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全感男友 》东方玉如意

9. 大海浪

池萌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瞪了他半分钟,“那你干嘛不早说啊,大哥,我的腿都快要走断了。难道你很喜欢走路吗?”

“我无所谓呀,就当野外拉练了。刚才是谁说的,如果我要做主,就是不怀好意,想占你便宜睡一张床。”男人耸耸肩,开心地吃着面包。

“你……你是男人好不好?胸怀要宽广一点嘛,你还姓海,是不是应该有大海一样的胸襟。你怎么能跟我一个小女子计较呢?你这大海……真不靠谱,也对哦,你不是大海,是大……海……浪,狂浪狂浪的。”池萌怼完人,感觉出了点气,指着旁边的饮料摊位说道:“我渴了,大海浪给解决一下饮水问题吧。”

这个节目的开销费用都是发给男嘉宾的,女人要买东西,只能跟男朋友撒娇哄求。

海啸吃东西极快,三下五除二就吃完了面包,买了两瓶水回来,递给池萌一瓶:“给,小池塘。”

“呜……”池萌一噎,仰头看他。一大口面包卡在嗓子眼,别提多难受了。

海啸嘴角一翘,使劲憋着笑,帮她拧开瓶盖,塞进手里。

池萌接过来喝了一大口,把面包送下去,才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你叫我什么?”

“小池塘啊,你不是叫我大海浪么。”海啸一副理所当然的欠揍表情。

池萌跳起来作势要打他,却又忽然落地捂住了脚脖子:“哎呦!扭脚了,我走不了路了。”

海啸忍俊不禁,叹了口气道:“唉!你这演技呀,奥斯卡欠你一座小金人儿。起来吧,我背你。”

池萌努力憋着笑,爬到他宽厚的背上,左手拿着水搭在他肩上,右手悄悄抬起,指着他后脑勺挤眉弄眼地放狠话,只不过没敢出声。

“小池塘,你身体往左边倾,重心后移,右手抬起,此刻你应该是正在指在我的脑袋念叨什么,说说吧,我这么大度肯背你,你在说什么呀?”海啸准确地判断出目前形势。

池萌双眼瞪得溜圆,这家伙判断力也太强了吧。“我在想,大海浪真厉害,背着一个人一点都不累,看样子你能把我背出去呀。”

“行了,少废话吧,快挑一个纪念品买了,咱们还能早点回去。”海啸迈步走到亭子跟前。

池萌趴在男人背上,一伸手就够到一个风铃,简简单单的一串,风铃草造型,淡淡的紫色,底部缀着的流苏上有一个心形的卡扣。

“小美女真有眼光,这是我们这最漂亮的纪念品了,心形卡扣里面可以写字的,我这有笔,你写一下吧。”负责卖货的漂亮小姐姐递过来一支笔。

“好啊!”池萌高兴地接过来,扫一眼66元的价签,感觉还可以,就在卡扣里写了几个字,把笔还给人家,让海啸付钱。

“钱在T恤口袋里,自己掏。”海啸刚说完这句话就后悔了,因为有一只软绵绵的小手顺着肩膀滑了下来,缓缓伸进衣兜里,往外抓钱的时候,他……屏气凝神,五官都要皱巴到一块了。

好不容易结束酷刑,海啸终于可以迈步离开了。

这次由男人掌控方向,池萌在他背上开心地玩着风铃,用口型说着:我的坐骑,大海浪。知道欺负我的下场了吧?以后我不高兴了,还让你背我。放着临时女友的权力不使,过期作废。

“小池塘,可以下来自己走了吧?”

“不可以,我脚扭了。”

“我乐意背你,是因为我昨天确实有点小心眼了。今天免为其难地肯背你一段路就不错了,你不要以为我瞎,看不出来你没扭脚。”

池萌撅起小嘴儿:“那你还是人家男朋友呢,哪有这样的男朋友,才背着女朋友走了几步路,就不肯走了。”

海啸把她放到地上,抬手撑住了她身后的墙壁,一张帅气的脸凑了上去:“那你说……我是你真正的男朋友吗?如果你说是,我现在就背着你走出去,一步都不用你自己走。”

这样近距离的直视,有一种要被他按在墙上壁咚的感觉。池萌忽然有点怕,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心里也有点乱,顺着墙壁蹭了出去,躲开这个暧昧的距离,才大喊道:“我可以自己走出去。”

海啸挑唇邪邪的一笑,大步跟了上去。

两只手腾出来了,他想看看池萌在风铃的桃心里写了什么。可是她不仅不给,还跑的飞快,一点都不顾及刚才假装扭脚的模样,让海啸连连摇头。

二人终于走出八卦村,天色还没有暗下来,池萌开开心心地笑道:“大海浪,你这认路的本事还真不是吹的,我觉得咱们应该是第一……”

