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看起来很美味 》明目饮

速食便当

战争结束意味着这场旷日持久的加班走到了尾声。

川上在这场战争里也是获利方,先前有说过的,川上是杂食动物,食谱上写着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虽然偏好是人类,喜好是美食,但并不代表她对于人类纯良无害。她能吃的东西太多了,分到速食一类的也并不全是爱情。

她看中的人类,死在他人手下让她收尸的时候几乎比她收获的还要多,无论是死后的怨恨还是别的什么情绪,她照样可以吞吃干净用以饱腹。

只是吃的好与坏罢了。

真要对比一下味道,那么正面的东西口味是酸甜口,负面的是辣味,看程度分辣度。川上不爱吃辣味的食物,可不是不能吃。闹饥荒的时候,就算是一个世界寂灭后的绝望她也可以一口吞下。

灵魂这种东西则不同,属于奢侈品 。川上培养成功的主菜太少,能心甘情愿供奉自身灵魂的就两个——铃原,人见阴刀。除非面临绝境,或者被贪欲支配,没有人会想着同魔鬼做交易,将灵魂亲手奉上。

人见阴刀还是处于特殊状态,被奈落占据身躯时想的是不想死去,想要一个存在能证明他的痕迹。川上在那半妖快死的时候将支撑载体的能量全部注入半妖身躯,将半妖里人类的一部分全部剔除,其中包括人见阴刀残缺的灵魂。剩下的能量全部用来保护他的性命。

只要那妖怪不死,他就还要用人见阴刀的脸。

她实现了两个人的愿望 。

铃原算是速食类里的奇葩,明明只是获取了爱情,到最后他的执念却是再见一面。希望杏子可以更好的活下去。没有自己想活下去的念头。为了得到她的消息深入险境,导致死亡。她为他织幻境的时候都觉得惊讶。

·

铃原先生简直是速食类的典范。

可现实里并没有那么多铃原先生。

·

山崎听见杏子说:“我好像知道我的真爱是谁了。”

他起先以为这是杏子又看中了谁,想要来次日抛。

杏子继续说:“他有一头黑发,还有深茶色的眼睛,笑起来很好看。”

山崎手有点抖:“还有吗?”

“有的哦。我曾触及到他的灵魂。哦,还有,他的头发是卷的。我决定按这个特征去找亲爱的。”

“你记错了。”

山崎按住自己不争气一直在打颤的腿,神情肃穆:“你绝对记错了。”

杏子想了一会:“那是鸩色?”

“你不止记错了还记反了。”

山崎用尽毕生演技,准备拉回站在悬崖边上的友人,连被发现后失去工作的下场都想好了 。他深吸一口气,保持住脸上的假笑。

“杏子,我见过他的。他头发是鸩色的,末梢的确有卷的。而眼睛是蓝的,你可能是把他的黑西装记成了他眼睛的颜色。你对真爱的记性一直不好。”稳住,稳住,不能崩,该死的,腿别抖了。“他很好看是真的。”

“可我真爱死了,我只是在找替身。”

“……”忍住,一定要忍住,不能让杏子招惹魔鬼!“替身也要找对标准的。”对不起中原干部哪天你被杏子祸害了我绝对会尽全力让杏子谢罪的!说头发是鸩色的应该会避开一点,毕竟杏子在这方面非常有强迫症。

“我懂了。”

山崎想说你懂个鬼,后来发现她真的懂了个鬼。

·

一场战争结束后,上面的大佬在清点收益和损失,下面的就是处理战后遗留下来的问题。

人员死伤状况,各部门缺员人数,还有交战区留下的信息,诸如此类。

底层人员一般是负责清点伤亡人数的,机密一点的东西接触不到。

文职的最后几天都在爆肝汇总各种数据,加班狂魔坂口安吾估计这几天完全是拿命去处理情报。据可靠消息,他已经加班72小时了,除了实在撑不住眯一会,其他时间都在座位上,异能力泼水一样的放。

黑田表情深沉的叹息道:“他怎么就不长痘啊!”

这几天川上因为人员紧缺,川上被上面直接抽调去了外边,负责处理最后一次大面积交火带来的琐碎事情。黑沉沉的套装压在她身上,连她的面目都带了点冷郁。

听说她被分到了织田那一组,又因为生的太好,手上还没有用枪的茧子,被残党盯上过几次。在她踹断了几根肋骨,松了几个下颌骨后,那几个活口给她带来了几分功绩。

这时候她刚回来,一身行头还没换下来,气息冷厉肃杀,板着脸还没缓回来。

“啊。”川上有些迟钝的接上了话,“大概因为他长了颗痣?”

“你们那边还没结束?”

“死的人太多,一时调不回来,我被子都晾了几天了。”

简短的对话后,两个人继续各干各的,除了下班可以适当八卦外,在上班时间最好嘴巴严实点,不该问的别问。

叭叭叭容易坏事。

川上这次回来还是被上面指示的,让她去武斗派那边找人配把*枪*。至于配把*枪*后会发生什么上面没说,她也不在意,乖乖回来的主要目的还是为了雷打不动的送饭。

给坂口安吾。

加班72小时还没有胃穿孔胃出血不长痘的社畜,他一日三餐是定时定点的敢信?坂口安吾从最初的“莫挨老子”的惊恐脸变成如今便当来了就吃,不得不说习惯是个非常可怕的东西。

这次他可能从上边听了什么风声,眼神是欲言又止好几次,还是什么都没说。

.

总的来说,坂口安吾没有说出来的话是,她被太宰治盯上了。

虽然只是稍微起了点兴趣,跟逗猫一样,也不是什么好事。

川上曾经跟着一堆黑西装远远的看见过一次传闻的太宰干部,脸嫩,缠着绷带,不带情绪微笑的时候,像恶鬼。

她的临时搭档织田有一个大心脏,对着恶鬼的时候情绪也没什么负面的,比一群挂着冷汗的人要好。

太宰并不在意手底下的人想的是什么,对他来讲,在每一次任务里寻求死亡才是正经事,至于任务,他的头脑足以让他玩闹的时候获得最合适的进展。

川上非常老实的扮演自己的底层人员形象,并不贪图这个人类身上罕见的灵魂。他很难搞,不划算。耗费人类一生的时间还不一定可以摸到他的心脏,那么太宰这个罕见食材就是多余的。

港黑里多余的食材太多了,就没有一个好骗的吗?还是外面好。

她中午刚换上的*枪派上用场的时间比想象中的短,不过没什么好惊讶的,从上午开始就有被安排的迹象了。

用枪托直接砸人的下巴比用手舒服多了。

川上蹲在原地数被她排列整齐的一排受害者,吃着他们溢出来的情绪,还抱怨野生的味道不好,不如被她养过的储备粮。

不是自己的星球就这点不好,要离得近才能吃到零嘴,还是劣质食品。

被她认为是多余的太宰就在这时候出现在她面前,以倒吊在墙上的姿势,晃晃悠悠的,然后……不负众望的砸到了她面前。

“倒吊使人脑部充血最后血管破裂死亡的方式,果然又失败了啊。”

在地上同尘土挣扎的物体由平的一摊变成一坨,又在她的战利品面前变成那个太宰干部。

“为什么不杀掉呢,从这些人口中是问不出来任何有价值的东西的。”

川上真诚的:“我只是一个文职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