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全感男友 》东方玉如意

16. 免单请客

池萌脸上发热,受不了这种气氛,赶忙转移话题:“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快说你们想吃什么吧,今天我请客,你们随便点。”

于是,大家的话题都被吸引到吃饭上面来。

选了易山最高档的飞花大酒店,众人斗志昂扬,打算狠狠吃一顿地方特色菜。池萌有意外获得的一万元,底气倍儿足,让大家随便点。

酒店一共十六层,顶层今年重新装修了一次,把原来的窗户扩大,改造成全景落地窗,成为易山的最高建筑,也是唯一的观景餐厅。

雅间用镂空的中国风木雕隔开,古朴优雅,若隐若现。

等待上菜的时候,大家聚拢在落地窗前,欣赏易山夜景。这里高层建筑不多,甚至低层的楼房都不太多,更多的是保持着古朴模样的平房。他们喜欢在自家门口悬挂一对红色的大灯笼,据说这是祖辈流传下来的风俗,驱邪避凶,迎来瑞气。

虽然灯笼里面已经不是红色的蜡烛,而是换成了更加明亮的灯泡,可是千家万户大红灯笼高高挂的景象,在怡州也是看不到的。

“啊……救命呀!”一声刺耳的尖叫打破了夜晚的宁静,也让欣赏风景的人们全都转头看了过来。

原来,为了防止发生坠楼事故,酒店在落地窗前方安装了一层护栏。这本是好事,可今日偏偏有个调皮的孩子把头伸了进去,卡在护栏中间出不来了。

小女孩使劲想拽回自己的头,却在挣扎中愈发疼痛,哇哇大哭。孩子的妈妈急的高声呼救,酒店服务员马上拨打119和120报警。

海啸大步奔了过去,仔细查看之后,下了结论:“孩子的耳朵已经被挤压的变形了,血管和神经都受到了压迫,尽量别让他哭了,越哭越严重。”

孩子的妈妈努力哄劝孩子,孩子爸爸用力去掰不锈钢护栏,却纹丝未动。

“眼下只能用电锯割开护栏,没别的办法,等消防员过来吧。”海啸沉声说道。

闻讯赶来的酒店经理跑了满头大汗,一看这情况就吓傻了,却又无能为力,只能安慰道:“我们酒店离119挺近的,很快,很快消防员就能来了。”

孩子爸爸濒临崩溃,一把揪住经理脖领子:“很快是多快?我女儿快要窒息了,你们这是什么破护栏,专门为孩子设计的吗?”

孩子妈妈疯狂地叫喊起来:“你打人骂人有什么用,快来看看孩子呀,她都哭不出来了。”

果然,那孩子连连喘气,已经哭不出声了,连憋带吓,脸色已经涨得紫红。

正在这时,一名穿着抢险衣的消防员拎着工具箱跑了过来,看到这情况,惊呆了。

酒店经理赶忙催促:“消防员同志,你快动手救人呀。”

这名消防员特别年轻,白白净净的,从工具箱里拿出电锯却没敢动手。“这个情况太难下手了,紧挨着护栏的是孩子的头呀。我是个新手,入职不到一个月。这护栏要是高点也行,可以从上面下面锯开,可是,上下的空余位置太少了,不好控制呀万一割到脖子上……”

孩子爸爸咆哮道:“那干嘛派你来,怎么不派个有经验的?”

消防员紧盯着孩子,急的额头冒汗,却还是不敢下手。“这几天游客多,出的事也多,我们队长带着人救火去了,副队长带几个人去另一个地方出警抢险,只剩我们两个新手值班,我……我不是不想救她……可是……”

孩子已经快要不行了,有点翻白眼,要晕。

海啸拿出自己的证件,严肃说道:“我是怡州市特勤中队队长海啸,当了六年消防员,电锯用的也算熟练,不如你请示一下上级,是否可以让我操作电锯救人。”

消防员仔细查看了证件,不是假的。他喜出望外,赶忙给队长打电话。

“海队,我们队长说了,特勤中队队长肯定没问题,你来吧。”他毫不迟疑地把电锯交给海啸。

孩子妈妈已经急哭了,泪眼朦胧地看向海啸:“你行不行啊?”

