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风知意 》流火飞雪

第二十章东风

说完,径直回了自己的屋子。

傅夫人看着许先生离开了,回自己院子时,有些不放心地嘱咐道:“诺儿,这先生虽然严厉,但是有真才实学,皇后与皇上极为敬重她,你可要好好学,多吃苦,忍一忍就好了。”

傅诺听了,很是懂事的点点头。

看着傅诺这个样子,付大人有些恍惚,他没有说话,便迈步打算离开。

他走了几步,又转身,看着身后的傅诺,招了招手,说:“诺儿,快回去吧,今日早点歇息,莫要迟到了,爹爹去书房了。”

傅诺笑着答应,然后行了一礼。

傅大人便飞快地转身,又快速走了起来,等到没有人的地方,迅速地擦擦湿润的眼角,又若无其事地朝着书房走去。

他的诺儿长大了。

用过晚膳,傅诺坐在灯下,昏黄的光照在她的脸上,脸上小小的绒毛清晰可见,甚至万分可爱。

她拖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发着呆,旁边的宣纸染了一大片墨迹,也丝毫没有察觉。

紫韵走了进来,看着傅诺这个样子,变偷笑着,绕到了傅诺的身后,拍了她一下:“大小姐......”

“啊.......死丫头.......你要吓死我......”

傅诺惊魂未定地拍着自己,一颗心剧烈地跳动着。

紫韵看着傅诺吓着了,赶快赔礼道歉。

傅诺摆摆手,问:“何事?”

“夫人知道你拜了许先生为弟子,送来一些笔墨纸砚,还有一些糕点。”

傅诺点点头,一颗心忽然暖了起来,她娘亲任何时候都惦记着她:“那便拿过来,我看看。”

“糕点可要现在吃?大小姐?”

“一并端过来吧。”

紫韵刚刚要走,又转过头,笑着说:“大小姐,你刚刚格外好看,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灯下美人。”

傅诺还在神游九天之外,听着紫韵的话,下意识地说:“嗯?”

“奴婢是说大小姐你平日已经很美了,但是刚刚却更美了了几分。”

听着紫韵疯狂地拍着马匹,傅诺笑着摇摇头:“这丫头说起来奉承的话,简直是毫无人性。快去,拿点心过来。”

紫韵答应了一声,便飞快地走了出去。

傅诺看着桌上摆满了各种精致的点心,每一样只有一俩个,都是京城芳香斋新出的点心。

傅诺每一样都吃了一点,觉得味道机好,但也没有贪吃,赏给了紫韵她们。

紫韵欢欢喜喜地道了谢,便拿着点心与院里的小姐妹分食。

傅诺想着今天的事情,心里有些高兴,但也惴惴不安,她现在不知道脚下的路要怎么样揍,又怎么样从神一般的男人手下救出傅家。

“或许许先生能帮我.......”傅诺垂下眼帘,喃喃道。

“大小姐,赵姨娘在外面,说是想要见你。”

紫韵掀开了帘子,走了进来说道。

傅诺看了她一眼,发现她嘴角还有糕点渣渣,便叹口气,心里开始觉得自己这丫头太没有规矩了。

“何事找我?”

“大小姐,赵姨娘没有说。”

“让她进来吧。”

紫韵答应了一声,便转身走了出去。

傅诺很是惊讶,没有想到赵姨娘会来找自己。

赵姨娘是傅然的生母,但她一向风淡云轻,吃斋念佛多年,除了过大节,一般很少出来走动,没有想到,她今天回来找自己。

不一会,传来轻轻地。敲门声。

傅诺起身,开门一看,赵姨娘低眉顺眼地站在门口,她一身玄色衣服,也没有戴首饰,不施粉黛,却面容姣好。

赵姨娘朝着傅诺行了一礼,傅诺点点头,笑着说:“姨娘请进。紫韵,倒茶.......”

坐在桌子边,傅诺观察着赵姨娘。

在她印象里面,几乎对这个姨娘没有什么印象,她一向深居简出,自己也见不到她几回,平日也没有留意。

她没有想到,这个姨娘竟然会如此貌美,可以说,傅府后院三个女人数赵姨娘貌美,她娇小玲珑,总有一股我见犹怜的感觉。

傅诺心里惊叹,自己娘亲武将世家出身,自然没有这种温柔的感觉。

发觉傅诺在打量自己,赵姨娘抬起头来,朝着傅诺很是恭敬地:笑了笑:“大小姐,这么晚了还来打搅你,大小姐,不会怪我吧?”

傅诺看着她的眼睛,再看着她几乎卑微的笑容,心里有些别扭,她是长辈,对自己不必如此。

便也恭恭敬敬地说:“无碍,姨娘,尝尝我这里的茶,可否合你的胃口。”

赵姨娘听了,很是感激地接过来茶杯,看着傅诺,一副欲言又止,不好意思开口的样子。

傅诺也不着急搭话,俩个人便沉默地喝着茶。

不一会,赵姨娘率先开口:“大小姐,听闻你拜了许先生为师,真是恭喜你了,大小姐。”

傅诺抬起来头,看着赵姨娘眼里满是真诚,倒也笑了笑,说:“承蒙许先生不嫌我资质愚钝,但愿不负先生期望。”

赵姨娘笑着点点头,又说:“我有个不情之请,若是大小姐你觉得为难,那就当我没有说过,我知道你心善,所以也不想让大小姐你为难。”

“姨娘请说.......”

“然儿她年纪也大了,也是快许配人家的人了,大小姐,你也许能明白我的心愿,哪个母亲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过得好........”

赵姨娘说到半截,便停了下来,有些羞怯地看着傅诺。

“许先生向来严苛,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当她的弟子,我也是极其幸运了........”

说完,傅诺抛给赵姨娘一个你懂得的眼神。

赵姨娘忽然涨红了脸,连忙摆手,说:“大小姐,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许先生教导你时,能不能让然儿也听听。若是大小姐为难,就当我没有说过。大小姐千万别放心上。”

被赵姨娘这么一说,傅诺也有些不好意思了,想了想,说:“我会向许先生提,至于答不答应,看许先生的意思了。”

听了傅诺的话,赵姨娘一脸激动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朝着傅诺行了一礼,说道:“有劳大小姐了......我.......然儿........感激不尽.......”

傅诺见赵姨娘说话都有些结巴了,也赶紧站了起来,走过去扶了赵姨娘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