的种种。

出海寻香是早就定下的计划,船队也是如意阿娘家的老把式。去的时候顺风顺水,寻香进展也颇为顺利。

卜大爷坚持带队,是因为之前接到消息,说海外之地有卜庆雪香的线索。

说到这儿,如意其实有些小困惑。之前刚到此时空,她感慨于卜家传承,愿意为复原卜家名香努力,可后来她觉得能复原固然是件好事,可为什么所有人对此有种莫名的执拗呢?人不应该困死在原地啊。现在听到卜大爷所言,她的疑惑又再次出现。

“如意,你以为世家二字是什么?”卜大爷看着如意,丢送了一个与她距离很遥远的问题。

如意确实不知。她生活的前世是个平等社会,没有世家之说。其实也许有,但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小老百姓,哪里够得着那种层次呢?从没接触过的世界,自然不了解。

她有些自嘲地摇摇头,你看这辈子即使生在世家,又有什么区别?

“世家不是光从财富、官爵这些名利之物来判断的。当然它们也是一部分,更多是底蕴,是传承。”卜大爷打开香炉,拨动香灰,“像咱们卜家,没有了香道的传承,没有了代表卜家的香品,你和其他制香人有何区别?你如何能在香道家族中立住脚?这才是不断寻求卜庆雪香的原因。你以为指望它去赚钱?那不可能,制香世家的传家之香都不会作为售卖之品,你好好想想。”

如意决定暂且先把问题放一边,晚上回了系统再去和365谈论。现在她更想听阿爹讲“游记”。

海外的线索来自于白水城的卜家大少爷卜白驹。要说他为什么不自己去,因为他一走,白水卜家就很难稳住。

作为交换,他答应给永春卜家一枚香丸,并且承诺如能再得其相助,扫清白水卜家中异己,他可以和永春卜家守望相靠。

“所以,上次在白水城给我香丸,还搞得阵仗挺大,就是在耍弄我吧!”如意想起来就好气,那个所谓的大堂哥就是只老狐狸!

“怪不得他,白水卜家能顶门户的就他一个。心眼是多了一点,可人还是正的。”卜大爷不讳言他对卜白驹的欣赏和肯定。

也是,如意想到卜白驹对文家人的安排确实是稳妥的。

“照您轻描淡写说一直平顺,怎么后来传出您出事的消息?”如意很不满。

“事事都照计划精准而行可能吗?”卜大爷抛出问题。

总之他们找到了线索,拿到了香方,采购到了香料。一切安好,启程返乡。卜大爷早知道夏家不老实,一直有取代卜家之心,就怕他们使坏一锅端,卜大爷特意把卜二爷支使去了白水城。

他估计到了夏家还会有后手算计卜二,远在外的他鞭长莫及,只能靠卜二自己,再或者靠点运气。

现在看来,卜二不行,明显掉坑,运气是可以的,因为他的宝贝女儿。

别看现在他说起来平淡无奇,差点丧命海中也是事实。永远不要低估人性的恶,就像夏家真的想陷他于死地,一点不顾及满船其他人的性命。

也永远不要低估人性的善,就像被夏家收买,同样被夏家舍弃的棋子,在最后关头被卜大爷救回一命后的幡然悔悟。

为了最终解决问题,卜大爷到白水城前就开始主动隐瞒消息。最早只和卜白驹及小武联系,后来看到事情发展还算顺当,又联系来甫叔。老人家年纪大了,不能老让他挂心担忧。

呆在邻县时,他也没闲着。如意在白水忙活时,他带着出海的一帮人在收集证据,坐实夏家过往的种种劣迹。

对手用阴谋,卜家可不会自降身价用不入流的手段。阳谋行得堂堂正正,一样能摁死你。

“我儿立了大功!”卜大爷很自得。他从来没有女不如男的思想。当年林大娘子,就是如意她娘,也是里里外外一把好手。“以后愿意接手卜家香坊吗?”

“我?”如意没想到怎么话题一下就跳到了继承人上。“弟呢?”

“你弟?就算他有这个天赋,也不会比你强太多。我算你们俩打个平手,等他成长起来,你已经又甩开他一大截。我放着有好苗子不用,干嘛去等个不知道能不能长成的。”卜大爷反而不理解如意为何有此疑问。

如意不愿推辞,叩问本心,她真觉得调香不错,也喜欢,更摸到了点儿香之道的边儿。“行,那我接了。不过阿爹给了我,我就按自己意愿来,你可不能再过多干涉,甚至否定我!”

卜大爷摆摆手,表明如意完全是瞎担心。

“您说有了卜庆雪香香方,是真的吗?我想看看。”

“等会儿吧,等甫叔、你二叔、三叔和小武来了再说。我还得布置下斗香会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