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领宰总想让我告白[综咒术回战] 》慕氿

陀艮

似乎看出了狗卷棘下一秒就能‘大义灭亲’般使用咒力将他祓除的神情,原本还绷着脸扮作敌人模样的太宰治,忽的又全数松懈了下来。

他认真地讨饶:“唔咳,刚刚都是开玩笑的,棘君,我可是独自被关在这样的黑暗里好长一段时间呢。你要好好安抚我这个受害者才是,就罚你帮我找到一个完美的死亡方式好了,要又好看又不痛的哦……”

太宰治一开始,就像是为了堵住狗卷棘的发言机会一般,喋喋不休了起来。

狗卷棘倒是有毫不留情地拉下衣领,准备对太宰治进行一番充满人道主义的‘斥责行动’,但很快又被他这幅啰里啰嗦的模样给噎了回去。

“木鱼花!”亚麻发色的少年坚决反对像老妈子一样的碎碎念。

而且说到底,太宰治他究竟是从哪里学的这么一套像是永无止境一样的碎碎念方法啊喂!?

太宰治仿佛读懂了他的神情,一脸无辜:“买菜的时候,阿姨们都会这样讨价还价呢。只有主动一点将话语权掌握在自己手中,才不会在激烈的晨间菜市场打折中陷入困境呢,棘·君·”

狗卷棘:……

身为咒术师的他到底为什么要在这里学习如何成为顶级的抢购高手啊喂!?

此时此刻,狗卷棘只想堵住太宰治的嘴。

只是苦于没有工具,亚麻发色的少年苦思了一分钟,紫玉般的眼眸就像是快要被什么蛊惑了一般不由自主地凝视起了太宰治。

太宰治十分敏锐:“棘君,请不要袭击你的队友。”

狗卷棘满眼都写满遗憾。

太宰治努力**:“棘君!我还是很有用的啊喂!看看你身后,可是有个奇怪的树人呢。”

“木鱼花……”狗卷棘恹恹地回应太宰治,但还是顺着他的话回过了头看向身后。

紧跟着,少年的瞳眸瞬间一缩,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怎么看都只是二级咒灵的咒灵。

但以他的水平,二级咒灵早就不能轻易地进他的身了。

“¥&*%(”

没人能听懂咒灵的话,但狗卷棘却感觉自己的脑海似乎开始变得昏昏沉沉的,眼前的场景也似乎开始发生了转变。

原本早就被他克服了的鲑鱼精灵们,此时又再次开始了围着他跳舞的愉快活动。

狗卷棘含泪:……这实在是很难抵挡的诱惑啊!

这世上到底谁能拒绝鲑鱼的引诱啊——来自一位不知名的鲑鱼爱好者。

太宰治却轻笑了起来,这笑声仿佛有着穿云破雾般的效果,一瞬间就将狗卷棘拉回了现实。

狗卷棘猛地抬起头,一瞬间就锁定了太宰治。

太宰治一脸无辜:“棘君,你知道吗,这里的一切,应该也有我半个愿望的存在吧。只是人总是会变的,愿望也不外乎,会随着人心的意愿来变化。”

狗卷棘:……

咒术不会几个,大道理倒是多得数不胜数。

比起太宰治,更重要的是身后刚刚那个无声无息地就接近了过来的二级咒灵。

“?”

狗卷棘微微愣住,动作利落地格挡住了赤司征十郎毫不留情地捅过来的利刃。

赤司征十郎微微低头,说话时带着一种不熟练的感觉:“我&这一刻*¥已经&#%很久了……”

狗卷棘:……

五条老师,看来你这次给的任务卷轴,又出现了内容物的修改了。

一个普通的热爱篮球的财阀继承人,为什么会有这种‘等这一刻很久了’的不正当发言啊!

小心你父亲也一起‘等这一刻很久了’然后让你自己独立野蛮生长啊喂!

