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全感男友 》东方玉如意

汉服伉俪

距离国庆假期只有一周时间了,为了抓紧给海啸做一套合适的汉服出来,两个人必须放学后在一起。

有了一次在海家遇到海爷爷的经历,池萌不肯去了。可是去池家也不行,那么多医生护士帮池妈妈盯着呢,眼光严肃得都跟x光刀似的,就算海啸能顶住压力,池萌也不敢惹那些热情的叔叔阿姨。

于是,**的宿舍就成了不二选择。虽说也有不少热烈的目光在追随,但他们都是年轻人,只是善意的好奇罢了,跟学校里的关注差不多,尚能接受。

**的小伙子们的确很纳闷,最近一个星期大嫂每天来报到。她来了之后。队长就会把她藏在宿舍里,两个人不知道在干什么。到晚上九点多,学校熄灯之前又会把她送回去。

他们每天晚上闷在宿舍里过两三个小时!于是,青春澎湃、荷尔蒙发达的小伙子们,纷纷猜想着一段五光十色的时间。

周五晚上,队长又一次十分准时的把大嫂接了回来,二人进了宿舍,就再没露头,只有晚饭的时候,海啸去食堂打了两份饭,然后就一头扎进宿舍,直到10点都没出来。

睡觉时间到了,可小伙子们却还赖在休息室里,看着不疼不痒的电视剧,眼光却时不时地飘向门口,耳朵也一个个竖得很直,倾听着隔壁的动静。

就算**的床质量再好,以队长的体力,也不应该一点声音都没有啊?

就在小伙子们左思右想想不通的时候,隔壁房门一响,脚步声传了过来。

休息室里众人互望一眼,都有点失望,还以为今天大嫂不走了呢,队长的幸福生活这么快又结束了。

就在他们用眼角的余光撇着楼道的时候,没想到,备受关注的两个**大方方地进了休息室。

“大家帮忙看看,这套衣服好看吗?”池萌笑盈盈的走在前面,身子往旁边一闪,把门口的c位让给身着汉服的海啸。

小伙子们瞬间石化、目瞪口呆,眸光上上下下打量着海啸,把海队长看的实在不好意思了,转身要走。

池萌一把拉住他:“你不能走,说好给我当模特的,在自己人面前都不好意思展示,那你还怎么参加汉服节呀?”

海啸无奈地转回身来,硬着头皮给大家参观,冷着一张脸问道:“你们看够了没?给个意见。”

小伙子们这才回过神来,不知是谁带头鼓了一下掌,于是休息室里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

“好好好,队长太帅了!”

“对对对,队长人长得帅,穿什么都帅!”

“什么呀?你们有没有眼光?分明是大嫂设计的衣服好看。”

这一下大家全都找到了重点,对呀,大嫂是学服装设计的。《安全感男友》里面演了,大嫂平时最喜欢的就是设计汉服,还开直播、开网店呢。

于是大家自动开启了夸大嫂模式:

“大嫂太有才了,这衣服太好看了,你有空的时候能不能也给我设计一套?”

“对呀,大嫂我也想要。我想要一套侠客的,我从小就想当大侠,我自己去配把剑,下次汉服节带着我呗!”

“大嫂,我们队长本来不怎么好看,你看让你这衣服一衬,显得个儿也高了,人也壮了,风流倜傥、迷倒一片。”

一群小伙子围在池萌身边,瞧着对面的海啸品头论足,这架势好像海啸一个人面对偌大的一个小舅子团一样。

池萌走上前去,帮海啸把外袍脱下来,这下大家都懵了。当着我们的面宽衣解带是什么意思?

“你们看,穿着外袍就比较雍容华贵,像个文武双全的王爷。脱了外袍就比较简单干练,像个江湖侠客。你们觉得这外袍,穿好看还是不穿好看?”

“都好看,都好看!”

