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扮女装的绿茶想攻略我 》锦橙

第86章 086

面对质问, 顾汐月看起来很失魂无措,她强作镇定道:“玉是阿臣送给我的,这就是证据。”

赵太太嗤笑:“顾小姐你好像不明白我的意思, 玉是死物, 人乃活物, 死物在谁身上全凭活物做主。你说玉是阿臣给你的,怎么证明?”

“我……我……”顾汐月嗫嗫嚅嚅,“我去过月亮村的海湾沟,就是在那里救了阿臣,这些事阿臣也知道。”

海湾沟位于月亮村后侧,几座绵延的山连着山水, 早年防洪不到位, 每到雨季都会发生洪涝。

不巧,赵墨臣被**犯丢到山里时正赶上梅雨季,大雨引发山体断裂, 泥石流瞬间将山路掩埋,他也是运气好被冲到了树上, 又遇上早起上山的小姑娘、不然早被埋死再山里头了。

顾汐月为了名正言顺的当这个“救命恩人”,几年前特意磨着舅舅带她去过几次赵默臣遭遇危险的事发地, 美名其曰下乡体验生活,实则是为了考察当地实情,免得赵墨臣问起时她无法回答露出马脚。

年幼的顾汐月实在喜欢赵默臣, 又生怕露陷儿, 甚至还托买玉的人找到过顾明音, 让他哄骗着她说出了当时的所有的细节。

同时,她也不小心地知道了另外一个秘密。

那件事让年幼的顾汐月下定决心讨好顾家夫妻,也更在乎赵墨臣,

想到这儿,顾汐月不安地看向台下的顾家父母,这件事一定不能让他们知道,不然……不然………

顾汐月死死抠着指甲,像背诵课文般把搬来的详细经过逐字逐句全盘托出,她是怎么遇见的赵墨臣;赵墨臣当时穿了什么衣服,说过什么话,所有一切与当时的场景分毫不差。

她说的越多,赵墨臣的绝望越深。

顾汐月的确是他的救命恩人,这点肯定没错,看样子他这辈子都要和顾汐月锁**。

她说了这么多,赵太太依旧无动于衷,紧接着又抛出一个致命问题,这次是对着下面的顾家夫妻:“冒昧问一下两位,你们曾带着顾小姐去过月亮村吗?”

月亮村这个名字让顾母为之色变,这个地方他们自然是去过的,亲生女儿十几年来都生活在那里,那个村落藏于大山深处,贫穷落后,他们第一次去时都不相信现在这个世纪还会有那种地方。

顾母张张嘴正要回答,一直站在暗处的沈予知突然开口:“太太不必多问了,顾小姐这样的千金大小姐怎么可能会出现在那么偏远的村沟里,就算顾太太想让孩子体验生活,也不会往那种地方带。”

此话一出,所有人点头称“是”。

真假千金这件事没曝出来前,所有人都知道顾家怎么宠爱那对最小的双胞胎,每天逛街都要配两个保镖,想也知道不会特意那带他们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顾太太缓缓点头:“沈小姐说的没错,我们没有带孩子去过那里。”

顾汐月脸色大变,着急辩解:“妈妈你们明明让舅舅带我去过,是你们不记得了!我没有撒谎!!”

顾母正要说话,就见沈予知勾唇,“顾小姐你急什么,我说你撒谎了吗?”

顾汐月顿时失声,瞪大眼睛不再说话。

沈予知不慌不忙地走上前,缓缓道:“据我所知,顾家被抱错的明音正是生活在月亮村,顾太太,我说的没错吧?”

顾母再一次点头,纠结地看向顾明音所在方向。

她怔像个没事人儿一样捧着一叠小蛋糕吃,闲闲地样子活像是再台下看大戏的观众,一点都没有被影响到。

“沈小姐突然提明音做什么,难不成……”顾母此时也猜测出她接下来要说的话,一时无法相信,声音逐渐低了下去。

“我就是觉得这事儿可真稀奇,你的亲生女儿在月亮村,阿臣遇难的地方也是月亮村。”

赵墨臣瞳孔紧缩,极为诧异的看向顾明音,她就像别人讨论的不是她一样,一脸的满不在乎,连最细微的波动没有,只剩平静漠然。

赵太太何其聪明,立马听出话里有话,她果断地请沈予知上来,顺着她的话文:“知知,你要是知道什么就说出来,阿臣和你一起长大,可不能让他被人傻傻的骗了。”

沈予知弯起眼角笑得开心,“说来凑巧,这块玉我曾在一个玉石收藏家那里见过,这位大师刚好在外面,赵太太不介意的话我可以把他邀请进来。”

玉石收藏家?

听到这个名字,顾汐月踉跄的后退两步。

她没记错的话这位收藏家早就定居海外,退休后选择环游世界,一般人想见他一面难如登天,沈予知是怎么找到他的?如果这位玉石收藏家真的是当初的卖家,那她………

那她不就真的完了嘛!

不行。

绝对不行!

