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武侠)论文豪与江湖的适配性 》给我一碗阳春面

1. 名为江户川乱步的少年

“乱步先生!你真的不能再吃了!”

天川焦急地一把夺过乱步抱在怀里的一盘桃花酥。

名为乱步的少年不开心地鼓着脸,睁着一双清澈的冷翠色瞳孔,大声嚷嚷着向眼前的人宣泄着自己的不满。

“太过分了!太过分了!明明说好会让乱步大人吃个够的!”

天川一脸头疼,“不是我不让你吃啊,乱步先生!是福泽先生说要监督管控你的糕点量,你已经比最开始抽出来的时候胖了五斤了,乱步先生!”

乱步眼神漂移,“嘛,既然是社长的要求,乱步大人肯定会听话的。”

天川顿时松了口气,“好了,乱步先生,一会儿陆小凤就要过来了,你不是要和他一起出去玩吗?”

他几乎是用哄孩子的方式来让眼前十八岁的乱步安静一些。

天川是二十一世纪土生土长的□□人,因为逛漫展的时候被一颗柠檬砸了脑袋,晕了过去,醒来就到了武侠世界,身上还绑定了文豪系统。

这里既有朋友遍地、麻烦精转世的陆小凤,也有踏月留香的盗帅楚留香,更有名震天下的四大名捕和红袖刀苏梦枕。

为了在如此高危的武侠世界活下去,他只能扮演文豪里的角色,用马甲来保护他这个本体。

系统的最终目标是在这个世界的白天、黑夜以及黄昏,建立横滨著名的三刻组织,这简直就是强人所难啊。

而且抽出来的马甲形象竟然是不可更改的,也就是说,他要顶着穿着现代装、头发五颜六色的马甲行走江湖,太难了!

好在最先抽出来的两张卡牌,是江户川乱步和福泽谕吉。

但是,他显然高兴得太早了,江户川乱步的马甲才十八岁,除了福泽谕吉能管束以外,谁的话都不听,包括他这个本体。

所以每天上演着我哄我自己、我管我自己、我骂我自己的精分现场。

他已经来这个世界快一个月了,凭借福泽社长高超的武力值在山里搭了个小木屋,算是能住人了。

遇到上山砍柴的樵夫,天川都会告诉这些人,他们几个人是从东瀛来到中原谋生的。

这样一段时间时间下来,附近的村庄终于不再好奇他们三个人的穿着服饰了。

天川虽然穿着古装,但是头发和乱步一样是黑色的短发,坑爹的系统发布完任务就跑掉了,现在这个系统更像是个单机软件一样。

还好完成一些小任务,例如帮助村民做些小活做些,系统都会奖励些许金银,不然他都不知道怎么养活自己和未来的一堆马甲。

好在乱步争气,和陆小凤这个冤大头,不是,大好人做朋友。

陆小凤对他这个新朋友喜欢得不行,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隔三差五的就要跑过来找乱步,赫然是把乱步当做小孩子一样照顾。

乱步可不是小孩子啊,不过,某些方面而言,乱步确实保持着孩童独有的天真与纯澈。

“乱步!乱步!快看快看,我带谁来见你了。”

木屋外传来了陆小凤兴奋的声音,天川耸耸肩,这不,又来了。

乱步眼睛一亮,顿时跑了出去,站在陆小凤的面前,看了他一眼,理所当然地朝他摊开手。

“左边袖口藏着冰糖葫芦,右边袖口是张大汉家的陶面泥人,你带给乱步大人的礼物藏在了你身边这个你最好朋友的钱袋里。”

眼前这位英气俊朗唇上留着两条与眉毛一模一样的胡子的人,正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陆小凤。

他身旁穿着一身白衣,携带一把折扇,儒雅温柔还带着一股淡淡花香的人,正是陆小凤的挚友,花满楼。

“哈哈哈,你听见了吗?!花满楼,乱步真的太聪明了。”

乱步哼笑一声,“这不是一眼就能看穿的事情嘛!还有,”

他嫌弃地看着陆小凤,“不要在陶面泥人的身上撒那些香料啊,试图瞒过世界第一名侦探乱步大人是不可能的。”

“这你都能知道?!”

