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全感男友 》东方玉如意

29. 阴差阳错

“我本来不就是你女朋友嘛!”池萌忽闪着疑惑的大眼睛,小嘴一扁,有点想哭:“你是不是要跟我分手?”

“不要,我问你,你现在醉没醉,我们俩现在说的话,明天你还能不能记得?”海啸笑着看她。

“能啊,当然能。我没醉,我只喝了一罐啤酒。”池萌左手撑在他肩膀上,努力抬起右手伸出一根手指,在他眼前晃了晃,又怕他看不清似的,在他脸上戳了戳。

海啸一直呈大字型躺在床上,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此刻情不自禁地伸手揽住她后腰,另一手握住那根行凶的手指:“池萌,那我们就说好了,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真正的男朋友了。如果你肯说一句喜欢我,主动亲我一下,我就认为你没有醉,我们说的都算数。”

池萌静静地看着他:“你能保证永远不离开我吗?”

这句话让海啸马上想起裴修远说过的话,她爸爸离开家,对她伤害很大。

“我保证。”

池萌轻轻呼出一口气,似乎是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甜甜一笑:“我喜欢你!”

柔软的唇瓣落了下来,比想象中更甜美,更温柔。

海啸缓缓闭上眼睛,全身心地品尝着恋爱的滋味。如同一粒最柔软的种子,埋在了心上,静静地生根发芽。

渐渐地,这种轻柔的碰触令他无法满足,渴望更深的接触,下意识地把身上的女孩抱得更紧。

池萌忽然抬起头来,瞪圆了眼睛,用她一贯奶凶奶凶的表情说道:“凭什么是我亲你呀?你怎么不亲我?”

她挣脱开他的手臂,挣扎着想起来,却没控制好平衡,朝着床下摔了过去。海啸当然不能让她掉下去,迅速抱紧她的细腰,把人拉到大床宽敞的另一侧躺下。

“谁说我不想亲你?”他顺势欺身上去,气势汹汹地吻了上去。

唇齿缠绵,忍了多日的情感终于可以借着酒劲痛快地爆发出来,他哪舍得停下。

可是,身下的女孩安安静静的,一点动作都没有。海啸狂吻了许久之后,终于发现她已经睡着了。

许是刚才那一晃,把她晃晕了吧。海啸温柔一笑,捧着她绯红的小脸,看她甜美的睡颜。“以后,我这只孤单了快三十年的单身狗就有伴了。我们俩都尝过亲人离开的痛苦滋味,以后,我们不分开,永远在一起。我会守护你一辈子,永远不变。”

池萌睡的正香,对于他说的话,没有做出一点表示。

海啸给她盖好被子,去卫生间洗澡。洗完刚关上水龙头,还没擦干净头发,就听到了外面急促的敲门声。

海啸怕池萌被吵醒,穿上睡衣,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快步走过去开门。

“池萌喝酒了?”裴修远焦急地站在门口。

“喝了一罐啤酒,没事,她已经睡着了。”

裴修远怒喝:“我怎么叮嘱你的,不能让她喝酒,我进去看看。”

海啸脸色一沉,抬手拦在门框上:“不必了,我女朋友,我能保证她的安全,不需要别的男**半夜去看望。”

“拍摄结束了,你跟池萌没有任何关系,你没有理由拦我。”裴修远硬是往里闯。

“谁说我跟她没关系,我现在正式告诉你,我们俩已经互相表白,现在她是我正式的女朋友。”海啸用健壮的身体挡住去路。

裴修远一愣,认真观察了一下海啸的表情,点了一下头:“好,我能看出来萌萌喜欢你。既然这样,那我也正式地告诉你。如果你们谈的是一场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你就应该多了解她一些。她的外公程院长,死于肝衰竭,他们家有遗传的肝病,缺少部分转化酶,不是传染性肝病,你不用担心传给你。但是你必须担心她,不让她喝酒是因为她体内可能没有解酒的物质,喝了酒有生命危险。这些程阿姨没告诉池萌,是不想让她有心理负担。我是医生,我现在要去看的,是她的健康,不是她晚上睡觉的样子。”

海啸愣在原地,在裴修远挤进去之后,才回过神来,紧跟着他进了屋。“她没事吧?我送她去医院吧。”海啸急急问道。

裴修远检查了她的眼睑、舌苔,听了一下心跳和脉搏。池萌被打搅了好梦,哼哼唧唧地推开他,翻过身去,接着睡觉。

裴修远呼出一口气,到了客厅里才开口:“看来没事,当然,她也不是喝一滴酒就会出事。我们都担心她的**免疫系统出问题,平时小心些是最好的。你晚上注点意,她要是有什么不对,就赶紧送她去医院。”

“好,谢谢你!”海啸认真点头。

送走了裴修远,海啸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池萌。“对不起!小池塘,真的对不起!”

