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全感男友 》东方玉如意

7. 竹筏漂流

后半夜电闪雷鸣,海啸醒了几次,查看窗外的情况,警惕着山区的危险状况。

六神无主的萌妹子更是一宿没睡好,第二天顶着黑眼圈把直播事故告诉了铁杆闺蜜甘雨,让她帮自己想办法。

“要我说,你干脆就承认了吧。以后这节目要在电视上播的,反正大家早晚也要知道。你现在说谎,将来就会被骂死的。”甘雨如实说道。

“是啊,我想了一晚上,也只能实话实说了,可是他们强烈要求帅哥出镜怎么办?”池萌苦着一张脸。

“那就看你本事了,我觉得你那位帅哥还不错,要是你能把人撩到手,嘿嘿……出镜神马的就都不是问题喽。”

“我撩他,凭什么呀?他怎么不撩我呢?”池萌很是不忿。

“想让我撩你?”海啸不知何时出现在二人身后。

甘雨哈哈大笑着跑去上车了,留下池萌红着脸、咬着唇,尴尬地忽闪着大眼睛,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上车之后的第一站就是去昨晚露营搭帐篷的地方,瞧瞧一场暴雨过后究竟有没有发生山体滑坡,验证一下海队长的判断是否正确。

“我的天哪!”没等几个女孩惊呼,陈昱强先喊了出来:“这可是昨晚我们那个帐篷所在的位置,这要不是昨晚连夜撤退,恐怕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呀。”

果然,昨晚搭建帐篷的青草地已经变成了泥浆碎石的天下。陈昱强和莫娉婷的帐篷原址上有一块半人高的石头,这要是滚落在人身上,存活的几率的确不大。

众人正在唏嘘,明欢一招手,两台摄像机对准了池萌。池萌呆呆地看向导演,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变成了焦点。

“咳,作为一个呆萌可爱的小女生,你的男朋友如此睿智、伟大,挽救了大家,难道你不应该露出一脸崇拜的表情吗?”明欢见这个小丫头实在不上道儿,只能点明了引导她。

“导演,你的意思是让我扮演一个崇拜英雄的小迷妹?”

“难道你就一点崇拜之心都没有吗?”

池萌叹了口气:“有是有点,不过没那么夸张呀!这是真人秀哎,你不会想让我故意表演吧?”

“池大小姐,拜托您想一想,如果你是观众,看到这个桥段,是不是想看一看小迷妹一脸崇拜的表情。拜托!为了咱们的收视率,你就把内心的崇拜表现得更充分一点好不好?”明欢无奈的皱着眉。

池萌不高兴地撅起了小嘴儿:“说好了真人秀的,你还说没有剧本,完全真实演出,现在又让我摆出很崇拜的样子,这不是前后矛盾吗?”

莫娉婷向前走了几步,主动请缨:“导演,要不我来吧,他们毕竟不是专业的。”

“不行,你要分析观众心理,大家现在想看的是海队的临时女友崇拜爱慕的表情,你最多也就能演个羡慕嫉妒恨。”

陈昱强在旁边插嘴道:“导演,你这是炒cp呀。”

“炒cp怎么了?能炒热就行,大家爱看就好。”明欢并未否认。

既然导演都这么坦诚了,池萌觉得自己若再推辞就显得太矫情了。于是用一双小手握成拳,抵住下巴,满脸崇拜的看向海啸,还忽闪了几下长长的睫毛,甜甜地说了一句:“哇,你好厉害!”

海啸原本在认真地查看山势,观察周围的山脉走向,考虑其他可能出现危险的地方,并未注意几个人的谈话。

可他观察完了,刚刚转身回头的时候,就看到了池萌一脸崇拜的表情。“你……”

池萌吓得赶忙摆手:“你别误会别误会,我是在演戏、在演戏……”

海啸冷了脸,十分不耐烦的哼了一声:“无聊!”

男人大步离开,池萌委屈的不行,追着明欢道:“导演,你看他,他那是什么表情啊?你得帮我教训教训他呀,好像我活该崇拜他似的。”

明欢淡笑不语,拉住想要离开的消防队长录了一段画外音,让他给大家讲解山区旅游的安全常识和注意事项,又把裴修远拉过来,录了一段急救常识。

两位男士终于觉得自己的专业有了那么一点点用武之地,不再只是哗众取宠的恋爱节目,脸色也都多云转晴了。

下一个项目是玩漂流,在刚刚涨过水的河道里乘着竹筏漂流,还是有一定刺激性的。此刻水流较为湍急,原本露出水面的石头都变成了暗礁,竹筏有一定的危险性,大家都穿上了救生衣。