“信息太明显了嘛。”

“乱步,你真是我遇到的奇人之中当之无愧的第一。对了,这是我的好朋友,花满楼,不过你都已经看出来了。”

江湖人都知道陆小凤和花满楼是至交,但乱步不是中原人更不是江湖人。

陆小凤试探过,乱步没有丝毫的内力与武功,体质还比普通人要差一些,但乱步的强悍来源于他的大脑,说是价比千金都不为过。

“在下花满楼,我常听陆小凤提起你,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花满楼温和地释放善意,乱步身上没有驳杂的气息,他能感受到的是如同孩童一样干净的感觉。

“不知,侦探是何意?”

陆小凤向花满楼解释道:“侦探,取自侦查探秘之意,也就是捕快的意思,乱步的脑袋瓜子我看可比六扇门的金九龄还有四大名捕强多了,称一句天下第一也不为过,而且我已经给无情送去了书信,引荐了乱步。”

“乱步大人可是侦探,才不是捕快,什么引荐信,明明是炫耀信吧,捕快那边根本就不信,你就用激将法让他们来江南亲自一试。”

社长他们才是武装,侦探自然是以头脑取胜。

陆小凤被拆穿了也不尴尬,嘿嘿一笑,“这不是想看看聪明人之间的比试嘛,你放心,乱步,我肯定会站在你这边的。”

说着连忙把特意带的面人和糖葫芦都放在乱步的面前。

花满楼也笑着从自己的钱袋中拿出一样木质精巧的六棱柱型的小盒放在乱步的面前。

乱步啃了一口糖葫芦,看了这东西一眼,淡淡地道,“又是赌约啊,你好烦啊,陆小凤。”

“真是瞒不住你,这不是,朱停那家伙非不相信我的话,认为绝不可能存在一眼看透真相的人,所以让我拿这件东西试一试你。”

花满楼好奇地用手摸了摸那个盒子,惊讶地叹道,“好精妙的机关术,不愧是妙手朱停。”

严丝合缝地盒子上找不到任何可以打开盒子的方法。

“这可是朱停的得意之作,他说如果乱步能在一炷香的时间里找到正确打开盒子的方法,他就相信我说的话,而且还白送我五百两金子。”

“乱步大人才不要接受莫名其妙的赌约。”乱步不高兴的喊着,陆小凤的麻烦他才不想管。

“别这样嘛,乱步,我输了可是要在朱停的院子里倒立行走三圈,还要边给他的后院拔草,赢来的钱我分你一半怎么样。”

“才不要!”

这时,天川提着一壶茶走了出来,陆小凤连忙招手,“天川,你帮忙劝劝乱步,让他帮我个忙怎么样。”

天川对外的身份是乱步的随从跟班,负责照顾乱步的饮食起居。

“我也没办法啊,陆大侠。”

能劝得**步的福泽先生接了一个任务就出门了,他对乱步也没招。

这时,一旁的花满楼不急不缓地开了口,“我记得花府上有一位皇上御赐下来的御厨,他有一道拿手的点心,名为百花酥酪。

以羊奶辅以百花、蜂蜜、时令水果等做成,味道清香滑嫩,比最顶级的白玉豆腐脑都要嫩上三分。”

天川听得都要流口水了,这不就是古代版的布丁吗。他尚且如此,对于已经好久没有吃到现代零食的乱步更是一种难言的诱惑。

“如若乱步能帮一帮爱惹麻烦的陆小凤,这道吃食想吃多少花家都愿意奉上。”

乱步此时才激动地勉为其难地道,“好吧!我就帮一下陆小凤好啦。”

说完,从他的英伦风侦探服中,掏出一副老旧的黑框眼镜,大喊一声,“超推理!”

