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综武侠)论文豪与江湖的适配性 》给我一碗阳春面

决战完

“什,什么!”

司空摘星大惊失色,众人的表情是从未有过的沉重,那可是,掌管西域统率一方教众的魔教教主玉罗刹啊!

传说从未有人见过玉罗刹的真身,他的武功更是达到了大宗师的级别。

在西方魔教成立之初,有无数人前赴后继地想要获取玉罗刹的人头,却纷纷丧命于西域,随着一个个死亡讯息传来的是,玉罗刹早已步入了大宗师的讯息,这之后,再无人胆敢挑战玉罗刹,因为面对玉罗刹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死。

“我们所有人加起来都不会是玉罗刹的对手。”木道人露出一丝苦笑。

“太宰不会做毫无把握的事情,”花满楼凝望着太和殿下面容轻松的太宰,“想必对于太宰而言,玉罗刹还不足以构成威胁。”

底牌,是中也吗?

凝重的气氛环绕着所有人,“我们要不要去帮忙?”王小石不确定地看着苏梦枕,冒然打断他人的决斗是武林大忌。

苏梦枕缓缓摇了摇头,“再看看吧。”

直觉告诉苏梦枕,那名橘色头发的少年绝不简单。

唯有屋脊之上的二人未被影响,两人相对而立,静默片刻后一同拔出自己腰间的佩剑,两位绝世剑客的比斗,开始了。

清脆的剑鸣声,让玉罗刹顿生不耐,他冷漠地望着挡在眼前的中也,“滚开,本座尚可饶你一命。”

中也按了一下帽子,抬起冰冷的钴蓝色眼眸,“很久没听到这样不怕死的话了,马上就送你去地狱。”

话音刚落,中也便攻了上去,快到难以形容的一拳被玉罗刹轻松地挡了下来,中也嚣张地一笑,“不错嘛。”

“嘭!”

一记重重的腿击瞬间袭向玉罗刹的腰部,那蛮横强大的力量让玉罗刹往后退了几步。

“不自量力!”玉罗刹低呵一声,身影快若雷霆,在月下宛如一道灰色的雷电。

“总算有点意思了。”

中也轻笑,毫不犹豫地迎了上去,一时间两人战在了一起,红色与灰色撞击着、战斗着,超越寻常人的强大力量仅仅是冲击就足以让周围的沙石飞扬碎裂。

同一时刻,屋脊上的两道白色身影同样纠缠在了一起,剑光对剑影,仅仅数秒的时间,就已不知两人挥舞了多少剑。

一边是精妙至简的剑术对决,一边是如野兽般的高超战斗意识与力量对碰,两边风格完全不相同的战斗看得众人目不暇接,连呼吸都快忘了。

叶孤城握紧手里的剑,沉声低低呵了一句,“天外飞仙!”

那是何等绚烂的一剑,如梦似幻,又仿若天仙飘然的衣袂,近在咫尺却又无以触碰。

太和殿下,越战越兴奋地中也毫不客气地将拳头附上重力,“重力操作。”

当那一拳袭向玉罗刹时,向来骄傲自负的玉罗刹皱紧了眉,无他,这一拳如若泰山压顶般的力量即使是玉罗刹也难以承受。

“扑哧!”

“嘭!”

似乎过了很久,又似乎仅仅只在一瞬间,战斗结束了。

西门吹雪的剑已没入叶孤城的胸膛,玉罗刹也在强力的力量下倒飞出数米之远。

太宰望着烟尘中的那道纤细身影,低声轻笑道,“在这个世界,不可能有人能打败中也。”

屋脊之上,叶孤城倒在西门吹雪的怀中,俊美的面容苍白无比,口中溢出红色的血,“我输了。”

他的神色是平静与即将面临死亡的释然,他并不后悔接下这一场决斗,败在自己唯一认可的知己手里,已经没有遗憾了。

西门吹雪用一种悲伤而无比寂寞地眼神看着叶孤城,“从今以后,这天下之大,再无人能与我比剑。”

天地幽幽,站在剑的最高处原来是如此的冷与寂寞,再没有人能懂得西门吹雪与他的剑。

“西门前辈,你想要叶孤城活下去吗?”

不知何时,一名白发的少年走到西门吹雪的身边,低声地道,“如果想要救叶孤城,速去往御花园。”

哪怕明知道这其中绝对有着谋算,但西门吹雪却没有丝毫犹豫,抱着叶孤城一跃而下,顷刻之间便没有了踪影。而那白发少年,同样跃下太和殿,不知所踪。

众人刚从这炫目的战斗中回过神来,就见那突然出现的少年对西门吹雪说了些什么,西门吹雪便抱着叶孤城消失了。

“此次,不虚此行!”