顺流而下,胆大的甘雨坐在竹筏边,朝池萌身上撩水。池萌不会游泳,不敢靠近边缘,只能老老实实的坐在竹筏中心抱着头,任由人家欺负。

莫娉婷瞧了瞧两侧摄像机的机位,发现没有一台是对着自己的,看来出镜率着实有点低啊,得想个法子才行。

“我也想打水仗。”她找准了一个机位,朝着身后一挪,靠近竹筏边去撩水。却因脚下一滑,缓缓滑入水中。不过即便入水,她脸上的表情依旧是甜美的微笑,保持着侧脸面对镜头的姿势,专业抢镜。

“救命啊……”

话音未落,专业救援队长已经出手。海啸抓住她的脚脖子,用力一拽,把刚刚落到水面上的人拉了回来。

“谢谢海队!”莫娉婷一脸惊魂未定的表情,头发和上衣都湿了,显得楚楚可怜。她万万没想到海啸会以这种毫不怜香惜玉的模式,攥着她的脚脖子拽回来。她以为会是一出漂亮的英雄救美呢。可是戏演到这里,总不能半途而废吧,莫娉婷厚着脸皮说道:“海队,我衣服湿了,能把你的迷彩外套借我穿一下么?”

竹筏因为瞬间的重量倾斜,浸了不少水上来,坐在竹筏中间的池萌顺着倾斜方向一歪,差点滑进水里。

海啸赶忙蹲下身子,伸出强壮的臂膀揽住池萌,叉开腿稳住重心,把她带回原位。所以,莫娉婷忙着撒娇借衣服的时候,他在忙着救人,根本没听清对方说什么。

“我的衣服湿了……”池萌拉着他的胳膊站起来,皱眉瞧着弄湿的牛仔短裤。池萌穿了一件到大腿根的牛仔短裤,一件白T恤,典型的邻家妹妹打扮。

海啸二话没说,脱下自己的外套塞给她,上衣只剩一件黑色跨栏背心,露出肌肉虬劲的臂膀。

特殊时刻,池萌也没跟他客气,拿过衣服围在自己腰上,挡住了潮湿的后臀。

一件男人的迷彩装,松松垮垮的绑在年轻女孩腰上,底下露出两条又白又匀称的大长腿,这景色……三位男士不约而同地转过脸去。

摄像机却没有转,从不同的角度给大长腿拍特写。明欢笑眯眯地瞧着,猜想着播出以后,弹幕上的评论会是如何的铺天盖地。

陈昱强一边忙着拍照,一边调侃道:“不愧是表演专业的呀,不仅表演功底扎实,更是实力抢镜啊!”

经他提醒,众人忽然明白过来。莫娉婷差点掉进水里,只是在抢风头而已。

莫娉婷冷冷扫他一眼,作为一个苦心钻研表演的人,对镜头和画面感都有些心得,便揶揄道:“陈辅警指挥交通如何我不知道,看你这拍照倒是挺专业的,似乎学过摄影啊。”

陈昱强转回头来看她,眼眸中反倒有了几分欣赏之色:“不错,看来你也不只是个花瓶嘛,也懂点别的知识。”

“谁说我是个花瓶了,我读高中的时候一直是全校前5名,我们那个地方教育比较落后,能考上大学的凤毛麟角,我是因为喜欢表演才考的表演学院,这几年我在学校里不是玩过来的,一直在认真学。请你忽视我的颜值,正视一下我的才华好不好?”莫大小姐这次是真生气了。

“好好好,您是非常有才华的,我不该被您美丽的外表所蒙蔽,OK?”陈昱强蹲到竹筏上,换了个角度拍摄岸边美景。

甘雨在一旁打哈哈:“我觉得你们俩特别搭,跟小两口过日子似的,小吵怡情啊,哈哈哈!”

陈昱强走到甘雨身边坐下:“我觉得咱俩才叫搭呢,都是直肠子,爱怼人,说句反话还明显得能让人听出来。怎么样,换换搭档呗?”

甘雨没想到他会突然说出这么句话,神情一愣,眨巴眨巴眼:“咳!开什么玩笑,搭档一个月之内是不能换的。”

水势猛一点了,竹筏有点晃,池萌悄悄伸手抓住海啸身上的救生衣,稳重重心,看向自己的好闺蜜:“喂,甘雨,你竟然脸红了……嘿嘿!我可从没见你这张老脸红过。”

甘雨把手里的一根芦苇扔到池萌身上,气鼓鼓说道:“那是因为大姐从没被人调戏过。”

众人哈哈大笑,刚才的紧张气氛一扫而光。

傍晚收工,明欢带着大家到易山的小吃一条街放松一下,看到卫生条件,裴修远皱起了眉头:“这里卫生不达标,别吃了。”

池萌咽着口水舍不得走:“咱们挑几个干净的摊位吃呗,又不是所有的都吃。”

明欢偷笑:这萌妹子还是个吃货,还真是要红的意思。“这样吧,每队情侣自己商量,由男朋友决定吃不吃,吃什么,顺便负责结账。”

甘雨挑眉:“凭什么男的说了算?”

莫娉婷挑唇一笑:“这还不懂么,男人负责决定,女人负责撒娇卖萌,女汉子除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