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武侠)论文豪与江湖的适配性 》给我一碗阳春面

天一神水

“牵涉到神水宫、少林以及丐帮这三大组织的大事,你是如何知悉的?看你的模样,并非中原人吧,如何知晓武林江湖之事,莫非...”

楚留香不笑的时候,是冷厉的,面上再无春风拂面般的温和,他很少露出这样的表情。

“我才不是幕后主使,”

坡不高兴地大声反驳,“吾辈可是组合里唯一的侦探爱伦坡。是东瀛仅次于乱步的名侦探,这种事情依据情报和线索不就能轻易推理吗,虽然吾辈不像乱步一样一眼就能看出真相,但是如此简单的事情,不是很容易就能得出答案吗。

根据流水的漂流方向,以及我在船上遇见浮尸的时间,以及浮尸的身份和门派,可以轻而易举得知道河里的尸体绝对不仅仅只有一具,估计你们已经见到了飘在船边的浮尸了吧。

这附近的船夫都知道,湖上有你楚留香的船只,那么为了吸引楚留香的注意,就需要一件有趣的意外的能引起你出手的事件发生。

背后之人杀了这些江湖有名人士是为了灭口,是为了再难查证吗,都不是,是为了让你心怀不忍,让你接下这一桩麻烦,你不入局,如何谋算这整个江湖。

卡尔跳到尸体上的时候,吾辈便注意到,尸体的面部鼓胀,眼球突出,皮肤上呈现膨胀裂开的痕迹,江湖上只有一种毒能造成这种模样,便是神水宫的天一神水。你们应该也根据浮尸的状况发现了才对。

天一神水已经从神水宫流出,再加上这些死去的各路江湖人,总要有人承担这份罪名,而天一神水出自神水宫,神水宫自然会想法设法地与这件事撇清楚关系,最简单无懈可击的理由便是天一神水失窃,而江湖中有谁人能在神水宫偷窃天一神水而不惊动任何人呢。”

真的......有人能做到...知悉一角而窥全貌吗。

楚留香等人愣在原地,红袖呐呐地道,“江湖能无声无息地潜入神水宫,偷盗天一神水的只有——楚留香一人,那人的目的就是让楚留香揽下罪名吗?”

“恐怕这只是最表层的计划,”楚留香露出一丝苦笑,“当我为了洗脱罪名而奔走之时,才真正算是入了局。”

“这位公子,您真厉害。”宋甜儿真心实意地赞叹道。

坡抱着卡尔得意地笑了起来,“哈哈,当然了,吾辈的对手只有乱步。可惜,乱步总是不愿意和吾辈对决,甚至还拿着吾辈的书去对付那个帽子君,乱步竟然还夸帽子君可爱......”

满腹怨言的坡开始碎碎念,“明明有时候能察觉到乱步在耍吾辈,但是果然最后还是按照乱步说的做了,结果乱步就把吾辈一个人丢下跑去玩了,啊啊......所以说乱步真是太过分了,对了,吾辈的书呢?”

楚留香想起把坡救起来的时候,他的手里还拿着一本书,神奇的是那本书竟然能够遇水不透,半点没有被湖水浸湿,足以见其所用纸张之珍贵与特殊。

书的封面是纯黑色的,上面还印着几行字体,有点像是番邦的语言。

尽管楚留香对这本书感到好奇,但并没有翻阅的念头,江湖人对于门派、功法秘籍都尤为看重,如果没有得到允许便翻阅、偷学他人的武功,是江湖所不容的耻事。

“那本书被我放在了甲板上,我去取吧。”

“等等,吾辈跟着你一起去。”

坡抱着卡尔跳下床,跟在楚留香的身后,他有些好奇地打量着楚留香的这艘船。

湖面在阳光的照射下波光粼粼,如若用宝石铺缀而成。宽敞的甲板上清风徐徐,楚留香走过去正准备拾起放在甲板上的书。

恰在此时,一阵风将书页翻动,“等等!”坡惊呼一声,但还是晚了一步,楚留香的指尖已经触碰到了内页的纸张。

“嘭”的一声,楚留香顿时倒在了甲板上。

“楚留香!”

跟着出来的三美急忙跑过去,苏蓉蓉连忙给楚留香号脉,见脉象平稳有力,她才松了一口气,“没事,就是睡着了。”

坡正想过去把楚留香唤醒再把书收起来,谁知宋甜儿与李红袖拦住了他,不让他靠近楚留香。

“喂,你对楚留香做了什么?”宋甜儿对着坡怒目而视。

坡抱着卡尔后退了一步,“吾辈,什么也没做!你们要是想让楚留香醒过来,就让吾辈过去。”

李红袖认真地审视着坡,最后妥协般地道,“甜儿,让他过去吧。”她不可能让楚留香一直昏迷着。

苏蓉蓉正守着楚留香,看见坡也没有怨愤和敌视,而是温和地道了一句,“麻烦公子了。”

坡将书拿起来合上,解除了楚留香身上的幻境后,便把书紧紧地抱在怀里,这本书对于任何人来说都太过于危险了,是无声无息便能杀人的利器。

几息后,楚留香睁开了眼睛,看到自己面前的几人还有些反应不过来,眼底还残留着有趣与兴奋的情绪。他带着惊奇地感叹道,“这太奇妙了!”

