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全感男友 》东方玉如意

温暖踏实

裴修远下班之后回到家中,想先洗个澡清爽一下,却被厨房里的裴妈妈叫住:“修远,今天早晨在火场的时候,有一个消防员跟萌萌叫大嫂。你不是说你们那个节目是假的吗?既然是临时男女朋友,节目拍完就不应该再这样跟人家开玩笑了,她是不是跟那个消防员恋爱了呀?”

裴修远满身疲惫地走向浴室:“当时他们俩应该没有恋爱,不过通过这件事认识了解了以后,人家如果想恋爱也没什么不可以,您管这么宽干嘛?”

裴妈妈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好像我多管闲事似的,你程阿姨去非洲援助不容易,临走的时候把萌萌托付给我们几个。我不操心,谁操心呀?”

“行,妈,我知道您能是好心,那您就去问萌萌呗,我又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我哪知道她每天的一举一动。”裴修远进了卫生间,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

裴妈妈无奈地叹了口气,做好饭摆在桌子上,就见儿子擦着头发走了出来。

“那你跟我说说,那个消防员人品怎么样,适不适合跟萌萌发展呀?”

这一次裴修远认真地点了点头:“据我这一个月对他的了解,人品还是不错的,应该信得过,是个可靠的,除了职业危险一些,其他方面还都比较适合萌萌。”

“他这个职业呀,也真是的。你说好吧,对咱老百姓确实是好,可对萌萌……哎呀,我说儿子,这么多年萌萌心里的人都是你呀,你就一点都不喜欢她吗?萌萌长得漂亮、性格又好,她要是嫁进咱们家,那真是最好……”

裴修远毫不客气地打断母亲的话“没有什么最好不过。妈,您就别瞎想了,我从小看着萌萌长大,她在我心里就跟自个儿妹妹一样。而且她也不喜欢我,那只是你们以讹传讹,是你们大人们那么认为。”

裴妈妈给他盛了一碗米饭,一听这话,气的啪一下把碗摔在他面前:“什么叫以讹传讹?那年家属院着火的时候,你没在家,我们可是都瞧见了。萌萌为了你和她的那张合影,非要冲回火里去,不是喜欢你是什么。人家小姑娘脸皮薄,不好意思说,你说你一个大男的,你就不能主动点儿。”

裴修远实在受不了了,在碗里夹了几样菜,端进自己屋里去吃了。

裴妈妈吃了半碗饭,也吃不下去了,自言自语道:“不行,我得去问问萌萌,我不能对不起安然。”

走到门口,她又觉得这样直闯闯的去,不太好开口,于是回厨房拿了一个小碗,乘电梯上楼,敲开了池萌的家门。

“萌萌,我正在家里做菜呢,没盐了,你先给我两勺,吃完饭我再去买。”裴妈妈想好了一个合适的借口。

池萌家里,一对小情侣也刚刚甜甜蜜蜜地吃完晚饭,海啸争着抢着要洗碗,池萌不肯,让他去沙发上休息。两人争执间,门铃响了,于是池萌去开门,海啸自然留在厨房里洗碗。

池萌转头看了一眼厨房里的男人,有心让李阿姨在外面等着,又觉得太不礼貌了。算了,看见就看见吧,反正他以后要是经常来,肯定也会碰到这些邻居们。

“阿姨,您进来坐吧,我去给您拿盐。”池萌乖乖地把客人领进来,接过她手里的小碗,去厨房舀了几勺盐回到客厅里,就看到裴妈妈瞠目结舌的表情。

“萌萌,这……这是谁呀?我怎么没见过你家有这么个亲戚?”裴妈妈望着男人高大的背影,心里咯噔一下。

海啸洗完了碗,拿着抹布出来擦桌子,和堵在厨房门口的裴妈妈四目相对。

“您好!”海啸礼貌的点了点头。

“这……这不是电视里头那个消防队长吗?萌萌,修远跟我说,你们演那节目是假的。可是他怎么到你家里来了,这事儿你跟你妈说了吗?”这大晚上的,只有两个年轻人在家,而且这男人又是洗碗,又是擦桌子的,一看俩人的关系就比较亲密,不像是普通的客人。

池萌深深吸了一口气:“阿姨,我们拍电视的时候的确是假的,不过现在他是我男朋友了。我还没来得及跟我妈说呢,不知该怎么开口。海啸,这是修远哥的妈妈,是我妈的好朋友。这几年我妈去非洲,李阿姨没少照顾我。”

海啸低头擦桌子,本不好说什么,但池萌既然大方的介绍了,他便抬头笑了笑:“那就多谢李阿姨了,以后由我负责照顾萌萌吧。”

裴妈妈万万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情况,端着盛盐的小碗,不知说什么才好:“那……萌萌,你赶紧跟你妈说,她还不知道你有男朋友呢,你就领到家里来了。我知道现在的年轻人比较……我们妇产科……”

