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全感男友 》东方玉如意

5. 前尘往事

洗完澡,池萌穿着长袖长裤的睡衣套装出来,海啸就乐了。本来他并没打算去看一个刚洗完澡的大姑娘,可房间就那么大,即便控制着脖子不往那边扭,眼角的余光也免不了扫见来回走动的身影。

看来这姑娘骨子里还真是个保守的,不过这样也好,免去了很多尴尬。

22点一过,摄像头上的小红灯自动熄灭,定时关机了。

池萌关了灯,这才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回到自己的房间,把门锁上,钻进被窝里。

夜晚寂静无声,隔着一道篱笆墙的男人似乎睡着了,池萌却翻来覆去睡不着,小声嘀咕了一句:“我好像有点儿后悔了。”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这只是头一个晚上,你是想换男朋友吗?”

身旁突然响起海啸的声音,池萌吓地噌一下坐了起来:“你……你没睡着呀?”

“你跟烙饼似的翻来翻去,我能睡着吗?”

“不是吧,你们做消防员的要是对睡眠环境要求这么高,那你恐怕每天都休息不好吧。”

海啸没想到这小丫头脑筋转的还挺快,可他总不能说是因为自己第一次跟一个女生睡一间屋子才失眠的吧。

这套房确实有意思,既是独立的屋子,又互相连通,能看到朦胧的身影,听到对方的声音,却碰不着人。这种若有似无的接触,挺考验人!

海队一时接不上话,只能翻了个身背对着她,以此表达自己郁闷的心情。

池萌精神抖擞,一点睡意皆无,索性趴在床上,用小手托着腮,看向朦胧的窗口:“海队,你们消防员……其实吧,我对你们消防员还是挺有好感的。我上初三那年,市医院的家属楼着过一次火。有一位消防员叔叔把我从六楼背下来的,他特别英勇,把自己的防护面罩给了我,其实我心里很感激他,只不过……”

海啸的耳朵动了动:“不过什么?”

“不过我挺对不起人家的,人家豁出命救了我,我却为了一张照片想冲回火场里去,当时他把我狠狠的骂了一顿。我当时只顾着哭,也没跟人家道谢,要不你回到*屏蔽的关键字*帮我打听打听,六年前市医院家属院那场火灾里,是哪个消防员从六楼背下来了一个女孩,我想当面去谢谢他。”

山风吹来,隐约能听到窗外呼呼的风声,屋里却安静而漆黑,只有空调在睡眠模式下静静运转着。

“职责所在,不必了!”许久的沉默之后,海啸终于说了一句话。

“哦!”不太擅长和男人聊天的萌妹子已经找不到话题了,带着心底那份挥之不去的愧疚,平躺在床上,打算睡觉。却没想到,篱笆墙那边的大床上,海队长呼啦一下坐了起来。

“我问你,你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人家豁出命去把你救了下来,你却要为了一张照片冲回火场。就算你不珍惜自己的命,也不能这么一点儿都不在乎消防员的命吧。如果是一个老消防员还好,见多识广,不会往心里去,如果那是一个消防员第一次执行任务,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的做法很伤人心的,会给人家留下心理阴影的,会影响人家一辈子职业生涯的,你懂吗?”

池萌被他突如其来的咆哮吓傻了,脑海中浮现出六年前那惊魂的一幕。

那天晚上她睡得迷迷糊糊的,睡梦中似乎被人扼住了咽喉,喘不过气来。她睁开眼看到了漫天的火光和浓烟,想从床上坐起来,却在挣扎中滚落床下,把床头柜上摆着的相框扫落在地。她下意识的抓起相框抱在怀里,想要大声喊救命,却只发出了十分微弱的声音,头特别沉,两条腿也像灌了铅一样,爬起来都难。

这时候她只有一个想法——完了,死定了!

窗外的火舌在狂风席卷中再次扑了进来,烧着了床单被褥,池萌哆哆嗦嗦地用尽最后的力气朝门口爬。

就在这时,她看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在烈火和浓烟中大步走来。他很魁梧,很英勇,发现她之后便紧跑几步冲了过来,没有半点犹豫。

他单膝跪地,扶起她问道:“你怎么样?家里还有别人吗?”