独孤一鹤叹道,他已从叶孤城与西门吹雪的对决中悟到了些什么。

“只可惜,当代这般绝世剑客终究是少了一位。”

苏梦枕面露遗憾,这场对决足以载入武林的史册,流传百年。

陆小凤则是已经猜测到,那白发少年想必就是武装侦探社的人,有神医在,叶孤城绝对能够活下来。

“江湖代有人才出啊,那少年竟然击退了玉罗刹,我是已经老了。”

木道人感叹道,“也不知这少年师承何处,是否有门派。”

如果没有,那......顿时,众人的心思活络了起来,不论是峨眉派、唐家堡、六分半堂还是武当派都知道,这样的战斗能力,如果得其效忠,便可称霸江湖。

苏梦枕虽见猎心喜,却也知道他们东瀛人内部是有着自己效忠的组织的,便打消了这个想法。

太宰看着从屋脊上跃下的江湖众人正往他们这边走来,几乎瞬间便明白了这些人的打算,不过,这些人的期望注定是要落空了。

森先生也快过来了吧,这次西门吹雪没有与中也进行对决有点可惜,不过也是在预料之中,计划的核心一直是玉罗刹。现在目的达到了,中也的底牌还没有到暴露的时机。

“果真是少年英才!”

“是啊是啊,自古英雄出少年,古人诚不欺我!”

“少侠好武功,不知中原少侠可有师门?”

“......”

太宰见中也被团团围住,露出一抹恶劣的笑。

“我说太宰,你不去帮一下中也吗?”

“为什么要帮忙?”

太宰奇怪地看了一眼陆小凤,“中也手足无措又不知道该怎么拒绝而无比烦躁暴怒的这幅样子简直堪比无价的名画!”

陆小凤一副不知道该说什么话的表情。

“你还真是一如既往地恶趣味啊,太宰。”

一道清亮的略带着磁性的声音响了起来,陆小凤回头一看,顿时呆住了,他第一次因为一名男性而愣住了。

迎面走来的男人身材高挑,穿着一身奇异却格外适合的衣服,修饰出他的腰身与长腿,他的面容是完美的,完美到没有丝毫的瑕疵,仅仅注视着他的面容,就仿若是一场最美妙最迷幻的梦境。

他比全天下最美丽的女人都要妩媚,同样比全天下最美丽的男人都要性感,他的气质是冰冷的却又仿佛有着魔魅般随时诱惑他人的气息,使人目眩神迷。

太宰面不改色地注视着眼前的男人,“是你啊,公关官,我可没有欺负中也哦。”

公关官无奈地道,“别总仗着中也对你留手就老是招惹中也啊。”

他上前轻松地将中也从众多武林人士的包围中带出来,亲切地帮中也整理了歪掉的帽子与风衣。

中也呆了一下,不自在地挥开公关官的手,“我自己来就行,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太宰不爽地迅速走过去,一把扑在中也的身上,“是啊——这种事情,我来帮中也就好了,照顾狗狗是主人应该做的事情嘛。”

“喂喂,你这个混蛋,你在干什么!”

在中也骂骂咧咧的声音里,太宰快速地帮中也整理好了衣帽,甚至贴心地将脖颈处的丝带位置摆正,确保那几个字在脖颈的中央,一眼便能清楚地看见。

公关官看到那几个字,面色复杂,“太宰啊...要是傻瓜鸟看见绝对会杀了你的。”

“哎嘿。”太宰露出无辜地笑。

而一旁的江湖人,凝视着公关官的面容不禁发起了呆。

花满楼也是第一次看见有如此美丽的男人,他用一种仿佛见到美丽的盛开的花一样的欣赏的目光看着公关官,公关官向他微笑示意。

花满楼温和地笑道,“我算是真正见识到了,什么是貌比潘安。”

“都说美色能够致人死,而这样的容色,却足以杀死任何人。”

陆小凤难得正经,“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这样的绝色,我陆小凤是无憾了,只是可惜!”

“可惜他不是个女人,是吗?”

“知我者,花满楼也。”

陆小凤嬉笑道,花满楼则是一脸无奈。

“所以说,都怪林太郎,我才会错过中也的战斗场面!林太郎是个大笨蛋!”

一道可爱的**的声音响了起来,两道脚步声由远而近。

那是一个身着黑色长衣手里牵着一个女童的男人,他轻轻哄着身旁的女童,“爱丽丝生气起来也好可爱,嘛嘛,就原谅我这一回嘛。”

“林太郎不要撒娇了,好恶心!”

陆小凤不明所以地看着森鸥外,“战斗已经结束了,不知森先生过来是?”

森抬起眼眸,收起了所有神色,面上只有深不可测的平静,那双瞳眸中是前所未有的冰冷与无情。

他的气质在一霎那变得危险无比,那是沉重的、黑暗的,似乎凝聚着深渊般的血腥与杀意,看不见的压迫感席卷着所有人,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念头,危险!

陆小凤望着与之前截然不同的一个人,只觉得脊背一阵发冷,或许,他们都忽视了谁才是最危险的人!

这个人到底想干什么?!

这时,出乎所有人预料的画面出现了,那强大到无人匹敌的少年与拥有美丽面容的男人一同单膝跪在森的面前,那是臣服忠诚的姿态,甚至就连那聪明到诡谲的黑发少年面上也难得带上了几分尊敬,“首领。”

所有人的呼吸都像是停了一样,用不可置信难以相信的目光注视着眼前的男人。

森笑了,开怀般的冰冷的大笑,“黑夜组织港口黑手党首领,森鸥外。此行目的是,将江湖所有恶之势力收归麾下。”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