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武侠)论文豪与江湖的适配性 》给我一碗阳春面

2. 太宰和爱伦坡

之后,陆小凤和花满楼天天带着各种零嘴和糕点来向乱步赔罪,足足折腾了七八天乱步才原谅陆小凤的行为。

不过在这个过程中,花满楼和乱步也成为了朋友,并且乱步看起来很喜欢花满楼。

“为什么啊,难道是我不够英俊潇洒吗?”

陆小凤不满地冲着乱步控诉,乱步宁愿把他最喜欢的点心分给花满楼,都不愿意给他。

“你身上太麻烦了,乱步大人不想靠近你。”

身上全部都写满了各种各样的情报和阴谋,大多数都是关于女人的,乱步大人最讨厌麻烦了。相反,花满楼身上就干净得很舒服。

陆小凤顿时来兴趣了,“你到底在我身上看到了什么?乱步,你就告诉我吧。”

“才不要!”

太麻烦了,反正陆小凤又不会死。

天川无奈地扶额,放下陆小凤要的酒就转身回屋了,乱步不愿意说的事情,就算是面对他这个本体也不会说出来。

而且,经过盒子的那件事,陆小凤和花满楼对江户川乱步这个人的认可值已经达到了百分之百,代表着真正承认了乱步这个人的存在,认可值越高,武侠世界也越会容纳他们这群外来者。

天川就是依靠认可值进行抽卡,每一百认可值可抽卡一次。

现在已经可以抽卡两次了。来吧,中也!□□的良心!来吧,国木田!武侦的男妈妈!

一阵白光闪过,眼前出现的两个身影顿时让天川呆住了。

两个黑头发的,一个是有名的顶级操心师、被称为剧本精之一的——太宰。

一个是名侦探的宿敌(自称),有着让乱步背后一凉的侦探——爱伦坡。

此时,太宰十六岁,他的精神力刚附着在他身上就跑掉了,爱伦坡二十岁,脑袋上顶着一只浣熊卡尔,缩在角落里。

天川要崩溃了,一只能好好说话却坚决不会说好话的宰,一只想好好说话却不能说话极度社恐的坡。

“什么什么,这个喝掉可以死掉吗?”

门外传来太宰‘可爱’的喊叫声,天川头痛地对可怜巴巴蜷缩成一团的坡道,“坡,你先在这待一会儿,我去看看太宰。”

太宰此时正站在陆小凤的面前,手里举着一瓶白色的瓷瓶。

“哎?!这,”

陆小凤连忙摸了摸自己的口袋,那瓶毒果然被眼前的孩子顺走了。

“你这小孩,不错啊!连我都没察觉,你什么时候拿走的,司空摘星那只猴儿恐怕又要头疼又有一个和他竞争偷王之王名头的人了,他可是一直看不顺眼楚留香啊。”

陆小凤幸灾乐祸,花满楼无奈地向眼前的穿着古怪的孩童解释道,“这个是剧毒,喝下去以后一盏茶的功夫就会肠穿肚烂,活生生的痛死。”

太宰脸色一白,露出害怕的神色,“恶,我最讨厌疼痛了,这种死法果然不适合我。”

“太宰!你身体又不好,就消停一点吧!”

天川无奈地走出来把太宰拉到一边坐下,又给他倒了一杯热水。

他说的也是实话,太宰身上密密麻麻的全身自杀带来的伤痕,明明胃痛得都要晕过去了,还有力气搞事。

太宰乖乖地坐着,捧着水杯,婴儿肥的脸上难得的带上几分乖巧和无辜。

“天川,这位是?”

陆小凤看着这个脸上缠着布料身上也裹着止血带的小孩。

“他叫太宰治,也是东瀛人,算是乱步的旧识,前几天跑去河里自杀,最近才把他给找回来。”

“自杀?!他才如此年轻!怎么就这般想不开啊!”

陆小凤想到了刚才太宰的话,原以为是开玩笑结果却是真的。

花满楼皱眉,“那他身上的那些伤口是”

他之前就在这孩子靠近的时候嗅到了他身上带着的血腥味。

“嗯,是太宰自己自杀的时候留下的伤痕。”

花满楼听罢神色复杂,他是个热爱生命的人,无法想象一个如此年轻的少年人却偏偏要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不许捣乱哦,太宰,我进去看看坡。”

天川想到了被留在房间里的坡,面对陌生的环境足够让爱伦坡极度的不安和恐惧了。

太宰见天川走了,放下手里的杯子,沉着眼眸凝视着眼前的两个人,陆小凤呼吸一滞,那是怎样的一个眼神,浸满了浓重的黑暗与深不可测的杀意,这股杀意不是针对他们,而是某种深渊似的压迫感。

花满楼感受到的却是一种近乎于悲伤的压抑和撕裂感,有什么撕裂了这个孩子与世界的联系,他,想要在这个世上抓住些什么,才选择一次次在死亡边缘去理解死,进而求得生。

“太宰,不要吓他们啦!”

这些像是婴儿一样脆弱的笨蛋,也就只有乱步大人能保护他们了。

太宰歪了歪脑袋,严重的沉郁感顿时消散,“没有哦,我可是一直都,乖乖听话的哦!”

太无趣了,这个世界太无聊了,光是呼吸着都要痛苦得死掉了。

“不要打坏主意哦!”

不准操控别人作为消遣,不然社长知道了,又要骂我了。

“知道啦!”

