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武侠)论文豪与江湖的适配性 》给我一碗阳春面

决战中

那仿佛不过是眨眼之间又似乎时间被拉长了数倍,太和殿下的那道身影,速度快到难以形容。

如雷光如暴风如割裂天际的霞光,太快了,甚至无法看清楚他的招式与影踪。不过顷刻之间,一道红光掠过,三百教徒竟已然生死不明地昏厥在地。

“这这这......”

屋脊上的一名江湖人瞠目结舌地凝视着,“这!这可是有三百人之多的魔教啊!”

太不可思议了,这真的是人能做到的吗?!

“太...强悍了!”

王小石呆呆地望着那道身影,“我恐怕在他手里还走不过数回!”

“江湖上,什么时候竟然有了这样的人物。”

苏梦枕一脸凝重,“更重要的是,还如此年少就已有了宗师级的水准,观他外貌...并非中原人。”

这少年现在似乎是在帮他们,但尚不明确他的立场,而且还有此等战斗力,如果对皇上...

“我看他倒像是东瀛人,或许乱步他们会认识。”

陆小凤倒是半点不担心,不过今日之后,这江湖中的不可战胜之人,又多了一位。

“他刚才提到了太宰,想来应该与太宰认识。”

花满楼沉思了一瞬,刚才少年的口吻,似与太宰交情颇深,“听起来,他们关系应该不错。”

“嘿,总算有人可以收拾太宰那混小子了!”

陆小凤嘿嘿一笑,往日太宰总仗着花满楼宽厚让他吃瘪,现下总算来了个与太宰有仇的。

与此同时,屋脊上的战斗却迟迟未开始,西门吹雪深深地凝视着眼前的叶孤城,面上没有一丝表情,冰冷得如若寒霜。

“你不是叶孤城,叶孤城此时在何处?”

“什么?!”众人大惊失色。

叶孤城面色一白,“我就是叶孤城!”

西门吹雪缓缓摇了摇头,“你不是,我虽与叶孤城从未见过,但剑不会骗人,叶孤城的剑不该如此恐惧与犹豫,你并不是他。”

“我...”叶孤城还想要辩解,但一片乌云般的毒砂已然散落在他的身上,一声惨叫,叶孤城狠狠地跌落于屋脊之下,身上又多了一层乌砂。

那是,唐家见血封喉的追魂砂。

“解药!快拿解药来!我不是叶孤城!”

叶孤城挣扎着伸出手,往自己面上一抹,已然是另一个人的模样。

唐天纵冷笑一声,将一个瓶子扔了过去,“我要杀的是真正的叶孤城,不过试你一试便自己露出了狐狸尾巴!真正的叶孤城在何处?”

地上的男人用了解药,面色由青转白,他摇了摇头,目光痴痴地盯着这太和殿。

陆小凤面色一变,眼中似有光芒闪动,“我知道了,真正的叶孤城便在这太和殿内!”

“什么?!叶孤城到底想要干什么!”

陆小凤却已经全都明白了,为何皇上同意在这太和殿比斗,为何朝廷中人尽数不见。

“这位少侠,带路吧。”

陆小凤走到依靠在墙边百无聊赖的少年面前,“时机如此恰好的出现,不仅仅是对付魔教吧,也是在等我陆小凤明白,让我前去救驾吧。这样的谋算与心计,是太宰的手笔。”

中原中也打量着眼前的陆小凤,朝他勾了勾手,“还不算太笨,走吧。”

面容精致的少年走在前面,忽然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回头对着宫殿的某个黑暗处,淡淡地道,“还没到与阁下交手的时刻,不过也快了,就在他们真正对决的那一刻。”

隐藏在黑暗中的玉罗刹面色一冷,在阿雪迟迟未与叶孤城比斗时,他就察觉到了不对,可为时已晚,三百教徒同时出手也不能伤眼前之人分毫。

这也让玉罗刹发现此人确如魔人所说,武学很可能已经到了大宗师以上。

但,玉罗刹冷哼一声,刚才此子的战斗只有宗师级,全力之下也只是与他同处于大宗师级别的较量罢了,如果真是大宗师以上,早就踏破虚空了。

他不可能会输,也决不可能让此人杀了阿雪。

太和殿下,众人见陆小凤、花满楼以及苏梦枕和王小石都跟了上去,心中隐隐觉察到了些什么,思索再三,还是一同上前。

太和殿内,年轻的帝王坐在龙椅上,迟迟未饮王安递过来的茶水。他凝望着站在自己面前垂着头穿着明黄朝服的南王世子。

“王安,这便是你想向朕引荐之人?”

王安笑了起来,“您乃南王世子,如何身着皇上龙袍、位坐皇上龙椅,您这是,”他收敛了笑意,面上带着狠毒与杀意,“以下犯上、忤逆君王,胆敢冒充皇上,论罪当诛!”

