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后和男二he了 》沈梦西米露

30. 江州来客

长安城外的官道上,几辆马车正在快速前进。车辙上沾满泥泞,灰扑扑的,一看便知是赶了许久的路过来。

马车前方是一骑着高头大马的少年,身着银色软甲,面容威严,看上去勇猛不凡。

一行人到了长安城门口,却突然停了下来。

马车里出来了一位美妇人,年纪在四十左右,举止端庄,穿着虽不似京城贵妇那般华丽,但也考究。

妇人径直走到了少年面前,拿出一个钱袋递到了少年面前说:“多谢小将军相救,还一路护送进京,不知小将军姓名,他日我们母子三人必定登门道谢。”

“我们来得匆忙,身无长物,一点点心意,还望小将军不要嫌弃。”

“夫人客气了,那种情况,谁都不会放任不管。不过是一点小事,不足挂齿。”

“还请夫人收回去。”

少年几次三番都推辞不受,李丽君也不好硬塞。寒暄了几句后,少年便打马走了。

马车上的门帘被掀开一角,片刻之后才放下。

“还看呢?人都走远了。”

宋瑾文的打趣声响起,他笑得开心,倒叫宋瑾瑜红了脸颊,凶巴巴地要去锤他。

“你瞎说些什么,我分明是在看阿娘?”

“哦~”.宋瑾文拉长了声音,“原来是在看阿娘。”

“可你的眼睛看的好像不是阿娘的位置呢。”

“你再瞎说,我就打你了。”

“你这么凶,将来如何嫁得出去,我要是那小将军,我定不会娶你。”

“你不说话,没人将你当哑巴。”

宋瑾瑜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她被他说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

“你们两兄妹在说什么呢?这么热闹。”

这时李丽君也回了马车,就看见了兄妹俩打闹的场面。

宋瑾瑜将头偏到一边去,掀起帘子假装是在看窗外的风景。

“阿娘,没有什么。”

宋瑾文也难得没有拆穿。

“那小将军没有说名姓,但看上去也是京城中勋贵人家的孩子。这高枝儿可不能攀。”

“京城不比江州,不该有的心思,你趁早就给我掐了。”

这几日女儿的异样她瞧见眼里。那小将军丰神俊朗,为人正直,又对他们有救命之恩。

女儿对他产生好感她并不奇怪。哪怕宋家在江州也是名门望族,但这到了京城也就不够看了。

趁早敲打一番,长痛不如短痛。

“这京城可真繁华。”

宋瑾瑜心中虽有些难受,但也知道阿娘都是为了她好,只是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只好转移了话题。

眼前的繁华与喧嚣让她眼花缭乱。那一点点愁绪也被抛到了脑外。

马车在京中行了大半个时辰,这才到了陈府。

才一下车,宋韵芝就走上前来握住了李丽君的手。

“嫂子,我总算是把你等来了。”

“上次江州一别,如今已有七八年了吧。”

“家中可都还好?”

宋韵芝说着说着,眼睛都有些湿润了。太久不曾见过娘家人了,对故乡的思念一下子就压制了她的理智。

李丽君又何尝不想她。虽说是姑嫂,但关系并不比姐妹差。

“我也念着你许久了,家中一切都好。”

“爹娘身体也康健。”

“瑾文瑾瑜,快来见过你们姑姑。”

“姑姑好。”

兄妹俩紧紧地跟在母亲身后,对于这个姑姑,他们是陌生的,但记忆中又有些模糊的影子,他们想亲近又不敢亲近就显得有些拘谨。

“孩子们都长大了。”宋韵芝怜爱地看着两个孩子,她上次回家省亲他们才七八岁,现在都要长成大人了。

“窈窈过来。”宋韵芝又唤了陈舒窈过来,向她一一介绍。

“这是你舅母,这两位是你表哥表姐,你们小时候还在一块玩过。”

陈舒窈一一打了招呼,她对于他们,也是陌生的。

“这位是谁家的公子,到不曾见过。”

李丽君的目光落到了谢书白的身上,此人气度不凡,定非池中之物。

“这位是我夫君的义子,谢书白。”

说起谢书白的时候,她的兴致就不高了。李丽君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一路舟车劳顿辛苦了,我叫厨房备膳,到时候再好好叙旧。”

宋韵芝虽然有很多话想说,但也不急在这一时,一直在门口站着也不想那么一回事。

用过膳后,宋韵芝拉着李丽君聊天,打发陈舒窈带着表哥表姐一块玩。

或许是血缘的关系,没过多久几个人就熟稔了起来。特别是两个女孩子,关系好到像是玩了多年的挚友。

“表姐,江州和京城,哪里更好玩?”

