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全感男友 》东方玉如意

22. 解放自我

莫娉婷在马路边缓缓蹲下身子,把脸埋在膝盖上,抱头痛哭。

身后众人缓缓走了过来,陈昱强冷冷开口:“你这样活着不累吗?连自己亲妈都不敢认,你出身寒门,我们不会笑话你。可是我没想到,你是一个这么不孝顺的白眼狼。对此我不能忍受,导演,我们的临时男女朋友关系到此结束吧,我不想再和这个人有半点瓜葛。”

池萌和甘雨手牵着手,咬着唇纠结地瞧着莫娉婷,对她的做法很是气愤,可是看她哭的那么伤心,又觉得可能是有难言之隐。

甘雨幽幽开口:“你的确有些过分,我刚才听到她跟你叫四丫,可见你是家里的第4个丫头。如果是因为老人重男轻女虐待了你,你也没必要这样报复他们。我是家里的三丫头,从小被当男孩养,所以一直就跟个假小子似的。但是我也没有因此记恨他们呀,毕竟他们把我养大了,供我上大学,我的愿望就是将来混出个人样,证明我不比那些堂兄弟、表兄弟差。”

海啸重重地叹了口气:“她怎么可能受虐待,老人听说她在这,剥了一晚上花生给她送来,可见是很疼这个闺女的。莫娉婷,你珍惜吧,现在还有这么个人活生生的站在你面前,让你叫妈。等将来没有了……,你肯定会后悔的。”

莫娉婷哭得一抽一抽的,既然大家都看见了,她也就没什么可隐瞒了。索性仰起头来,抹了一把满脸的泪,恶狠狠地瞪向陈昱强:“你怎么知道我不孝顺?你怎么知道我这么做,不是因为要孝顺他们。是,没错,我告诉你们,我就是这穷的鸟不拉屎的易山人。近几年国家扶贫力度大,在陈书记来的这几年,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去上大学之前,这里连个楼房都没有,人们吃不饱穿不暖,满大街的人都是穿旧衣裳的。我爸上山砍竹子卖钱,却滑到山沟里摔死了。我妈一个人把我们姐妹四个拉扯大,我怎么会不知道她的不容易。为了供我上学,我三个姐姐嫁人的嫁人,打工的打工,我怎么就不想孝敬她们呢。我学表演为什么?为的是当明星、挣大钱,让家里人全都过上好日子。我不肯去傍大款,不肯潜规则是为什么?是因为我们山里人淳朴,我心里接受不了这些,若是让他们知道,他们更接受不了。所以我一直努力学习,却始终没能实现自己的梦想,我也很纠结、很痛苦,这是我唯一一次上电视的机会,不想因为出身败了观众缘。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孝敬我妈和三个姐姐,你不懂,不要胡乱指责别人。”

莫娉婷急扯白脸地一顿吼,反倒让陈昱强不知说什么才好了。

明欢递了一张面巾纸给莫娉婷,心平气和地说道:“你不用这么激动,你的想法我了解,你知道吗?你的遭遇,和一个人特别像,你们猜猜是谁?”

明欢的目光在每个人脸上扫过,也看了一眼正在拍摄的摄像机,淡定说道:“像我,我和你一样,出生在一个穷山沟里,我们那儿最先进的电器就是电视,我听说电视节目是导演拍出来的,我就觉得做导演特别好,所以就报了导演系。”

大家都没想到颇具艺术气质的明导演,竟然也出自一个贫困落后的小山村,既惊诧又好奇,全都认真的听他讲故事。

“我从小学习就特别好,高考成绩全县前三,我想莫娉婷也应该一样,因为咱们这种贫穷落后的县,一年是出不了几个大学生的。你能考上怡大,证明你是个从小爱学习的好孩子。你刚才所说的纠结,我也理解,特别想成功,又难以接受社会的黑暗面。于是,一会儿愤世嫉俗,一会儿伤春悲秋,找不到自己的落脚点。”

莫娉婷已经惊呆了,捧着面巾纸,都忘了擦脸。她万万没想到,明欢和自己是一样的人,嗫嚅道:“那……那你是怎么在怡州电视台站稳脚跟的?”

明欢苦笑:“这事儿说起来话长,只怕没有几个小时说不完,以后有时间咱们慢慢说吧。先说眼前,与其隐藏自己的身世,不如光明正大地去面对,你太在乎自己的寒门出身,其实观众并不在乎这些。你看眼下的当红明星,好几个人都是农村出来的,他们的观众缘特别好,人气非常高,还回自己老家拍过真人秀,你看有人嫌弃他们吗?”

“人家已经火起来,自然什么都不怕了。”

“你还没有看到真正的事实,咱们中国十几亿人,官二代、富二代又有几个呢?大部分人不都是平头老百姓出身么,你的出身不能由你自己决定,这一点大家都明白。关键看你能不能正确对待这个出身,是不是有一身正能量,积极向上,正确的面对生活中的困难,正确对待自己的父母家人。就像现在,来到易山20天了,你都没有回家去看看,作为这里的东道主,你不打算请我们去你家做客吗?”

