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全感男友 》东方玉如意

30. 口是心非

海啸打开车门,脸色铁青的下了车。

小伙子们探头探脑看向车里,“大嫂呢?大嫂怎么没来?”

“对呀,队长,你怎么不把大嫂带来给我们见见?”

海啸打开后备箱,沉着脸拎下自己的行李,恶狠狠地扫了他们一眼:“没点正经事干是吧?明天上午体能测试,看看你们这一个月锻炼成果怎么样?”

小伙子们一片哀嚎,“不是吧,队长,这么狠啊!”

“您老人家才刚回来,歇一个礼拜再体能测试吧。”

海啸拖着行李,头也不回地去了宿舍,这事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

他离开之后,几个小伙子凑到一起开始八卦:“为什么大嫂没来呀?看队长这一脸欲求不满的模样,是不是吵架了?”

“我感觉好像不是吵架这么简单吧,是不是拍摄结束,队长被人家给踹了?”

“不可能!咱们队长这颜值,谁能舍得踹他呀?”

“颜值高有什么用?脾气臭呀,心还狠,谁受得了,换成是你,你敢跟他谈恋爱?”

嗯嗯,这倒也是。

海啸回到宿舍,把行李箱一扔,从兜里摸出手机,把聊天记录又看了一遍,打了一行字:为什么删我?

想想又觉得这样做太幼稚,自己删掉了。

他无力地躺到床上,拉过被子蒙住了自己的头,心里五味杂陈,简直没办法形容。

一场迟来的初恋,只存在了一个晚上,就这样夭折了吗?

越躺越烦躁,索性起来收拾行李。打开行李箱,就看到了那一串紫色的风铃。

或许在八卦村的时候,潜意识里就已经喜欢她了吧,要不然干嘛心甘情愿地背着她走那么远的路。

那时候,他特别想看她在风景风铃的暗扣里到底写了什么,可她一直不肯给。如今这风铃到了海啸手中,他便打开暗扣,看到了池萌亲手写下的两行字:我的坐骑,大海浪。

第二行少一个字,所以她在旁边画了一个笑脸。

眼前浮现出池萌或娇嗔或耍赖的笑脸,海啸叹了口气,拿着风铃走到垃圾桶旁边。

出门之前,他把屋子收拾的特别干净,此刻的垃圾桶是空的,只套了一个黑色的垃圾袋。

海啸把风铃高高举起,停留了几秒钟,最终也没舍得狠狠摔下去。

这辈子第一个喜欢的女孩,怎么可能说放下就放下了。

甘雨说让他宽容一些,如果宽容能换回他心爱的小池塘,那么他愿意做容纳百川的大海。

海啸拿着风铃走到窗边,把它挂了起来。他需要冷静一段时间,来思考和池萌之间究竟还有没有可能。

这几天可苦了消防队的小伙子们,他们发现队长从易山回来之后,似乎身上有使不完的劲,每天都在拼命地训练、奔跑,几乎比之前的训练量增大了一倍。

这究竟是爱情的力量,还是失恋的化悲痛为力量?

8月1号晚黄金时间,除了值班的消防员坚守岗位,其他人都凑到了休息室里,把频道拨到怡州电视台,就等着看《安全感男友》。

海啸从休息室门口路过,诧异地看向乖乖坐在小板凳上的一大群人。

“队长,进来和我们一起看吧。”小井热情说道。

“看什么?”海啸冷声问了一句。

“看大嫂呀……”小井话没说完,就被江枫拍了一下脑袋。

海啸这才想起,今天是《安全感男友》第1期正式在电视台播出的日子。

他自然不会跟一群“小屁孩儿”一起看电视,就快步走回宿舍。本不想看电视,可扫了一眼墙上挂着的表,感觉时间差不多了,还是忍不住按动了遥控器。

电视上并没有出现他期待的画面,海啸跳下床检查一番,发现是连接线坏掉了,从易山回来就没有打开过电视,所以并不知道它罢工了。

男人脑袋飞快地想想,离消防队不远的地方有个五金店,里面应该卖这种线。

这个时间不知道五金店是不是关门了,他飞快地跑了出去,远远瞧见五金店还亮着灯,嘴角便高兴的翘了起来。

买了一根新线回去,突然想起,若是给那帮孩子看到,肯定会笑话自己。就把电线塞进衣服里,飞快地跑过休息室门口。

“大嫂原来长这样啊,好美呀,我喜欢!”

