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武侠)论文豪与江湖的适配性 》给我一碗阳春面

决战上

八月十五,月圆之夜。

无数江湖豪杰已然聚集于紫禁城之下,而只有拿着绸带的江湖人方可进入,但聚集在宫门之外的人竟然有三十人之多。

陆小凤惊诧地望着人群,“怎么回事,绸带应只有六条才对,难道前几日的流言...”

前几日关于绸带被盗走拍卖之事,陆小凤并未在意,一则是司空摘星的确来盗窃,但被他逮了个正着,虽然又被那只猴儿给溜了,但绸带的确还在他手里。

二则是那绸带天下无人可以仿制,只要一见便可识得真假,这也是他并不担心的原因。

可如今的人数,即使是他给予绸带之人转卖他人也不该有如此之多,六条绸带加上他陆小凤,应只有七个人才对。

“你且安心吧,陆小凤。”

苏梦枕走了过来,他手里有陆小凤赠予的一条绸带,来此并不奇怪,尤其是他已然知道绸带这件事皇上也参与其中,便宽慰着陆小凤,“检验绸带时,便知真假了。”

“苏楼主说的是。”

话虽如此,陆小凤仍觉得此事不简单。

此时,皇宫内巡逻的侍卫走了过来,领头的正是大内高手丁敖,也是他奉命将绸带交给陆小凤的。

他站在宫门处,扫了一眼聚集在外的三十多人,面色平静地道,“请诸位江湖人拿出绸带,持有绸带者方可入殿。”

说罢,他看向不知道在想什么的陆小凤,“陆小凤,你怎么不进去?”

陆小凤作为此次绸带事件的执行人,是不需要绸带便可直接入殿的。

“我还是在外先等等吧,反正离西门决战开始还有一些时辰。”

他要看看这些来此的江湖人,手里的绸带是何种模样,结合之前汴京的流言,他隐隐明白了些什么。

果然,当那些江湖人拿出一条条与陆小凤之前手里一般无二的绸带时,陆小凤顿时哀叹一声,有此等布料与仿造工艺的,恐怕只有皇上了吧,怪不得如此多的江湖人识别不了真假。

“怎,怎么回事?!”

一道带着恐惧与惊愕的声音响起,众人望过去,是一名近三十岁的江湖男人,他摊开的手里是一条绸带,而原本无瑕的绸带此刻竟然在所有人的目光下,迅速变黑,像纸片一样燃烧了起来,瞬间化为飞灰。

“我的二十万两白银!”

男人愤怒却又夹杂着心痛的哀嚎一声,从拍卖会上买到绸带的所有人连忙将自己的绸带拿出来,那些美丽的绸带在月华下一寸寸的焚毁。

“啊啊啊——着实可恨!”

“我们都被耍了!”

“别让我等知道是谁干的!”

“敢耍老子,定要令那人尸骨无存,以解心头之恨!”

“花的银子,全部都打了水漂!”

这时,一名江湖人拉过陆小凤,蛮不讲理地责怪道,“陆小凤,这件事因你而起,你得替我们想个办法。”

“这...”陆小凤一脸为难。

“不过是俺们上当受骗,你拉着人陆小凤干嘛!”

另一名江湖人为陆小凤抱不平。

“他奶奶的,你银子打水漂了你乐意,我可不乐意,今日无论如何,我都要看到这场决斗!”

“几十万两白银谁乐意打水漂,你我都是江湖中人,何必牵连陆小凤!”

“......”

人群里,顿时你一言我一语地吵了起来,陆小凤无奈地望着丁敖,既然这件事有皇上参与其中,那皇上那边应该另有打算吧,再不出手,他就得被这群人的唾沫星子给淹死了。

“咳,”

丁敖咳嗽一声,作为陆小凤的好友,绝不会错过看陆小凤笑话的机会,“既然诸位是被贼人所害,银子也花了出去,也不好叫诸位原路返回。但事关皇上的安危,我需禀告皇上,请各位稍安勿躁,届时听候皇上的旨意。”

丁敖转身离开,片刻后便领着一队精壮有力的卫兵走了过来。

“皇上宽厚仁慈,体谅尔等不辞辛劳赶赴汴京,又损失数万银两,特许可诸位前往太和殿观战,但人数众多,我等需加强守卫,诸位请跟紧,切勿妄入其他宫院。”

“这是自然,万不会令丁领队难做。”

“皇上真乃仁君,体察我等不易!”

“今日我放话于此,谁敢乱跑对皇上不利,就是跟我李某过不去!”

皇上啊皇上,陆小凤露出一丝苦笑,您这收服江湖人的民心,可把他陆小凤给坑惨了!