陈舒窈没出过远门,甚至不知道江州的具体位置,只觉得是个很远很远的地方,还有些羡慕起表姐来。

“自然是京城了。京城的繁华是江州远比不上的。”

“那江州与京城,有哪些不同?”

“唔。”宋瑾瑜认真思考了一番,说:“不同的地方很多,一时都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不过给我的感觉就是,京城不怎么下雨。江州这时节是雨季,整日淅淅沥沥地下个没完。”

“一下起雨来,山间林间都笼罩在一片白茫茫的雾里,倒跟水墨画一般。”

“只是我倒是无心欣赏它的美了,没有太阳,人都要发霉了。”

“还是京城的天气好一些。”

宋瑾瑜自顾自说着,陈舒窈便在脑海中想象着这画面,或许是从未见过的缘故,心中竟生出向往来。

两人又凑在一起说了许多话,像两只叽叽喳喳的小黄鹂。

宋瑾文和谢书白是完全插不进去话来。只能在旁边一边听着一边跟着笑。倒显得有些傻。

“书白兄师从何人?”宋瑾文找了个话题,两人已经互相介绍过自己。同岁,谢书白比他大了几个月。

“是傅青棠老先生。你呢?”谢书白又问了他。

“我父亲。我家都是教书先生。”宋瑾文解释道。

“方才听姑姑说你也过了府试,又准备去哪里读书?”

“去国子监。”

宋瑾文有些高兴,眉毛一扬:“这倒是巧了,我也要去国子监。”

“看来今后我们就是同窗了。”

“日后还请书白兄多多指教。”

他又做了个读书人之间的礼节,谢书白回了礼。

可算是找到了话题,两人又聊了一些学业上的事情。

宋瑾文被谢书白的学识震惊到了,自知自己不如他,更是佩服了。

“书白兄学问怕是不在某些先生之下。”

几番交谈之下,宋瑾文便得出来结论。他日科甲之时,此人必定榜上提名。

“瑾文谬赞了,不过是胡说八道罢了。”

谢书白战战兢兢多年,自知藏拙的重要,今日也是难得遇到辩友,这才多说了两句。

“表哥也觉得我哥哥厉害是吗?”

“他总是很谦虚,不喜欢别人夸他。”

“但是我还是觉得他是最厉害的。”

其实陈舒窈在和表姐说话的时候,也一直在听着谢书白这边的动静。她虽听不太懂他们讨论的那些东西,但是听到表哥夸谢书白,心中别提多高兴了。

她对这位表哥的好感都加了几分。

“哥哥,你怕是要丢了江州第一才子的名头了。”

宋瑾瑜也插了一嘴。

“可见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书白兄只要不去江州,我依旧是江州第一才子,哪来的丢名头。”

“都是虚名罢了,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宋瑾文性格乐观开朗,倒是豁达。

“不知表哥要成何大事?”

陈舒窈接了话茬,继续问道。

“我要做天底下最厉害的教书先生。”

陈舒窈愣了一下,随即笑了,倒没想到是如此清新脱俗的想法。

“表妹见笑了。”宋瑾瑜白了宋瑾文一眼,有些好气地说,“我哥这人就这点志向,爹爹倒也常说他不争气。”

“读书不去科举做官,去做个教书先生岂不是浪费。”

“我倒是觉得这个想法很好。”谢书白不同意宋瑾瑜的说法,“我们做学生都希望有个好先生。”

“而且没有先生,谁教我们知识,我们又怎么去科举。”

