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全感男友 》东方玉如意

3. 潜规则?

“你说干嘛?还不记得系安全带。”海啸伸手指指安全带,让她自己系上,池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这才安静下来,小声说:“谢谢!”

“大家都系好安全带了吧?”海啸侧头问道。

“系好了,放心吧,这回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后排也要系安全带呀。男友安不安全不知道,安全设施才是最安全的。”甘雨揉着额头说道。

安全设施……怎么有点让人浮想联翩呢?

汽车平稳地开了起来,惊魂未定的众人都没有说话。直到进去高速口,池萌才忍不住问了一句:“大哥,你开过高速吧?”

海啸目视前方,淡定答道:“我开过坦克,开过消防车,开这种小车还不跟玩儿似的。”

“别呀,你可不能大意。开坦克你可以随便撞,谁都撞不过你。开消防车就更别提了,谁看见你都得让路,可是这车不行啊,没人让你。”池萌还是很担心。

海啸忍俊不禁:“放心吧你,伤了一根汗毛算我的,我养你下半辈子。”

池萌绷着小脸儿想了想,沉痛说道:“那也不行,你只是个临时男友,却想趁着做节目拐个老婆回家,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甘雨在后排哈哈大笑:“大萌子,你就别在那杞人忧天了,人家开过的车比你见过的车都多,踏实坐着吧。”

海啸开了半日,中午在服务区吃了午饭,换成裴修远开。中间又换了一次陈昱强,到晚上休息的时候,他们已经走完全程的一半。

“明天早上趁着凉快早点出发,估计晚上咱们就能在易山吃饭了。”导演边吃边说:“今天晚上,自由组合,三个女生两个标间,男士刚好八位,四个标间。明天到了易山,三个女生就要和临时男友住一间了。”

池萌举手发言:“导演,和一个刚认识两天的人住一间屋子,还是异性,这好像有点*屏蔽的关键字*呀。”

明欢不以为然:“三位男士都是有正规工作单位的,而且每个房间里有四个摄像头,你真觉得自己的魅力有那么大,能让男人失去自控力?”

陈昱强呵呵一笑:“导演,你还真不能高估我们的自制力,万一要是半夜梦游出点啥事,节目组也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明欢朗声大笑,山羊胡一颤一颤的。“合同里写的清清楚楚,本节目属于心理学范畴的节目,后期制作的时候会有心理专家进行点评,为了节目效果,可以不走寻常路,所以在形式上和其他真人秀不一样,男嘉宾不能趁机占女嘉宾便宜,否则后果自负。”

一直埋头吃饭的裴修远吃饱了,把盘子一推,用餐巾纸优雅地擦了擦嘴角,慢条斯理说道:“如果女嘉宾占男嘉宾便宜呢?”

现场气氛静默一秒、两秒、三秒……

“哈哈哈……”

众人齐声大笑,连海啸这种冰山脸都扯动了嘴角。

“修远哥,要是甘雨占你便宜,那高兴的人应该是你呀。”池萌笑得差点吃呛了,挨着她坐的海啸拎起水壶给她倒了一杯水。

裴修远淡然开口:“你们女生往往只关注自身的安全问题,完全没考虑过男生的心理是否有安全感。”

明欢突然打了个响指:“好话题,咱们也可以在这方面探索一下,男性的安全感。”

夏季天黑的晚,吃完晚饭,池萌和甘雨去超市买了几包零食,打算纪念一下最后一个同寝的夜晚。在酒店院里,遇到三位男嘉宾正在拿行李,回房间的时候,忽然发现走廊里有一个低低的声音在说:“明导,明导您在吗?我想跟您当面道个歉。”

莫娉婷!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自动送上门潜规则?

三个房间是挨着的,他们要回自己房间,就要走到莫娉婷身边,这样肯定会被她发现,撞见这种事不太好吧?

两个女生犹豫之际,取了行李上楼的陈昱强也跟了过来,同样听到了莫娉婷的声音,顿时嗤之以鼻:“莫大小姐,您这是干什么呢?刚才吃饭的时候,有的是机会道歉,你不道。此刻单独敲导演的门要道歉,我这个临时男友真不知该怎么理解呀。”

莫娉婷回头,发现了旁观的三个人,脸色顿时有些发红,却还硬撑着说道:“原来你没在房间呀,我还以为你也在里面呢,我只是道个歉而已,有什么不好理解的,你们可别多想啊。”

不好意思,已经多想了。

陈昱强继续说话了:“我想起来了,刚才我下楼的时候,你房间的门是敞开的,你看见我下楼了。所以,呵呵……”

他掏出房卡,正要刷卡,就见房门打开,导演明欢围着浴巾站到门口:“洗个澡都不让人消停,本导演是新锐导演,电视台的未来之星,事业正在上升期,你们千万不要乱讲话,毁我前途。莫小姐,你要想道歉,就好好拍节目,努力增加收视率。”

