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武侠)论文豪与江湖的适配性 》给我一碗阳春面

捕快

“...她一见我,便向我跪下了,她是个极美的女人,所以...”陆小凤尴尬地向无情和花满楼描述自己遇到丹凤公主的全过程。

“陆小凤,你这一遇到女人就心软的毛病,还真是一如既往!”

无情淡淡地道,却并没有生气,陆小凤就是这个脾气,况且他们之前已经预料到了金鹏王朝的人会去请求陆小凤的帮忙。

“所以,他才会老是在女人面前栽跟头。”

乱步啃了一口点心,陆小凤遇到的都是些心如蛇蝎、或者另有图谋的女人,这些女人不会杀了陆小凤,但她们身上的麻烦倒是极有可能让陆小凤丧命。

“陆小凤是江湖上有名的浪子,想让他入套给他一个美人就行。”

追命坐在一旁嘲笑一声,他们几人在江南的百花楼附近发现了无情所做的标记后,便在花满楼的小楼中一聚。

“大师兄,这位是?”铁手望着无情旁边的眯着眼睛吃东西的少年,询问道。

“这是江户川乱步先生,是东瀛人,其断案识人的才能可称天下无双。金鹏王朝的这桩案子我已经传信给世叔了,乱步也会帮忙,任何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保护乱步。”

乱步这样的人才保护他的安全性是极其必要的,只要他还活着,任何诡谲都不会逃脱他的眼睛。

铁手等人见无情面上带着敬重,自然也同样尊重着乱步,即使乱步看上去还未到弱冠之年,但能得到无情这样的夸赞,必然非常人。

“那大金鹏王与我说了三位取走国库财富的心腹重臣,到了中原以后便改头换面,严立本,即现在关中珠宝阎家的阎铁珊,平独鹤,便是,”

陆小凤顿了一下,接着道,“现今峨眉剑派的当代掌门,独孤一鹤,大金鹏王称其是青衣楼第一楼的主人,还有最后一位,上官木也是我的好朋友,天下第一富豪,霍休。”

无情思忖着,“这几人倒是古怪,金鹏王看似想要利用你来要回财富,但却把武林中三大势力的注意力放在你的身上,暗地里可能别有谋划。

你之前说丹凤公主的身边跟着江湖上有名的三个怪人,柳余恨、萧秋雨以及独孤方,这三人性情古怪、不沾江湖事,为何会跟在一个前朝公主的身边...”

“就是你想的那样,美色就是她的武器,而且,”乱步看了一眼花满楼,“你已经见过了这位丹凤公主了哦。”

无情一愣,“难道...是她?!”

金鹏王朝的出现、上官丹凤与上官飞燕、三方势力的旧臣、柳余恨等人的效忠与庇护。

无情顿时明白了自己为何会感觉古怪,“原来如此,一个王朝的公主,却与江湖人交往密切,这背后,必定还隐藏着一个对江湖极为了解地江湖人在操纵全局。”

乱步点点头,意味深长地道,“而且,这人非常地了解和熟悉陆小凤啊。”

陆小凤呆住了,立刻想到了某种可能,面上也不禁露出一丝苦笑,“是...我的朋友..”他知道一旦乱步确定的事,那就如不可更改的铁律一般。

“看来是这样。”

铁手对陆小凤报以同情,别人都是为了自己的朋友两肋插刀,而陆小凤的朋友是为了自己插陆小凤两刀。

“既然陆小凤你之前已经答应过了丹凤公主,那就按照你的计划进行吧,正好——将计就计。”

无情仔细叮嘱着陆小凤,乱步倒是奇怪地望着无情,疑惑地问,“我已经知道背后的真相是什么了,为什么你不直接问我呢?”

“已经知道了...不愧是乱步!”陆小凤夸张得叫了一声。

无情无奈地替乱步整理好他头上歪了的奇特帽子,“乱步先生有着一眼就能看穿真相的才能,但这并不是我们这些捕快可以滥用的理由,一直依赖乱步先生的话,捕快灵敏的嗅觉就会慢慢消失,手里的刀也会逐渐变钝。

乱步先生给予的提示已经足够多了,你的才能不止于江湖算计,还有更为广阔的舞台在等着你。哪一天当我们陷于泥沼中,无法脱身看清周遭的谋算时,就是乱步先生出场的时机了。”

那浮沉着黑暗的朝堂,那纷乱厮杀的边境战场,那国与国之间的利益谋算,才是乱步的舞台,江湖事,终究会在江湖了。国之事,才是真正释放乱步才华的地方。这也是,他和世叔还有皇上一同决定隐藏乱步天才般头脑的原因。

另一边,在去往汴京的官道上,一伙匪徒将一个人围在中间。

那是一个少年,一个十六岁的少年,穿着一身古怪的黑色大衣,两缕发丝垂落在面颊的两侧,奇异的是那发梢的末端竟是雪白的颜色。

“咳咳——”少年咳嗽了一声,身体似乎极为不好的模样,俊秀的面上透着几分苍白与羸弱。

“哼,哥几个今日算是遇到一只肥羊了,识相点就把身上的金银财物都交出来,还能给你留个全尸。”

少年冷冷地扫了一眼面前的三个人,眼中是带着漠然的杀意,“无礼之辈!”

裂帛声响起,有什么猛烈地撕开了空气,似利刃一般的黑色残影在三人身上一划,“噗嗤”一声,是切割皮肉的声音。

少年转身离开,背后的三人轰然倒地,鲜血溅了一地。

“你真厉害,刚才那是布料吗?太快了,连我也只能看到一道残影!”

一个约有二十多岁的青年忽然从一棵树上跳下来,也不知道在树上看了多久。他像是所有人都遇到过的最普通的人,却又会让人在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便莫名难忘。

少年对于青年的出现毫不意外,似乎早就看穿了青年一直呆在树上一般,冷冰冰地对青年道,“滚开。”

“哎,别这么冷漠嘛,我叫王小石,也要去汴京谋生,我们一起吧。你叫什么名字呢,我见你不像是中原人,你去汴京做什么啊?”

王小石跟在少年的旁边絮絮叨叨地说着自己的经历,少年被烦得不行,皱着眉头道了一句,“芥川龙之介。”

“奇怪的名字,你身上穿着的这一身衣服也很奇怪,你...”

“轰”,一段黑色的布料擦过王小石的肩膀,砸在地上,将地上的土层削去厚厚一层。

“......”

“闭嘴!”

“嗯嗯,我不说话了。”

王小石悻悻地跟在芥川的身后,心想他这位新朋友,脾气可不太好,但出乎意料地是个有趣的人呢。

芥川根本就不在意跟着自己的王小石,他现在满脑子考虑的都是太宰先生的安危。

太宰先生跟随着福泽先生去往汴京面见诸葛神侯,他也要赶紧去到汴京,不然太宰先生遇到危险了可怎么办。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