海啸正色道:“我是老消防员,相信我。”

孩子爸爸急道:“你要是弄伤我家孩子的头,我就跟你拼了,伤了脸也不行,我家是女孩。”

“闭嘴,还要不要孩子的命?扶着她,别让她乱动。”海啸沉下脸,厉声喝道。

孩子爸爸被吓住了,听话地扶好孩子,看着海啸单膝跪在地上,打开开关,一点一点锯开不锈钢护栏。

快到最后的时候,海啸停了下来,把电锯关掉,放在一旁,双手用力掰开了护栏。即将昏迷的孩子被父母抱出来,交给已经赶来的急救医生。

一番抢救之后,孩子“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医生们都松了一口气。“目前来看应该没什么事,幸亏救出来的及时,要是时间再久些可就不好说了,现在跟我们回医院做个全面检查吧。”

孩子的妈妈吓得腿都软了,崩溃地坐在地上,弯腰朝海啸拜了拜:“谢谢你,谢谢!”

海啸伸手拉她起来:“快起来吧,赶快去医院。”

一家三口跟着120急救车走了,年轻的消防员看向海啸的眼神满是崇拜:“海队,你太厉害了,今天要不是你在这,我……恐怕那小女孩……”

海啸拍拍他肩膀:“没事,我刚进消防队的时候也和你一样,本领都是勤学苦练来的。你努把力,会比我做的更好。”

酒店经理跟着去了医院,服务员收拾好现场,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饭菜端上来,大家边吃边聊。陈昱强连连点头:“海队,我连墙都不服,我就服你。今天这事,很明显是费力不讨好。干好了没功劳,干不好有责任,这要换成别人,肯定不趟这浑水。”

海啸淡然地吃着菜,“消防员的字典里,没有见死不救这四个字。”

池萌停下筷子,转头看着他。见他看了过来,就甜甜一笑:“上次山体滑坡的时候,导演让我演崇拜。现在我突然发现,好像不用演了,我对你真的有那么一点崇拜了。”

“怎么,这次想嫁我了?”海啸夹起一块牛肉放进嘴里,好整以暇地瞧着她。

池萌一噎,小嘴张张合合,憋红了脸,才争辩道:“你吃饭就吃饭呗,怎么还撩人呢。”

大家边笑边吃,海啸笑而不语,池萌埋头苦吃,不肯看人了。

吃饱了饭,池萌豪爽的叫来服务员结账。

“我们经理刚才来电话了,说特别感谢消防队长救了人,也救了我们酒店,这顿饭为你们免单,你们不用结账了。”服务员客客气气地说道。

“嘿!”池萌噗嗤一乐:“本来打定主意请客,谁知却被海队请了。”

明欢起身往外走:“谁请都一样,反正今天你俩都是主角。”

“对,谁请都一样,反正你直播的钱也是海队帮你挣得。”耿直甘雨发言。

池萌不服气地追了上去:“那照你这么说,我应该分给他一半呗。”

“不用,留着当嫁妆也行。”甘雨迈开大长腿上了电梯。

池萌正要上去,刚好电梯关门的时间到了,眼看就要夹住她的时候,头顶上方出现两只有力的大手,分开电梯门,护送她上去。

“谢谢!”池萌回眸,朝着海啸一笑。

“不用,我海纳百川,你是我的小池塘呀。”海啸抬手好笑地揉了一把她的头顶。

“喂!那些话是为了比赛才说的,你不要记住呀。”池萌睁着无辜的大眼睛看向他。

“不好意思,记性太好,已经忘不掉了。”海啸低下头,嘴角一挑,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