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后和男二he了 》沈梦西米露

32. 顾从钧

“哦,是吗?那还真是挺有缘分的。”

顾从钧笑了笑,好似没有放在心上,那被太阳晒黑的脸上却罕见地有些红了起来。

“你别听她瞎说。”

宋瑾瑜的笑容僵在脸上,面上带了窘迫,白皙的小脸肉眼可见的变红了。

“我哪有瞎说。”陈舒窈反驳道,这签筒中有一百二十支签,两个人能抽到同一支的机会并不大。

他们之前就认识,如今又在这里碰到,又抽了同一支签,不是有缘又是什么。

不过这话她没有说出来,因为宋瑾瑜狠狠地掐了她一下,还嗔怒地看了她一眼。

娇羞的小女儿姿态十足。

有什么念头在陈舒窈的脑海中快速闪过,却没有抓住。

宋瑾瑜的这个神情也让她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便是有缘,刻意拿出来说,倒是有些攀缘了。

而且这还是张婚姻签,她这样说,岂不是想说表姐和顾从钧在姻缘上有缘吗?

婚姻大事,岂是能拿来乱说的。

陈舒窈懊恼不已,都怪自己一时嘴快,竟完全没有想到这一层。

好在顾从钧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这次打算什么时候走?”谢书白也是及时岔开了话题,帮宋瑾瑜解了围。

“不知道会待多久,但怎么着也得定了亲再走,家中着急没办法。”

“听说你考进了国子监,还没来得及恭喜你。”

“乡试的时候等你好消息。”

“客气了。”

“哥哥,原来你在这里,教我找了许久。”

就在众人说话的时候,一女子手持经卷,小跑着过来。素白的脸上带着浅浅红晕,为那张清秀的脸增添了几分艳色。

“你不是在听高僧讲经?怎么就出来了?”

顾从钧被她看得有些心虚,他是答应了要等她,可是他站在那里听着讲经的声音都快睡着了。这才偷偷跑过来透透气。正巧遇见了谢书白,才说了两句话,就被她寻来了。

“想着不好让你久等,这才提前出来了。”顾佩容笑了笑,看清楚了周遭的人,打了声招呼说,“原来是陈小姐与谢公子。”

“大昭寺一别,倒是许久未见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望着陈舒窈,带着温柔的笑意,像是相熟已久了一般。

陈舒窈被她这样看着,虽心生不喜,但也没有表现出来,勉强地扯了个笑容出来。

顾佩容这一来,陈舒窈也知道了眼前男子的身份,顾家的大公子顾从钧。

顾从钧和顾佩容是兄妹这件事,倒让她有些吃惊,这两人分明没有半分相似之处。

可这京城又能有几个姓顾的?除了镇国将军府,怕是没有第二家了。

她前世不曾见过顾从钧,但听过他的事迹。此人勇猛无双,在面对月国数万大军的包围时,带领百人突出重围,还将敌军杀了个措手不及。

凭一人之力将月国赶出了西北边境,还了百姓安宁。

他前世和薛家的小小姐定了亲,可是还没来得及成亲,就上了战场。后来薛家退了亲,他也没有再定亲了。

顾从钧前世是没有成亲的,那时候边境刚刚安定但偶尔还有骚乱,李承宇刚登基,为了稳定便让他戍守边疆,可是还没几年顾从钧便因旧伤复发离世。

京城中人谈起这个小将军无不惋惜。叹天妒英才,惋惜他英年早逝。

陈舒窈也感到可惜,还曾向李承宇感慨过,若是这位小将军能好好活着就好了。

她还记得李承宇是这样说的,“上天或许觉得,没有了战争,也就不需要将军了。”

真的是这样吗?前世她没有怀疑过,如今想想却觉得此话另有深意。

究竟是上天不需要将军还是他?

陈舒窈还未深想,便已经惊出了一身冷汗。

“原来妹妹也认识,那便不用我介绍了。”

“只是今日实在不是个叙旧的好时机,家中还等着,书白,改日我再去找你。”

“好,那便说定了。”谢书白笑着应允了。

少年的背影宽阔有力,不同于读书人的柔弱,陈舒窈在脑海里已经勾勒出了少年将军在战场上浴血杀敌的场景。

想到他前世英年早逝,不由得有些唏嘘。

前世的真相已经无从探究了,但她私心里还是希望这位小将军日后能逢凶化吉。

陈舒窈收回了目光,转眼却发现宋瑾瑜也在望着顾从钧,脸上还带着欲说还休的神情。

陈舒窈想到表姐在进京之前就与他认识了,或许是有什么话想说,但是又不方便说吧。也没有多想。

顾从钧他们走后不久,宋韵芝她们也出来了。

回去的马车上,宋瑾瑜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决定开口问陈舒窈。

她的眼睛望着别处,装作不在意地说:“窈窈知道那位小将军是谁家的公子吗?”