“你喜欢个屁呀,你是不是傻,那是大嫂。”

“我知道是大嫂呀,我的喜欢跟队长的喜欢当然是不一样的,我是拿她当大嫂一样喜欢的。”

海啸跑进宿舍,赶忙把线换上,拨到怡州电视台,画面里出现了池萌略带羞涩的小脸儿。

第一期播的自然是开始选男朋友的时候,画面中的池萌轻轻挽着海啸的胳膊,眼神中有些羞涩,更多的是信任和依赖。

他挺拔得如同一棵墨松,她娇美得好像一朵山茶,两个人站在一起,的确特别养眼。

“哇,大嫂选的队长啊!”

“哇,队长艳福不浅。”

“哦哦哦,好般配、好般配,明天咱们看电脑上的视频,弹幕上很多人高喊在一起,在一起。”

休息室里群情振奋,海啸听得清清楚楚,这才发现自己着急安电线,门都没关上。

他赶忙跑去把门锁好,一个人坐在床上静静地看着电视里的画面,想着心尖上生根发芽的那个人。

第二天,消防队的小伙子们见了海啸,都忍不住挤眉弄眼,可他依旧冷着一张脸,无动于衷。

很快第二个周末又到了,这一期是他们刚刚到达易山,住进度假村的情景,海啸看着电视里的池萌,忍不住拿出手机想给她打个电话。

可是,又觉得沉淀的日子还不够,担心她还没想通,终究还是放下手机,过几天再说吧。

周五这天,海啸被小伙子们拉上消防车,到市医院门口大家下车。

“你们这是干什么?为什么开着消防车来市医院?私事不能开公车。”海啸面色冷峻。

小井挠挠头:“不是私事呀,咱们开着消防车,不是为了有警情可以直接出发吗?以前不也是这样做的?”

海啸气得狠狠瞪着小井:“什么以前?以前我哪有女朋友?你们要带我来找她就算了,但是绝对不能开消防车来,这点常识还没有吗?”

这下小井彻底懵了,转头看看身边的队友,发现他们正使劲儿憋着笑,憋的脸红脖子粗。

“那个……队长,我们不是带你来找大嫂的,今天全队体检,你忘了吗?”

海啸面色一怔,很快回想起来,的确是到了体检的日子。“咳!”他握拳挡嘴,希望能挡住自己火辣辣的脸。

消防队的小伙子们不敢哈哈大笑,一个个憋得十分辛苦,五官都在颤抖了。

体检结束,有两项结果一个小时以后出来,大家就在这里等。

闲来无事,海啸信步溜达,发现门诊楼和后面家属院之间有一个小门,可以走过去。

家属院并不大,只有4栋小高层住宅,他插着兜在里面溜达,偶尔东张西望一下。

那个小冤家怎么就不在楼下晒晒太阳、喂喂流浪猫呢?

海啸叹了口气,转身往回走,如果被那群小家伙们看到自己来了后院,肯定又要凑在一块八卦了。

“海队,真的是你啊,你是来找萌萌姐的吗?”

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年轻的女孩,梳着高高的马尾,看模样像个大学生,海啸仔细看了两眼,确定自己没有见过这个人。

“我好像不认识你吧。”海啸说道。

小姑娘脆生生地笑了起来:“对,你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你呀。你现在是名人啦,萌萌姐也是,我在电视上看见你们的,一遍看不够,还要在网上看重播、看弹幕。萌萌姐家住1号楼。在那边。”

海啸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发现那是靠近门口的第1栋楼。

女孩十分热情,带着他朝那个方向走:“走,我带你过去吧。她家住1单元1201,修远哥家也住这个单元。我叫廖思佳,是你们的粉丝。不过萌萌姐没在家,我们院里小唐姐办了一个绘画班,让萌萌姐帮她一起带孩子们出去写生了,开学的时候才回来呢。”

原来她没在怡州。

海啸赶忙解释:“哦,我不是来找池萌的,我是来参加体检的,等体检结果呢,顺便在附近转转。”

回到消防队,又和往常一样天天训练,抢险救灾,日子似乎没什么不同,除了心里牵挂着远方的一个人。

“队长,给了咱们两个教官的名额,我已经报名了,还剩一个名额,你要不要去当教官啊?”小井拿着一个表格走了过来。

“不去。”海啸简短答道。

“是大嫂所在的怡州大学,队长,你真不去啊?”

海啸眉梢一动,清了清嗓子说道:“谁说怡州大学我就一定要去啊,不过……好几年没当教官了,去一回也行,估计这也是我最后一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