太宰拖长嗓音,不满地喊着,做了又不会怎么样,反正乱步先生都能看透的吧。

一只温暖的手突然搭在太宰的脑袋上,“太宰治,是吗?我是花满楼,你可以和我做朋友吗?”

太宰有点懵地抬眼,望着眼前这个笑得温柔的男人,愣了一下,才把对方的手从脑袋上扒拉下去。

“头发都被弄乱了,才不要呢,你一看就很无趣!”

尊重生命、尊重每一个人、不杀主义、仁慈得过于心软等等,这个男人的本质,太宰第一眼就看透了,不要妄图改变他啊,也不要妄图用那些自以为是的言论让他,好好活下去。

陆小凤悄悄凑到乱步面前,“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花满楼主动和人结交啊,他看起来还真喜欢这个叫太宰的人。”

他想不通,以太宰展露出来的黑暗花满楼应该感到不喜才对,尤其是他直觉太宰同样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乱步睁开一只眼睛睨了陆小凤一眼,嫌弃地道,“那只能说明,你在看人这方面比不上花满楼。”

花满楼已经隐隐察觉到了太宰的本质,但陆小凤依旧是云里雾里,招惹的朋友一大堆都是别有用心,乱步大人才不想去管,这次是太宰和坡,坡那家伙倒是可以作为乱步大人的助手使唤。

“这样啊,”花满楼面上带着苦恼,“我不像陆小凤那般有趣,平时也是在百花楼侍奉花草,确实是个无趣的人,那你能教我怎么有趣地生活吗?”

太宰奇异地看着眼前的男人,鸢色的眼睛里写满了观察,说话时却语调上扬,似乎是格外开心的样子。

“那我建议你可以平常去投河试一试,在水里缓缓沉下去,睁开眼睛看见水波在闪闪发光的模样,真是一番美景啊!如果能乘机死掉那就再好不过了。”

“那我下次就去试试吧,可惜我是个瞎子,无法看清你口中的那番盛景。”

“你竟然看不见?!”

太宰好奇地认真地打量着花满楼的眼睛,灵动无比的眼瞳细看的确显得无光,像是遮了一层薄纱,无法窥见眼中的光华。

“那还真是可惜了。”太宰意味不明地感叹了一句。

“你知道我在瞎了以后都在想什么吗?”花满楼轻轻一笑,“我在痛苦和挣扎,与黑暗做对抗,直到我发现这片黑暗并不可怕,相反它使我看见了一个全新的世界,所以,”

他顿了一下,“你也并不可怕,太宰,我在你身上看见了一个无比美丽的世界。所以,你愿意做我的朋友吗?”

仿佛是一颗闪耀璀璨的星辰,用尽荆棘与恶语来推开所有妄图接近他的人,但如果坚决走入那片黑暗,会发现那并不是遥不可及的星辰,而是人间一盏温柔而孤独的灯火。

而花满楼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这盏属于人世的灯火,紧紧握住拉向烟火缭绕的人间,哪怕这对于太宰来说,是痛苦的,但是——你是人啊,太宰,你不能如此孤寂地一个人在无人知晓的地方沉眠。

这大概是唯一的,属于花满楼的自私了吧,作为友人,没有办法袖手旁观,放任不管啊。

因为从第一眼的时候,他就知道了,太宰只是一个想要被人握住手的孩子啊。

他的自轻自厌,他的痛苦和挣扎,如何能让有着相似经历的花满楼不管呢。

太宰的手微微颤抖着,“嘛,反正拒绝了你自己也会一直来烦我,那我就勉为其难地答应好了。”

所以啊,太宰偏过头,他才讨厌这种温柔又对他无比包容的人。

“切。”

乱步在心里嘟囔了一句,明明是喜欢吧。

陆小凤见状把一只胳膊搭在乱步的肩上,“乱步,你放心我永远是你最好的朋友,花满楼也有自己的想法嘛。”

陆小凤以为是乱步吃醋了,毕竟乱步很喜欢花满楼。

“乱步大人才没有那些奇怪的想法。”

乱步生气的推开陆小凤,“不要想那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乱步...这你也能看出来...”

陆小凤怪叫一声

“我可是名侦探啊!”

天川在屋内笑了笑,果然啊,把太宰交给温柔的花满楼是个完美的选择,太宰的认可值竟然达到了百分之六十呢。

至于坡,听到乱步也在后,神奇般地安静了下来,并且正在书桌上奋笔疾书。

“哼,乱步,这次我可不会再输给你了,这次创作的小说绝不会再让你找到凶手。”

完全兴奋起来了呢。

天川打开系统界面,查看了一下太宰和坡的能力。

【太宰治,能力:人间失格,能在触碰他人时消除对方身体内的所有内力。】

【爱伦坡,能力:莫格街的黑猫,能使触碰到他小说的人陷入昏睡、进入小说幻境,揭开凶手或者爱伦坡本人解除幻境才可苏醒。】

这两位都是有着相当逆天的能力呢,不过弱点也很明显就是了,可以作为战略性的底牌使用,他们真正厉害的不是能力,而是与生俱来的头脑啊。

说起来,四大名捕的人也快到江南了吧,还真是苦恼啊,福泽谕吉一直迟迟未归,三个脑力派面对那些武林高手一个能打的都没有,不过有陆小凤和花满楼在,应该,没问题吧!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