虽然在财阀之中,这种情况反而是司空见惯的模样了。

“这个季节开的花,好像也一样的香气迷人呢。”太宰治像是看戏一般,更是抽回了一根绷带,单手托着腮,模样看起来不像是囚徒,更像是掌握了一切的幕后黑手一般。

狗卷棘隐约有预感,太宰治与幕后黑手这几个形象,看来是会一起挂钩许久了。

只是……等等,开花?

狗卷棘抬起双眸,很快从赤司征十郎微微遮挡住眉宇的细碎发丝间发现了异样。

一枝花骨朵,正无声地绽放于赤司征十郎的刘海之下。

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但眼前这个二级咒灵,分明是有着控制人心的技能啊。

假以时日让它成长起来的话,突破成为特级咒灵,似乎也并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凋·零·」”

对于植物而言,再没有比失去水分枯萎凋零而死更难受的困境了。

树人模样的咒灵被狗卷棘捕捉,痛苦异常地在他的咒力压迫之下发出了尖锐的哀嚎声,似乎难以忍受狗卷棘施与它的这种折磨。

狗卷棘却丝毫没有放松。

即使咒灵因为等级不够而智慧有损,但本质向恶的他们,是从来不值得用任何向善的行动来感化他们的。

这样从一开始就注定不可能的事情,是不会让他轻易动摇的。

只是恍惚之间,狗卷棘似乎又感觉自己快要陷入幻境之中,一头坠入自己心爱的鲑鱼盛宴餐桌上了。

太宰治幽幽开口:“棘·君·,你什么时候背着我又有了别人了吗?”

狗卷棘猛然惊醒:……

太宰治的威力,实在是没有人能比他更厉害的了。

比起这个二级咒灵,太宰治似乎是更值得提防的存在。

“「扭·曲·吧·」!”

狗卷棘当机立断,不再轻易让机会从手中逃走。

不过是个二级咒灵——

异变突生。

狗卷棘的眼前,如同海浪般有的水波瞬间就汹涌而至,完全不给他们反应的时间,顿时将这个神殿给淹没了。

狗卷棘在水浪冲击中难以站稳,只隐约窥见了一个巨大的红色章鱼般的咒灵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几乎要将眼前的一切给遮挡得严严实实。

巨大的威压瞬间就压得他寸步难行。

狗卷棘愣了愣,这一次出现在他眼前的这个咒灵,确确实实是个真实的特级咒灵的水准,但在这之前,他却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明明已经察觉了领域的存在……

太宰治叫住他:“棘君,快抓住我的手!

狗卷棘二话不说,借助太宰治绷紧了的绷带,一跃而起冲出了水面,毫不犹豫地就要追击这个突然出现的巨大的红色章鱼。

至少——要把那个树人给祓除!!

只是,狗卷棘还没有达成自己的想法,就被红色章鱼再次狠狠的击落了下来。

巨大的水流冲击着他的身体,让他难以保持住身体的平衡,只能在太宰治的拉扯下随波逐流般漂离神殿,眼睁睁地看着敌人从眼前逃离。

良久的安静以后,狗卷棘听见了太宰治的声音。

太宰治轻声询问:“棘,你喝酒吗?”

狗卷棘:……???

来人啊!这里有人劝诱未成年喝酒了啊!

他满眼都是‘等着我就举报你’的话语,手上更是已经掏出了一个手机就等着直接按下紧急求助电话。

太宰治倒被他这幅严阵以待的模样逗乐了,噗地一声就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好了好了,我们不去喝酒就是了。棘君,还真是可爱啊,像是小孩子一样呢。”

狗卷棘挑了挑眉,在迅速衡量了一下上手殴打还是精神攻击的效果比之后,他面无表情地将手机转向了太宰治那边,之后便一言不发的等待起了最终的结果。

雪花噪点仍然依依不舍地在屏幕四处飘荡,这部手机分明已经在强烈的磁场中迎来了报废的结果。

太宰治的笑声一噎。

所以他刚刚就因为这种虚张声势的东西让步了?

狗卷棘眼底满是满意与愉悦,得意地晃了晃手机,刚才的颓败感完全消散得无影无踪。

这还真是得多亏了菜场抢购专家——太宰治先生的指导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