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漂亮炮灰[无限] 》小阿芬

第67章 溶洞怪影

067

打湿的一小片布料, 挂在离火堆很近的一个石笋尖上。悬在火焰上方,不大的一个金属小锅里咕噜噜烧着热水。

泡面的香气勾着怀姣的鼻子,让背对着众人的他, 偷偷咽了下口水。

“你穿个裤子还要多久?”

坐在火堆旁的于汶清, 似乎总是很关注怀姣, 他眼一抬就看到怀姣躲在单驰背后,还在动作慢吞吞的,半天不穿好裤子过来。

怀姣充耳不闻,微跪起身去扯裤腰,身上穿着单驰的冲锋衣外套遮挡着大腿往上,只露出一小截腿缝, 让他不至于光着屁股让人看见。

稍有些大的裤腰, 不甚合身的挂在小腹处,扣上的时候,眼皮一垂就能看到白皙肚皮上一点显眼的红印。

是刚才在水里, 怀姣抱着澜时,让对方裤子腰带磨出来的印子。

有点点疼, 怀姣伸手揉了揉。

……

煮好的泡面装在包装袋里,单驰拿过一包, 自己不吃打算先给怀姣喂,在他右手旁,怀姣不太自在地曲腿坐在火边。

几人都知道他为什么姿势别扭, 石笋上的白色布料刚挂上去不久, 还往下沁着水。

里面空荡荡的, 可不就坐立难安。

递到嘴边的筷子让怀姣伸手接过,单驰看向怀姣那表情,比他本人还尴尬似的, 男人耳朵红着,面上还要做出一副强势样子,冷脸朝他道:“你自己会吃吗,王峥不是一直都喂你?”

“麻烦死了。”对方握着筷子不放手,语气好像被迫无奈,必须喂他一样。

怀姣:“……”

他忍了忍,不想在这事上浪费时间,最后还是听话张开了嘴。

对面于汶清冷见状冷笑了声。

在洞里时间有限,大家吃饭休息都很快,怀姣让单驰喂了不到半分钟,就听旁边有人忽然“诶”了声。

吃完的塑料垃圾被回收在一个黑色袋子里,胖子一边收拾一边奇怪道:“她俩换衣服咋换这么久啊,我们都要吃完了……”

其实没有多久,两人去旁边小洞里还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只这五分钟对仅是换衣服来说还是有些长了,特别是在当前这种环境下。

这边喂完怀姣,自己快速解决完午饭的单驰,闻言也是一皱眉,他们几人熟悉,队伍里两个女生都不是多扭捏的人,这样因为换个衣服长时间离队的情况还是有些奇怪。

“去看一下。”单驰朝胖子抬了下头。

几米远,比他们休息的这个洞口小不少的另一个溶洞里,搁置在地上的手电筒灯光一直亮着,胖子走近,为了避嫌还是先在外面朝里喊了声:“小瑶?”

“雨姐你俩还没好呢?”

他等了两秒,无人应答。

接着喊了两三声见里面都没有反应后,才终于察觉到了不对。

胖子脸色一变,快速往里走去。

手电筒仍朝石壁上打着,在洞口泄出的明亮白光中,他看到地上胡乱散着两件已经换下的衣物,而衣服的主人,早已不见踪影。

“喂!快过来!出事了!”

胖子几步捡起地上的手电筒就往洞里照去,同时转头急声朝火堆旁的几人唤道:“小瑶和雨姐不见了,你们快过来!”

几人闻言都一下变了脸,单驰迅速起身拿过手边的随身小包,那包里放着一些手电小刀之类的应急工具。

眼下情况紧急,众人的背包都四散着来不及整理,单驰抿唇,语速极快地跟身旁同时起身的怀姣说了句:“看好包,我和于汶清过去。”

男人侧眼,和一直沉默坐着的澜对视一瞬,微点了下头,接着转身带着于汶清往那边洞里快步跑去。

……

几人进去后,洞口白光眨眼间便一同消失。

原本还算热闹的大河岸边,只一瞬就安静下来,怀姣仍维持着想要站起的姿势,表情空白,对眼前突发状况仍有些反应不过来。

四个人的背包都堆放在岸边,地上生着火,偌大的溶洞里一时只剩下怀姣和口罩男二人。

“我、我们……”

怀姣看了看几人的包,又看看了坐在旁边一直面无表情的口罩男,有些紧张的,小声开口道:“怎么办?”

骨节分明,握着木棍的一只的手往前伸出,拨了拨面前火堆。

先前过河时还抱过他,名叫澜的口罩男,在周围没人的时候好像更冷了些,他对怀姣的问话充耳不闻,似不太关心一般,半晌没有回话。

明明在水里还会跟自己说话的。

怀姣被晾了一会儿,有些无措地抿了抿唇。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远处的洞内仍不见动静,这次不知道有没有五分钟,怀姣想看看时间苦于没有手表,他坐在火堆旁,心下很急却一点办法也无。

眼看着火边石笋尖上晾挂着的内裤都差不多要烤干了,怀姣起身拿过,在对面男人抬眸看过来的冷淡视线下,声音结巴道:“我去、里面穿上……”

原本以为不会有回应的,怀姣转身,正要往身后洞里走,忽然就听到火堆旁坐着的男人,突兀朝他道:“就在这换。”

手上拿着白色布料的怀姣,动作一顿。

他侧头,露出个稍显茫然的表情,问道:“什么?”

