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武侠)论文豪与江湖的适配性 》给我一碗阳春面

决战下

“我和这混蛋关系一点也不好!”

“主人夸奖狗狗不是应该的吗!”

两人异口同声地反驳花满楼。

“嘭”一声,蛛纹裂痕自中也的脚下蔓延,他抬起钴蓝色的瞳眸,蓝色的眼睛因为强烈的情感而愈发美丽,“你想死吗!太宰!”

“中也不会是妄想打败我吧,别开玩笑了,就凭矮小的中也吗?”太宰用一种居高临下的目光凝视着中也。

中也举起拳头,气急败坏地冲着太宰大喊,“你这个混蛋!别踩在椅子上啊!还有,”一道影子飞速地袭向太宰,速度快到只余下残影,“我还在生长期啊!白痴太宰!”

“轰!”

太宰脚下的木椅顷刻间粉碎,他也被踹飞到半空,又在空中承受了一记猛烈的撞击,然后狠狠地砸落在墙壁上。

“呜...啊......”

太宰踉跄地爬起来,捂住自己的腹部,沉郁地望着中也,“咳咳,中也是想直接打死我吗?”

众人看到这突如其来的一幕都有些懵,陆小凤茫然地看着乱步,“乱步,他们俩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这样下去,太宰不会被中也给打死吧!

乱步面容平静地摇了摇头,“帽子君才不会打死太宰。”

“陆大侠放心好了,”森鸥外露出一丝若有似无的微笑,“他们关系一向很好。”

话音刚落,“嘭!”太宰被一拳揍倒在地。

“这,这也叫关系好!”

陆小凤惊愕地叫了起来。

森此时同样一脸为难,“嘛,他们玩闹起来有时候就是动静太大了。”

花满楼倒是不太担心,一方面他能看出名为中也的少年并未使出全力,另一方面,则是太宰的气息平稳,并没有出现内伤。

“哼!起来太宰,那一拳早就被你挡下来了吧,快点起来,别给我装死。”

中也朝着躺在地上装死的太宰走过去,一脚踩在了太宰的胸口。

“切,”

太宰原本阴郁难看的面色瞬间恢复成之前懒洋洋的模样,“中也的呼吸韵律和战斗节奏我可都是了如指掌,不然,怎么称得上是中也的搭档呢,而且,”

他唇角微弯,鸢色的瞳眸里闪过一抹恶劣的光,“我才不要死在小型生物中也的暴力之下,呜哇,光是想想,就要不能呼吸了!”

“不许说我矮!去死!”

中也弯下身瞪着太宰。

“就是现在!”

太宰得逞地一笑,用手抓住中也的手腕,将他一下子拽倒趴在自己的身上,并且趁中也还没反应过来,手指灵活而迅速地在他的颈后动了几下。

中也立刻直起身,警觉地在脖颈摸了摸,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但他还是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太宰,警惕地问道,“太宰,你刚才做了什么?”

太宰一脸无辜地举起双手,超级委屈地喊道,“我可什么都没做哦!中也对这次的算计很生气吧,但这次的计划都是魔人君做的,我只是听森先生的安排。”

“真敢说啊太宰,你绝对才是主导吧。但是,无所谓!你们两个我都不会放过!”

中也从太宰身上起来,转身冲着魔人嚣张地笑了起来,“准备好去死了吗,魔人!”

费奥多尔扫了一眼中也的脖颈处,眼里闪过一抹兴味,这可是太宰君送上门的把柄。于是,他柔弱地冲着中也道,“中也君,请听我...”

话还没说完,直接被中也踹进了地板,“去地狱里解释吧!”

太宰悠哉悠哉地将衣袖中的一条黑色皮制物放进了衣兜,望着被丝毫不留情的中也打得吐血的魔人,心情很好地笑了起来。

太天真了,魔人君,中也是绝对不会听你说任何话的。

他把目光移向欲言又止的中岛敦以及一脸崇拜的芥川身上,“不可以告诉中也哦!”

“是,太宰先生。”

芥川一脸激动的疯狂点头。

“可是,太宰先生,万一中也先生发现了...”敦艰难地道,到时候被打得半死不活的就是您了。

“嘛,那也是之后的事情了。”

太宰哼笑一声,“况且...”中也绝对会放水的。

森饶有趣味地看了一眼中也的脖颈,哦呀,原来当时特意让钢琴人做了一条黑色的绸带就是为了这个时候啊。

与谢野看着绸带上歪歪扭扭一看就是太宰亲自绣上去的字样,嫌弃地道,“你还真是恶趣味啊,太宰。”

“哎,才没有哦。”太宰可可爱爱地歪了歪脑袋。

花满楼同样看到了中也脖颈上的那条黑色绸带,他无奈地对陆小凤道,“陆小凤,我现在真的开始忧心太宰的安全了。”

陆小凤则是一脸惊奇,“我看中也只是想打一顿太宰出出气,我只是没想到太宰那家伙在中也面前竟然是这样的。”

平时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自从与中也碰面以后,完全是前所未有的活泼。还有那缎带上的字,某种意义而言,真的很糟糕啊。

不过,“太宰根本没打算隐瞒啊,中也迟早都会知道的,真是有恃无恐。”

花满楼笑了笑,“或许,是因为被偏爱吧。”

“谁知道呢,不过花满楼,”陆小凤一脸幸灾乐祸,“我现在只想看太宰遭殃!”

