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穿之365行 》方寸刻心

制香师32

大家看着卜大爷拿出的香方,先前好多谜团一下就解开了。

果然就是江湖一张纸,戳穿不值半文钱。

看着香料,如意只想无情地嘲笑365,如果它能有实体,又能看见表情的话,那一定很精彩。谁说系统是万能的,她只想把香方兑到它脸上。

柏子仁、甘松蕊、檀香、金颜香、龙脑、白芨、兰花、白梅花、五味子、琥珀、枫香脂,这些是没错,还有玄参、荷花、甘菊、茉莉花、甘草和小四和,整整十七种。

方法确实也讲究,跟如意和小武推测的都有一点挂钩,但更精细。

按季节轮转来制香,每一季是一丸,每一丸的君香都不一样。分别是檀香、金颜香、玄参、小四和。最后各一部分混合,将茉莉花滚于蜜丸之外,阴干即可,所以最后它的颜色才能干净通透。

这样制作最大的妙用还在于,每一季的香丸都是可以单独使用的。制作流程也只能说太过复杂。

比如说先要做小四和备用。里面要用到头年的蜜桔皮,夏天的荔枝壳,秋天制鹅梨帐中香后的梨渣,冬天的甘蔗,经历四季收藏,小四和才能成香。

原本陈皮的气味会很霸道,制好后,陈皮的气味被其他香材中和,香气变得轻柔清润。

又如玄参作为另一味君香,它的炮制也很特别,加朴硝,用蜜和酒同煮,再炒干。玄参苦寒,有一点奶香,炮制后苦味减弱,甘甜味增强,同时降低香材本身的寒性。

香方上还特别注明玄参在炮制的过程中,不可接触铁器,尤其是不可用铁锅来炒香材。

甫叔抚着胡子,很是感慨,“五行相生相克的原理,暗藏玄机,懂得这个原理,制作的时候才会更加小心。老祖宗心思巧啊!”

再如之前认为不可能的金颜香,一般在合香中起发香作用,用量少,可在这里比例却不低,为君香,着实少见,很难让人想到。

但也正是因为香方中取金颜香发香的作用,又最大化其香气特征。它的浓郁、树脂甜香,扩项力极强,与其他香气融合,瞬间带你回到历史,仿佛置身于书画的墨法浓香之间。这也是为什么之前熏燃试香时,小林氏闻到了墨香的原因。

另外,其实古香中用甘草的方子不多。甘草味甜,气微。在炼蜜中加甘草浸泡水,有点像中药的炙甘草,甘草本身香气很淡,但是蜂蜜炙过的甘草纯香甘甜。甘草的性能也变化,益气滋阴,通阳复脉。

卜庆雪香中的甘草制作也很琐碎。

将甘草半两碎,用沸汤一斤浸泡,等它冷后取出甘草不用。把白蜜半斤煎,去掉浮蜡,与甘草汤同煮,放冷后入香末。然后放入龙脑和松香脂和匀,捻作饼子,贮磁器内窨一月。

······

卜大爷告诫如意和小武,“有些制香人不喜欢谈香的药用功效,但是过去的每一款合香在制作的时候,不仅考虑了其香气特点,还有香材作为药材的药用功效。”

所以不能小看古人的智慧啊,365算是栽了个大跟头。已经跟过来的365此时不愿说话,表示只想静静呆着就好。

有了香方,总算知道怎么制作卜庆雪香,完成却不是短时间能够的,既如此,卜大爷决定先放放。到了手上入了脑,总归也不会跑,晚点就晚点。

“斗香会谁去?”这是卜大爷今天的主题。“以前都是甫叔、三弟和我。”

“换换吧,总要有点新鲜才好,也可以打夏黄两家一个措手不及。”甫叔建议到。

“那您和大哥就歇歇,我、小武和小如意去吧?行不?”卜三叔想了想,大哥才回来,之前的伤估计也没好全,还要准备斗香会,身体受不了。甫叔年纪大了,还让他跟着劳心又劳力,也是说不过去的。

“小武和如意行吗?”卜二爷有些不确定,“夏家那帮子人可不要脸的很,两小家伙能应付得来吗?”

小武很坦然,“没事,二爷,我能行。夏家到时候还有没有能力在斗香会上做手脚都是两说。”

“那行,今天就你们三人,也不求什么一定要夺冠,多学习学习,见识见识就成。卜家也不是靠什么斗香会活着。”

卜大爷话是如此,如意心中可没想着低调不惹事。阿爹都回来了,白水卜家也联系上了,夏黄两家前面的机关落空,不趁着时机痛打落水狗,也太对不起老天给的机会了。

浪费机会的人,遭天谴啊!

······

永春卜家一片祥和,对头夏黄两家可就是鸡飞狗跳。

夏家大爷满肚子坏水,要算计人,自然不能让很多人知晓计划。于是,程莲娘成了点燃夏家大夫人火药桶的硝石。而莲娘早就回到了白水,无人对证,他的解释更是被认为强言诡辩。

坦率地说,夏大爷人品虽不好,但惧内爱子女却是没问题的。后院起火让他心情焦躁,早没精力去关注卜家,自家这摊子事还摆不平呢。只恨那个把事情乱七八糟造谣到夫人面前的小人。

如意在家练习调香,突然打了个大喷嚏,小武关心地问:“可是凉了?”