皇宫内院,戒备森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更有无数高手隐匿于暗处,确保皇上的安危。

宫中最高的太和殿的屋脊上,已站满了数人。叶孤城与西门吹雪的决斗,还有一个时辰便开始了。

陆小凤望着屋脊上的众人,木道人、花满楼、老实和尚、独孤一鹤、王小石、雷损、司空摘星等众多江湖名人聚集于此,为的就是这场决斗。

但,这其中竟然没有一个是朝廷中人,四大名捕一位也不在,就连太宰乱步等人都不见,以及之前的绸带一事,陆小凤立刻察觉到了不对,这场江湖人之间的比斗,绝不会如此简单!

突然,周遭的风似乎停滞安静了一瞬,数不清的高手的气息突然聚拢在太和殿下,当那一道道身影浮现在月光下时,所有江湖人倒吸了口凉气。

“这,这是西方魔教的教徒!”

木道人惊讶地道,“看这人数起码有三百人之多,怎会有如此之多的魔教人!”

陆小凤皱着眉,“难道他们是冲着皇上来的?!”

“不,应该不是,他们到此刻都没有任何动作,”花满楼冷静地道,“而且,巡逻队也对其视而不见,恐怕...”

“丁敖是打算交给江湖人处理?!既不是冲着皇上而来,那便是江湖恩怨了,总不可能来此是为了观看决战的吧!”

陆小凤暂时猜不透这群魔教教徒的想法。

另一边,将自己隐匿于暗处的玉罗刹身上释放着惊天动地般地杀意,“魔人!还没有找到他吗?”

跪在玉罗刹面前的下属哆哆嗦嗦地道,“自进入中原以后,属下再也没有见过魔人的行踪,今日我等来到太和殿,也是,也是魔人以您的名义,再加上花言巧语,将我等带到宫殿内!”

费奥多尔自从与玉罗刹交易后,就带着三百教徒去往中原,而玉罗刹自然隐藏其中。玉罗刹本打算在费奥多尔杀了叶孤城以后,再杀了这个魔人。

谁知道,魔人进入中原以后便再也没有了踪影,三百教徒无奈只能隐匿于汴京各处。

“...废物,滚下去吧!”

“是,是。”

下属连滚带爬地回到了太和殿下。

玉罗刹阴晴不定地望着太和殿的屋脊,“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那只好亲自动手了,对不住了阿雪,我决不能看着你在决斗中丧命。”

此时的太和殿内,辉煌的宫殿中灯火通明,皇上、诸葛神候、四大名捕、福泽谕吉、乱步、与谢野以及森鸥外、太宰治、芥川、中岛敦还有费奥多尔尽皆在此。

“那魔教果然已经与南王合作了,”皇上负手而立,神色平静,“好在森你的下属将他们带入太和殿外,今天正好一网打尽。”

森笑了笑,“费奥多尔便是听闻西方魔教似与南王进行合作,才前往沙漠打探消息,没想到消息居然是真的,而那魔教竟也派出了三百教徒,可见其对南王忠心耿耿。”

皇上沉思一番道,“此时尚不可打草惊蛇,森,你那部下真能一人抵挡三百人?”

“这是自然,皇上的卫兵与大内高手,便用来对付南王的大军吧,”

森瞳眸中是绝对的笃定,“决战开始之时,便是反击的开始。”

太和殿屋外此刻万籁俱寂,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决战的开始,包括聚集在太和殿下的魔教教徒。

终于,月上中天,两道白色的身影跃上屋脊,正是,西门吹雪与叶孤城。

玉罗刹冰冷地凝视着屋脊之上的叶孤城,冷声道,“杀了叶孤城。”

“是。”

屋脊之上的江湖上都察觉到了异动,陆小凤皱眉沉声道,“不好,他们想要打断这场决斗!”

“两大剑客的决斗,不容他人践辱。”苏梦枕的声音内藏着冷意。

“如此多的教徒,陆小凤你可有办法?”司空摘星着急地询问。

“我...”

“轰隆!”

陆小凤的话还未说完,太和殿下的一声巨响就打断了他的话,那强烈的震动使得众人脚下不稳,“是地动?!”

“不,老实和尚,那是个人!”

陆小凤稳住身形,凝视着太和殿下那烟尘中的人影。

“哈——哈哈!是谁,想与重力一战!”

磁性低沉的极其自信嚣张地话语传到了每个人的耳边,一阵强风吹散了漫天的烟尘,震动的中心——竟然是一个少年。

他穿着黑色奇异的外衣,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帽子,橘色的头发拢在脖颈处,他的眼睛是蓝色的,在月华下像是最幽深的深海,五官既带着异域的风情却又有着中原人的柔美,既显得锋利又有着雌雄莫辨的精致。

他的皮肤是极白的,纤细的脖颈上是一个黑色的项圈,为他增添了些许的色气与诱惑,少年意气的张扬与青涩纯稚的甜美混杂出一种莫名的难言的魅力。

他笑了起来,那是自信而耀眼的笑,他抬起钴蓝色的眼睛,扫了一眼在场的所有人,挑衅般地道。

“重力使——中原中也,在打败我之前,可不会让你们靠近屋顶。还有,一起上吧!我还要赶着去揍太宰那个混蛋。”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