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全感男友 》东方玉如意

4. 八块腹肌

海啸在窗前负手而立,查看后山的状况,考虑如果遇到暴雨,发生山体滑坡的可能性有多大。对于小女孩的问题,他淡然回应:“晚上不就知道了。”

这等于没有回答呀!

池萌不满地嘟了嘟嘴,“恶狠狠”地瞪了一眼男人高大的背影。

晚饭是在溪水上隔空搭建的凉亭里吃的,欣赏着湖光山色,聆听着脚下潺潺流水。撸着烤串,喝着啤酒,简直是神仙一般的日子。

“虽说咱们是在录节目,也算工作,不过这跟你们平时在单位的工作不一样,是可以喝酒的,来来每人一罐。”明欢并没有端着导演的架子,十分热情地给每个人派发一罐啤酒,毕竟这里除了扛着摄像机的四位大哥,就只有他算东道主了。

池萌刚刚接过自己那一罐啤酒,耳边就有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她不能喝酒。”

“她不能喝酒。”

裴修远和甘雨都没想到对方会跟自己说一样的话,互相诧异地看了一眼,全都转头看向池萌。

池萌抱着啤酒没撒手,嘿嘿一笑露出莹白的贝齿:“喝两口啤酒应该没什么事儿,这个东西没有几度。”

甘雨毫不客气地从她手里把啤酒抢了过来:“那也不行,阿姨特意嘱咐过我,不能让你沾一点酒,今天你这酒我替你喝了。”

明欢一看有热闹,赶忙煽风点火:“你替人家喝算怎么回事儿呀?你别忘了人家可是有男朋友的,虽说只是临时的,可也要承担临时男友的职责呀,既然池萌不能喝酒,这酒就得海队喝。”

池萌转头看一眼身旁坐姿笔直、满脸冷峻的男人,猜想着他下一句话肯定是直截了当地拒绝。

海啸也转头看向了她,眉梢一挑:“你是需要喝酒壮胆吗?”

“才不是,你以为我怕你啊!”池萌小脸儿一红,面色有点窘迫。

甘雨打开拉环,毫不客气地把一罐啤酒放在海啸面前。

裴修远把自己面前的啤酒往前一推:“对不起,我从不喝酒。”

女孩子不能喝酒,明欢尚能理解,可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不能喝酒,这让他着实有点难以接受,便嘿嘿干笑了两声:“做医生的都这么严谨吗?”

“不习惯也不喜欢而已,你们先喝,我打个电话。”裴修远冷着脸站起身来,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转身离开之际听到他叫了一声爸。

众人没什么反应,甘雨十分豪爽地把裴修远的啤酒拿过来表示自己一个人完全可以撑起两个人的量,于是在明欢举杯提议之下,大家十分豪爽地举着啤酒罐喝了起来。

池萌却没能融入这欢快的气氛当中,一双眼睛紧紧追随着裴修远的背影,看他单手支着柱子,面朝群山的方向,淡定的打着电话。

小姑娘的心里却不太淡定,他给裴伯伯打电话,不会提到这个栏目吧?不会跟妈妈汇报这件事儿吧?妈妈一向严厉古板,要是知道自己参加了这么个节目,肯定要挨训的。

海啸跟导演干了一罐啤酒,在众人的起哄声中把池萌那一罐也一饮而尽,眼角的余光瞥见小姑娘凝视的眼神,心里便也有了几分疑惑。

放下啤酒罐,他侧倾身子凑到迟萌耳边,轻声道:“为什么不选他?”

池萌咬着嘴唇,捏着手指,正满心紧张的期盼着裴修远不要打小报告,忽然耳垂儿上热气拂来,一个男人的声音直直的钻进了耳洞里。

她吓得一激灵,下意识地转头看向海啸,却突然发现这男人的脑袋离自己太近,差点撞上他高挺的的鼻尖儿。

池萌捂住心口,如受惊的小鹿一般娇喘连连,一时半会儿竟想不出该怎么回答他。正在此时,裴修远转回身来,把手机递到池萌面前:“程阿姨找你。”

“我妈?天哪,你怎么这么爱打小报告。”池萌皱巴着小脸站起身来,不情不愿地接过手机,垮着脸喊了一声:“妈!”

听筒里传来妈妈劈头盖脸的训斥:“你这孩子,放暑假不好好在家呆着,跑去参加什么真人秀?这事你跟我说了吗?这活动安全吗?跟一个陌生的男人假装男女朋友还要在电视上播,你以后是不打算找对象了是吗?连个恋爱都没谈过,一点儿经验都没有,就跑去参加这种节目,萌萌你是不是疯了?你选男朋友为什么不选修远,那年家属院着火,你不是抱着修远的合照……”

“哎呀!妈,您别说了……”池萌急了。

此刻众人比较安静,听筒的声音很大,大家都能听个大概,纷纷用同情的目光看向池萌。

海啸清冷的眸光笼罩着池萌,若有所思。

池萌紧抿了抿小嘴,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裴修远,转身离开桌子,抱着凉亭的柱子给妈妈解释:“妈,这个节目没有危险性,导演和摄像大哥都跟着呢,而且这是我们校长推荐的,很安全,你放心吧。再说修远哥不也来了吗?这就足以证明这是个正经节目啊,您信不过我,还信不过别人家的孩子?”

“你少跟我打岔,你选的那个临时男友呢,把视频通话打开,让我看看人可不可靠?”

