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武侠)论文豪与江湖的适配性 》给我一碗阳春面

芥川

“啊,是芥川啊。”

太宰露出一副懒散、早有预料的模样。

芥川飞速地冲到太宰的面前,带着深重的尊敬道,“太宰先生!中原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在下一定会不惜一切地保护您的,咳咳,福泽先生也在?!在下失礼了!”

说罢芥川向福泽行了一礼,之后便自觉地跟在太宰的身后,担负着保护的位置。

后面跟着的王小石目瞪口呆,喂喂,有没有搞错,这是那个冷冰冰的芥川?!狂傲到一言不合就杀人的芥川?!

“芥川,这,是你认识的人吗?”王小石艰难地顶着芥川杀人般地目光询问。

福泽的目光落在了王小石的身上,“这位少侠是?”

芥川冷冷地道,“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路人罢了。”

路,路人...王小石呆住了,不是...朋友吗?

“芥川。”

太宰冷淡地喊了芥川一声。

“抱歉,太宰先生!这是在下在路上遇到的王小石,他自称来汴京谋生,”芥川停了下来,向王小石介绍道,“这位是在下的老师,太宰先生,这位是福泽先生。”

王小石看这两人的外表和服饰,就知道他们应该与芥川一样都不是中原人。

但令他惊讶的是,名为太宰的少年看起来与芥川同岁,竟然被那个芥川以如此尊敬的态度奉为老师,太不可思议了,这让他开始好奇起了眼前的少年有何过人之处。

“芥川,你和这位王小石公子就在茶馆的二楼中等待吧,我和福泽社长要去神候府一趟。”

“什...在下明白了。”

一道黑色的影子毫无征兆地向王小石刺过去,他急忙避开,“芥川,你干嘛突然攻击我。”

芥川冰冷地看着狼狈闪躲的王小石,“闭嘴!要不是因为你,太宰先生也不会丢下在下,自己一个人单独去往神侯府,那些粗鲁之辈要是敢伤到太宰先生,在下一定会让他们百倍奉还。”

“芥川,你是不是忘了,你口中的太宰先生,身边还跟着一位武功高强的前辈啊!”王小石苦笑着辩驳。

“闭嘴!弱者没有说话的份。”

太宰和福泽习以为常地离开了,似乎根本不管芥川会闹出什么乱子。

太宰冷淡的表情温和了一瞬,芥川,让茶楼上的客人好好见识一下,□□的——首领直属游击队队长的能力吧。

王小石眼见芥川杀招不减,似乎真的要杀死他一般,也不得不拔出自己的挽留剑格挡,“芥川,你再这样我就生气了!”

“呵!”芥川冷笑一声,七八道黑色的影子灵活地袭向王小石,速度之快、之锋利能轻而易举地将血肉骨头切割成两半。

王小石的挽留剑同样非是凡器,他的剑在空中挥使出道道残影,击退了铺天盖地而来的黑影。

“这种程度,可赢不了我!”芥川此刻冷着脸,低喝一声,“罗生门!”

惊异的一幕发生了,从芥川衣服上延伸出来的数道布料,竟仿佛变成了活物一般,似是怪物又仿佛布料裂开后窥见的地狱残骸,它们裂开了嘴,如同恶兽般吞噬了挽留剑的剑光,咬着剑身的黑影竟与剑碰撞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王小石的剑被缠住,又有几道黑影扑咬过去,方向皆是冲着他的死穴。他面色一白,内心徒然升起一抹悲凉,看来今天是要交代在这里了。

这时,只听一声清脆的鸣响,一道水红色的光穿过芥川与王小石之间,“轰隆”一声,烟尘散去,那刀已是深深插入地面数寸之深。

该如何形容如此惊艳的一刀,透明的绯红色似是绝代佳人眉梢的一抹潋滟,它是一把天下至美的刀,也是天下最锐不可当的武器。

尤其是,它的主人是金风细雨楼的楼主,被誉为红袖梦枕第一刀的——苏梦枕。

芥川面无表情地收手,“呵,总算是现身了,就是你一直窥视太宰先生!”

此刻的王小石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芥川利用他引出大名鼎鼎的苏梦枕!

在金风细雨楼的地盘内,苏梦枕怎么会放任江湖人肆意争斗不休。

“抱歉,苏某非是故意窥视,各种缘由还请两位侠士上来一聚。”

温柔的男声在茶馆的二楼响起,芥川冷哼一声,对着王小石道了一句,“走了。”

王小石无奈地看着已经转身上楼的芥川,算了,芥川也不是故意的,我还是跟着上去看看吧。

西域,此时正是最炎热的时日,没有一丝风愿意光顾这片沙漠,黄沙都透着滚烫的热意,如果是赤脚走上去,要不了片刻,脚底的皮肤便会被灼伤。

一个奇怪的人影独自骑着骆驼自在的行走在沙漠中,光从他的穿着来看,便知晓他定是一个怪异的人。

他穿着奇特的长衣,黑色的短发垂落在脸颊的两侧,脑袋上还戴着一个毛绒绒的帽子,他正在被人追杀,却不紧不慢、悠然自得。

“你就是杀我罗刹教三十二教徒以及一名护法长老的——魔人,竟然还敢在我教的地盘停留,还真是不知死活。”

围堵费奥多尔的只有三个人,如果有江湖人在场,定然能一眼认出,此三人正是西方魔教的三大护法——岁寒三友。

“枯竹,别和他废话,杀了他我等好回去复命。”

孤松用凝视死人的目光看着费奥多尔,“能死在我们岁寒三友的手里,你也该感到荣幸了。”

“哦,是吗?那就来试试好了,恐怕到时候死的不是我,而是你们三个——被玉罗刹亲手处死。”

寒梅皱着眉,“死到临头还敢胡言乱语,教主的名讳岂是你能提起的!”

费奥多尔笑了,那是笃定的自信的笑,“那你们就来试试好了,只要,”他扫视了一眼面前的三人,“你们不害怕死,不害怕玉罗刹。”

寂静,一时间岁寒三友与费奥多尔陷入了对峙的状态,他们并不是害怕费奥多尔,只是不敢赌那微乎其微的可能性。

“你凭什么认为杀了你,教主会处死我等。”

枯竹冷酷地询问,他根本不相信费奥多尔说的话,但是又不得不去在意,如果,是真的呢。

“因为,”费奥多尔那双紫色的眼睛里闪过冰冷的愉悦,“我会是他的盟友,他不得不和我合作,为了——他的孩子。”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