此时南王世子抬起头,露出那张五官神态皆与皇上一模一样的脸,“念在同是先帝血脉,就赏他个全尸吧。”

“皇上仁厚!”王安的面上一脸谄媚。

皇上的面容始终未变,他冷冷地望着王安,“你早就被南王收买了。”

王安得意地道,“自从南王入京发现世子长得和你一模一样,这场布局就开始了。我喜欢赌更喜欢嫖,这开支啊可不小,总得找个财路不是。”

“既然如此,”皇上冷笑一声,“王安,你可以去死了。”

“该死的不是我,而是你!”

王安带着万般笃定与自信站在南王世子的身前。

这时,一柄剑携带着月光绣刻着傲气落入殿前,携剑之人一身白衣,冷淡的眉眼遮不住那种冷那种傲,那是谁人都看不上的傲,包括他眼前的南王世子,也包括他面前的皇上。

皇上的面上无比平静,望着眼前似是凝聚着月华的身影,幽幽地叹息,“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叶孤城冷淡着面容,没有任何回应。

“可惜,西门吹雪今日终究没有等到这位唯一的知己。”

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并非皇上,而是,无情。

他的身后是诸葛神候与太宰众人。

叶孤城看到这群人面上没有丝毫惊讶,只在听到西门吹雪这个名字时,神色才出现些许波动。

“诸葛神候!还有四大名捕!”王安惊恐地喊了一声。

南王世子冲叶孤城叫道,“快,快,朕命你,杀了他们!”

叶孤城未动,他只是闭了闭眼,而后向皇上行了一礼,“罪臣叶孤城,今日已将犯臣带上。”

“你,你,你背叛了我们...”

南王世子还有什么不明白,如若不是仗着手里有叶孤城这张牌,他们岂会如此着急暴露!

乱步晲了太宰一眼,从叶孤城拿到那封信开始,针对叶孤城的布局就开始了。先是将人引到珠光宝气阁与西门吹雪一见,定下决战日期。

再送上第二封信,诱入汴京,以南王计划早已被皇上知悉为理由,再以白云城的子民为要挟,使得叶孤城不得不放弃南王,站在皇上这一边。

“皇上,这...”

诸葛神候看着叶孤城忽然认罪,还有些不知所措。

“神候不必惊慌,这一切都在太宰的计划之中,叶爱卿此次便当做是将功补过吧。”

无情叹息一声,“皇上早就知道了,如此看来,是太宰与皇上做的局了。”这可真是,连他们都隐瞒了下来。

“好啊,我就知道这其中有太宰的手笔!”

窗外传来了一道声音,正是陆小凤,身后还跟着一同来救驾的数人。

陆小凤向皇上行了一礼,面上带着轻松的笑意,“看来,我等是来迟了。”

见皇上并未怪罪叶孤城,陆小凤暗暗松了一口气,这样风华的人物,实不该牵扯进皇家之事,尤其是涉及到改朝换代这等天大之事。

“不,你们来得刚刚好。”

太宰平静地道,“南王府的紫衣卫早已埋伏在皇宫四处,现在,已在赶往太和殿的路上了。”

“哼,你们就等着一起死吧。”

南王世子面上带着与王安同出一辙的得意。

此时,皇上忽然朗声道,“诸位江湖好汉,凡伏诛犯人者,皆赏黄金百两。”

所谓财帛动人心,原本还有些不情不愿的江湖人,此刻各个摩拳擦掌,就等着紫衣卫上门。

但,

“啊——太宰,你这个混蛋!”

“啊呀,有人在说话吗?呵,一定是某个小到看不见的微型生物吧!”

另一个角落却开始吵闹了起来。

众人见戴着帽子的娇小少年对着一个脸上缠着布料的少年冲了上去,一把拽过少年的衣领,大声喊道,“别装作看不见我,还没找你算账呢!这次的事绝对是你算计的吧。”

太宰同样不爽地喊着,“什么什么!中也真是不识好歹,那明明是主人给予狗狗的礼物,不感激就算了,还想咬主人一口吗?!中也,你别忘了,你可是我的狗!要乖乖黏在主人脚边才对吧!”

“都说了我不是你的狗!你这个变态!混蛋!”

“啊啊——中也的话就跟身高一样幼稚呢,只会说这些令人不痛不痒的话!”

太宰一脸无所谓,甚至还摘下中也的帽子,用手摸了摸中也的头发。

“好了好了,中也要乖乖的哦!”

“滚开!”

中也恼怒地挥开太宰的手,“你这家伙,别像对待狗一样摸我的头!”

陆小凤呆滞地看着打闹的两个人,难得无措地询问着花满楼,“这两人...是断袖吗?”

花满楼呆了一下,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回答,“可能......只是关系好吧。”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