眉目清冷,五官突出的男人正看着他。

像不知道他为什么还会问出这种蠢问题一样,男人微蹙了下眉,声音冷静,“就在这换,安全。”

怀姣紧紧捏着内裤的手,闻言这才松下来。

他其实没有多想什么,但刚才莫名其妙就是有点点紧张。

——对不起宝,妈妈有罪,妈妈刚刚有擅自幻想过口罩男和宝宝的溶洞帮换内内play

——俺,俺也一样

——可恶啊,有画面了,冰山帅哥把着小姣的腿,用嘴叼着布料边边往上拉什么的……

怀姣:“……”

怀姣背身坐在洞口,在脑内愤怒指使8701按下弹幕屏蔽键。

……

口罩男仍坐在河边,与洞口背身坐着的怀姣隔了两三米不到的距离,怀姣不知道自己在尴尬什么,他不是很怕别人看,但在对方视线望过来时还是难以控制的手脚僵硬。

洞口的石柱竖在两人中间,挡去了一点点目光,对方也不是一直在盯着他,只是偶尔瞥过一眼,似在确认他安全。

火光照不到石柱后的暗处,脱下裤腿有半截隐在黑暗里,洞外是湍急水流声,和火星炸响的噼啪声。

洞口阴冷,怀姣动作很快的穿上短裤,他腰身弯折,单脚站立扯着裤腿时,一个不稳,往前偏倒去。

第一次听到那个怪声,就是在此刻他伏在溶洞地上的时候。

“滴答、滴答”

头顶尖利的石锥,不断往下滴着水,滴答滴答伴着回响,空洞又清晰。

只在那水滴声里,还隐藏着另一个声音。

怀姣形容不来那是怎样的一种声音,像动物园里曾经看到过的巨型蜥蜴,又或者发现猎物正要进食的毒蛇——发出的嘶嘶声。

在怀姣微撑起身,仔细去听时,那声音转耳一停,于下一刻却又变换了声响。

换成了另一道沉重、缓慢的,呼吸声。

好像还伴随着呼出气流,在溶洞里这样阴潮的环境里,也显得过于咸湿的腥臭味道。

它似乎在重重喘着气。

气流呼出时,卷着怀姣额前的发丝都飘起了些。

怀姣敢确定他绝对没有听错。

他动作缓慢的从地上坐起,颤颤叫了声。

“澜……”

洞里无尽的黑暗里,那呼吸声猝然加重。

……

“你看到什么了?”

脚下是过分湿润的泥泞地面,怀姣白着脸,跟在男人身后。

“没有看到什么……”周围的空气味道似乎都变得粘稠,怀姣让澜拽着,颤着嗓子跟他形容:“是声音,很大的呼吸声……”

强光手电筒直直往隧洞内照着,澜一边走,一边冷声问他:“你确定?”

怀姣猛点了点头,他怕男人不信,压住声音仔细说道:“像蜥蜴一样,但是,还会喘气。”

呼出来的腥味气流,甚至吹到了他脸上。

就在面前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洞穴里,和刚才伏地的怀姣,只隔着大概不到两米的距离。

“刚才、好像离我很近……”怀姣嘴唇微白,有些不敢说下去了。

“我们出去吧,等他们到了再……”

“如果他们不出来,你打算一直等多久。”男人打断他的话,蹙眉道:“先看一看。”

如果洞里真有别的人,或者别的什么东西。

他们迟早会碰面。

怀姣两人进来的突然,身上除了手电筒什么都没带。

洞越往里走越大,鼻腔里那股若有似无的怪异气息,好像也越来越重了。

怀姣对气味敏感,可男人却像闻不见一般,连步伐都没有慢下来,身旁石壁在手电筒的余光照射下,由原本挨近洞口半干半湿的状态,逐渐变为水汽密布。

触手摸上去也和之前有很大的区别。眼下并不是单纯潮湿的石壁,而是黏黏糊糊,好像附着着某种粘稠浆液一般,手指无意间碰上去,拿开时都会扯出几条恶心的丝线。

“你闻不到吗?”怀姣忍耐了会儿,在某个气味加重的时刻,终是忍不住问出口,“我觉得,很奇怪……”

都顾不上考虑自己十二岁的身份人设,怀姣被那冲鼻的气味刺得,不管不顾的闷声开口道:“很腥,好像……”

“死掉的鱼。”未完的话让面前男人接上。

对方突兀停下,背对着他,淡声道:“还有,动物交尾的味道。”

男人转过身,在怀姣猛然睁大的眼睛中,表情微变。

“出去,这里有东西。”.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