莫娉婷情绪渐渐稳定下来,用纸巾擦了擦脸上残存的泪水,小声说道:“其实我并不在乎我的出身,我是怕你们在乎,怕观众在乎。既然现在大家已经知道了,那也没什么可隐瞒的了,其实这20天我也挺纠结的,我想告诉你们我就是易山人,给你们当向导,可是我不敢说。既然这样,那我就全说了吧,我家就住在晨钟岭上,那里的风景,确实比西边好。你们要是不嫌弃,就跟我回家去看看吧,不过山上没有公路,要走几十里的山路,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坚持?”

明欢打了个漂亮的响指,笑道:“好,那咱们现在就出发,只要你莫大小姐能坚持,我们肯定能爬上去。以前走了弯路不可怕,只要你以后能顺着正确的道路走,我们都愿意交你这个朋友。”

莫娉婷苦笑:“什么莫大小姐呀,我在村里叫四丫,莫娉婷这个名字是我自己高中时候改的。你们到了我们村子里就知道,有多破、有多穷了。”

一行人去商场买足了东西,各自背着自己的背包打车出发。果然,出了县城不远,汽车就走不了了。因为上山没有公路,只能靠徒步往上爬。

三个男嘉宾体力都没有问题,摄像大哥扛着摄像机稍微有些吃力。明欢和莫娉婷从小爬惯了山,自然不在话下。甘雨平时喜欢体育运动,体质很好,也不觉得累,所以,三个女生之中池萌是最吃力的。

“来吧,把你的包给我。”海啸伸手去拿她的双肩包。

池萌停下脚步,喘着气说道:“合适么?你也得爬山呀。”

“爬这种山对我来说一点难度都没有,你这是心疼我吗?舍不得让我替你背包,现在我还是你的临时男友呢,过几天可就不是了,还不赶紧用。”

池萌咧开小嘴嘿嘿一笑:“好啊,那就谢谢你喽。”

海啸背着两个人的包,时不时地还要拉池萌一把,或是推着她上去。以至于明欢跟他们开玩笑:“要不你俩来真的得了,我看池萌挺需要海队这样一个男朋友的。”

海啸抿着唇角憋着笑,等着池萌回答。可是左等右等,不见她出声,于是男人憋不住了,主动说道:“我干点活倒是不在乎,可是人家看不上我呀。”

池萌回头诧异地瞧他一眼:“导演拿你开涮,你还要接话茬,你这人……唉!”

海啸磨了磨牙,终究没有说出话来。

到莫娉婷家着实不容易,两座山之间无法跨越,只有一根婴儿手臂粗的钢丝绳牢牢钉在两座山上,两个滑轮、两根布绳,就这么简单。

“天哪,这还真的是跟演电视一样,这样不会掉下去吗?”池萌惊呆了。

莫娉婷已经放下了心里的包袱,既然已经这样了,那就不用再隐瞒任何东西,索性以真面目示人吧,这样自己也轻松的多。

“不会掉下去的,我们那座山上没有学校,我从小就是用这根铁索翻山,去学校上学的。听说县里在筹集资金,想在这里建一座桥,孩子们就不必这么辛苦了。”莫娉婷淡定解释。

两座山中间隔着一道波涛汹涌的晨钟河,河上没有桥,孩子们就是靠着这条锁链去上学。

“来,我给大家示范一下吧,你们不用害怕,我们这里的人都是这么过河的。”莫婷婷拉过铁锁上的绳套,两条腿从两个孔中穿过去。把自己的双手绑好,向后退了几步,然后往前一冲,借着助力一下子就冲了出去。

“哦,没想到莫娉婷还有这本事,真是人不可貌相啊。”甘雨感叹道。

池萌也很是感慨:“是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艰辛,我以前一直觉得自己挺不容易的,可跟这些山区的孩子比起来,好像我那点小伤痛根本不值一提呀。”

爸爸池天际一直有个环游世界、建功立业的梦想,他为此辞掉正式工作,到国外创业去了。妈妈程安然是个固执的人,坚定地认为池天际在外面有外遇了,坚决离婚并断绝一切联系,不许他探望池萌。

这一切,池萌深感苦闷,却无力改变。

她从小吃穿不愁,没有受过物质上的艰难,可是心里承受着伤痛。她一直觉得物质匮乏不可怕,精神上的难过才是最痛苦的。可是现在,她明白了,像莫娉婷这样的孩子,很漂亮也很努力,却承受着物质和精神的双重压力,其实他们更不容易。

“我忽然有个想法。”池萌自言自语说道。

“是要我抱你过去吗?”海啸笑呵呵地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