池萌大口的喘着气,却还是觉得氧气不够用,嗓子眼儿火辣辣的疼,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只能拼命地摇了摇头。

那名全副武装的消防员见她呼吸困难,毫不犹豫的摘下自己的防护面罩,给她套在了头上。

濒临窒息的池萌,呼吸到新鲜的氧气,那种感觉是她写一万篇作文都写不出来的。

形势危急,消防员见她走不动,便毫不迟疑地背着她下了楼。

池萌家住在六楼,老式的楼房没有电梯,人们还在楼道里堆放了一些杂物。跑到一楼的时候,消防员脚下被什么东西一绊,踉跄两步撞在了墙壁上,池萌手上的相框落地。

等在外面的众人迎了上来,七手八脚的接过池萌,把她放到外面安全地带,问她有没有事。却没想到平安落地的池萌竟推开众人,朝着火场里闯。

大家以为这个小姑娘被吓懵了,死死的拉住她,不让她进去。池萌身上本就没什么力气,被众人拉扯之下差点儿晕倒,颓然的坐在地上,掀开了防护罩:“你们让我进去,我的照片……”

几位邻居围成一圈,把她看的牢牢的,七嘴八舌的劝着。照片没有了可以再照,若是再闯进去,恐怕命就没了。

池萌不肯听劝,大口的喘着气,朝楼道口的方向爬。

刚刚救她下来的消防员怒了,挡在池萌面前大声怒吼:“我豁出命去救你出来,你为了一张照片现在就要重回火场,你是疯了吗?是你的命不重要?还是我的命不重要?”

池萌被众人围住没办法回去,急得哇哇大哭:“那张照片对我很重要,真的很重要。”

一阵风吹来,把楼道口一张残破的照片吹到众人脚边。邻居廖医生捡起那张被火烧过的碎片,看到了上面仅剩的两个头像:一个是池萌,一个是裴修远。

“萌萌,这是你要的照片吗?”廖医生把照片塞进池萌手中。

池萌忘了哭,焦急地翻过照片看向反面。反面已是一团焦黑,照片的下半截都烧没了,上面的两个角也烧得卷了边,唯一能看清的只剩了两个头像。

池萌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哭得歇斯底里、伤心欲绝。从那一刻起,家属院所有的人都知道了少女心中的小秘密,她喜欢裴修远,喜欢到为了一张照片连命都不要。

池萌哭得实在伤心,裴妈妈都看不下去了,走到她身边哄劝道:“萌萌别哭了,等修远放假回来,我让他再跟你照一张。”

池萌并没有因此而放弃哭泣,依旧沉浸在自己悲伤的世界里,根本没有注意大火什么时候被扑灭的,也没有看清那个救她的消防员长什么模样。

那一场大火之后,旧的家属楼被推倒了,盖起了高层的住宅。池家和裴家依旧住一个单元,只是池萌上了高中以后就住校了,裴修远也一直在大学住校,两个人很少碰面。

池萌考上大学以后,她的妈妈程安然终于放心了,作为市医院的骨干医生被派往非洲进行医疗援助,领队就是裴修远的爸爸裴主任。

后来裴修远也听说了这件事,甚至整个家属院的人都在撮合他和池萌,觉得这两个孩子是医二代之中的金童玉女,要是能走到一起就再好不过了。

不过,裴修远对此只是一笑置之,并未放在心上。毕竟追他的女生那么多,多一个池萌不嫌多,少一个池萌不嫌少,反正他在毕业之前也没打算谈恋爱,无所谓人们怎么说。

从回忆中拉回思绪,池萌怯怯地瞄了一眼隔壁床上的黑影,低声说道:“其实……我不喜欢裴修远,其实那张照片……那是一个秘密,我没有跟任何人说过,也不能告诉你。不过我可以告诉救我的那个消防员叔叔,让他不要有心理阴影。你能帮我去打听一下救我的那个人是谁吗?”

“你……算了,不说拉倒,我还懒得听呢。”海啸咣当一下躺在床上,拉起被子蒙住了头。

池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也慢慢拉起被子蒙住了头。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天光已经大亮。池萌睁开朦胧睡眼,发现隔壁的人似乎出去了。她挠着头拧开门锁,走进客厅朝敞着门的卧室一望。……呃!不得不说,她被那张床惊艳得一点儿睡意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