裴妈妈是妇产科的护士长,她想说现在的年轻人太开放,婚前来做人流的小姑娘太多了,很多人是既伤了身体又伤了心。可她毕竟不是池萌的妈妈,又当着海啸的面,这些话她不好意思说出口。

池萌脸一红,赶忙解释:“阿姨你放心吧,我都明白。他一会儿要值夜班的,看会儿电视就走。”

裴妈妈怀着忐忑的心情回到家,毫不客气地闯进儿子屋里,激动说道:“你猜我在萌萌家看见谁啦?就是那个消防队长呀!萌萌竟然承认在跟他谈恋爱了,他还在他们家洗碗呢,你说你说这……”

“妈,您有必要这么激动吗?萌萌都20多了,怎么就不能谈个恋爱呢?萌萌这么漂亮,这些年追她的男生无数,你见她谈恋爱了吗?我觉得她就是被爸妈离婚的事儿刺激了,不想谈恋爱,还有点恐婚的心态。她现在终于肯找对象了,这是好事儿啊。”

裴妈妈静静的坐了一会儿,心情逐渐稳定下来:“对,儿子,你说的对!萌萌谈恋爱是好事儿,你们都老大不小了,是该谈个恋爱了,你也是二十好几的人了,连个初恋都没有。你说你这些年是不是白活了?”

裴修远哭笑不得:“我上学的时候,您让我一心上学,不要早恋。我现在刚毕业,您就嫌我没谈过恋爱白活了,唉!做您儿子,也是太难了。”

裴妈妈起身出门,打开客厅的电视:“你难什么难?长得又不差,一年之内给我解决单身问题啊。你出来给我调调电视,把你们那个节目从第1期开始给我调出来,我要挨个看一遍。我得仔细帮你程阿姨看看,这毛脚女婿到底合不合格?”

裴修远慢吞吞地从屋里走出来,调好电视,忍俊不禁地回房间了。

裴妈妈离开以后,海啸收拾好桌子,洗干净抹布,和池萌双双坐到沙发上。

“你……为什么不想跟阿姨说咱们俩的事?当然,你不想说也没关系,我不是逼你说,而是……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你尽管开口。”

池萌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吹着自己的头帘玩耍:“那你呢?你说说为什么不跟爷爷说,我来对比一下我们的心态吧。”

男人轻轻一笑:“我想跟爷爷说呀,可是如果我说了,他肯定会让我带你回家。我上次问过你,你不想这么快见家长的,所以等你什么时候想见家长了,我就跟爷爷说。”

池萌低头玩自己的手指:“我以前没谈过恋爱,这是第1次。我不知该怎么跟我妈开口,而且我妈肯定要问东问西,想想就觉得好烦。再说了,万一过几天我们分手了……”

海啸眉头一皱,长臂一伸把池萌抱在怀里:“想什么呢?为什么过几天我们要分手?”

“不为什么,我就是觉得……所有的恋人都有可能分手呀,结婚了不也有很多人离婚吗?”

海啸揉揉她脑袋,无奈的低头亲了一下:“傻丫头,我们俩不是在大街上一见钟情的,而是在一起生活了一个月,对彼此的性格和生活习惯都有了一定的了解。我以前也没谈过恋爱,我现在年纪快30了,对待咱们这场恋爱的态度是非常认真的。我计划明年你毕业之后,咱们就结婚。我们不会轻易分手的,把你这个想法扔掉扔掉。”

他低头吻住池萌,温温存存的,让她忐忑的心安稳下来。

池萌偎在他怀里,静静的享受着男性荷尔蒙带来的不同气息,温暖踏实,满满都是家的感觉。

或许这就是爱情的滋味吧,既让人小鹿乱撞,又让人身心安宁。

二人依偎在一起,谁也没有说话,静静聆听着彼此的心跳。这份宁静的依赖,直到电视上出现了《安全感男友》的镜头,二人变得热烈起来。

这一期是网红桥,镜头里池萌紧跟在海啸身后,满脸紧张,试探着揪住他的衣襟,歪着头问:“我抓着你衣服,不会妨碍你吧。”

“不会,你抓紧点,别掉下去。”海啸转头看向她。

池萌赶忙抬起宽大的袖子去挡他的脸:“你别忘了直播呢,别回头,不然会暴露你的颜值的。”

“怎么,我的颜值对不起观众?”男人皱起了英挺的剑眉。

“不是不是,海队帅得人神共愤,怎么可能对不起观众,我是怕观众对你的颜值有了依赖症,以后直播没有你出镜了怎么办?”池萌赶忙补救。

看到这一段,池萌笑了,调整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倚着他结实的胸膛,眼睛却是看着电视。“当时你为什么愿意在我的直播里露脸呀?”

男人轻声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