以中也的脾气,看到缎带以后,绝对会把太宰打到去与谢野神医那里一趟。

因为中也脖颈上不知何时更换的那条黑色缎带上,有着用白色的丝线绣出的五个字:太宰治的狗,旁边还有一个戴着帽子的笑得一脸嚣张的笑脸。

“咔嚓!”

忽然,太和殿的窗户、殿门传来一阵碎裂的声音,几十名身着紫衣、面蒙黑布的刺客瞬间冲了进来。

“护驾!”

诸葛神候高喝一声,众人齐齐挡在皇上面前。

南王世子冷笑道,“今日朕便要血洗太和殿。”

“逆贼,死到临头还敢嘴硬!给我拿下!”神候一声令下,四大名捕并众多江湖人纷纷动手。

太宰轻巧地跳到中也面前,中也一把丢下费奥多尔,不耐烦地凝视着不断聚集的刺客,“垃圾越聚越多了!”

“中也快点干掉吧。”

中也不爽地看着站在自己身旁的太宰,“别使唤我啊!混蛋。”

说是这么说,中也却以保护的姿态站在太宰的面前,以看不见的力量与速度飞快将持刀的人纷纷撂翻。

“乱步,站在与谢野身边!”

福泽谕吉沉声叮嘱,身子下弯,一道白色的刀影于空中乍现,刀光消失时,几名紫衣刺客早已倒飞出了数米之远,同样击飞的还有一柄银色的手刀。

“哎——还以为福泽阁下已经收刀了呢。”

森遗憾地收回自己的手术刀。

福泽平淡地望着森,“森医生还是一如既往地没有医德。”

森满脸写着无辜,“嘛,毕竟我只是个柔弱的医生,看到刺客太过于惊慌,才会有失手的时候嘛。”

“因为林太郎就是个废物嘛!”爱丽丝拽着森的衣摆大声叫道。

福泽谕吉垂首看了一眼爱丽丝,面色一肃,眼中仿若藏着锐利的光,“森医生不会每天依旧在哄骗幼女吧。”

森那双淡紫色却仿若隐藏着无尽血腥的瞳眸一震,继而唇角上扬,肆意而张扬地道,“福泽阁下不会每天还是在和猫咪说话吧。”

福泽谕吉面容愈发的严肃,清脆的刀鸣之音响起,锋利的刀刃已然停留在森的颈上。

森面容平静,甚至还似若无害地歪了歪头。

举着刀的福泽谕吉偏头用余光看了看自己的肩膀,一个金发幼童正趴在他的背后,手里握着的手术刀同样抵着他的脖颈

“森医生还是这幅老样子。”

福泽冷淡的说着,手里的刀刃毫不顾及地挥下,福泽背后的爱丽丝同样不甘示弱地将手里的刀捅了下去。

“啊!”

两道痛苦的喊叫分别从二人身后传来,缓缓倒下的两名紫衣刺客砰地一声倒在了血泊里。

福泽谕吉冷漠地收刀,爱丽丝也回到了森的身旁,森似乎心情很好地笑了起来,“彼此彼此。”

陆小凤用灵犀一指击退刺客后,对着身旁的苏梦枕无语道,“这两人看起来是老相识了,就是这相处模式,有点眼熟啊...”

苏梦枕一笑,“这不就是太宰和中也的相处模式吗。”

“...还真是,他们东瀛人怎么都奇奇怪怪的。”

一刻钟以后,敌人全部绞杀干净,至于南王世子,已经关押天牢,交给大理寺审理。而王安,已经就地处决了。

皇上封赏之后,众人这才终于走出了太和殿,并在此刻,真正能见识到两大剑客的对决。

屋脊之上,此时立着两道人影,正是叶孤城与西门吹雪。

“这下,终于能够安心地看两大高手比试了!”

“但愿别再有事了,这一晚上可累得够呛。”

“这一趟来得值,我那几十万两银子没有白花,还得到了皇上赏赐!”

陆小凤坐着屋脊上,疲惫地道,“这一晚上,应该不会再出事了吧。”

“原来你陆小鸡也有累的时候!”司空摘星一脸打趣。

“你这个猴精,要不是你...”

话还未说完,太和殿下就传来一声巨响。

那是只有中原中也才能造成的巨大动静,觉察到不妙,众人往下一瞧,中也的面前赫然站着一道被灰色的雾笼罩着的身影。

而太宰正蹲在旁边冲陆小凤挥挥手,“陆小凤,这边中也会解决的,让西门吹雪安心战斗吧。”

木道人一脸不可思议与凝重地注视着那道灰色的影子,艰涩地挤出自己的声音,他的声音里还藏着无尽的恐惧,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才喊出来。

“那人是!玉罗刹!”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