池萌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了他一眼就合上了,接着睡。

海啸没再打扰她,静静地躺在她身边睡了。这一觉,他睡的很浅,隔一阵醒过来就看看池萌的情况,有时候她睡的十分香甜,有时候似乎在做噩梦,不过她的身体状况一直很好,并没有什么异样。

池萌做了一个梦,并不完整,断断续续的。直到早晨睁开惺忪睡眼的时候,她还拿不准那些脑海中的镜头是不是真实发生了。

她恍惚记得自己跟他表白了,说了一句“我喜欢你”,还主动亲了他。可是……但是……他好像并没有接受呀。

依稀记得他说了一句“不要”,还有“分手”,好像还把她推开了,让她脑袋一晃就睡着了,可是后来他又吵醒她,说了一句对不起。

池萌睡意渐无,努力思考着这些是真是假。

对了,昨晚好像是自己主动到人家的房间表白的,看看房间不就知道了。

池萌坐起来环顾四周,心情一下子降到冰点。真的睡在他房间里,那么梦里的一切是真的。喝了一罐啤酒,傻乎乎地跑到人家房间表白,被拒绝了,却还强吻人家。这丢人丢的……简直了!

池萌腾地一下跳下床,慌乱地汲着鞋就往外跑。

海啸从卫生间洗漱出来,就见池萌红着脸跑出卧室的门。这是第一天以正式男友的身份相处,他嘴角一翘,给自己女朋友一个热情开心的笑脸。“小池塘,你醒了。”

池萌没好意思抬眼看他,飞快跑进自己的屋子,插上了门。

海啸瞧着她落荒而逃的身影,扑哧一笑,小女友害羞了呢。他跟过去敲门:“昨天第一次喝酒,今天感觉怎么样,如果身体不舒服,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池萌咬着唇,飞快地收拾行李,只想赶快离开这里。

海啸见她没回答,就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隔着朦朦胧胧的篱笆墙继续追问。

池萌飞快地跑出去,进卫生间洗漱。海啸探头朝客厅看了一眼,无奈地摇头笑笑,回屋收拾好行李箱。

池萌洗漱好,收拾了自己的个人用品,快速跑回房间,塞进行李箱,拖着箱子就走。

等在客厅里的海啸,自然而然地伸手帮女朋友拎行李箱,却被池萌飞快躲开。

海啸一愣:“怎么了?昨天你说过的话,不会是忘了吧?”

池萌紧紧咬着唇,欲哭无泪,要是忘了就好了,起码不用觉得尴尬。“没忘,可是那又怎么样,我不想跟你说话。”

非要这样羞辱人家么,那么不好意思的事,就让它过去不就行了?

池萌拉着箱子就走,却被海啸一把拉住胳膊。“咱们好好谈谈,你究竟怎么了?”

池萌急了,一把甩开他:“我不想跟你谈,你别碰我。”

她夺路而逃,海啸纳闷地愣在原地。

这一个月,池萌一直脾气挺好的,海啸实在想不出她突然发火的原因。正要跟着她出去,突然发现她房间里的风铃没有拿,于是解下风铃放进了自己的行李箱。

吃过早饭,退了房,大家上车。海啸守着后备箱帮大家放行李,池萌见他帮别人都拿了,自己也就没有客气,把箱子交给他。

海啸心里的阴霾散去大半,看来女朋友只是不太习惯,耍耍小脾气罢了,过几天就好了。

回去的路上,池萌跟甘雨一起坐在后排,聊着女生们自己的话题。陈昱强没回来,海啸和裴修远轮流开车,也就没有故意找池萌搭讪。到了怡州电视台下车,海啸拎下自己和池萌的行李箱,温柔地看着她:“我送你回家吧。”

“不用,我坐修远哥的车吧,顺路。”池萌抢过自己的行李,去追裴修远。

海啸无奈地看着池萌远去的背影,不知怎么办才好。甘雨过来拿行李,看一眼海啸的表情,轻声说道:“池萌有轻微的恐婚症,甚至恋爱都不敢谈,你多包容她一点,慢慢来吧。”

二人之间气氛微妙,大家都看出来了,甘雨在路上偷偷问池萌是不是吵架了,她便故意转换话题不肯谈。甘雨觉得,池萌有点退缩了。

海啸给池萌发微信:哪天方便,我们好好谈谈。

池萌看着手机特别气愤,都这样了,还有什么好谈的?

“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请你不要再联系我。”她点开删除的界面,犹豫着要不要干脆断开一切来往。

路边一个孩子跑到了马路上,裴修远紧急刹车,池萌身体一晃,手指刚好碰在了删除上。

再次点开他的头像,系统提示:添加对方为微信好友?

算了,天意,就这样吧。

海啸开车回到特勤中队,停下车之后首先拿起手机。

她还是没有回复,海啸忍不住了,快速打了一句话:我们说好的,你是我真正的女朋友了,你究竟怎么了,告诉我好么。

很快,微信有了叮咚的提示音。

大萌子开启了朋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的朋友。请先发送朋友验证请求,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

停车场旁边的训练场上,**的小伙子们正在跑步,看见海啸的车停下,大家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了过来。

“大嫂好!”

“大嫂呢?”

“大嫂,请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