话没说完,她吃惊的发现陈昱强和莫娉婷正坐在石头上玩手机。池萌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下午五点十分。原本兴致勃勃的萌妹子瞬间像被扎爆的气球一样,完全没有了精气神。

“我以为我们是最强战队,没想到人家早就出来了。好吧,我临时化身成最强记者采访一下,请问你们组几点出来的?”池萌摇着手里的风铃,让两个玩手机的人抬头看向这里。

陈昱强呵呵一笑:“两点。”

“天哪!两点!那个时候我们刚刚走到村子中央的阴阳亭。我已经绞尽脑汁的思考了,今天这一天估计要累死我三年的脑细胞,你们是怎么达到这个速度的?”池萌太吃惊了。

“很简单啊,手机导航。”陈昱强依旧在笑,且笑容没有一丝慌乱。

“你们……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池萌瞠目结舌,连连呼出好几口气:“你们这也太……太过分了。古老的村落,体验古人五行八卦的智慧,难道不是要靠个人智慧去解开这个谜团,走出这个村庄吗?你们竟然用现代科技手段,我们从一进村开始就把手机装在包里,连指南针功能都没用,你们简直……太无耻了!”

面对义愤填膺的池萌,陈昱强和莫娉婷表现的十分淡定。“虽然导演没说可以用手机,但是也没说不可以呀,我们用了也不算犯规,对吧导演?”

明欢捋着自己的山羊胡,嘿嘿笑道:“对呀,我并没有说不可以使用现代化工具,是你们太本分了。从这件事情上来看,你们俩的性格还真是般配呢,都是自动守规矩的人。”

池萌气鼓鼓的翻了翻白眼儿,懒得再争辩什么,就见海啸从车上拿了瓶水下来,坐在大石头上自顾自的喝起来。

“大海浪,你只顾自己喝水,就不能顺便帮女朋友带一瓶吗?”

“来,我帮你拿东西,自己去车上拿水。”海啸长臂一伸,示意池萌把手里的包和风铃交过来。

“哈哈哈,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想把我的风铃骗过去,看看我究竟写的什么字,我偏就不让你看。”池萌笑嘻嘻的跑去车上拿水,坐在石头上等着裴修远和甘雨出来。

直到暮色降临,他们还没有出来,导演不得不安排了一个本地的向导进去寻找,终于在七点多钟把人带了出来。

池萌拿着两瓶水跑过去迎接,海啸面容冷峻地瞧着她的背影。1号机位对准了海啸的表情,2号机位对准了池萌的背影。

“甘雨、修远哥,你们怎么这么晚才出来呀?如果向导不进去接你们,是不是就困在里边出不来了?”池萌笑嘻嘻的把水递了过去。

甘雨打开喝了一口,大义凛然地说道:“不管出的来,出不来,至少我们不作弊。即便摄像提醒我们可以用手机,我们也没有用,因为这样的结果才公平。”

裴修远一脸冷峻,未置可否。

池萌有点懵,直到回度假村吃完晚饭,洗了澡躺到床上,她却又忽然坐起来,对旁边床上说道:“不对头,大海浪,我一直觉得不对头,导演好像在套路咱们。”

海啸还不困,正躺在被窝里玩手机,听她这么说,便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道:“套路你什么?”

“今天甘雨跟我说,摄像大哥提示他们可以用手机导航,那岂不是想让他们早点出来。可跟咱们的摄像没说呀,你想,导演是不是故意想让咱俩最后出来。”池萌觉得自己好像真相了。

海啸放下手机,懒洋洋地看了过来:“你的意思是……你颜值最高,能影响收视率,导演故意为难你,让咱们俩睡大床?”

“你这人,说话不要这么带刺好不好?我不是说自己颜值最高,反正我就是觉得导演好像确实是想让咱们最后出来。”

海啸拿起手机继续玩:“好像……确实……你小学语文怎么学的,这么说话难道不是要被修改病句的么?”

“好像的意思我是说我不确定,确实的意思是导演的意图很明显,这不矛盾啊,你小学语文才没有学好吧,将来辅导孩子写作业都难,哼!”

这边在斗嘴中到了摄像头自动关机的时间,那边明欢的房间里,四位摄像大哥正围绕在导演身边看片子。

“你们看,海啸的表情,注意看,每当池萌和裴修远接触的时候,他就会有几分紧张。虽然他只表露了三分,却足够引发弹幕的评论了。来易山十来天了,明天起,咱们去人多的旅游景点,1、2、3号机位各自对准你们的嘉宾,4号机位录制周边风景环境,但是要注意捕捉一组嘉宾的小细节。这些天的视频我已经做了简单的剪辑,打算飞花节前投到网上,先吸引一些关注。咱们一起看看,讨论一下。”

粗剪之后的视频放了出来,四位摄像笑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