天川不忍直视地偏头,真的好羞耻啊!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把那个盒子给我吧,陆小凤。”

陆小凤连忙把盒子给乱步,乱步在盒子的几个面上分别按照不同的频率敲击了几下,然后就还给了陆小凤。

“你带回去,把盒子拿给朱停的妻子,她头上戴着的碧绿色簪子就是钥匙。”

他立刻反应了过来,“好你个朱停,钥匙竟然在老板娘身上,走了花满楼,回去看朱停的笑话喽。”

陆小凤风一般地跑出门,花满楼无奈地向乱步和天川道别后才离开。

行至山脚下,陆小凤早已等候在路旁。花满楼笑了一声,“陆小凤的朋友果然一等一的有意思。”

陆小凤此时神采飞扬,“我看朱停这下还有什么好说的。”

来之前,朱停已经告诉过陆小凤和花满楼,钥匙就是老板娘身上的簪子。

乱步如果能在一炷香之内知道答案,他就承认乱步的天才,如果乱步真的能打开了盒子,盒子里也只有一张纸条,上面有一句话。

你被我耍了——朱停

‘找到正确打开盒子的方法’,打开盒子不是重点,重点是正确的方法,哪知道乱步不过几息就猜出来了。

“不过,乱步戴在脸上的那个东西是”

“你说那个啊,”

陆小凤也好奇得询问过乱步,得到的答案是,这是能够赋予他天才般推理能力的道具。

他从未听过还有如此神奇的存在,趁着乱步不注意偷偷从乱步身上顺了下来,戴上后并没有半点作用,后来被乱步发现还把他臭骂了一顿。

还是天川悄悄地告知他原委,他才弄明白,“那对于乱步来说,是极为重要的赋予了生存和人生意义的礼物。”

花满楼若有所思。

“哈哈哈,朱停,你输了。”

惬意地躺在摇椅上的朱停猛地撑起身子,看着陆小凤得意洋洋地踏入他的府邸,顿时不可置信地喊道,“这不可能!连一盏茶的功夫都没有。”

“那还是我们在路上耽误了,乱步不过几个呼吸之间就看出来了,有花满楼作证。”

花满楼点点头,“确实如陆小凤所说。不过,在把盒子还给我们之前,乱步还在盒子上敲击了几下。”

花满楼虽目盲,但其他感官却尤为敏锐,虽是第一次与乱步见面,但花满楼不信那位少年会做无用的举动。

“难道,”

朱停脸色一变,忙从怀里掏出一只薄如蝉翼的玉簪,从盒中的某条缝隙穿过,咔嚓一声,盒子打开了。

里面依旧是朱停最初放下的纸条,但背面却赫然多了一行字,朱停面色大骇,“这!”

“怎么了怎么了?”

朱停将手里的纸条递给陆小凤,背后的一行字竟是——陆小凤,你早就知道答案还联合别人来耍我,乱步大人生气了。

“这机关盒子除了我以外,再无人知道如何传信,他是怎么知道的,仅仅只是今天刚看了盒子就......”

朱停不敢相信,他这机关盒子是用来传递讯息的,里面有无数活体印章,能随心所欲地将想要传递的讯息印在盒中的纸张内。

但需要特殊的暗号才能启动机关,敲下自己想要传递的消息。

这个叫江户川乱步的人到底什么来头,人真的能做到这样的地步吗,太令人震撼了。

陆小凤讶异过后反而是最冷静的一个,乱步不愧是个奇人。

但,他看着纸条,满脸都写着完蛋了,他将字条上的内容都告诉了花满楼,“花满楼,怎么办,下次去恐怕会被直接轰出来。”

花满楼忍俊不禁,“去道歉吧,陆小凤,这件事本来就是你的不对,”继而认真地道,“咱们愚弄了天下第一的聪明人!你真该庆幸乱步是孩子心态。”

“你说得对,花满楼,是该去道歉!作为朋友的确不该三番四次的试探。那花满楼,我可能需要借你家御厨一用了。”

花满楼微微一笑,“什么时候陆小凤有难,花满楼会不帮呢!”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