“好有很多时候,先生传授的不仅仅是知识,还有希望。”

“有志气又何须仅仅是做官。”

“书白兄,你真是我的知音,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宋瑾文感动极了,眼泪汪汪,要不是觉得有失礼节,他怕是要去抱谢书白大腿了。

“你瞧他们,玩得多好。”宋韵芝隔得远远地看着几个孩子相处,远比她想象中和谐。

“你之前提的事可是认真的?”李丽君看了看自家儿子又看了看陈舒窈。

漂漂亮亮的一小姑娘,没啥心眼。倒真觉得自家傻儿子有些配不上。

“我何时与你说假话了。”宋韵芝嗔了她一眼,又有些忧愁地说,“她没个靠得住的兄弟,京城高门大户规矩又多,我不忍心看她受苦。”

“也只有嫂子让我放心。”

“我瞧着瑾文那孩子也挺好的,性格不错。”

李丽君失笑:“性子倒还好,就是有点不着调。成天嚷嚷着要像他爹一样做个先生。”

“还说什么原本就是世代教书,怎么他就不能。”

“气得你哥都说不出话。”

宋韵芝看了他一眼,也笑了。

“他年纪小不成熟,再大些就懂事了。”

“我瞧着谢书白倒也是个好的。你可不能因为是义子就对他不上心。”

“今后他有了成就,也不会忘了你陈家的恩。”

宋韵芝只听着,却没有说话。

“可婚配了?”李丽君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若没有,我倒想让他做我女婿。”

“没有。”谢书白的婚事对宋韵芝来说也是一件棘手的事,“你都愿意我也没什么好反对的。”

“只是他的婚事我也做不了主,最终得他自己拿主意。”

“你是他母亲,怎么会做不了主?”李丽君疑惑的问。

“他是我夫君的名义上的义子,不是我的,名字也没有进族谱。”

说得好听是义子,说得不好听,就是寄住在陈家的。其实和陈家并没有什么关系。

“而且他是谢婷的儿子。”

“他竟是谢婷的儿子?”李丽君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我还以为那孩子已经死了,原来被你们养着了。”

宋韵芝有些苦涩地点了点头。

“谢婷也是个苦命的,她死了之后,她夫君来江州找过她和孩子,当时都说那孩子死了,那人在谢婷墓边待了一个月,回去的时候头发都白了。”

李丽君说着说着有些唏嘘地说:“那真那么喜欢,当初丢下他们母子又是做什么。”

“你说,她夫君?她成亲了?”

宋韵芝激动地抓住了李丽君的手,有些不敢置信。如果谢婷有夫君,她这些年又和陈望轩置的什么气。

“成没成亲倒是不清楚了,不过确实是她夫君,那男人看上去有权有势,谢婷可能是他养在外面的吧。”

李丽君不明白为什么宋韵芝突然激动,但还是照实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宋韵芝有些失魂落魄地松开了李丽君的手,这些年终究是她错怪了陈望轩。

“不过,这婚事,还得看孩子们自己。”李丽君虽然也愿意让陈舒窈做自己的儿媳,但还是觉得感情的事强求不来。

“说得也是。”宋韵芝失魂落魄地,压根什么也没有听见去,只是下意识的附和着。

“窈窈,过来。”

李丽君突然朝着远处招了招手。少女开心地跑了过来,额头上还冒着汗珠。她结合了父母的优点,长得好看,确实是惹人喜欢。

“窈窈觉得你表哥怎么样?”李丽君拿出帕子帮陈舒窈擦着额头上的汗珠。柔声细语地问。

“表哥?”陈舒窈认真的想了一想,宋瑾文是典型的南方人,长相柔和没有攻击性,但不如谢书白好看,皮肤白说话也温柔,身量比谢书白要矮上一点。性格比谢书白开朗多了。

和他在一起玩就会比较放松,但谢书白会让她更安心。

陈舒窈认真对比了一下说:“表哥很好。”

“那让表哥给你做夫君可好?”李丽君怜爱地摸了摸陈舒窈的脑袋,半开玩笑地跟她说。

“窈窈答应还是不答应?”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