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武侠)论文豪与江湖的适配性 》给我一碗阳春面

请帖

“陆小凤,去请西门吹雪吧,独孤一鹤只有西门吹雪可以对付。”

乱步百无聊赖地趴在桌上,啊,乱步大人好想喝波子汽水。

“可以去请西门了吗?之前乱步你不是说要再等等吗?”

陆小凤诧异地望着乱步,之前他们本打算去珠光宝气阁找到阎铁删询问情况,但乱步却说要再等上几日再去。

“要瓮中捉鳖嘛。”

乱步懒洋洋地道,因为要留给森先生那个糟糕的大人充足的布局时间嘛。

“正是如此,阎铁删寄给我们的请帖到了,乱步应该已经料到了,等的就是这张请帖。”

花满楼温和的拿着手里的请帖,请帖只有三张,帖上的名字分别是:陆小凤、花满楼以及无情。

阎铁删将在两日后大摆宴席,邀请众位江湖友人来珠光宝气阁中一聚,闻听四大名捕无情在此,也特意为其送去了请帖,他倒是不知道四大名捕已经齐聚江南了。

陆小凤眼睛一亮,“你们的意思是...”

无情点点头,阎铁删邀请陆小凤与花满楼的消息一旦被上官丹凤,或者应该说是上官飞燕得知,她便一定会前往珠光宝气阁。

她是个骄傲的女人,她要亲眼看着被她诱惑的陆小凤,为她所臣服操控的模样,更重要的是,她绝对不会允许阎铁删说出不利于金鹏王朝的真相。

“对了,”

乱步忽然抬头看了一眼无情,“社长让我告诉你,医生回来了,你是想在客栈等她过来,还是去我和社长住的地方呢?”

无情的瞳眸震动了一瞬,“...自然是亲自前往。”

“是那位据说能治好大师兄的神医 ?!大师兄,我们也跟着一起去。”

追命兴奋地喊了一声,早年,世叔便为无情遍寻江湖名医,但都束手无策。现在总算是有了一丝希望,他是一定要陪着无情去的。

万一,万一并不能成功,也好歹能看着大师兄一点,避免他太过于伤情。

冷血点点头,那张素来冷漠的面上第一次挂上了一丝喜意。

铁手看着乱步,小心地询问道,“乱步先生,不知我们可否一同前往?”

乱步无所谓地点点头,“你们都可以一起来的。”

“花满楼,我们也一起去吧!”

陆小凤招呼着花满楼一起走,又状似无意地问道,“无情以后真的会是你们那个武装侦探社的成员了吗?”

“是的哦,算是挂名成员吧,调查员的话无情根本不合适,虽然说能够完成侦探社的考核,但是毕竟有公职在身嘛,还有,”

乱步嫌弃地看了陆小凤一眼,“什么嘛,不就是想问问花满楼的眼睛可不可以医治嘛。可以的哦,但是,花满楼就要成为我们武装侦探社的一员哦。”

“真...真的吗?太好了!太好了!花满楼,你听见了吗?你的眼睛可以医治!”

陆小凤激动得不能自已,这是他少有的情绪失控,作为花满楼的知己,他比花满楼还要高兴。至于加入侦探社这件事,以他对花满楼的了解,如果愿意前去便是答应了。

“我听见了,陆小凤。”

花满楼无奈地笑着,心里浮现出点点的波澜,真的...能够医治吗,真的...可以再次看到这个全新又陌生的世界...吗。

那就去试试吧,一旦做出决定,花满楼就不会犹豫。而关于武装侦探社,他早已从无情的口中得知了福泽前辈创立的意义与根本,为了大义而存在的组织,他并不讨厌,也不讨厌帮助人的工作。

陆小凤的生活是麻烦的,但又是热闹的。花满楼想,也许,加入一个组织是个不错的选择。

乱步得意地眯着眼睛,太好了,又拐回来一个社员,社长一定会夸奖我的。

“社长、社长,我们回来了。”

还没到屋门,乱步便高兴地叫了起来。

院中,站在福泽谕吉身旁的美人轻笑了一声,“看来是乱步先生回来了。”

“啊。”福泽谕吉放下茶杯,面容少了几分往日的严肃。

“乱步先生,你喜欢的糕点以及配置的甜茶都给你准备好了。”

美人温柔地将乱步迎进来,贴心地递上一早为他准备好的糕点和茶水。跟着乱步进来的几人,目光触及到面前的女人时,都有些不自在,花满楼反而是最自然的一个。

“唉,”陆小凤抬头惆怅地望着天空,自嘲一声,“没想到我陆小凤,也有做正人君子的一天。”

“陆小凤,你怎么了?”