“对对,我们队长天下无敌,不穿衣裳更好看。”

众人哈哈大笑,眼神时不时飘向池萌。海啸大手一伸,把女朋友揽在怀里,带回宿舍:“别给这帮门外汉瞧了,看来看去也看不出什么门道。不早了,我送你回家吧。”

小伙子们这才明白,原来两个人闷在屋里好几天是在做汉服。

队长和大嫂还真是单纯的可以呢。

国庆7天假如约而至,汉服节举办的地点就在长江边上一个古色古香的小镇,距离怡州不远。池萌不会开车,以前去都是坐大巴再倒公交车,要花费一天时间。

如今不一样了,有男朋友的人自然就有了专属司机。海啸早晨接上她,中午二人就在小镇上吃午饭了。

来参加汉服节的人不少,有热衷于汉服的爱好者,也有借此机会宣传的商家,池萌也动了些小心思,在衣服上直接绣上品牌不太合适,她就做了一对情侣款的荷包,上面绣上“风雅轩”三个字。

第2天上午汉服节正式开始,无数男女老少身着各个朝代的衣服云集于此,池萌的手艺不错,可是她没有专门的模特团队,即便他们情侣组合颜值超高,可混在一片人海之中,也不是特别抢眼。

人多的地方又热又挤,池萌的大家闺秀装里外好几层,热的她身上都湿透了,汗水顺着鬓角往下淌。海啸心疼的拉着女朋友小手离开主街,来到一条相对僻静的小街上。

“以前只知道你喜欢汉服,就觉得你做这些都是因为兴趣,能从中得到很多快乐,却没想到也要承担这么多辛苦,我家小池塘真是又能干又坚强。”海啸从荷包里掏出纸巾,一手轻柔地帮她擦汗。另一手打开折扇,扇起风来。

池萌满不在乎地笑笑:“不就是出点汗么,这有什么呀。现在都国庆了,再热能热到哪去?我曾经三伏天穿汉服参加活动呢,不也照样活下来了,嘿嘿!”

“你呀……对于喜欢的事儿特别执着,希望你喜欢我也能这么执着,一辈子不要变。”

池萌抿着小嘴笑,海啸忽然抬眸,用热烈的目光看了过来,女朋友不好意思了,马上转身款款走向路边的卫生间:“你在这等我一会儿吧,别乱走啊。”

“好!”海啸走到树荫下,扇着风等她。

池萌说高贵典雅的外袍和古色古香的折扇很搭,他要扇扇子就不能脱外袍。要脱了外袍少穿一件,就特别像江湖侠士,也就不能扇扇子了。二者只能选其一,最终海啸选择了穿着外袍扇扇子。

“小哥哥,你好帅呀,这是高贵的王爷服饰吧,刚好我穿的是公主服饰,你可以和我一起拍一段小视频吗?”一位穿着华贵、头戴金步摇的汉服美女在海啸面前驻足,跟在她后面的人手上举着手机,看样子正在直播。

海啸冷着脸摇了摇头:“不必了。”

举手机的妹子愣住了,放低**海啸解释:“你是刚进这个圈子的吗?你不知道她是谁吧,她是网红,很红很红的,你这么帅气的模特,被她一带肯定能红起来。”

海啸丝毫不为所动:“我有女朋友,不随便和别人拍视频,而且我也不是模特,是因为我女朋友喜欢汉服,我才陪她来的。”

尖下巴的网红美女十分尴尬,似乎是第一次被拒绝。转过身去面对镜头,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小哥哥好冷酷啊,不过跟他的人设好搭,清冷傲娇的王爷,出尘脱俗啊。”

美女网红绞尽脑汁想词儿,飞快思考着应该再撩一下,还是识趣离开。

“抓贼呀,抢包啊……”突然,不远处传来一声尖叫,打破了暂时地安静。

网红转头看过去的时候,发现海啸已经像一支离线的箭一般冲了出去,凌空跃起,一脚飞踹在抢包贼肩头,把那小子踹的像驴打滚一样一溜滚了出去。

网红美女震惊了,不由自主地赞叹:“不怕王爷酷,就怕王爷会武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