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谁把胭脂染 》张欣芸

第五十六章 离开

许媚儿冷哼一声,似对她的谢意十分不屑。

温棠这时走过去道:“许姑娘,上次对你说的话你别太往心里去。这次你帮了我,以后只要我能帮的上忙的,你尽管来找我。”

“切!”又是一声冷嗤,许媚儿表情冷漠的说道:“你犯不着跟我道谢。我没那么好心乐意去帮你,我做的这一切全然是为了四爷,你可没那么大的脸面让姑娘我出动。”

“四爷?”温棠疑惑。

许媚儿转过眼来,问:“怎么?四爷让我帮你盯着你弟弟的事情你不知道?”

见温棠半晌没有反应,许媚儿这才又是冷哼一声,目光也随之黯淡下来。

“他对你,可真是尽心尽力......”

带着满满的醋意,她起身走到窗前,吹吹风,好让自己没那么难过。

许久,她才又缓缓开了口:“自打我答应了四爷,此后除了吃饭睡觉便是盯着你家温长平。

那日我见他进了一户人家收账,直到后来出事,我都一直在角落里目睹着这一切。

我料到这是温长志的计谋,便在私下一直盯着那户人家,直到一天夜里,发现他们悄悄的出了城,于是乎我也俏摸着跟了上去。”

说到这里,许媚儿叹了一口气,又冷笑道:“说实在的,跟着那家人的时候我可怕极了,生怕被发现了,然后杀人灭口。

可是为了对四爷的承诺,我还是义无反顾的跟了上去。呵呵,我这到底是图什么。”

“许姑娘,大恩大德我温棠没齿难忘,受我一拜。”

温棠说着便对着许媚儿跪下,磕了三个响头。

许媚儿愣怔着回了头,看着温棠道:“你要怎么报答我?若我让你将四爷让给我,你同意么?”

温棠这时起身定定的看她,默不作声。

许媚儿这才又笑了起来,目光幽幽的看向窗外,淡声说道:“你的谢意我收下了,你可以回去了。”

温棠站在那里望着她,良久才慢慢转身准备离开。

就在她开门准备离开的时候,窗户那边又传来了声音。

“回去后替我转告四爷,我......”

“我祝你们早日喜结良缘,早生贵子。”

在那一阵阵低到不容易让人发觉的哽咽声中,温棠向着窗前的人影再次道了声谢,而后才关门离去。

晚间,厨房内。

自打温棠向何妈说了白天在温家的事情之后,何妈气的立马将大铜勺子摔进锅里,怒气腾腾的叫嚷道:“什么!用铺子换那老母鸡出狱,想得美!我都嫌那老母鸡三年牢狱都少了,现在放出来,少爷的罪不就白受了。

三姑娘,这事儿你可不能轻易的点头,那老头子这是放长线骗你上钩,背地里指不定想什么坏招呢。”

温棠这时道:“我自然不会同意。只是当时薛氏跪在我和四爷面前,着实难堪,不得以我才借口说要回来问长平的意见。”

何妈继续说道“总之不能答应这事。宁愿没有温家的铺子,这老母鸡也不能放出来。”

温棠点了点头,“知道了,何妈。我心中也不想那么轻易绕过谢氏的。

不过我现在唯一担忧的是,如果不答应放人,薛氏就会停了所有的漕运,到时我只能走山路来运货。

倘若到时走山路,花费的时间都是漕运的好几倍,而且为了预防山贼,还得雇些镖局的人,这样一来,成本便大大的增加。”

温棠坐在桌前,一脸愁绪,“不行,我得先写封信给顾伯父,问问他的意见。”

她起身便往外走,谁知温长平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外。

今日的温长平气色不错,白天时烟瘾一阵阵的犯过之后,到了晚间,他只觉得肚内空荒。

本来准备来厨房找何妈要些吃的,恰好听见二人的说话。

见了温棠,温长平走上前正色说道:“姐,我同意爹的要求,放了三娘。”

“长平,你是到现在还舍不得那老母鸡是吧!”

锅灶前的何妈气的将抹布扔进水里,语气也带着浓浓的指责。

此时温棠也有所不解的看他,问着:“长平,你是什么想法?”

温长平这时提了一口气,捏紧拳头道:“姐,何妈,是我太傻太容易错信他人,才让二哥三番两次的害我。

我想明白一件事情,只要我在这江城一日,他们便会拿我来要挟你。我不想在成为你的绊脚石,所以,我想这两日便去外公家。

姐,放了谢氏,拿回铺子,到时慢慢和他们斗!”

温棠却道:“长平,你要是离开我自然要和你一起走,那铺子钥匙要了也是没用。”

“不!你不能跟我一起离开,你得留在温家,你得守着这份家业。”温长平一本正色的看着温棠,他紧紧的抓着温棠的手说道:“不放了谢氏,三年之后她还是会出来,到那时,你还有几成的机会能拿到钥匙?

况且,爹本就对你有意见,你不听他的,三年后,他还会让你在江城有立足之地吗?

温家不仅仅是爹的,里面也包含娘的心血,即使娘九泉之下,也不会想让这温家的生意最后败在谢氏母子手中。”

“所以,你还是答应这个条件吧。”

在温长平说完之后,温棠这次一点一点的审视着自己的弟弟,仿佛在一夜之间,这个孩子成熟了。

长平的话句句在理,再加上她的病也未必拖的了三年。

万一三年后她离开人世,谢氏回来,到时只会新仇旧恨算在长平的身上。

想到这里,温棠还是倒吸一口寒气。

此时何妈听了这一番话,怒气也不似方才那样盛了。

想了好一会,她才嚅声说道:“回去老太爷那也好,山清水秀,鸟语花香,适合养人。”

说完,何妈才又转身回去,洗锅抹碗准备给温长平做饭。

温棠知道何妈心里仍是有些不甘,而这厢长平又目光热切的看着她,哪怕温棠自己心里也觉得不痛快,但是此时放人,似乎是最好的选择。

多日不见,当初高高在上眼中傲然无物的谢氏,如今被困在牢中,身上的傲气锐减,眼神之中也满是空洞。

无数次门外只要有一点点小小的动静,她都会眼中焕发神采跑过去抱着柱子张望,时时刻刻都在盼着老爷和长志来救自己。

可是最后又只能带着失望继续坐到那角落之中。

今日也不例外,门外响起了脚步声,她又立马起身冲了出去。

直到看见那走近的人是温棠时,她才又面如死灰的回到之前的位子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