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辅他又奶又凶(穿书) 》凌凌劫

9. 知情识趣

翊王妃还在奇怪裴晅怎突然朝他们王府送拜帖,这厢里丫鬟便来报,裴晅已经到了。

这么快?

翊王妃蹙了下眉,吩咐道:“请裴大人去花厅……派明路去看看王爷何时回府。”吩咐完,便换了件外衫,前去花厅见裴晅。

翊王爷上早朝,还没回来。

王府又没世子,只能由王妃前去会客。

花厅里,裴晅安安静静坐着,丫鬟规矩地奉了茶便退了出去,临走非常小心地偷偷瞄了一眼,脸不禁红了……

少年神色淡淡,春日暖阳放肆地铺洒进来,给他如玉的侧颜蒙上一层光,美的如画一般。

退出去后,小丫鬟心脏还砰砰砰直跳,这也太好看了吧?

怪不得连郡主都会动心!

见奉茶的丫鬟出来,一众小丫鬟便凑了上来,她们也好奇的紧,但更多的是不忿。

让他们郡主从假山上摔下来,还丢了那么大的人,现在居然还敢上门?

以为自己是状元就可以这么肆无忌惮了?

只不过,不忿归不忿,翊王府规矩还是很严的,裴晅再怎么说都是新科状元,这点体统,她们还是顾着的,也只是偷偷打量私下议论,替郡主抱不平!

可这会儿见到了真人,那些没体统的话,她们突然又说不出口了……

丫鬟们声音压得低,可毕竟人多,裴晅还是听到了一些动静,他放下茶盏,侧头朝外看了看。

院子里,围在一起的丫鬟们声音蓦地一停,全都转头看过来。

动静消失,裴晅:“?”

他想喊个人问问华元郡主的情况,见此情形,只得收回这个念头。

裴晅刚转回了头,小丫鬟们便又议论开了……

因为距离远,裴晅听不清她们到底说了什么,只猜到和自己有关。

杜为拧眉看了会儿,眼睛里的不满更浓烈了,但想到来时少爷的叮嘱,只得把那不满压回去,规规矩矩站着。

翊王妃到的时候,就看到裴晅静静坐着喝茶,一举一动,又矜贵又文雅。

女儿已经解释不是相中了裴晅做郎君,翊王妃现在看裴晅目光都慈和了不少,眉眼间也添了几分欣赏的神色。

“下官参见翊王妃。”

见到翊王妃,裴晅起身行礼。

嗓音虽有些稚嫩,却沉着冷静,不卑不亢。

翊王妃嘴角微微勾起,面色更慈和了些:“裴大人不必多礼。”

坐下后,翊王妃笑着道:“王爷还未回府,不知裴大人今日来府上所为何事?”

直白又客气,却不会给人任何压迫感和不适。

裴晅让杜为把礼品奉上,诚恳道:“昨日是下官反应不及,没能在郡主摔下前救下郡主,让郡主遭了难,实在歉疚,今日特备了薄礼前来探望郡主,不知郡主可好些了?”

昨日的事,虽说是意外,可要真说跟裴晅没关系也是不能的。

华元郡主在和裴晅私下说话的时候摔下山,就足以掀起轩然大波,更不用说华元郡主那番直白的表心意。

说完,裴晅便静静站着。

翊王妃打量了裴晅片刻,面上看不出喜怒。

裴晅上门拜访,是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

厅内一片安静,杜为不自觉屏住了呼吸,额上也开始冒冷汗。

少爷这是干嘛啊?明明是遭了无妄之灾,怎么反倒说是自己的错?华元郡主那可是翊王爷翊王妃的宝贝疙瘩,万一被追究起来……可不更麻烦了吗?

好一会儿,翊王妃才轻笑了声道:“裴大人有心了,华元只是受了些惊吓,并无大碍。”

听到‘华元’二字,裴晅眼底划过一抹了然,语气却没有任何变化:“郡主福泽深厚,下官这便放心了。”

以翊王府对华元郡主的娇宠,翊王妃说没事,必然没事,否则,王妃现在绝对没有心情也没时间见他。

听到这话,翊王妃心情着实熨帖不少,不说别的,这小状元倒是个知情识趣的。

“裴大人坐下说话就是,”翊王妃笑着道:“不需这么客气。”

既然人没事,礼也送到了,现在这个风口浪尖上,裴晅自然不会多留,他道:“郡主既无恙,下官也就不便叨扰了。”

翊王妃转念便知裴晅话里的意思,嘴角不禁溢出一丝笑来,小小年纪三元及第果然聪慧得很,那仅剩的一点儿不满此刻也烟消云散。

她点了点头道:“王爷不在府上,我便替王爷谢过裴大人好意。”

说着让玉念手下裴晅带来的礼品,吩咐道:“送裴大人出府。”

裴晅又行了个礼,便告退。

直到人走远,玉念才打开盒子捧到翊王妃面前:“两支百年人参。”

盒子里两支人参,品相极佳,翊王妃看了一眼,便道:“确实有心了,收进库房吧。”

玉念应了一声抱着盒子下去,刚走到门口,一个小丫鬟匆匆忙忙跑过来,玉念蹙了下眉:“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小丫鬟脸都白了,磕磕巴巴道:“王爷回府了,正碰上裴大人,这会儿……这会儿在三角游廊,不……不让裴大人走,封管家让我来回禀王妃!”

玉念一听就知道这里面有猫腻。

王爷要留裴大人,管家找人回来搬王妃做什么?

铁定是王爷为难裴大人了,管家怕收不了场才来搬王妃。

把手里的盒子往身旁的小丫鬟怀里一放:“送去库房,我去回禀王妃!”

翊王妃刚喝了半盏茶,正打算去澧兰轩看女儿,听到玉念的话,立刻起身道:“明路怎连个话都没回?”

边说,边往外走。

玉念扶着翊王妃,回道:“许是和王爷路上错过了。”

这会儿也不是追究错事的时候,翊王妃脚步飞快。

她自己的夫君,她能不清楚?

管家让人来报,事情肯定脱离控制了。

她早上还叮嘱王爷,切莫冲动,切莫冲动,等事情问清楚了,再计较不迟。

走时,他答应的好好的,这才多会儿功夫就把她的话抛到了脑后?

玉念观王妃神色,心里默默给王爷捏了把汗。

澧兰轩,虞九珂正和赵梦翎嘀嘀咕咕分析刚刚孟珍毓的面部表情。

这一仗兵不刃血,打得漂亮极了,虞九珂相当满意。

正说到兴头上,莲音一脸复杂的跑进来:“郡主,不好了,王爷和裴大人在三角回廊打起来了!”

虞九珂端着茶杯的手一僵,啪,手里的青瓷盏应声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