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然而NPC又做错了什么 》樾玥

关于路人甲和炮灰乙们

等两人吃完饭,太宰治捂住自己火辣辣的胃,觉得他的胃已经是爆发的火山了。

倒是织田作之助适应良好,甚至连老板友情附赠的解辣冰牛奶都没有动。

“没事吧太宰?”

太宰治摆摆手,喝完一整杯冰牛奶后总算好了点,感慨万分,“果然和书上说的一样,因为辣椒素过量致死是非常痛苦的事,推荐指数两星。”

在转行边缘蠢蠢欲动的织田作之助抬头,“书?”

就像是得到新玩具急于炫耀的小孩儿,太宰治从黑色风衣里拿出他刚刚拆了腰封的新书,真诚推荐,“这本《完全自杀手册》真的让人受益匪浅。”

“就算生活再难,也要多读书啊织田作。”

织田作之助并没有露出想象中的大惊小怪,反而被平静地接过了《完全自杀手册》,认真观察整本书的封面设计,文字排版以及书章目录。

然后才郑重的还给太宰治,并给与了高度肯定,“是本好书。”

“对吧,对吧。”太宰治满意地点头,为织田作之助的品味点赞,“可惜已经是最后一本了。”

织田作之助相当捧场地惋惜,“这可真是太可惜了。”

要想成为一名优秀的小说家的话,除了丰富的阅历,还必须多读书吧。

织田作之助认为他寡淡贫瘠的生活经历毫无艺术点,他并非天赋型选手,果然只能靠自己的努力了吧。

或者还应该善于观察?

所以……

“太宰,不是要聊聊你的朋友吗?”

太宰治皱眉,“织田作,我总觉得你在想什么失礼的事。”

织田作之助茫然地啊了声,觉得太宰治说得也有道理,“抱歉,因为想写些什么,却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

太宰治拍手,惊叹道,“织田作是打算成为小说家吗?”

颓废的青年连连摆手,“不,我没有成为小说家的才能。”

“只是想写些东西。”

但有一份自己为之奋斗努力的追求,本身就是一种才能了啊。

太宰治饶有兴趣地继续问道,“是想取材吗?”

他会成为某本书的角色经历新的旅程吗?

织田作之助给与前者肯定,对于后者,他觉得太宰对他可能有些误解,“太宰,我还在整理大纲。”

略显羞涩地回答,甚至还有一点点心虚。

如果只有不到三百字的概要也能算大纲的话。

简单来讲,这位有志成为小说家的Mafia十级摸鱼选手,已经具备了一名小说家的优秀品质——咕咕精。

太宰治于是选择放过这个话题。

“我的朋友被请吃了一顿零食。”还该死的符合那个挑剔的朋友的口味。

织田作之助:……

倒也不必如此别扭的打码。

虽然只是港口黑手党堪称量产机的路人甲一员,但路人甲和炮灰乙们的精神娱乐世界也挺丰富的。

在某不愿透露姓名的技术大佬友情提供的技术支援下,他们甚至搞出了个匿名论坛,必须内部成员邀请,才能进入的那种。

在这个5G智能机横行的当下,织田作之助依旧使用着2G翻盖机,保持着早睡早起,习惯纸质书籍阅读,宛如活在90年代的老人就差没拿保温杯泡红枣枸杞茶了,匿名论坛这种过于时尚的因素看起来就和织田作之助不搭。

但他又很好说话,虽然沉默寡言,毫无存在感,但织田作之助在组里的人气其实并不低。

常年包揽整组的夜间值班工作,节假日调休时,只要提前商量,织田作之助都会好脾气帮忙顶班。

感动横滨十大好同事,别的小组成员都羡慕哭了。

所以遇到好玩有趣的事,大家也会想法设法地拉织田作之助一起参加。

线下的聚会织田作之助不参加就算了,线上的狂欢除了网费其他啥也不用,还不一起造作起来。

毕竟这年头老好人真的不多了。

其实之前,织田作之助有写成过文章,也向杂志社投过稿,毫无意外地被退回来了。

编辑的话也十分直白,【您的作品缺少了些烟火的气息】

在重新审视自己被退回的稿件后,织田作之助不得不承认,编辑说得很有道理。

于是他开始下意识地观察。

匿名论坛就是很好的观察点。

现在论坛加精飘红的贴——关于boss带回的某不可言说和准干部大人。

起因是首领某天和干部尾崎红叶的闲聊。

“红叶殿,要是渚赫和太宰两人互补一下就好了。”

原本只是一句正常感慨,在出现人传人现象后,在织田作之助照旧点开匿名论坛继续隐秘观测时,已经传成两家长辈为得到更好基因,积极配种。

下面的分析乍一看还有理有据。

比如渚赫干部一看就是那种家里养顺的的大狗勾,而某新加入审讯室的不可言说,就是被领养回来,清洗干净后发现是名贵品种的猫。

织田作之助:……不,这两已经有生殖隔离了吧。

可惜,并没人在意这句吐槽,大家都默契地无视了这条发言,继续津津有味地做一名理中客。

最后得出结论,这就是家里长辈为崽子长大配种做准备。

当然,从最近两人平淡的相处可以看出,双方并没有看对眼。

可能后续会有新崽出现在红叶大人的考察名单中。

织田作之助:……那啥,他们好像都是男的,算了……

讲真,织田作之助觉得这些匿名马甲们才该去当一名小说家。

这妙趣横生的展开,看似荒诞不经,又紧密联系实际,看似无懈可击,其实却是空中楼阁。

这就是当代荒诞喜剧吗?

果然那位杂志社的编辑评语非常有道理,他的境界还是差太多了。

当然这些,织田作之助并不打算告诉太宰治,他只是一如既往地充当一名合格的听众。

虽然嘴上说着狗这种生物真是蠢死了,给点肉就摇头摆尾亲热的不同,但这份亲热也会在第二天,同一地点在不同地拿着肉的其他人身上体现。

所以太宰治讨厌狗这种生物。

织田作之助并没附和,而是敏锐地指出了少年话里的前提,“太宰你不是喂得也挺高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