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武侠)论文豪与江湖的适配性 》给我一碗阳春面

筹备

“啊...所以说啊,皇上为什么要把这件事交给我啊!”

陆小凤趴在酒楼,冲着花满楼一顿抱怨。

自从珠光宝气阁捉拿了上官丹凤或者应该说,从头到尾都是上官飞燕以后,阎铁珊便向无情交代了有关于金鹏王朝的所有事,这之后,他们便准备将上官飞燕押送回京,谁知她居然被霍天青与柳余恨等人一同救走,至今下落不明。

西门本是去珠光宝气阁对付独孤一鹤,谁知竟与叶孤城碰了面,便约了这八月十五的决战。

如今...

陆小凤犯愁地看着手里的六条绸带,如今所有江湖人都知道八月十五月圆之夜,西门吹雪与叶孤城会于紫禁城决战,当世两大绝世剑客的风采,谁不想一睹为快。

更重要的是决战地点虽是皇宫,但皇上已经应允了此事,可容许江湖人来此观战。

但,毕竟是皇上的居所,为避免有贼人威胁到圣上的安危,便命陆小凤以绸带择取六人,这六人可进入皇宫观战。

这就导致了陆小凤苦不堪言,江湖上无数人以黄金、美人、武力等或是想要交易或是想要威胁陆小凤交出绸带,陆小凤好不容易才摆脱那些人,到花满楼所在的酒楼歇一歇。

“许是皇上信任你吧!”花满楼温和地道。

“不,你不知道,花满楼,”陆小凤一脸痛苦,“这件事太宰那小子也参与其中,绝对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有太宰在,反而可以安心了,不是吗。”

花满楼笑了起来,他那双清澈的瞳眸中闪着灵动的光彩。

“那小子...”

陆小凤露出一丝苦笑,“他可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太宰的算计...罢了,反正太宰那家伙自有神侯府的人盯着。

三日后便是八月十五,两大绝顶剑客的对决,但是,其中一位是他的朋友,另一位他同样仰慕许久,他是绝不愿见此二人一死一伤的!

前往江南的水路上,一个男人正坐在船上。

船夫边划桨,边用隐晦的目光打量,男人身上披着一件奇特的沙色外套,他的头发是红色的,眼睛是清透的蓝色,一见他的相貌便知他并非中原人。

“客官,此次去江南是?”船夫好奇地询问一声。

“找人。”

男人言简意赅地回答,船夫便知趣地不再追问。

实际上,织田作之前本打算去的是珠光宝气阁,但太宰中途传信,珠光宝气阁的事情解决的差不多了,便让他去江南——薛家庄。

无名岛中,绫辻行人从客栈的窗外凝望着远处一望无际的大海,低喃一句,“时间差不多了。”

“咔嚓!”

门被推开的声音打断了绫辻的思绪,他头也不回平静地道,“宫九,你又忘记敲门了。”

“行人!你输了!”

宫九带着几分得意与开怀。

绫辻淡淡地道,“你不是已经抓住他了吗。”

“你怎么知...”

宫九立刻反应了过来,“你知道他本就在西面,故意诓骗我在东面,而我一定不会按你说的做,所以...”

“所以,你为了不让自己迷路跑去东面,一定会沿途给行人发银子,始终让自己行走的方向是西面。因此,是你输了,宫九。”

宫九凝视着平静无比的绫辻行人,满脸不甘心地窝在绫辻的摇椅上,“...行人太过分了,这不是完全被看透了吗!”

绫辻行人理所当然地道,“我可是侦探,好了,别撒娇了,我要去一趟汴京,你跟着我一块去,路上保护我。”

“知道了,那报酬”

宫九一脸期待地望着绫辻行人,“嗯,是你最喜欢的那种方式。”

“那快走吧,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绫辻行人看着宫九兴奋的模样,冷静地走过去抱起桌上精致的玩偶,轻声笑了起来,“我也是...迫不及待啊,迫不及待...看到太宰和魔人挨揍的模样了!”

同一时间,江湖内不知为何兴起一个流言,陆小凤的六条绸带已经被司空摘星盗走,而雇佣司空摘星的人会公然拍卖这六条绸带,江湖人都疯狂了,谁不想进入紫禁城内一睹两位绝顶剑客的风采呢。

当然,江湖人也不傻,自然会想到绸带真假的问题。

但,皇上赐予陆小凤的绸带是由天山上的天蚕丝纺织而成,极为珍贵,是只有皇室才能享用的丝织品,尤其是在光照下,丝绸上似有光华流淌,是无人可仿造的,即使仿造了,放在阳光或月华下,即可辨别真伪。

所以,不管这拍卖是真是假,只要一去便知,若是真品,他们反而是赚了。

神侯府中,诸葛神候惊讶地打量着面前的二十四条绸带,光华熠熠、如雪无瑕。

“这,这竟然是赝品,与皇上所赐的绸带分明一般无二。”

站在神候面前的男人个子很高,身上的衣着奇异,却只有黑与白两种颜色,他的面上带着愉悦地神色,温和地开口,“这些绸带足以以假乱真、堪称完美,最秒的是,”

男人弯了弯眼睛,“它们在第三日就会自动焚毁,也就是说,这起拍价一万两一条的绸带,不过是废品。”

“......”

