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武侠)论文豪与江湖的适配性 》给我一碗阳春面

海上遇美

热闹的汴京市集里,各种吆喝与说话声混杂在一起,来来往往的脚步声附和着细微的风声一同构筑了此番盛景。

这里是汴京,是皇城脚下的都市,它热闹、繁华、它使人安居乐业,同样,它诡谲、阴暗、它使江湖风起云涌。

汴京茶馆的二楼雅间内,八仙桌上坐着三个人,是两名青年和一名少年人。

端坐在北位的青年面色苍白,乌黑的长发有些散乱地垂落在他的肩头,他是俊朗的亦是病弱的。

他细细地低咳着,玉色的面庞因疾病与咳嗽而泛起一抹淡淡的红,他身上的气息似乎很弱,无形的极为浅淡的一丝冷香萦绕在他的周围,似是梅又似是松木的极为单薄的一层香,美丽,又虚弱。他像是初冬落下的第一片,即将在阳光里消融的雪。

可是,他又极为顽强甚至是顽固地活着,仅仅是为了活着,他就竭尽了全力,他失去了许多,唯独没有失去他的傲。

他——正是苏梦枕,金风细雨楼的楼主。

“咳咳,刚才是苏某失礼了,还请两位海涵。”

苏梦枕温和地开口道歉,他的话语中既没有江湖前辈的高傲,也没有低微,而有的只是一种平淡,平辈、朋友之间相谈的平淡。

哪怕他面前的这两个人只不过是江湖的无名之辈,他也没有丝毫轻慢鄙夷之心。

“苏楼主您客气了,在汴京能遇到您这样的人物,也算是来值了。”

王小石早就听说过苏梦枕,更听说过他的红袖刀,这次来汴京两者都算是见识到了,不枉来这汴京一回。

“挽留剑选择的主人,同样名不虚传。”

在之前两人的打斗中,苏梦枕看得分明,心里十分清楚这两位绝非是池中之物。

天下武器,有四件名动汴京,并称为“血河红袖,不应挽留。”

即有桥集团实际领导者方应看手中的血河剑,金风细雨楼楼主苏梦枕手里的红袖刀,以及六分半堂总堂主雷损的随身武器不应刀。

还有一把挽留剑去向不明,如今却在一位初出茅庐的无名小辈身上得见,可见其来历不凡。

“呵,”芥川低笑了一声,那是带着恶意与杀意的笑,“苏楼主请在下来此,就是说这些废话的吗?”

苏梦枕并不生气,而是平静地开口,“我之前收到了神侯府的传信,世叔在信中提到来自东瀛的几位奇人过几日会来汴京与世叔商谈协作之事,原想着会在神侯府相见,没曾想会在汴京的市集看见,便好奇地打量了一会儿,这确实是苏某冒犯了。”

芥川听罢未发一语,仅仅是打量着苏梦枕,苏梦枕面容平静没有丝毫破绽。

苏梦枕说的都是实话,只不过是把重要信息隐瞒了而已,那两位东瀛人进入汴京地界开始,他就得到了情报,特意在市集观察考量这两人。

他停留在那名黑发少年身上的时间不过短短的几息,之后便自然地移开了目光,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更是直接派出人手来试探和拖住他。

真是,苏梦枕在心里叹了一声,英雄出少年啊!

“二位不妨与苏某在此等候一段时间吧,正好苏某也有一桩私事想要询问一下神侯府的那两位贵客。”

芥川冷淡的点点头,太宰先生吩咐在下在此处等待,必然有打算和计划,他只要听从太宰先生的话就足够了。

至于王小石,他暂时也没什么去处,而且与苏梦枕这样的江湖前辈呆在一起,探讨探讨武学,他可是求之不得。

见两人都应了下来,苏梦枕便招呼店小二让他去对面的食肆买些吃食和糕点来,避免这两人饿着。酒水茶馆内就有,也就没有让店小二再去买了。

“还不知二位的名讳是?”

“在下,王小石。”

“...芥川龙之介。”

“在下,苏梦枕。”

普通的时刻、普通的一天,就如同呼吸一样自然的事情发生了,三个同样心思细腻却又身怀傲骨的年轻人,就这样相遇了。

北方,让江湖人印象最深刻的便是那座山庄,那座冰冷得没有烟火气,却在冬季万株梅开的震撼,那是盛景——是如此灼热的生命绽放的盛景。

一个奇怪的男人带着一个美丽却奇特的女孩儿在赶路,过往的行人一见便知,这两人不是中原人。

男人穿着一身剪裁合适的黑色奇特衣物,他的头发刚刚好垂落在肩膀,一缕黑色的发丝在头上翘起,呈现出一个圆润的弧度。他的眼睛是淡淡的紫色,在阳光的折射下竟呈现出不一样的色泽,时而是冰冷的紫,时而是似血的红。

他的脖颈上还挂着一条长长的烈红色布条,那样的红色与身上披着的黑色衣物互相映衬,黑色仿佛在吞食着那如血的红色。

更奇特的是,他手里牵着的那名小女孩,女孩的头发是属于阳光的金色,那是美丽的属于光明的颜色,而女孩的眼睛是与天空一样清透的蓝,如同婴儿一样纯粹的眼睛,像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可爱孩童。

她穿着一身古怪的却极为华丽的红色衣物,那衣服的下半身只遮盖到了膝盖,光洁白皙的小腿暴露在外,她手臂上的衣料同样只遮盖了肩膀处,小臂上的大片皮肤被不在意地袒露着。

“爱丽丝酱这一身真可爱呢,可惜了,剩下的衣服全都落在了东瀛那边,自从来到中原以后,再也没有时间帮爱丽丝换衣服了!太可恶了,我已经快要无法忍受这样的日子了!”