如意顶了顶鼻头,“绝对有人在背后咒我!”

至于黄家,如意不知道阿爹有没有查清楚。如果说夏家是狂吠的狗,那黄家就是只咬人不叫,要论观感,如意对他家比对夏家更差。这就好比一个是真小人,一个是伪君子。

如此一看,夏家大爷就是一个耿直的坏人。前者你还能直接防范,后者让你无处下手,恶心的很!

斗香会上如意更想把黄家扫落在地,就像当初甫叔说的,心不正的人如何配出好香。她同样以为,心不正的人不配调香,玷污天地精华。

······

阿爹回来的好处就是有了顶梁柱,如意每天不用再去操心太多,只要开开心心玩香就好,不过也有苦哈哈的时候,甫叔是个好老师,但老头子确实要求严格。一看到如意调香练习时和小武轻松,就好像过不得。

直到有一日如意很正式地和他交流。“甫叔,你干嘛总这么严肃,没发现雪香没事都不拢边?”

甫叔很正经,“香之道要心诚。”

“可是心诚也不意味是永远板着脸吧,若是不能让我愉快,如何能坚持一辈子?”如意搞不懂。

“不认真对待,游戏喜乐心态怎能做好事?”甫叔对此也不认同。

“游戏不好吗?游戏,玩乐之事也。玩出名堂,玩出境界,玩出高度,最后不就成了?!”

如意始终觉得如果一件事情,你只能拿认真来要约束自己,就说明只是在要求自己。能被要求的前提是超强的自我管控能力,然而终究不会变成真正的热爱。

不能热爱就意味不会去全心投入,能达到的高度始终都是有限的,而玩是一件很有学问的事情。

就在如意坚持,甫叔无奈,卜大爷纵容下,时间飞速而过,转眼就到了斗香会召开的前几日。

“阿爹,斗香会名帖报了吗?”说这不紧张,事到关头如意终于有了一点点压力感。也不是怕与别人比拼,更多是怕让阿爹和甫叔失望.

“报了,就按之前商量好的。害怕?”卜大爷觉得很是正常,毕竟是个小姑娘。

“害怕是没有,紧张有一点。怕给你和卜家丢脸。”如意老实地说。

“我都说了卜家的脸不是靠斗香会长的,轻松点就好。”

······

秋分时节,斗香会终于召开了。

今年似乎格外热闹,顺着比赛场地依次排开的坐席上,除了永春制香世家,整个白水州都来了不少人,如意分明看见了卜白驹和他那个管事甫云,甫记香铺的掌柜,程家,莲娘和她的舅家,甚至还有温家······

“好多人,还有不少熟人啊,”如意压低声音对小武说。“我感觉这次火药味好足啊!”

小武不动声色,快速扫了一眼全场,“确实不少,和我们有关系吗?除了白水卜家有点联系,其他都不能影响我们。放心,万事我盯着!”

“我是担心他们使坏。”

“那倒真不用,斗香会上不敢有人冒天下之大不韪作歪,除非他不想再涉及香业。”

一声锣响,场地中央站上一位念过五旬的老者,简单介绍斗香会的由来,举办的目的后,就宣布斗香会开始。

“这么直接,一来就上?”如意还有点不适应,她以为还得有个啥过渡什么的。

小武忍俊不禁,“不然呢?斗香是个很耗体力精力,也很花时间的事情。年年开场都差不多,只是个引子,无需太多。”

“你们两人,有话回去慢慢说,悄悄说,没人阻拦。现在先集中注意力好吧?”看两个小儿女一直窃窃私语,卜大爷实在忍不住了。

小武难得红了脸,如意冲着卜大爷皱了下眉头,不仅没能让他生气,反而令甫叔、二叔三叔和卜大爷都笑了起来。

“今日斗香会第一赛,香料识别。一炷香内识得香料数最多的取胜,判断正确的香料既可以留下来,作为下一关的所需香料。”

好巧不巧,场地上卜家、夏家、黄家在一起,也不知是有人有意为之,还是无意中的巧合。

如意看着两边的就都不像好人,小武冷不丁来一句,“视他们如无物!”

卜三叔以前参加过,经验还是很老道,“这次斗香有些变化,以前只是算正确数,现在附加条件一上,我们要尽可能赢得多,这样能保留下来的香料品种多,后面可操作性空间会大很多。”

如意就再无暇去打量身边夏黄两家了,尤其是夏家大爷复杂不已的眼光。

“如意,你先做记录,我和小武先认第一轮。完了,你和小武再来第二轮,查漏补缺,最后我们俩第三轮。尽量保证前两轮解决完,因为时间确实不够长。”卜三爷在香点燃之前迅速制定下计划。

如意赶紧端坐在条桌左方,笔墨纸砚一一排好,小武和卜三也在相对的一边站好。

又是一声锣响,第一关正式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