诸葛神候沉默了,“这,恐怕会引起武林人士的公愤...”

“不,他们只会怪责幕后之人,况且,这二十四条绸带会放在四个地区分开拍卖,每个地区的人都不会知道其他地区也有拍卖,他们都会认为自己手里的才是真品,而避免遭到他人的抢夺,只会保持沉默等到决战之时的到来。

那时候绸带自焚,皇上再‘宽慰恩准’这些人进入紫禁城,这是收买人心的好时机,到时候,他们自然会出手帮忙...”

男人没有继续说下去,诸葛神候却明白了他的意思,想起皇上那边的交代,神候有些为难地道。

“皇上...的意思是,给他四成的分成有些少了,希望可以五五分账。”

“这当然...”

男人笑了起来,“不行了,仿制的材料可是极其昂贵的,皇上的那一成就当做是加工费了。那么,在下就先行告退了。”

诸葛神候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默默叹了一口气,当今圣上是个肯纳贤才的好皇帝,可惜,奸人把持朝政,皇上想要大展拳脚实在是过于困难了。

尤其是,辽人与金人在边疆虎视眈眈,以蔡京、傅宗书为主的主和派肆意地打压着武将,但愿,这群贤才能为皇上分忧。

虽说,皇上与子民做交易这件事实属...,但,皇上自己的小金库的确是所剩无几了,诸葛神候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男人从神侯府出来,径直去往森与太宰所在的客栈。

“首领,任务已完成。”

森转过身看着面前的男人,轻快地笑了起来,“真好啊,钢琴人,你的仿造术还是如此完美,真不愧是青年会的领导,不过,”

他面带苦恼地看着男人,“要是有时候速度能快一点就好了,这次还好能有时间进行布局。”

钢琴人面上带笑,“我绝不会让不完美的仿造品从我手里流出。”

“啊......所以,这才是我烦恼的原因啊,一旦不完美就会反复重新制作...甚至有时候都不管我这个首领的命令,唔......爱丽丝酱,我真是个没用的首领...”

爱丽丝幸灾乐祸地撇了一眼森,“活该啊!林太郎!还有,别演了,钢琴人已经走掉了。”

“哎——”

森一脸失落,“部下们真是...好怀念中也君啊,也只有中也君肯听我的话了。”

另一边,福泽谕吉带着与谢野与乱步,正在赶往汴京的路上。

三日后。

汴京城内今日格外热闹,来来往往的江湖人或是在客栈或是在茶楼或是在商铺,皆高谈阔论、语气激昂,都期待着今天晚上这场决斗。

“看,那是木道人!”

“峨眉派的掌门独孤一鹤也来了!还有跟在他身后的三英四秀!”

“那是,苏梦枕苏楼主!”

“六分半堂的人也来了!”

“还有最近江湖上的后起之秀,王小石!”

“......”

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人基本上全到齐了,但直到现在都没有谁发现陆小凤的踪影。

而陆小凤正躲在合芳斋与西门吹雪和花满楼一起喝酒,确切来说,是他一个人喝酒,其余两人一人饮白水,一人饮茶。

“西门...这场决斗,你非去不可吗?”

陆小凤愁眉苦脸地望着西门吹雪,哪怕已知道答案,他仍不甘心地询问。

“此战,非去不可!”

西门吹雪掷地有声,陆小凤顿时明白了,那是西门吹雪的决心。

“罢了!”

他悲怆地喊了一声,他无法阻止自己的朋友去追寻自己的道。

“陆小凤,事情也许不会如此糟糕,福泽前辈和乱步还有与谢野医生,”

花满楼放下茶杯,面上是轻松的笑,“他们此刻已在客栈!”

陆小凤眼睛一亮,望着不明所以的西门道,“看来,今日谁也不会死了!”

说罢,他从衣兜里拿出一条雪白色的绸带,递给花满楼,“这是最后一条绸带了,我知道花满楼你不愿见血,但当世剑客的风采,我希望你能亲眼去看一看。”

陆小凤之前还在犹豫要不要给花满楼,花满楼不愿见人死亡,但既不会有人死,陆小凤还是希望花满楼能去,用这双能视物眼睛,看看世间的风华。

花满楼深深地凝视着陆小凤,接过那条绸带,认真地应道,“好!”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