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武侠)论文豪与江湖的适配性 》给我一碗阳春面

济南

天一神水——失窃了!

如此剧毒之物竟然从神水宫失窃了!

“喂,你听说了吗?神水宫的天一神水失窃了!”

坐在酒馆中的一名男人向旁边的同伴不可思议地说着,面上犹带着惊愕。

“早就知道了,江湖上都传遍了!而且,你知道盗窃神水的是谁吗?”

同伴一副神秘的模样,眼神中竟带着一丝神往。

“谁?难道是——盗帅楚留香?”

男人不解,这江湖除了楚留香以外,谁还能在神水宫那样戒备森严的宫殿里偷盗天一神水,并在水母阴姬宗师级的武力下全身而退。

“那你可猜错了,盗取天一神水的,是一名女人,一名奇特却美丽的女人,据传来自东瀛。

神水失窃那日,曾有数人在海上看见了那名女人的相貌,那是似冰般冷凌,又似火般烈艳,千种风姿、万般风情,据说比当今武林第一美人秋灵素还要美上三分。”

“这,这,此等美人,不知我等是否有机会能瞻仰几分。”

男人咂舌,如此绝代风华的女人,光是能看上一眼这辈子就值了。

“别想了,自从天一神水失窃后,她就再也没有了踪迹,连大智大通都不知晓她的来历和踪影。”

伴随着天一神水失窃的消息传遍江湖的是“海上遇美”的流言——偷盗神水的是一名极美的美人。

无数江湖人以及好事者都想要知道美人的踪影。江湖上不差钱的主自然找到了龟孙子老爷,但通过龟孙子找到大智大通后,大智大通却将扔进山洞内的银块又扔了出来,因为连他也不知道那女人的来历。

谁也不知道,尾崎红叶的下落。

谁也猜不到,她此时正在神水宫做客,并与宫主水母阴姬交谈甚欢。

一个三十五六岁的男人与一名穿着奇异脑袋上顶着一只小宠的青年走在济南的市集中,青年有些不适应人来人往的环境,男人体贴地让他走在里侧。

“果然不出坡你的预料,如果没有‘美人盗神水’这次事件的话,我就已经成为江湖的众矢之的了。”

张啸林,或者,应该说是楚留香,他面上带着一丝苦笑与敬佩,他们几人早已经从坡的书里出来了,天一神水失窃这件事,已然让楚留香明白有人在背后帮他。

楚留香是个爱管闲事的人,同样也是个聪明人,那位美人真正想做的,可不是盗取天一神水这件事啊,而是将他楚留香从这场即将展开的乱局中——摘出来。

同样的,楚留香不会放任麻烦不管,尤其是这麻烦涉及自身,而又让另一名无辜的女人替他承担“罪名”入这一场局。

而且,他对这名美人产生了强烈的好奇与探究欲,独自对上神水宫的气魄,无视生死而入局的洒然,这样的女子,太过于奇妙了。

他们此次来到济南正是为了调查天一神水之事,那日的海上浮尸,涉及四个门派之人,分别是海南派、七屋帮、扎木台以及朱矽帮。

海南派、七屋帮离他们的位置太远,不便于打探消息,而扎木台又远在关外,有关于天一神水的消息只能从朱矽帮入手。

这也是楚留香与坡来济南的原因,楚留香的名气在江湖足够响亮,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故而化名为张啸林,一位三十五六岁,平时嗜好烈酒与美人的关外大参药商。

“走吧,坡。”

不认识路的坡抱着自己的书,紧紧跟着楚留香。

他们要去的是能让江湖人醉生梦死的,济南最大的赌场——快意堂。

北方,一座冷肃的山庄前,一个奇怪的男人牵着一名奇特的小女孩,慢慢叩响了庄门。

他们来得很巧,时间是黄昏,天空上还有一些霞光散漫地游荡在半空,再晚一些天一黑,万梅山庄便谢绝见客,谁也不见。

“咔嚓。”

门打开了,是一位面容慈祥的老者,他看着眼前的两个人,没有惊讶、没有奇怪,仿佛没有什么能动摇他的心。

“您是?”

