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风知意 》流火飞雪

第十九章讨好

看着傅诺实在不愿意,傅丞相也就作罢。

谁知道这女先生不仅清高自傲,而且对自己看不上的人更加苛刻。

自此以后,但凡女先生提到傅诺,便豪不留情面地大加嘲讽,全京城都知道自己是个草包,这让傅夫人挂不住面子。

因为这个事情的影响,傅诺快要及笄了,也没有人来问过自己的亲事。

傅丞甚至打算让三个哥哥养傅诺一辈子,而傅诺却是依旧没心没肺,每天乐不思蜀。

想着这些,傅诺的脚步加快了一些,她紧握着拳头,越想起以前就越觉得自己蠢笨如猪,连猪都不如,恨不得甩上自己几个耳光,让自己清醒一些才好。

“大小姐,你慢点.......”紫韵在身后提醒。

傅诺听了紫韵的话,忽然冷静了下来,刚刚那种迫切急躁感瞬间消失不见了。

她没有搭话,却开始放慢脚步,但是却没有松开紧握的拳头。

前世什么都是错的,唯独去当铺是对的,让她有幸得知了许多秘密,包括这位女先生的。

傅诺想着这位女先生,心里下定决心,自己一定要好好表现,这让她重视自己。

这样不仅是为了一雪前耻,更是为了一个重要的人,三皇子,前世三皇子与这位女先生关系极为密切,与她打好关系,百利而无一害。

穿过雕花的柱子的走廊,到了前厅,傅诺一眼就看到了这位女先生。

傅大人讨好地笑着,而这位女先生实在神情疏离地喝着茶。

傅诺有些紧张,她悄悄地呼出一口气,摆出最好的仪态走了前去。

傅大人看着傅诺这样子,很是高兴,开始给傅诺介绍女先生。

傅诺仔细地听着,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等着傅大人说完,傅诺便规规矩矩地走上前去,不卑不亢地给女先生行礼。

那女先生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但傅诺却从她眼里发现一丝不易察觉的满意。

傅诺开始有些兴奋,自己是赌对了,像这么清高的女先生,必是看不清那些谄媚的人的,要有骨气才是。

傅诺给女先生敬茶,女先生却没有接过来。

本以为傅诺会下不来台,丢了面子,谁想到,傅诺见她不接,便将手抽了回去,直接将茶碗轻轻地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然后脸上依旧挂着风淡云轻的笑容。

傅夫人看着傅诺这样无礼的行为,怕女先生不喜欢她,便准备打圆场。

谁知道傅大人还没有开口,那女先生便说:“我向来严厉,你想必有所耳闻,你可是吃得了苦头。”

“回先生的花,求学本就不是易事,吃苦在所难免,我不怕吃苦,只怕吃了苦却学不到有用的东西。”

说完,傅诺微微地低头,行了一礼。

女先生冷笑一声,又问道:“依你看,什么才是用的东西?”

“齐家治国平天下.......”

“呵,好大口气,凭你,还想平天下?”

“心怀天下,为天下百姓哀而哀,为百姓喜而喜,所谓平天下,只是拼尽全力,为苍生百姓做一点实事摆了。”

傅丞相在一旁听着,看着傅诺一番浩然正气的样子,心里为她竖起来大拇指,果然.......虎父无犬子。

女先生听了傅诺的话,脸色依旧冷厉,她看了一眼傅诺,又问道:“何为齐家?又何为治国?”

“身为女子,理应治理好后院之事,后院无纷争,前朝才能更好做事,相辅相成,女子也要齐家,更能治国。”

“嗯,不错,你可赋诗一首?”女先生终于肯点点头,赏给傅诺一句赞赏。

傅诺听了这话,脸上并没有表情变化,心里却开始激动,要知道这女先生的赞赏比黄金都要珍贵。

想了想,傅诺只说了一句诗:“只若风前絮,欢也零星,悲也零星,都做连江点点萍。”

听了傅诺的话,她的眼里闪过惊艳,虽然这诗算不得什么好诗,但是这意蕴难得。

女先生又是冷笑一声,问:“多大了?”

“回先生的话,七岁。”

“哼,七岁又懂得什么?纵然你这么说,你也不会明白。罢了,我以后便教你吧。你记住了,只教你一人。你叫我许先生。”

听了女先生的话,傅诺藏着袖子里面的手忽然收紧,许先生愿意教导她了,而且只收她一个弟子,这在骊朝是多大的荣耀。

傅大人大喜过望,朝着许先生行了一礼,说:“那就麻烦许先生费心教导了,房间已经备好,若有招待不周,许先生只管提就是了。”

“傅大人客气了,是大人你教导有方。”

而傅诺也赶紧重新倒茶,给许先生倒茶。

这次许先生倒是爽爽快快地接过来,喝了一口,点点头,看了一脸这个满脸狡黠的小丫头,问:“你怎么知道我爱喝普洱?”

京城里面达官贵人多喜欢喝绿茶,尤其龙井极受追捧,招待客人也大多是龙井。

傅诺才不会说自己知道许先生的生平事迹,只是坦荡荡地说:“先生身上有普洱的想起,诺儿便猜想先生喜欢喝普洱。”

许先生盯着傅诺的眼睛,发现她没有丝毫回避,便点点头,说:“看不出你小小年纪,还懂茶。”

“略知一二。”

“得了,在我这里,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不必谦虚。小诺儿,走,带我看看房间去。”

傅诺恭恭敬敬地答应了一声,傅大人高兴地给先生带路,傅诺则是乖巧地跟在后面。

许先生看了一圈,很是满意这房子,一是离傅诺不远,二是清净,屋里一应俱全,而且简单大方。

“先生,这房间可否满意。”

“可以.......傅大人,我需要俩名书童,俩个丫鬟,一个小厮,一个婆子,三个清扫院子的丫鬟,老实本分就好,其余的通通不要。”

傅夫人见先生这么说,生怕怠慢了先生,又想着,她怕是清净惯了,不喜欢别人打扰,便答应了下来,将其余的丫鬟婆子派遣到了其他院子,留下几个老实可靠的人。

许先生看了一眼身后的傅诺,说:“舟车劳顿,我要休息了,小诺儿,你明日太阳未出时,便来找我。”

傅诺赶紧答应了下来。

许先生又朝着傅大人行了一礼:“承蒙傅大人招待,留步,傅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