“嘭”,门关上的声音。

池萌和甘雨赶忙刷卡进了自己房间,没敢看莫娉婷的表情。进门之后,池萌挤挤眉,甘雨眨眨眼。

“噗呲噗呲,你说……演员跟导演之间都要潜规则吗?”好奇宝宝池萌问道。

“我看未必,人们都喜欢挖掘社会的黑暗面,对潜规则津津乐道,可是要想让节

目火起来,还得靠观众喜欢,潜规则不能包治百病。这个时间,似乎不是男*屏蔽的关键字*性大发的时辰吧。而且那交警下楼拿行李,很快就会回来,就算莫娉婷进了导演的房间,根本也办不成什么事。我觉得应该是试探。”甘雨大咧咧地把鞋一甩,躺在床上玩手机。

池萌没上自己的床,跑到甘雨床上凑热闹。“亲,明天晚上咱们真要跟临时男友一起住呀,这有点……太着急了吧?”

“不这样能吸引眼球吗?能测试安全度吗?大萌子,你不会是怕了吧,哈哈哈……”甘雨扔了手机,瞧着池萌大笑。

池萌晃晃头,狠狠撕开一袋薯片,一脸的大义凛然:“我怕什么呀,四个摄像头呢,再说了,他是*屏蔽的关键字*长,总不能连自己身上的火都灭不了吧?”

“哎呦喂,瞧你说的,好像能给人家点火似的,是你这Hello Kitty的睡衣能点火呀,还是这一脸素颜能点火?”

“嘿!瞧不起人是吧?甘雨你等着,看我怎么撩小哥哥。”池萌露出自己标志性的奶凶模样。

信誓旦旦、豪气干云的池萌,在第二天晚上入住度假村的时候,怂了。

度假村已经提前订好了,为了节目效果,选择了风景如画的桃源别邺,据说是易山县规格最高的度假村。

这里依山傍水,风景的确美如画。池萌和海啸要住的是靠近门口的第一间,木质的牌子上雕刻着“桃花源”三个字。挨着他们的是“水云间”,甘雨和裴修远住。第三间是莫娉婷和陈昱强的“云雾里”,然后是导演明欢的单间“梦江南”,最后是四位摄像大哥住的两个标间。

“那个……海队,那个……”池萌站在挂着“桃花源”牌子的门口,拖着自己的拉杆箱,看着男人伟岸的背影。

房间内是中式装修,古色古香,颇为优雅。海啸看一眼宽敞的房间,暗暗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一进门就只剩床,如果真是那样,恐怕自己要多去外面走走了。

海啸回头:“什么事?”

“真要住一间呀?我……我从没有和男人住过一间房,你……你能保证我的安全吧?”池萌心里明白,住一间是肯定的了,其他两组都已经进门了。可是,她就是想听海啸亲口保证一下,增加一点心里的安全感。

海啸冷着脸放下行李:“对不起,我不能保证,合同是你跟节目组签的,要反悔去找导演。”他叹了口气,坐到古色古香的红木春秋椅上,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了一句:“好像谁跟女人一起住过似的?”

池萌不情不愿地进了门,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不好意思抬头:“我想要靠窗的床。”

“行,我都可以,不过我提醒你,这里是山区,窗外就是山,万一发生什么山体滑坡,或是有野兽跑下来,靠窗的位置是很危险的。”

“啊?那……那我不要了,给你吧。”秒怂。

谈话到此结束,既来之则安之吧,池萌紧张的小心肝渐渐舒缓下来,换个心情看了一圈房间就笑了:“这也不算同居一间房呀,顶多算合租男女。这个环境还是不错的,太适合汉服直播了。”

的确,房间并非平时常见的二人标准间,而是有客厅、厨房、卫生间和两间卧室的家庭套房。两间卧室有独立的门,可以上锁,只不过卧室之间不是一堵墙,而是一层篱笆墙的装饰,有一人多高,看向对面的时候朦朦胧胧的,平添几分神秘的诱惑。

海啸沉声道:“这是要在电视台播出的节目,怎么可能太过分,总不能出现非法同居的画面吧。”

导演和摄像大哥过来安装了摄像头,池萌仔细观察了一下四个摄像头的角度,发现除了卫生间摄不到,其他地方还真是360度无死角。

看来换睡衣只能在卫生间进行了,幸好提前有所准备,带的都是长袖长裤的睡衣,不用担心走光。

两间卧室因为上半部分是相通的,所以只装了一个摄像头,池萌自然选择了距离摄像头较远的房间。二人各自进屋,打开行李箱,做好在这里住一个月的准备。

“那个……海队,你没有磨牙、打呼的习惯吧?不会梦游吧?”池萌忽闪着大眼睛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