“妈,您别这么任性了好不好?这样是侵犯人家肖像权的,我们在演节目,是临时男友,不是我真正的男朋友。您这还不是丈母娘呢,不能想见就见。好啦好啦,我挂了啊!”池萌一心想着应付妈妈,并没注意到旁边的摄像大哥已经全程录像了。

“你别挂,让修远接电话。”

“好,我现在就让您老最喜欢的,别人家的孩子接电话。”

池萌气呼呼的把手机递给裴修远,就见他听了几句,十分淡定地点了点头说:“阿姨放心,我会照顾好妹妹的。”

电话挂断,池萌已经连吃饭的心情都没有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奶凶奶凶地瞪着裴修远:“大哥,你不要这么多管闲事好不好?你要给裴伯伯打电话那是你的自由,可是你为什么要跟我妈说呀。”

裴修远悠哉的把手机装进兜里,看向池萌的眼神毫不畏惧,反而是一身凛然正气:“因为我是你哥,我既来了,就要保证你的安全。阿姨支援非洲不容易,我得让她放心。”

“你……”池萌觉得自己心里有千千万万条反驳的理由,可是话到嘴边却不知该说什么,只能拿起一串鸡翅,狠狠地咬了一口:“我咬死你!”

酒足饭饱回到房间,池萌郁闷的坐在沙发上,双眼无神的瞧着走在前面的海啸。

今天海啸喝的不少,不过离醉还远的很,只稍稍有那么一点感觉吧。出了一身汗,他想快点洗个澡,走到沙发前面,习惯性的双手扯起迷彩T恤,飞快地脱下来扔在沙发上,却突然看到了墙角的摄像头。怔愣中一转身,看到了迟萌一双漂亮的大眼睛。

几乎是十万火急的速度,海啸蹭地一下蹿进了卫生间,池萌只眨了一下眼,再睁开时房间里空荡荡的,已经没有人影了。

本来突然面对一个光了膀子的男人,小姑娘有点脸红心跳,尤其是看清了隐藏在T恤底下的绝顶好身材。肌肉轮廓十分鲜明动人的胳膊和胸肌,还有整齐排列的八块腹肌。天哪,只是那么一瞬,只看了一眼,她竟不知道自己眼神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脑回路也十分清晰地数清了那是八块,我的天哪!

还好还好,没等她害羞,男人就先害羞了,噌的一下蹿没影了。池萌现在已经顾不上害羞了,捂着嘴在那咯咯直笑,笑倒在柔软的布艺沙发上。

卫生间里响起了哗哗的水声,那个男人似乎是在洗澡了。水声停下来的时候,池萌还没笑够,怕被他听到动静,用手把嘴捂得紧紧的。

“喂!帮我把行李箱拿到卫生间门口行不行?”卫生间里的人发话了。

“行!”看在你让本姑娘笑了半天的份儿上,就帮你一把吧,池萌大发善心的想道。“到门口了,我先去院子里转转,不过你要注意摄像头哦。”

毕竟接下来的一个月都要和他在一起的,本着与人方便自己方便的原则,池萌好心的提醒了他,就离开房间,特意重重地摔上了门,让他知道自己已经离去。

看看手机已经过了晚上9:30,不适合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四下走动。她就在走廊上来回溜达了两圈,看看能不能听见房间里的人们说话,想试试隔音效果如何。

甘雨和莫修远住的水云间十分安静,一点说话的声音都没有。溜达到云雾里外面能听到男人和女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对话,可具体说的是什么就听不清了。

导演明欢的房间里还有说话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是导演在给四位摄像大哥开会,叮嘱一些事情。

池萌忽然想起今晚在吃饭时,明欢在敬酒时向大家说的话:虽然咱们这个栏目组很穷酸,除了导演只剩四位摄像,虽然台里不够重视,虽然演员也不是专业的,可是我是一个有情怀、有梦想的导演,从导演系毕业五年了,这是我第一个单独执导的节目。我一定要让它一炮打响,让它红透怡州。

本来池萌对这个留着一撮山羊胡的导演,印象并不是特别好。可是今天他这一番推心置腹的话,以及半夜给摄像大哥开会的举动,让池萌对他萌生了些许好感,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每个人都不容易,敢于付出、认真追梦的人都值得尊敬。

身后房门一响,穿着短袖黑色T恤和黑色及膝短裤的海啸出现在门口:“回来吧,大半夜的别在外面瞎逛。”

池萌的脚步声从门口经过,云雾里的对话停了一瞬,陈昱强嘴角一挑,邪邪的一笑,看向穿着吊带睡衣的莫娉婷:“你有没有觉得这个节目播出以后,火起来的女嘉宾可能不是你。”

莫娉婷正在对着小镜子涂睡眠面膜,听了这话并未反驳:“要火起来哪那么容易,大学这三年我们班上有的人为了拍戏,简直是抛头颅洒热血豁出一切了,可直到现在班里一个火起来的人都没有。”

“所以你就想去找导演潜规则了?”陈昱强坏笑着看向她。

莫娉婷停下手上的动作,转头瞥了他一眼,嗤笑一声:“你不懂,不要乱讲话。”

陈昱强踩着一次性拖鞋走了过来:“我怎么不懂,来来,大哥给你分析分析。以你的颜值,影视剧里面演个女主应该没问题,可是为什么读了三年表演系却没得到半点资源呢,那是因为你不想像其他同学一样豁出一切去得到资源。可是如今很快就毕业了,你也有些着急,就想着趁这个机会一炮而红,可是你并不想真的豁出什么,所以你选了我下楼拿行李的时间去撩导演。你比那两个大学生段位高很多,你懂得撩而不得这个道理。”

莫娉婷表情一怔,目光直直地盯着陈昱强看了许久,突然赞齿一笑:“没想到一个辅警,竟能有如此敏锐的洞察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