森鸥外露出一种糟糕的表情,以一种痴迷的目光凝视着爱丽丝,但是如果仔细看他的那双眼睛,里面唯有寒霜一样的冰冷,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变态!林太郎是个大变态!那你就快点去死吧,林太郎!”

爱丽丝带着天真的笑,然后,踹了森一脚,“快点去干活,我还要回去和乱步吃点心,他之前推荐的几款糕点我还没尝过呢!”

“啊啊!这样的爱丽丝酱也超可爱!”

森用手捧住脸,俊秀的脸上扬起一抹开心的、带着恶意一般的笑,“放心吧,一切都在计划中,接下来是——万梅山庄。”

神水宫,是许多江湖人的神往之地。

一是因为只招收女弟子,门派内个个姿色绝顶、美人如云。

二是因为神水宫的武功秘籍,纵观江湖,能胜过神水宫宫主水母阴姬的人,寥寥无几,那强大的武学引得众多江湖人趋之若鹜

三是因为神水宫的天一神水,可称天下最毒之物、最无药可解、无药可医的剧毒之水。

集美人、顶尖武学以及天下至毒之物的神水宫,如何不引人瞩目。

神水宫靠近峨眉,南下需要走水路才能靠近神水宫附近,而神水宫之下又有数条密道机关,完全杜绝了宵小鼠辈的冒犯。

蔚蓝色苍茫的海上,一条小小的船只缓慢地在海上漂流,如飘落的叶片,仿佛没有任何重量一般。

此刻的海上,有商船、渔船还有客船,对于长期在海上居住的人来说,船只就是他们的家。

而此刻,各自船上的客人、江湖人、船夫、商人都注视着一个方向,他们都看到了那条船。

船上只有一个人,一个——绝色的美人。

该怎么形容这样的美人才不会减损她的容色呢,她的头发是奇特的玫红色,那样的颜色在阳光下竟然透着隐隐的红,那抹红映衬着她嫩白色的脸颊,竟是如此妖治。

她的肌肤是完美的、没有任何瑕疵的白,像是世间最好的白玉。眼睛是淡淡的红色,没有温度的红色,那样的红,似乎仅仅看一眼,就会丧命于她的裙下。

她的脸比志怪小说中最美艳的狐妖还要艳上三分,却又因为周身冰冷的气质而不显媚俗,是在最寒冷的雪夜里才会绽放的红梅。

那把红色的伞替她遮挡了烈日,同样遮挡了那些或痴迷、或惊讶、或奇怪、或阴暗的目光,那只小船乘着她驶向一个方向——神水宫。

似乎是一瞬又似乎过了很久,等众人回过神来,那抹美丽的身影和小船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仿若是烈日里的海市蜃楼,一场赋予所有人的美妙梦境。

于是,后来江湖上甚嚣尘上的“海上遇美”的谣言自此而来。

神水宫宫前,三名弟子倒在地上,生死不明。

一位身着红白色奇特衣裙、打着红伞的女人站在一名拿着剑却在发抖的少女面前,轻轻笑了一声,那声音里带着独特的韵律与性感。

“啊呀,剑都拿不稳了吗?”

说罢,她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温柔地抚上少女的脸颊,少女已然呆住了,手里的剑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一声响。

“如此可爱的脸蛋,妾身还有些不忍心下手呢。”

诱惑的、性感的、强势的,那是独属于她的魅力。少女不知为何,徒然羞红了脸。

“现在,”

她笑了起来,面上是令人感到颤栗与恐惧的杀意,“去把水母阴姬叫出来,她若是不来,妾身便,屠尽神水宫。”

“是谁胆敢在我神水宫放肆!”一道浑厚的声音从神水宫内传出,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其內劲浑厚已然是宗师级别的高手。

一个白色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那是一个穿着一身白衣、威仪庄严的——奇特女人,她身上那股令人颤栗的气息让人忍不住仰视、屏息以待。

她的脸是英俊的,甚至可以说是极为出色的男性的脸,但她的身体又是女性的体态,这样奇妙的矛盾下,让她看起来有一种特殊的魅力。

她便是神水宫宫主——水母阴姬。

水母阴姬扫了一眼地上昏迷过去的三名弟子,身后跟着的女弟子们连忙将其扶着送回宫殿。

当她的目光触及到眼前的那一抹红色极艳的身影时,眼中不受控制地闪过一抹惊艳,她从未见过如此美丽奇异的女人。

“阁下是?”

她下意识放轻了语气,连身上的威仪都收敛了不少。

站在她面前的女人笑了,那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诱惑又危险的笑。

“妾身尾崎红叶,特来神水宫——盗取天一神水。”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