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全感男友 》东方玉如意

11. 他欺负我

手机铃声响起,池萌才明白过来,是海啸的手机来电话了。手忙脚乱地从他裤子兜里掏出手机,看到了屏幕上的爷爷两个字。

池萌觉得自己不能随便接别人的电话,就按下静音键,等着对方挂断。可是,对方似乎十分执着,断了又打,再断还打。

海啸又不见露头了,池萌很着急,可是手机又响起来了,还是“爷爷”。爷爷不会有什么急事吧,老年人万一**不舒服什么的……池萌只能滑动屏幕接通了电话。

“小兔崽子又不接我电话,你都多久没回家了,什么时候带孙媳妇回来见我?”

“……”池萌不知说什么才好。

“快说话呀,海啸你干嘛呢!说话。”

池萌眼睛盯着水面,迟疑地说道:“嗯,爷爷好,我是……那个,海队在水里呢,我帮他拿手机呢,爷爷一会儿我让他给您回电话啊。”

手机那头的海爷爷万万没想到会是一个女人的声音,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情。海爷爷一时没能反应过来,池萌见他不说话,赶忙趁机挂断了电话。

又有几个男人一猛子扎到水里去了,可是很快他们就承受不住水底的压力,又钻出水面。

海啸却一直没有出来,不仅池萌着急,导演明欢的眼睛都瞪圆了。

正在大家都焦急担心的时候,海啸抱着小男孩破水而出 。岸边的,水里的,所有人都呼出一口气。

海啸脸色已经憋的通红,抱着小男孩奋力游到岸边。在众人帮助下,男孩被抱上了岸,可是他一动不动,昏迷不醒,看不出是死是活。

男孩的妈妈疯了一样扑过来,大叫着他的名字猛摇,却怎么也摇不醒。

陈昱强忽然想起自己曾经看过一段视频,要背着孩子跑圈,抓脚脖子,倒着背。

陈昱强刚要背起孩子,孩子妈惊慌失措地大喊起来:“你要干什么?别呛了他。”

“得背着他跑,控水,倒着背。”

裴修远已经跑了过来,冷静说道:“他已经呛到了,我是医生,让我来。陈昱强,你的方法是错误的,闪开。”

医生这两个字让大家放下心来,只见裴修远把孩子放到地上,跪在他身边,先清理了口鼻,给予了两次人工呼吸,然后将孩子的头歪向一侧,进行心肺复苏按压。

裴修远做的认真专业,很快,孩子吐出几口水,轻微哭出了声。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池萌走到海啸身边,左手抱着衣服,纤细的右手递给了他:“我拉你上来吧。”

海啸还在大口喘气,不过不像刚才那么剧烈了。“不用,你往后退,别滑下来。我缓一缓,自己能上去。”

孩子没事了,大家这才想起救人的英雄还泡在水里。在陈昱强和另一个男人的拉拽之下,海啸上了岸,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休息。

池萌抱着他的衣服坐到他身边,关心问道:“你没事吧,在水里那么久。”

“没事,过一会就好了。有水吗,我喝一口。”海啸的呼吸依旧不平稳。

“哦,有。”池萌赶忙从包里拿出矿泉水,“我喝过几口,你介意吗?”

“没事,给我吧。”海啸拿过来,想拧开瓶盖,手臂却有些发抖,没拧开。

池萌赶忙拿回来拧开瓶盖,小心翼翼地递到他嘴边,喂他喝了两口水。“你冷吗?我包里有一条毛巾,我帮你擦擦,你赶紧把衣服穿上吧,万一着了凉,会不会腿抽筋呀?”

海啸没有拒绝,任由她拿着小毛巾在自己身上擦拭。太阳已经升起来了,暖融融的,擦过水珠之后,身上很快就干了。池萌把衣服递给他,帮他穿上。

他系皮带的时候,转过身去背对着池萌。刚才一时情急,为救孩子顾不了那么多,此刻却是不好意思当着女孩子的面做这种事。

这样紧张的时刻,他们早就忘记了录节目的事情,而电视台不会游泳的大哥没有参与救人,却真实地录下了一切。

裴修远那边已经完成了溺水抢救,孩子哭着扑进妈妈怀里。旁边的小姨也揪心得直掉泪,既担心又庆幸,一会儿哭一会儿笑。

孩子小姨是个年轻的姑娘,留着齐耳的短发,气质干练。可是经此一吓,她也早就乱了方寸。看到孩子没事,放下心来,她跑到海啸这边连连道谢。

“不用了。”海啸摆摆手。

“要的,要的,我们一定要登门道谢,孩子叫小哲,我是他小姨,我叫方落。您在哪住,或者在哪工作。我要做一面锦旗,送到您工作单位。”方落态度诚恳。

“真的不用。”海啸活动一下胳膊,感觉自己没事了。

方落还不肯走,瞧见一旁的摄像机上有怡州电视台的台标,吃惊地对摄像大哥说道:“你們是怡州电视台的吗?我也在怡州工作,你们这是在拍什么节目。”