森用那双奇异的紫色眼睛看着面前的老者道,“鄙人森鸥外,这是我的女儿爱丽丝,特来此拜访万梅山庄庄主——西门吹雪。”

“不知您来寻访庄主有何要事?”

“当然是——关乎于剑,关乎于,”

森顿了一下,注视着始终没有丝毫表情的老者,眼中闪过一抹恶劣的光,一字一顿地道,“玉罗刹!”

“什么?!”

面前的老者面色一变,瞳孔因为剧烈的惊吓猛烈地震动起来。

“退下吧。”

一道冰冷的似乎是裹挟着冰雪的声音响了起来,一个人走了过来,老者看了一眼来人,恭敬地退下了。

来人穿着一身洁白胜雪的白衣,头上的发带也是苍白的白色,他的浑身上下似乎只有黑与白两种颜色。

苍白瘦削的面容,让他少了几分人的烟火气,他像是寒冰铸成的一把剑,是冷漠与无情的化身,他是寂寞的、孤傲的、毫无疑问的强者。

同样也是万梅山庄的庄主——西门吹雪。

“他派你来的?”

西门吹雪冷冷的没有感情地注视着面前这对奇怪的父女,这个“他”彼此都心知肚明,指的是玉罗刹。

“当然...当然不是,我来此处是想与西门庄主做一桩交易。”

“请回吧,我对任何交易都不感兴趣。”西门吹雪说完,转身欲走。

森却笑了起来,笃定般地道,“不,您一定会同意的,关乎于——叶孤城。”

西门吹雪的脚步一顿,“什么意思?”

“江湖上两位绝顶的剑客,势必会有一战。陆小凤是个擅长惹麻烦的人,而他现在遇到的这件麻烦,会请你去帮忙对付独孤一鹤,而...之后,你和叶孤城必然会相遇,必然会,生死对决。而玉罗刹如果知道这件事...”

森弯起唇角,凝视着西门吹雪,毫不遮掩自己的算计。

“他会全力阻止这场对决。”

西门吹雪冰冷地道,这是他梦寐以求的战场,他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来打扰。眼前的这个人既然能如此坦荡自信的说出他会与叶孤城相见的消息。

那么,他不会管这个人如何算计,不会在意他用什么方法让他和叶孤城一见,更不会在乎他用什么方式拦下玉罗刹。

宿命般的对决就在眼前,唯一承认的对手会亮出他的剑,这是一场期待已久的——论道。

“你能阻拦他的行动吧,那么,作为交易,你想从我这里拿到什么?”

这是,西门吹雪同意交易的信号。

“交易的内容很简单,我要你在决胜后,对付一个人——我的部下,中原中也。”

森用一种理所当然般地语气道,“一个,你无法击败的人。请放心,我们的医生会在你与叶孤城对决后,帮你恢复和疗伤。”

西门吹雪皱了皱眉,他并不在意交易的对决是什么,也不关心对手的战力,面对任何对手,他都会全力的去击杀对方。

剑出鞘、必定染血,或许是对方的,或许是自己的,这就是剑客。

他在意的是这个男人奇怪的言行,用如此维护般的对方一定会获胜的口吻在向他邀战,向一名剑出鞘必然一死一伤的剑客邀战。

“他背叛了你?”

“并不是,他反而是我最放心最忠诚的部下,至于对决的原因,是,”

森遥望着远方,紫色的瞳眸中是似血的红,是深不见底的、凝聚着万般污浊的红,他在笑着。

“我的组织需要一场盛大的——登场。”

阻拦玉罗刹这件事,就交给——魔人吧!

以及,他回头看了一眼西门吹雪,叶孤城与西门吹雪这两颗美丽的钻石,还要稍加打磨啊!

西方罗刹教的教堂内,带着白色毛绒绒帽子的男人优雅地坐在八仙桌前,自在地品茗着茶水。

他面前的岁寒三友面面相觑,不知道将对方请入教内,等待教主出关的举动是否是正确的,但如今已然没有选择的余地了,教主出关以后,自然会亲自处理这狡猾的小子。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