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武侠)论文豪与江湖的适配性 》给我一碗阳春面

阎铁珊

珠光宝气阁今日的夜晚是热闹的,宾客们已然从各地赶到。

酒宴摆在水阁中,水阁的墙壁上都悬着明珠,火光映衬着明珠的光亮,落在四周清粼粼的水里,仿若星河入水。

水中的荷花开得正好,淡淡的荷花的清香吹散了八月初的暑意。

霍天青亲自将陆小凤等人迎进门,“这便是无情大捕头吧,早听闻您断案如神、气势不凡,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

无情依旧坐在轮椅上,任谁也看不出来他的腿已经好了,他淡然地道,“过奖了,不过是大家愿意给无情这个面子罢了。”

陆小凤打量着周围,今日来得客人不算多,除了霍天青这个总管,还有苏少英与马行空这两位陪客,而珠光宝气阁的主人,阎铁珊到现在都还未出现。

“霍总管,这大老板是把我们这些客人晾在此处,自己出门潇洒快活去了吗。”陆小凤打趣了一句。

霍天青失笑道,“有陆小凤、花公子和无情这样的客人,大老板早就迫不及待地想要见一见了,只是,有一位特殊的客人需要大老板亲自去接待,还需稍等片刻大老板才来,陆小凤,你要是等急了,给你上些酒食如何?”

“哦?”

陆小凤挑眉,“什么样的客人竟然需要大老板亲自去。”

他心里暗自思忖,有谁能让阎铁珊亲自去呢?必然是江湖上颇有盛名又有钱有势的人。

苏少英接了一句,“陆小凤,你不是江湖上有名的聪明人吗?不妨猜猜看。”

“我可不是聪明人,说是天下最蠢笨的人也不为过了。”

陆小凤想到那几个东瀛人,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只摸到点点刚长出来的胡茬,心里不由哀叹一声。

“哈哈哈,什么时候,你陆小凤变得如此自谦了。”

水阁外传来一阵笑声,众人望去,那是阎铁珊和一个男人。

一个穿着白衣的男人,长身玉立,他的气质是温和的,气息如水一般的平静,但任何人都不会忽略他腰间的那把剑,一名剑客,永远不会缺乏锐利与杀意。

马行空的手抖了一下,酒水洒出来也半点未觉,他用一种敬畏的、恐惧的、嫉妒的眼神凝望着男人,不可置信地道,“白云城主...叶孤城!”

叶孤城!他为何来此!

陆小凤皱眉,这要是撞上西门,这两大剑客...

“城主,您请。”

阎铁珊将叶孤城引至主位,按理来说,叶孤城只是个江湖人,即使是白云城的城主,阎铁珊也不该如此殷勤,但,实则不然。

白云城已逝世的前任城主,也就是叶孤城的父亲,是当年太上皇亲封的藩王,目的便是镇守海外,避免海上的宵小来犯。

因此,即使如今的叶孤城游走于江湖,却实打实的属于朝廷中人,大小也是个藩王,阎铁珊自然要敬重对待。

叶孤城平淡地坐下,不留痕迹地扫视了一圈,都没有他想要找的那个人。

“抱歉,今日叶某贸然来访,打扰了阎老板的雅兴。”

“哪里哪里,您今日光临寒舍,是愿意给阎某一个面子。快快快,上菜,把我那几坛最好的汾酒拿上来。”阎铁珊白胖的脸上堆满了笑意。

“叶某来此本就是打搅了,自便即可,倒是要多谢阎老板的招待的。”

看来叶孤城,应该是为了别的事来此,陆小凤见叶孤城一副淡淡的模样,对他面前的好酒也不闻不见,顿感可惜。

“大老板,你可真不够意思,我都还没喝过你那珍藏的酒。”

阎铁珊看了一眼说话的陆小凤,仔仔细细地打量着他,继而哈哈大笑,“陆小凤,你那胡子哪去了?”

陆小凤摸了摸鼻子,“喝酒没钱付账,被人剃了抵账去了。”

“陆小凤你他娘的还是这么有意思,这两位便是花家七童与无情捕头了吧,失敬失敬。”

花满楼温和地道,“大老板,您客气了。”

无情只是注视着阎铁珊,缓缓地道,“我们此次来,是想询问大老板您一些事。”

“哦,何事?我这个江湖人可不懂朝廷之事。”

“这件事,您一定知道。”

无情意味深长地道,“我们此次来是找一位严总管,是当年金鹏王朝的内库总管严立本。”

无情的话音刚落,陆小凤便发现阎铁珊的脸色变了,紧绷着脸,面色古怪无比,“我看几位是不想呆了,霍总管!”

霍天青此时依旧是一副平静的模样,“在。”

“备好马车,送他们几位出门吧。”

阎铁珊面色难看,若非顾忌叶孤城在此,早已拂袖离去。

“今天,谁也走不了了。”

门外传来一阵冷漠的、无情的声音。

一个身着白衣的男人走了进来,他的腰间是一把黑色的古朴长剑,他整个人是苍白的,周身却带着锋利的气场。

阎铁珊猛地瞪大双眼,“你是,西门吹雪?!难道我今日真的要命丧于此!”

叶孤城听见西门吹雪的名字顿时一愣,随后站了起来,与西门吹雪遥遥相望。

西门吹雪同样看见了坐在首位的男人,他低喃一声,“叶孤城。”

两人之间的氛围是奇妙的、特殊的、难以被插足的。

“你的剑——很好。”

西门吹雪沉凝许久后,缓缓吐出这一句话。

“你我之间,必有一战。”

叶孤城凝视着西门吹雪,他们从未见过,却神交已久。叶孤城在剑客中,唯一瞧得起认定的对手便是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眼睛一亮,“八月十五,”

叶孤城毫不犹豫,“紫禁之巅。”

汴京,太宰与森鸥外面对面地坐着。

太宰用阴郁的黑暗的目光凝视着森鸥外,“森先生,就知道使唤人,我也很累的啊!好像找个地方快点死掉!这一切都怪森先生!”

森一脸无辜,“别这样嘛,太宰君,况且,你不觉得如今这个江湖黑暗的组织和势力太多了吗?”

他笑了起来,紫色的瞳眸中是深切的热爱与黑暗,“玉罗刹的西方魔教、吴明的隐形人、薛笑人的杀手组织、石观音的沙漠教徒、以及,雷震雷创立的六分半堂,既然要彻底掌管黑夜,自然是要让□□占据所有的黑暗。

这些组织太多了,也会让我这个首领很头疼呢,到时候,□□一定会被排挤到一个小地盘里,没钱又没人,果然,我是一个不合格的首领...”

森边说边夸张地用丝娟擦着眼角,对着爱丽丝哭诉道,“爱丽丝酱,太宰君也不帮忙,到时候中也与众多高手一战后,又要马不停蹄地在外奔波,你又要见不到中也了...”

“不要!林太郎太讨厌了,快点想想办法,我还要中也带我玩!”

太宰无言地盯着眼前唱念俱佳的“两人”,露出厌倦而疲惫的神态,“...啊,知道了,知道了...要不是为了小矮子...没办法......之后就用五千亿吧...”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