“楚留香,你这是怎么了?”

宋甜儿明显能看出楚留香的状态不对。

“我看到了一片全新的世界,那是前所未有的,可以说是以恶构建而成的世界。”

楚留香按捺住自己因为刺激而开始不受控制的心跳,“太有趣了,像是进入了一个新的天地,周遭的所有人都有可能是杀人犯、偷盗犯、食人者等等,要时刻提防着人心才能活下去。”

“当然了,那可是吾辈创作的,登场人数超过一千,用五百名罪犯来对付乱步的武器,可恶的是,这本书交给乱步以后,竟然被他用来对付帽子君,”

坡说着说着就开始激动了起来,“但是,乱步竟然全部都找出来了,不愧是吾辈的宿敌。”

“也就是说,刚才楚某去到的地方,正是公子所创作的那本书。”

楚留香眼睛一亮,盯着坡抱在怀里的书,大有再进去一玩的想法。

坡连忙抱紧手里的书,“叫吾辈坡就行,你进入的是吾辈小说的幻境,想要出来只有找到所有的罪犯或者吾辈解除幻境,不然就会一直被困在里面,在幻境中死亡,同样会在现实中死去。”

“天下竟有如此神奇的武学,坡你真乃奇人,你的文字可以说得上是一方小世界了,传说中武学到达大宗师以上,便可踏破虚空,去往其他世界,至今无人知晓传说的真相,如今竟然在书里窥见了如此奇妙的风景,那只铁公鸡要是知道了,定会惊得跑过来,拿去做生意吧。”

楚留香太了解自己的好友了,若被那铁公鸡得了此书,恐怕要以百两黄金的高价才可观阅此书一次。

江湖上的能人多,怪人同样多,不怕死的人更多,寻求刺激,在死中寻求生对于江湖人来说,是极其平常的事情了。

“真的吗?坡公子的这本书竟如此神奇!”

宋甜儿好奇地打量着坡怀里的那本奇特的书籍,“红袖姐,你知道天下何处有如此奇异的武功吗?”

李红袖摇了摇头,“闻所未闻,东瀛以忍术见长,从未听过有此等神异的武学。”

“连香帅都赞叹不已的世界,真想去见识一下,不知道那个世界的医术是何种模样。”苏蓉蓉用温柔似水的目光注视着坡。

坡被三美的打量弄得不自在极了,“那,那就给你们看看好了,但里面很危险,你们跟着楚留香一起进去吧,只给你们一盏茶的时间哦,之后吾辈就会收回书籍把你们唤醒。”

“坡,多谢你了。”

楚留香认真地向坡道谢,见他不好意思地偏过头,心里的戒备彻底消除了。

此人聪慧敏锐,推测断案的能力绝对称得上是顶尖,但心思却不坏,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纯澈,是个可结交之人。

楚留香、宋甜儿、苏蓉蓉以及李红袖四人同时将手放在书页上,纷纷被拉入了书中的世界。

坡无言地看着躺在甲板上的四个人,他不是来揭穿这次阴谋,帮助楚留香的吗?为什么会发展成楚留香等人跑到他书里玩的情况啊,吾辈,才不喜欢这样!

他又看了看手里的书,算了,还是等楚留香他们出来以后,再讨论计划好了。

汴京,要比江南热闹许多,商贩热情地叫卖着自己手里的货物,那些新鲜好玩的物件并没有让行人的目光驻足,反而是打量着汴京街头奇异的二人组。

一个满头白发的中年人穿着长袍,目不斜视地望着前方,他的旁边是一个披着黑色长衣、清俊的面上还缠着白色布料的少年,明显不是中原人的打扮顿时吸引了街上人的注意力。

“福泽先生,无情那边已经传信给了诸葛神侯,我们一会儿直接去拜访就行了。这次的目标是结交、合作的同时,搭上官府的那条线,那些阴私暗线的夺取是为了给...”

“啊,就按太宰你说的办吧。”

福泽虽然想到不久以后就要见到自己的老对头有点不爽,但是为了目标他也能全盘接受太宰的计划。

“嗯,”

太宰点点头,还有些婴儿肥的脸上透着可爱,“还有一些其他的方案是..”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道激烈地喊声给打断了,那是掺杂着激动的、久别重逢的喊声。

“太宰先生!!!”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