海啸有点不耐烦了,挥着手赶她离开:“你快走吧,不去看看孩子,在这问什么问。”

他的手挥起来,池萌忽然发现他手上划破了一道血口,赶忙从包里掏出面巾纸帮他擦净了,撕开一个创口贴小心翼翼地贴上。

“幸亏我包里常备创口贴。”池萌骄傲地仰起头。

海啸抬手揉揉她头顶的软发,忍俊不禁。“小池塘。”

方落瞧着二人亲昵的互动,讪讪一笑:“我家小哲已经没事了,一会儿我会和姐姐带他去医院检查,既然你们也是怡州人,那咱们就回到怡州以后再见吧,我们全家会登门道谢的。”

海啸头也没抬,只淡淡说了一句:“不用。”

她终于转身走了,池萌忽然想起什么,“哦,对了,你爷爷刚才给你打电话了。我本来不想接的,可是他一直打,我担心老人家身体不舒服有急事找你,就接了。不过他好像也没什么急事,你给他回个电话吧。”

海啸一愣:“他听到你的声音了?”

“对呀……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池萌有点心虚。

“没有,别担心。”海啸咬着唇,眉头皱起。以爷爷盼孙媳妇的急切心情,忽然听到一个女孩接了自己的手机……呃,这事有点难办。

小哲被妈妈和小姨带去医院检查了,他们对裴修远也是千恩万谢,并询问他在哪个医院工作。裴修远摆摆手,转身走向自己的团队。

莫娉婷脸上的惊诧还没有散去,由衷地竖起了大拇指:“你们真厉害!有你们在,真的好安全啊!”

陈昱强也穿上了衣服,自嘲道:“好像就我没啥用啊。”

甘雨认真说道:“别这么说,他们各有所长,今天刚好派上用场,你也热心地下水救人了,只不过体力没人家好,没办法,做到不添乱,适当帮点小忙也算不错。”

陈昱强嘿嘿一笑:“我就说嘛,甘雨,咱俩最合适了。”

“说你胖你就喘,我们家甘雨可不是那么好哄走的。”池萌挺身而出。

“你们家甘雨,以后就是我们家甘雨了,池萌,你是谁家的你自己不知道啊?”

“我才不是谁家的呢,我是我自己家的。老强我告诉你,这是在录节目哦,你不要趁机搞小心思,你可是有临时女友的人啊。”

陈昱强不服气,二人你来我往,怼得天昏地暗。

海啸一手捂着耳朵,走到一旁打电话。“爷爷,真不是,如果有女朋友我肯定要带回家给您看的呀。”

“我刚才……在水里,所以让人家帮我拿衣服啊。为什么是她拿?因为她……她离我近呀。是,您说得对,她不是我同事,我们**没有女的。她是……反正我这次出差是公派,人家也是公派,是有任务的。什么任务啊……这个上级要求保密。好了,爷爷,以后再说吧,我们领导叫我了,再见,保重身体。”

海啸挂断电话,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慢慢踱回团队中,探究地看向池萌脸色,判断刚才怼**赛的胜负。

“大海浪,他欺负我。”池萌撅着嘴走到海啸身边。

海啸抬手摸摸她头顶,笑道:“败了?走吧,咱们今天先回去,回头我帮你欺负回来。”

“哈哈哈……”

“喂,这也太宠了吧,观众都要甜掉牙了。”

“你们简直太配合导演了,观众想看什么演什么。”

“好无耻,占我家大萌子便宜。”

众人群起攻之,火力全都集中到海啸身上。

裴修远挺身而出:“好了,大家别闹了,虽然海队现在没事,不过他水下憋气时间太长了,我建议马上去医院检查一下,没有内伤才好。”

海啸淡然道:“不用了,我们在**接受过专业训练,我体格好,也是憋气成绩最好的。”

甘雨悄悄凑到池萌身边,低声耳语:“幸亏他不是你真正的男朋友,要不然,这么好的体力,真怕你吃不消啊。”

池萌顺着她的思路想了想,嫩白的小脸突然一下变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