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全感男友 》东方玉如意

24. 双人叉鱼

年轻人走路快,不一会儿就追上了前面牵驴的老大爷。莫娉婷欢喜地上前打招呼:“五大爷,出去放驴了呀。”

老爷子一瞧见是她,高兴的一拍大腿:“哎哟,四丫回来了呀。昨天我在电视上看见你了,真好看,跟电视上的大明星一个样。”

老人话没说完,发现了后面跟着的一队人,被这阵势唬得倒吸一口凉气:“这咋还扛着摄像机呢?是来拍电视的吗?要拍咱村儿哟,那可得把咱们村子拍好点儿。现在来咱们县里旅游的人特别多,好多村子都脱贫致富了。咱们村实在太偏僻,藏在这山沟沟里头,你们好好拍,把咱们村拍好看点,争取也拉点旅游的人过来。”

明欢凑上前来:“老爷子,您放心吧。我们是电视台专业的导演和摄像师,拍出来的片子肯定没问题,您就做好准备,等着迎接游客吧。”

老爷子嘿嘿笑得合不拢嘴,一双干瘦的大手紧紧握住明欢的手:“电视台的同志,你们辛苦了,是不是要在我们这儿住几天呢?我现在就给你们安排吃住去。”

老人太朴实了,大家都笑了起来,莫娉婷连忙摆手:“不用,住我们家就行。我们家的院子跟三叔公家不是连着的吗,我已经想好了,我们几个闺女都住我家,让他们几个男的住我三叔公家。”

老村长点了点头:“这样也行,你三叔公家房子多,宽敞。那你们先过去,一会儿我去瞧瞧,有什么需要我干的尽管开口。”

村子不大,没走几步路就到了莫娉婷家,莫大娘正在院子里捡豆子,瞧见一大群人走近了,吓得她脸色一变,赶忙站起身来。

“四丫,你回来啦?”莫大娘看见朝思暮想的闺女,灿齿一笑。却忽然想起早晨的一幕,嗫嚅着改口道:“你们……你们这些城里的贵客是来买山货的吗?”

莫娉婷脸一红,快步走上前去,给了妈妈一个大大的拥抱:“妈,我想通了。以后咱们不用藏着掖着了,我就出生在这儿,您就是我妈。再怎么藏着也改变不了,我就是一个穷山沟里的丫头,但是我爱学习、努力干活,观众愿意喜欢我最好,不喜欢我也不勉强。”

她转过身来,搂着妈妈的肩膀,笑对镜头:“这是我妈妈,一个特别憨厚的山里老太太。我从小没了爸,是我妈把我们姐妹四个拉扯大的。我们家虽然穷,但是我们都很努力,感情也都特别好。我三个姐姐知道我回来,明天肯定会跑过来看我的,到时候你们就能见到她们了。”

没有人评价什么,大家自发地鼓起掌来,莫娉婷能有这样地转变,既是莫大娘的幸福,也是她自己的幸福。

既然来人家做客,每个人都不好意思空手,大家纷纷把在商场买的礼物呈上,男人们非常一致的都是买吃的。

甘雨手头紧,买了几件比较实用的日用品,池萌买了一套绛红色的运动服。

“大娘,这衣服穿着宽松,适合您爬山穿。我听说老人都喜欢红色的,喜庆吉利,就给您挑了这颜色,也不知您喜不喜欢?”池萌笑着把礼物捧上。

看着崭新的衣裳,莫大娘不敢伸手接,连连摆手:“不用不用,闺女,你快拿回去给你妈穿吧。我穿不着这么好的衣裳,我们家四丫给我买了好多好衣裳呢,来来来,你们看看。”

老人把大家领进屋里,打开衣柜,献宝一般让大家瞧。果然,里面有运动装,也有羽绒服,还有村里老太太喜欢的大红坎肩,有一个按摩仪,还有几样装在盒子里,看不出来是什么。

莫大娘满脸笑:“我家四丫可孝顺了,给我买了好多好东西,给她三个姐姐也没少买。她去上大学的时候呀,除了头一个学期的学费是村里人一块凑的。从第二个学期开始,就没要过家里一分钱,还经常给我们买东西。这孩子就是太能吃苦了,白天上课,晚上去做家教,周末的时候还去商场里给人家当售货员。挣了钱自己舍不得花,老给我买东西,你说我一个农村老婆子,哪穿得着这么好的衣裳呀。”

莫大娘笑得合不拢嘴,看自家闺女的眼神满是骄傲和自豪。

陈昱强默默走到莫娉婷身边:“对不起,我错怪你了,我向你道歉。”

莫娉婷笑着摇摇头:“不用,我不怪你。你说的对,我要是连自己亲妈都不认,那我还是人吗?我以前确实做错了,我就这样,做个真实的我,比原来装成二五八万的样子轻松多了,也痛快多了。”

明欢带头笑了起来:“看来咱们这临时男女朋友,都有向下一步发展的可能呀。无论是英雄救美的,不打不相识的,甭管什么方式吧,总之关系是越来越近了呢!”