花满楼还是头一次见陆小凤这样。

“因为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位危险的美人,让我不敢看。”

花满楼轻笑了一声,“陆小凤也有怕女人的一天,那只能说她是个极美的美人。”

面前的女人的确是极美的,是一种清娟如水出芙蓉般的柔美,她的头发仅仅到达脖颈处,却格外适合她,不显累赘。而她的衣着,是黑色与白色。

纯白色的上衣与下身的黑色短裙是极为相配的,但就是有些过于短了,能看到裸露在外的小腿皮肤被一层丝质的极薄的黑色布料包裹,黑与白之间,带有一种别样的诱惑。

但是,陆小凤将目光移至女人的肩膀处,“不,花满楼,我怕的是她手里的...那把刀。”

他们进门以后,女人就站在乱步旁边,将一把长刀抗在肩头,用一种兴奋到异常的表情注视着每个人。

她肩上的那把刀,是一把极大极长的宽刃刀,银色的刀身上闪着锋利的白光,更重要的是,那把刀上面还沾染着鲜血,正一滴一滴的濡湿女人的肩头。

“她就是武装侦探社的医生——与谢野晶子。”

福泽谕吉向他们做着介绍,“她治疗的方式比较独特,只能医治只剩下一口气的病人,再用特殊的内力将病人的沉疴扫净,是一瞬间就可以见效的治疗方式。”

“普天之下,竟然有如此神奇的内力。”

铁手惊叹一声,这岂不是能让一个人长久的活下去,达到不死。这样的能力,太过于可怕了。

乱步直接看穿了铁手的想法,“但是一般人只会在无数次的从死至生的痛苦中崩溃哦,所谓不死根本是不可能的嘛。”

“原来如此,不愧是乱步先生。”

不管是看了多少次,还是会为乱步这样如神一般的能力感到震惊。

无情沉吟一声,“非重伤濒死者不能救,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会先把人打个半死,才进行施救。”

陆小凤沉重地道,那把刀——原来是用来干这个的吗?!

“呵呵呵!放心哦,不会让你们死的。是谁需要治疗呢,真想快点把身体剖开呢,看看里面那些可爱的还在抽动的小东西!”

与谢野激动地挥舞着手里的**,“我已经快要等不及了!”

追命胆颤心惊地询问着淡定坐在一旁的乱步和福泽谕吉,“真的...没问题吗?”

“啊,放心交给与谢野吧。”福泽谕吉淡然地饮了一口茶。

“是,是无情大捕头!神医,无情就交给你了。”

陆小凤立刻把无情推到与谢野的面前,然后拽着花满楼后退,这种奇特的治疗方式。无情!只能拜托你先去试一试了。

无情回头,用一种极冷的目光看了一眼陆小凤,然后轻叹一声,用一种略带虚弱的口吻轻柔地道,“麻烦您了,神医。”

“放心...交给我吧!”

与谢野把无情推到房间,房间里采光极好,中央是一张铺着白布的小床,而墙壁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刀具。

无情躺在白色的小床上,凝视着周围,难得沉默了,这真的不是一间审讯室吗。

“好了,”

与谢野轻快地转过身,缓缓地解开自己上衣的扣子,将衣服慢慢褪下,露出姣好的身材,她用一种兴奋带着些许扭曲的表情对着无情道,“接下来,就是大人的时间了!”

众人只见与谢野提着刀推着无情进了屋,然后缓缓地关上了门,几息后...

“哈哈哈!太痛快了!”

“啊呀,它还在噗通噗通地跳着呢,真可爱!”

“扑哧!嘭!咯吱咯吱”

“啊!”

与谢野激动的笑声、喊声和着无情难以忍受的满是痛楚的低沉喊叫声,在加上一点血肉切割的声音,是最美妙不过的——**现场!

“......”

在场的所有人都沉默地呆住了。

“......”

“大,大师兄!”

追命惨叫一声!

“无,无情应该会没事的。”

陆小凤心虚地安慰着追命,这样的治疗方式——太过于惨烈了,还好先让无情去试了一下。

“好了,你们进来吧。”

与谢野的声音在屋内响了起来,等待的众人顿时打了个激灵,浑身上下仿佛都开始痛了起来。

追命迅速走过去,众人纷纷跟上,屋门打开的一瞬,强烈的血腥味便扑面而来。

如刑房一样的房间内,墙壁上全是四溅的鲜血,与谢野在换着满是鲜血的床单,无情则面无表情地坐在自己的轮椅上。

铁手走过去焦急地询问,“大师兄,你没事吧!”

无情似乎才回过神来一样,缓缓地摇了摇头,他把手支撑在自己轮椅的扶手上,慢慢站立了起来。

他温柔地注视眼前一双双惊喜的眼睛,“神医已经把我治好了!”

“太好了!”追命和陆小凤同时欢呼一声,花满楼也温柔地笑了起来。

与谢野换完床单走了过来,对无情叮嘱道,“你的腿刚恢复知觉,不宜站立太长时间,每天行走半个时辰左右,之后慢慢适应,一个月左右就没问题了。”

冷血听到此,连忙扶着无情坐下,四位名捕对着与谢野行了一礼,“多谢神医!”

与谢野摆摆手,视线转到陆小凤面前,“下一个,是谁!”

陆小凤连忙把花满楼推到还残留着血腥气味的小床上,真心实意地对着与谢野道,“神医,花满楼失明的时间比较长,您千万不要留手。”

与谢野意味深长地笑了,“交给我好了。”

花满楼苦笑一声,陆小凤啊!

在去往南边海域的官道上,出现一个奇怪的人影。

他穿着一身很特别的衣服,修身的灰色衣物外披着一件灰棕色的短外套,下身的长裤是暗橘色,脚下的长靴是一种奇特的样式,像是用一种特殊的皮质做出来的。

他的头发是金色的,头上有着一顶黑色的帽子,手上戴着黑色的手套,一只手拿着一根烟杆,另一只手抱着一个小小的娃娃,那娃娃做得精美漂亮极了。

男人想到什么似的,突然笑了起来,“好久没有审讯了呢,宫九...吗,我喜欢他。”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