顾汐月大脑空白,失魂落魄间忽然灵机一动,她摇摇欲坠正想假装晕倒,赵太太一把扶住她,似笑非笑:“顾小姐,你可别在这个时候说你不舒服,那样我可就不得不怀疑你别有用心。”

话到如今,顾汐月哪敢还继续装晕。

赵太太松开她,对沈予知说:“知知,让那位大师进来。”

沈予知早有准备,一通电话把那位收藏家叫入大厅。

十几年过去,收藏家眉眼如初,和初见时一模一样。顾汐月呼吸急促,明明不冷,她却通体生寒,控制不住地打着寒战。

现在她只祈求收藏家忘记这档子事,毕竟她见过的玉这么多,哪会偏独对这一块铭记于心。

“沈小姐好,赵太太好。”

赵夫人也没有啰嗦,直接把玉递过去,“这块玉你可认得?”

收藏家接过玉细细辨认,点头:“认得,是我几年前从一个地摊上淘来的,当时觉得这个玉特别,于是花钱买下,后来送到了慈善拍卖行。”

“那你知道是谁拍下它的吗?”

收藏家说:“一个姓顾的买家。”

事到如今明眼人都明白了什么事。

这分明是玉的真正主人买了它,阴阳巧合下到了顾家人的手里,他们便占据着别人的功劳来获取自己的利!

听到这儿,赵墨臣几乎要站不稳,他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呆呆地看着那块玉。

那日遇险,这是他身上仅有的东西,于是他把它送给了那个姑娘,告诉她自己的名字地址,希望有朝一日她能来找他。

他记得这份恩情,记了整整12年。

可是现在有人告诉他,这一切都是假的!

他一直以来的救命恩人根本就不是救命恩人,只是一块拿着他的东西,骗了他十二年的无耻骗子!!!

他出奇的愤怒,除了愤怒还感觉到无力与可笑。

赵墨臣双眼猩红,终于压抑不住胸腔怒火,一把掐住顾汐月地脖颈,用牙缝里挤出三个字:“你、骗、我。”

顾汐月无法呼吸,眼泪一下子逼了出来。

“顾汐月,你竟敢骗我!”赵墨臣声嘶力竭的怒吼,手上不住加大的力度,恨不得当场掐死她。

“阿臣,松手。”

“你告诉我她是谁,你不会不知道!”

当顾汐月拿着玉出现在他面前时,他一眼认了出来,无数次向她提起那日所发生的事,她全部都能对上,甚至连他们的对话都一清二楚。

当时山里面没有别人,这说明顾汐月是见过她的。

她明明清楚一切,却不告诉他,自私自利地利用着别人的恩惠享受着他的爱护。

这些年来他为她做了那么多,到底是为什么?

他甚至忤逆父母,哪怕不情愿,哪怕之后会被长辈责骂,他也答应她在生日宴上宣布与它订婚。

这一切都是因为她是救过他命的恩人。

顾汐月不吭声,脖子被掐得通红。

赵墨臣再次逼近,重复一遍:“告诉我,是谁。”

顾汐月不能开口,眼神里有着嘲讽,

一个名字呼之欲出,可是赵墨臣无法相信,他必须要得到回答,需要从另一个人的嘴里得到答案。

铁证面前,顾汐月也放弃了抵抗,她甚至都不再挣扎,只是一个劲儿笑着,边笑边哭泣,随后断断续续地发出声音,只说了两个字:“你……猜。”

他的脸上渐渐没了表情,目光冰冷,一把将她摔到在地,居高临下的眼神中满是刺骨的厌恶,“不说?可以。我以后有的是法子让你说。”

他讨厌欺瞒,讨厌被玩.弄,既然顾汐月把他当猴子一样耍,那就别怪他日后无情。

赵墨臣松了松领带,又来到沈予知跟前:“知知,你一定去查过对不对?你告诉我,她是谁。”

赵墨臣语气无力,卑微地垂下高傲的头颅,“求你了,求你告诉我,这真的……真的很重要。”

时至今日,赵墨臣始终记得她瘦瘦小小的模样和身后的竹篓,竹篓里挖着很多野菜。

顾汐月和他说,她的父母不想让她习惯锦衣玉食,为了教育她粮食来之不易,所以才让她去村子里挖野菜。

赵墨臣对那番话没有怀疑过。

现在想想可谓是疑点重重,他想起来她的手是破裂的,手指头生有冻疮;她的粮食是一颗煮熟的土豆,甚至是坏掉的,她不舍得吃全部给了他,当时赵墨臣还在嫌弃难吃,吃完后她才难过地说那是她一天的干粮。

真正的千金小姐哪会那么大早就去挖野菜;真正的千金小姐哪会十个手指头都是冻疮;真正的千金小姐哪会一天就吃一颗坏掉的土豆。

真正的千金小姐……哪会出现在洪涝过后,遍布危险的山林里。

她过得不好,非常不好。

赵墨臣倏然窒息,心脏一阵一阵地抽痛。

“是顾明音,对吗?”

终于,他说出了这个名字。.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