莫大娘一听,吃惊地睁大了眼:“小伙子你说啥?我家四丫有对象了,是这意思吗?”

大家这才忽然想起,当着妈妈的面扮演临时男女朋友,好像有点儿不合适,而且山里人未必能理解这种节目形式。

明欢很快反应过来:“大娘,没有,我们说的是我们拍电视的专业术语,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是来拍风景的,拍一拍咱们村子的生活。刚才我们碰到村长大爷了,他说让我们拍好看点,争取吸引点旅游的人过来,增加咱们村的收入。”

莫大娘连连点头:“好啊好啊,那你们就多住几天,我去给你们找被褥,家里有新被子,还没盖过。”

大家就这样安顿下来,莫娉婷和甘雨、池萌住在自己的房间,用的是崭新的被褥。

几个男人都住在邻居三叔公家,他家是村里最富有的人家,有6间房子和莫家的房子连在一起,中间并没有院墙遮挡。

静下心来之后,大家发现这里的风景的确太美了,山顶绿树成荫,山腰上的梯田郁郁葱葱,两道清泉从山顶汩汩而下,靠近村子的一条,村里人用甘冽的清泉水,做饭洗衣。靠近梯田的一条,被人们引水入稻田,被阳光一照,水波盈盈发亮。

“难怪莫娉婷这么漂亮,青山绿水养美人呀!”明欢感叹道。

海啸和池萌并肩坐在石头上,正在眺望远处的风景,听了这话,就凑到池萌耳边,低声道:“我觉得还是我家小池塘更漂亮!”

池萌转身推了他一把,站起身来走向前方,不想让他看到自己脸上憋不住的笑容。

海啸跟着起身,过来拉池萌手腕:“咱们去小溪里抓鱼吧,晚上请你吃烤鱼。”

“小溪里的鱼都活蹦乱跳的,你能抓到?”池萌瞪大了眼。

“能不能抓到,你跟过来看看,不就知道了。”海啸带着她离开人群。

裴修远和甘雨同时望了过去,看着他们双双离去的背影,都没有说话。

山泉水绕了大半个村子才流下去,这一段平缓的水流形成了一条小溪,溪水十分清澈,能看到水底的鹅卵石,和草鱼鲫鱼游过的身影。

海啸脱鞋下水,高高地挽起裤管,露出两条肌肉结实的小腿。

这男人,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彰显着力量,到处都是荷尔蒙。池萌腹诽。

海啸把一根结实的树枝折成两截,用尖端在水里插鱼。池萌见他转了好几圈都没有收获,便笑了起来:“大海浪,你行不行啊?还说抓鱼,鱼抓你吧?”

海啸直起身来:“看好了,拼啦!”他双手握紧树枝猛地叉了下去,却突然惊叫:“哎呀,我的脚……”

池萌吓了一跳,顾不得溪边石头滑,紧跑两步,到水边弯腰去看:“你受伤了?”

海啸突然起身,伸出有力的长臂一把抱住池萌,身子一转,把她放在了溪水中间突起的石头上。“我一个海洋灾难,还能被你们小池塘的生物伤到?站在这,离我近点,让你睁大眼睛看着鱼是怎么被抓到的。”

他早就盯上了石头缝里的一条鱼,猛一用力,牢牢叉住鱼身,举起树枝送到池萌手里:“怎么样,知道我行不行了吧?”

池萌举着鱼指了一下水里:“这有一条大的。”

海啸弯腰去找,池萌趁机趴到他背上,抱住了脖子。“要是你背着我还能叉到鱼,我就服你。”

“行。”被戏弄的海啸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开心地笑了起来。左手揽住池萌的腿,防止她掉下去,右手握紧树枝往下叉。

“啊……啊……哈哈……”随着他忽左忽右弯腰叉鱼的动作,池萌忍不住惊叫连连,看着一条条鱼在他手下逃走,她坏笑起来。

池萌心里明白:其实他不是叉不到,是怕她掉下去。以她的安全为第一位,逗她开心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