“他对我有恩,我总该知道恩人的名字。”

怕陈舒窈误会,她还急忙解释,却不知这样反而欲盖弥彰。好在陈舒窈并没有听出来。

“是镇国将军府的大公子,顾从钧。”

“前几年就投了军,年纪虽小却也有战功在身,不常在京城,我今日也是第一次见他。”

“表姐与他是如何认识的?又为什么说他对你有恩?”

她在京城都不认识顾从钧,表姐从江州来又是如何认识的?

她看着宋瑾瑜想要问个究竟。

“我们在路上遇到了山匪,是顾公子救了我们,还一路护送进京。”

宋瑾瑜见没法隐瞒,一五一十地将事实道来。

“发生这种事为何不早说?”宋韵芝听见后,狠狠地皱起了眉头,有些后怕地望着李丽君,“嫂子,你竟然还瞒着我。”

“你和孩子要是有个好歹,我可真没法交代。”

“就是怕你担心才没有说的,事情都过去了,我们都好好的在这里。”

李丽君笑了笑,对遇上山匪之事倒不是很在意了。

“还好遇见了顾从钧。”宋韵芝心里琢磨着要好好谢谢他。

“可不是,也是我们运气好,顾小将军是个好人。”

李丽君说起顾从钧的时候,状若无意地看了宋瑾瑜一眼,只见她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在心中叹了口气。

陈舒窈听完这些,对顾从钧的好感又多了几分,又不经感慨这兄妹俩的差别也是真的大。

若不是今日亲眼所见,她怕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两人是兄妹。

到家之后,陈舒窈将自己抽的那张签随手塞进了一本书里,以免看着堵心。

又拿了本书打发时间。这书没看多久,竟来了个意想不到的人。

“小姐,大公子来了。”

杏儿进来通传的时候,陈舒窈正看得入迷,隐隐约约只听见谢书白三个字,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还是杏儿又重复了一遍,她才听清。

陈舒窈有些意外,谢书白已经很久没有主动来找过她了。

她激动不已,心情也雀跃了起来。可她还是有些别扭的,不想让谢书白看出来自己很开心。

这是不是意味着他不再疏远她了?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陈舒窈故作冷淡地说,脸也没从书中抬起来。

谢书白见她这样,倒也没生气,反而还觉得自己这些日子的疏远有了效果。只是心中没有想象中那么高兴罢了。

他将这小小的不开心归结于自己习惯了陈舒窈的亲近,还不适应她这个样子。

“你今日说话,有些口无遮拦了。”

“你表姐是个女孩子,你说话该考虑到她的名声。”

“即便是有缘,这句话你也不该说。”

“好在今日遇到的是顾从钧,若是其他人,指不定要传出什么话来。”

“你年纪小不懂这些也情有可原,可今后说话,还需谨慎些。”

谢书白话也说得不重,只是想提醒陈舒窈。毕竟宋瑾瑜也到了议亲的年纪,若是传出什么不好的话,对她是不利的。

“知道了。”

陈舒窈闷声答应了。其实她早就反思过了自己说话不过脑子。只是没想到谢书白会特意过来说。他对表姐,或许是不一样的吧。

她也知道自己今日说错了话,可当谢书白一说,她又有些委屈了起来,心里酸酸涩涩的。

“我会去向表姐道歉的。”陈舒窈合上了书,眼睛不敢去看谢书白,“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就先走吧。”

“我有些累了。”

陈舒窈强忍住泪水,下了逐客令。

她其实并不是不认错,她也知道谢书白没说错,她只是有些难过于他的态度。

他对表姐是不是太过关心了?

明明她才是他的妹妹啊?一定要对她这么凶吗?

或许是她有些无理取闹了吧。

按照阿娘和舅母的意思,表姐和谢书白迟早会结亲。他只是提前关心自己未来媳妇了而已。

想到这里,陈舒窈终于愿意承认,她有些嫉妒表姐了。

但是表姐很好,谢书白也很好。他们在一起是最好的了,她不应该嫉妒。

“那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谢书白知道这是她的借口,也看出她心情不好,或许是他说了这些话让她不开心了吧。

但是她总该懂事了。

陈舒窈看着谢书白离去的背影,心痛得难以自抑。回想起重生后的种种,究竟是为什么,她和谢书白还是渐行渐远了?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